第26章 天降不想赢。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5-27 03:35
点击:1194
章节字数:378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那蛟龙后来果真没再出现,季无念的诸多布置似乎都只是过于谨慎。据说曾有凌云殿长老说她仗三清势大、随意使唤小派,被季无念一口噎了回去。


“若我三清在此,哪里还会出这种事?”


月白在三清门养伤修炼逗晚晚,没有季无念带着她强行瞩目,日子过得十分清闲。


当日月港之事果真在仙门中引起轩然大波:元婴长老重伤。蛟龙现世。魔修淹城。神秘女子救世,每一件都可以好好拿来说道说道。


而这每一件事似乎都与六离有关,想必等他伤好些、会有一众人前来问询。


“都在传那神秘女子是六离仙长的仰慕者,”赵棋拉着月白,与她讲起最近仙门八卦,“不过六离仙长好像都不知道人家存在……哎……”


“我听说那女子修为高深,一剑刺落两个元婴魔修,把六离仙长救了回来,”旁边有另一个小弟子附和,“好一出美救英雄,可惜啊……芳心给了六离仙长,谁不知道六离长老和季仙长玩儿得好……”


“哎,”又有一弟子凑过来,“我听说季仙长与一见那女子就不合,还当众吵架了呢!”


“哇哦,”之前那弟子惊呼,“这么凶的么?”又像想起了什么,她又说,“哎,六离仙长到时候夹在两人中间……”


“也算是一种齐人之福吧,”赵棋笑道,“叶二你觉得呢?”


“……听自己的八卦还需要评论呢 。”九一凉凉得开口。


“仙长们该是自有分寸,”月白笑笑。


“叶二,”刚刚那弟子推了推她肩膀,“你就说,你觉得你师尊和那个神秘女子,”她挑个眼色,“谁能得到六离仙长?”


月白并不想要六离仙长,“师尊吧。”


“不不不,”九一在月白识海中也加入了讨论,“这种时候,一般赢的、都是天降。”


天降不想赢。


月白此后颇为安静,这些小弟子们叽叽喳喳,说了不少情爱轶事,却没有对她当日拿出的几件法宝有什么评论。修为方面,也只对她一人斩二婴的作为表示了憧憬和惊讶,似乎并不知道细节。


她身怀巨宝还有所显露,当日蒲时来找、已让她觉得不安全。


“你难道打不过他?”九一想吐槽月白这个过分低调的行事风格很久了,“你这做事真的太畏手畏脚了,我们说好这是个爽文,怎么你到哪儿都好憋屈,拿着自己的东西也受伤……”


“你把身体还给我,”月白说,“我现在可以带着季无念横行六界、无人可挡。”


“……那不是怕你被天道劈么……”九一讪讪。


“你还给我,”月白回道,“我连天道一起斩了。”


“……你是大佬你厉害,”九一要是有脸现在已经全部皱到了一起,“可世间规则、还是要守的嘛……”


“那你就怪不得我。” 月白轻叹,她无意与九一相争,“我当年什么修为,现在什么修为?现在就连‘青峰’也已经有所压制。更不要说玄武符,琼影鞭,止戈弓……按这里的话说,每一样都得是元婴的修为才能勉强驱使的神兵利器……若是太过高调被人觊觎,指不定会引来多少追杀。”


……等级不够的宿主还用不了高级挂,还得怕挂被抢。


“你就没有负担小点的么……” 九一很想撇撇嘴,“不是说神器应该是助人的么……”


月白觉得自己是在哄个孩子,“这些对我当年,没有负担……”


论满级大佬被强行拉回新手村是什么感觉。论看着背包里的满级神器而无法装备的遗憾。


总不能问这个大佬为什么不给自己备点新手礼包吧……


九一也想了想,总感觉一般的东西也配不上月白的神魂空间。


“哎……”九一其实也很担心,月白明明一堆挂,但在季无念手下受折磨、又因为六离两次受伤,活得特别不像一个大佬的样子,“那你总是受伤也不是个办法啊……”


“修为提高、身体淬炼了就好。” 月白回答,“再有个四五年,那日的消耗就该能承受了。”


……那可不就是五年元婴的意思么?


大佬还是大佬。


九一正感慨,月白又补充道,“再说此间还有天赋之人,你看当日蒲时……若那时他对我出手,我确实没把握全身而退。”


打不打得过另说,伤上加上是肯定的。


九一说,“那才是真正的人肉追踪器。”


“现在我修为尚浅,”月白叹到,“以后该更为小心才是。”


***


此后过了差不多一个月,季无念带着六离回来。月白这段时间在三清好好修炼,偶尔会去远远看她一眼。没有任务触发、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她便逛逛就回。


回到三清后季无念还是先去找了赵子琛汇报,又将六离带回寝殿,再回青临殿的时候月白正给晚晚喂竹子。


竹子百草峰有,月白养了猫熊后,时常会有弟子送来,顺便看看这少有的可爱玩意儿。


“师尊。”月白见她走进来,站起身来,松开了拿着竹子的手,一整根嫩竹被晚晚抢了去。


这时九一还在识海中跟她说,保六离的任务完成了。


季无念好久没见小徒弟的样子,只觉得她似是在季无念没看见的地方长开了些,眼睛还是黑圆黑圆的,脸却稍稍瘦长了些,鼻梁高了些,个子也似乎蹿高了一点点。原本那些羞怯变得更加自然,嘴角时常翘起,是一种春风一般和煦的笑。


谁想得到,这会是个时不时喜欢偷窥的人?


季无念走过去,伸出手就把人带进了怀里,嘴角一挂,蹭着她的脑袋就说,“小叶儿,快让为师抱抱,好想你啊……”


“师、师尊,”月白头发都给她蹭乱了,只觉得这人像只狗似的,“事情可还顺利?”


“还不错,”季无念继续蹭,还弯腰凑到了她脸边,“小叶儿,想为师么?”


月白不理九一的口哨声,“想的。”


“真乖,”季无念满意得放开她,摸了摸她的脑袋,“去,拿衣服。”


月白不解,看她“师尊?”


“回来好累啊,”季无念伸个懒腰,“我们泡澡去。”


“……是。”


***


一回来就折腾她。


月白对季无念说着好累,却还要给她重塑经脉的行为嗤之以鼻。


幸而她最近有很认真得给自己养伤,之前的伤虽重,但她灵丹妙药甚多,又辅以修行,好得很快,该不会被季无念察觉。而且现在她以月白的身份打算帮季无念,给她提升修为就能更加直接。以后自己动手改善体质,就当季无念觉得是效果斐然,如此、她也能少受些折磨。


把脱力的小徒弟抱在怀里,季无念这次没急着带她离开。她让小徒弟靠在自己身上,替她捏了捏因为痉挛而发紧的肌肉,“不错,伤都好得差不多了。”


月白不想说话,她累。


“叶二,为师不在这段时间,你没乱跑吧?”


“……没有,”月白虚虚弱弱得开口,还没睁开眼睛,“弟子大多呆在青临殿……不怎么外出……”


“那就好,”季无念深深看她一眼,说,“我这次出门本是因为蛟龙现世,师兄受伤。但赶到的时候,蛟龙虽已退,却遇上元婴魔修用计淹城,要不是因为一神秘女子相助,只怕月港危矣。”


“……女子?”月白装着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恩,”季无念点点头,将事情讲了一遍,“似乎那女子逼退蛟龙,又对六离师兄颇为亲密,当日还舍身救回六离师兄,当真算是情深意切。可六离师兄说不认识这么个人。叶二你觉得呢?”

月白也不知道自己对六离哪里亲密,竟然能让这么多人多想,“或许只是某间大能出手相救?”


“会不会是对我师兄一片痴心、却因为恋心不敢露面,害羞?”


我不是我没有你胡说八道。


月白觉得自己眉角一抽,“……这个叶二就不知道了。”不过她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就继续问下去,“那师尊对六离长老……?”


“哟?”季无念抱得更紧,“小叶儿也学会八卦了?”


月白总算有力气撑开眼睛,池水泡得她软绵绵的,此时更是眼眸水润,“只是听闻……”


小姑娘又怯又软,此时还有些气若游丝。刚刚有些苍白的脸此时又回红润,被氤氲的水汽遮得有几分模糊。季无念亲了亲她的眉角,贴着她说,“师兄与我是兄妹,成不了道侣。”


月白眨眨眼睛,却被季无念遮住。不一会儿一个湿润的空间包裹住她的左耳,湿湿软软得一东西撩过她的耳珠。


忍不住缩了一下身体,月白想躲却被季无念抱得更紧,“师尊……你……”你干嘛?


“小叶儿……”季无念只舔弄了一下那红通通的小珠子,顺势埋在了月白肩头,“比起六离师兄,我反倒是对那女子更有兴趣……”


九一一句“卧槽”。


月白在水中蜷起身体,只是暗暗盯着水面,“师尊指的兴趣是?”


“世人皆说她为我师兄而现,”季无念又抬首,贴着月白的脸,也与她一起看着水中倒影,“我却觉得、她为我而来。”


水中倒影眉目温柔,直视另一双眼睛。


藕臂轻抬,打破水面。水光流淌,一枚玉符也随着破水而出。


玄武。


月白装着疑惑,“这是?”


“这是她当日留下的符,”季无念圈着她的手拉紧,“我已与许多人问过,无人听闻过此物件。但众人也同意,此符蕴含强力结界,是世间难得的至宝。”


月白微微侧头,“师尊?”


小徒弟语气犹豫,似乎并不知道为何季无念要向她提起这些。


季无念对她这装无辜的行为轻轻一笑,“当日我与那两个魔修对战,差点不敌。也不知那女子什么手段,竟直接将我与她换了个位置,让我握符,而她上前应敌。救下师兄后又将他带回,这才拿出弓箭、一击致命。凌云殿人都以为她是救我师兄心切,我却觉得、她是担心我的安危。这符,也是她特意留着护我。” 顺着心意捏了捏她的腰腹,季无念见人一抖,愈发开心,“小叶儿,你觉得呢?”


虽然为她而来是事实,但玄武符实在只是来不及收回而已。


九一翻个白眼,“这是要坑了你的玄武符啊……”


一块小小的玄武符,月白还不会舍不得,但这种无赖行径实在让人无语。她想先揉揉自己的腰,却只能搭在那条手臂上,“叶二觉得,若是对方没来讨还,师尊确实可以先代为保管。”


怀中人东倒西歪,似是受不住腰上骚扰。季无念“哈哈”一笑,不闹她了,“小叶儿,过些天的升武会,你要去看么?”


话题转移,月白也不能跟她纠缠,有些闷闷得说,“去的……”


“那你到时跟着我……”


九一刚刚正因为此时的场景在跟月白嗷嗷叫,突然安静下来,给月白说任务。


“任务触发,‘找到三清门中魔修奸细’。”


月白正被季无念抱起,扬起一片哗哗水声。她往上看,季无念笑意盈盈得看着前方,此时正值落日,给季无念的脸染出些绚丽的绯红来,就连眼睛里、也有丝丝红光。


抓着她的衣服,月白贴在季无念身上任她照料,一片乖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