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妖皇蒲时。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5-25 22:01
点击:1233
章节字数:611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月白觉得季无念已接手,此间事似乎短期不会起变故。她当晚回了三清门,抱着刚收养的小猫熊总算睡了个好觉。


第二日晨间赵棋来找她,给她送药,还问她这两日去了哪儿、怎么找不见人。


“师尊说我伤了不宜修行过急,殿中呆着也无聊,”月白说,“我就去思过峰看了两日的书。”


“哎,季仙长对你真好,”赵棋面露羡慕,“你看自从收了你,她都不调皮捣蛋了。”


月白笑笑,季无念那些趣事儿已经听赵棋说了不少。


“说起来,升武会快到了,”赵棋说,“结丹以下弟子都可以报名参加,洛师兄也会去,到时候一起去看看?”


月白倒是无所谓,“若是师尊应允,就去看看。”


“到时候季仙长肯定坐在高台,没空管你,”赵棋挽住她的手,“去吧去吧,你去看、洛师兄肯定高兴。”


月白只能说,“到时再看。”


两人又一起逗逗晚晚,午餐时赵棋知道月白还未辟谷,把人拉去了五时峰饭堂,说试试新口味。吃到一半,饭堂突然有小小骚动,洛长河来了,拿了些饭食、直奔月白而来。


琴箫两人又同堂,月白免不了又听见些窃窃私语。


用完餐,洛长河邀她去净语峰,月白只说自己得回青临殿做完今日功课。这倒也是她和季无念一直所用的日程,洛长河没说什么,只把她送回了青临殿。


九一“啧啧”几声,“……月白啊,我觉得他想追你想得很明显啊。”


月白想着其他的东西,分神回他一句, “随他想着吧。”


***


伤养了几天,月白已有好转,时不时会闷疼。


“哎……”九一一口大气叹出天际,“原来以为你是挂逼,没想到弱鸡身体不能用挂……”


“慢慢修炼,会好的。”月白药多,季无念不在也就不用刻意隐藏、好得反倒比之前快。


而为了以后方便,修行是肯定要修行的。


趁着季无念不在,月白可以心无旁骛得好好修炼,配合诸多灵药,她的修为涨得飞快、却也藏得好好的,不叫人发现。


她从季和光那里可以大概知道季无念动向,也会去看看。


六离在季无念到了之后第四日醒来。那日月白不在,只听说季无念与六离说了些话,最后忍不住哭了出来,颇为动情。


“不愧是进度十的六离……”连九一都忍不住吐槽了。


“是啊。”月白想到了什么,“九一,那个‘保六离生命无忧’的任务,完成了么?”


“啊?”九一一愣, “进度都涨了,那……欸?‘未完成’?”


果然。


“那任务说要六离巡游过程中性命无忧,”月白想了想,“如今巡游未结束,任务不完成也正常。”


九一蒙了,“那进度呢????怎么进度涨了??这么良心???白给工资了???”


“可能……”月白语气低沉,“是因为季无念满意了吧。”


“啊?”九一没懂,“啥意思啊?”


“我也不确定,”月白说,“还要再看看。”


回完九一,月白便又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面前的东西上。纤长的手指此时正指着一份粉皮似的东西,月白很好奇,“这是什么?”


那小贩看是个妙龄女子,笑呵呵得拿出蒸笼,在雾气蒙蒙间给她瞧一眼其中晶莹剔透的粉皮,“姑娘可是外地人?这是我月港特产‘海明肠’。这说说是肠、实则是粉,内里包裹各类食材,再淋上秘制酱汁,可是美味。”那小贩又说,“本店猪肝的、牛腩的都买得好,姑娘要不要来一份试试?”


月白从怀中掏出几个铜板递过去,“给我来一份猪肝的。”


九一表示了嫌弃,“你这什么口味……”


在摊位中找了个空位子坐下,月白对面还有位婶子正在喝汤。看她粗布麻衣,脚上也就随意汲了一双鞋,裤腿拉到膝盖上,露出的皮肤黝黑黝黑的、该是常年风吹日晒。那一身上有几处还有闪白颜色,是海水风干了留下的盐粒。


这婶子见月白坐下,友好得给她露了笑容,挤出深深的褶皱、露出两颊被风吹出的红。


“小姑娘真俊,怎么一大早跑来这儿了?”


月白今日用了另一幅样子,算得上清秀、却还不至于惊艳。她身上穿得还是长袍,在这环境中有些特别。


她从筷筒里抽了双筷子,也笑道,“听说海鲜这儿的最好,这才赶早来买。”


旁边桌子的几人也是差不多打扮,还有人身上未风干,飘着海水的味道。那些人听月白这么说,还有人笑道,“姑娘倒是挺懂。虽说最好的那些都被那大酒楼订走,但这海市卖的、该是市面上能买到的最好的了!保证新鲜!”


说话的汉子一拍胸脯,略开的衣襟里隐隐露出肌肉,都是经年累月下海的积累。


“姑娘您的猪肝肠,”小贩端了盘子上来,指着那大汉叫到,“王六,你可收收衣服吧,别糟了人家小姐的眼睛。”


“哎哎哎。”那王六不服气得又一拍,“老子怎么了?”


月白低头浅笑,对两人的一来一回并不反应,只用筷子挑着那碗肠粉。


粉皮晶莹、酱汁丝滑,看上去十分可口。


“姑娘莫怪,”那婶子一口喝完了汤,往月白这边凑了凑,“我们都是些下海的粗人,少见你这般的小姐亲自来这海市的。”婶子往王六那边挑了一眼,“也是之前因为妖物作祟、搞得大家都没饭吃……如今海市再开,高兴!”


“这样挺好,”月白对她浅浅一笑,对这般生活景象还颇有兴趣,“生活都不易,哪儿要去在意这些条条框框的。”


“哈哈哈哈哈,”王六又一拍,“这姑娘我喜欢!”


旁边有人出声,“谁要你喜欢?”


有人附和。


那王六自称海市中一霸,最爱做牡蛎生意,说是卖给酒楼,还有些珍品给城里达官贵人玩乐享用,一路污言秽语颇多,与旁人吵吵闹闹、倒也快活。


最后月白走时、诸人还给了月白不少在这海市中采买海鲜的小窍门。


比起三清门那无聊的生活,月白更喜欢这人间的烟火气。


“……你一个大神,”九一经常被月白的操作惊得眉毛颤抖,“怎么这么喜欢逛市场……”


之前在赶去三清的路上,月白就挺喜欢在落脚的地方到处逛逛。


为啥?到底为啥?她都这么大了、连个市场都没逛够么?


“不是挺好的么?”月白手里拎了几种海鲜,蚌类、鱼类都有涉及。她一大早就从三清过来,就是想来看看这远近闻名的海市,“人间多少风流事,总比盯着个季无念要有趣。”


而且此处离她近,游乐盯梢两不误。


九一很想翻白眼,可是大神并不在乎他翻白眼。


就这么、人声鼎沸处,一妙龄女子衣着素雅,自己拎着一些海鲜在市场中游走、似乎要淹没在这喧闹里。然而事有变故,月白注意到有人跟随,又买了一尾多宝鱼,这才离开了那喧闹的市场,往自己租的小院走去。


东方泛起绯红色彩时,月白正跨入门框,来人停在了巷口、并未进入她的视线。


“月白,怎么办?”


月白升起炉火,袅袅炊烟直遥而上,又被海风吹散在人间。


“不管,随他。”


一锅干货十足的海鲜粥飘出香味,月白正一碗盛出,那边小院门扉被敲响。


月白去开,一名男子正在门外。


来人长相颇为阴柔,着素白长袍、绣青竹自下摆起,外有罩衫,腰间配玉、刻为龙纹。头发披在身后,只一根素带绑起。看穿着是个温文尔雅的人,可那挑起的细长眼睛却有些别样味道,说不出是妖冶还是威严,抑或两者都有。


“在下蒲时,途径巷口、闻姑娘这里实在香气逼人,五脏府动、这才想厚着脸皮来讨口粥喝。”


“蒲时???”九一惊了,“这不是新任妖皇的名字么??”


三清山的猫熊提过,九一记下了、月白自然也记得。


她让出门口位置,笑道,“来者是客,我正好做多了。”


院中有棵老树,在已经放白的天下给了他们一片树荫。月白盛了两碗粥出来,递给蒲时时,他正看着远方天空。


粥看着清爽,有一两粒红色贝肉飘浮在上,香味迷人,入口则鲜美、浓稠,几种新鲜美味被和比例得放在一起,再一点姜丝提味去腥,幻化成醉人的口感。


“姑娘好手艺。”蒲时赞叹。


月白也喝了一口,觉得不错,“只不过是此处的料好,都新鲜。”


“就算是同样的料,能做出姑娘这般口味的、也是凤毛麟角,”蒲时笑道,“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人家报了蒲时,月白也就报“月白”。


“之前黑蛟给这城添了些麻烦,”蒲时一笑,“幸而月白姑娘已经将其解决,不然都喝不到这么好的粥。”


月白再喝一口,没有回答。


“那黑蛟与我算青梅竹马,自小互相争斗,也算惺惺相惜,”蒲时自顾自得说,“我目指高位,而他求成龙。近日诸事烦身,听闻他有些突破还一直想来看看,到没想到……”蒲时这才看向月白,“这一看,竟发现他身负龙丹。而前几夜,听闻月港出了大事,两名元婴魔修陨落于此……”


“姑娘好手笔。”


“……这不会是要来打劫吧?”九一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月白巍然不动,喝粥,“如何认出我?”


“妖族对气息敏感,我尤其,”蒲时勾起嘴角,“姑娘给的龙丹上虽气息微弱,别人无所查,我却可以。”


有意思。


月白对有能力的人总能侧眼相看,加上碗里的粥也喝完了,她便放下碗,问他,“你要如何?”

想打还是想勾搭?


蒲时一口将粥喝完,嘴角残留的粥液被食指带去,当真有几分妩媚。


“姑娘助我挚友,蒲时不会恩将仇报,”蒲时说,“来此是要与姑娘提个醒,此事背后有魔族大计,只怕人间不日会有骚乱。”他轻呵一声,“若姑娘人间住得不舒坦了,我妖界随时对姑娘敞开大门。”


他从黑蛟那里知道此人神魂异常强大,连黑蛟面对、都会忍不住臣服。再说她一人斩杀两名元婴修士,不可小觑。


在此立场下,宜导不宜迫,迫也打不过。


所以,还是想勾搭。


“我会考虑,多谢妖皇邀请。”月白一笑,“不知那所谓魔族大计是何,可否请妖皇告知?”


“魔引魔气,侵染世间。”蒲时说,“前日似乎有魔想以魔气沾染黑蛟,不过他当时长出龙角、实力大增,把人打退了。据说那魔气诡异,至于怎么个诡异法,还得姑娘自行探知。”


“不知道就不知道呗……”九一白眼翻到天上去,“还‘自行探知’……”


月白内心有数,还是保持着良好修养,“谢妖皇告知。”


“姑娘叫我‘蒲时’便好。”蒲时指尖轻动,将碗递回月白面前,笑意绵绵,“姑娘,可否再来一碗?”


“自然。”


外面街道的熙熙攘攘,偶尔有风将那声音带入小院,隐隐约约。


“月白姑娘气息特别,出手不凡,”蒲时笑说,“我蒲时年华虚度,还从未听过姑娘这一号人物。”


月白想想自己这虚弱的小身板,也只微笑,“我以前避世而居,也算不得什么人物,妖皇高看。”在蒲时说出下一句话之前,月白又问,“我见此世间人、妖混住人间,不知关系如何?”


蒲时一愣,笑道,“就那样。我妖族多为山海生灵,若人不扰,自是井水不犯河水。便是有小小冲突,也不过一些小妖个人为之。”


“原来如此,”月白点点头,“那黑蛟来此惊扰人间、可会受罚?”


“呵,”蒲时周身气势有少许变化,“我妖族虽不似魔族那般毫无控制,但也是生性自由,没什么条条框框……”


哦,护短了。


“我并无他意,”月白笑说,“天下生灵平等而居,那海也是黑蛟居所。疼了打几个滚、无可厚非。”


蒲时似乎也能想象那个画面,一时间竟帮着自己朋友感觉有些窘迫。


“还有你,”月白轻轻得说,“便是你有凤凰气息,想要丹鸟化凤、也要费上一番功夫。凤凰涅槃,乃是向生而死,那是一种血脉之中流传的高傲。”月白看他,“逼迫自己是不错,但不能激进之中忘了优雅,那就不配凤凰之名了。”


妖皇蒲时打遍妖界强者,处处挑战,是个出了名的战斗狂。


在战斗中追求极限、追求突破,在次次濒死中渴望那份血脉之力让自己达到起死回生。


可越求越不得,蒲时在次次濒死中越来越惧怕临近死亡那一刹。


他变得很强,却离自己所求远了。


“世间不配要它凤凰死,所以它生。”月白轻笑,对若有所思的蒲时说道,“粥还有,你带些给黑蛟吧。”


接过月白给他打的一个包,蒲时看向月白。


面前之人气质温和,就真的只像个邻家小姐,给他和挚友都准备了一份美味的粥。


深不可测。


蒲时起身告辞,“谢月白姑娘。”


月白目送他离开。待得那气息完全消失在她可探知的范围,月白这才凝出神魂、又往端王府去了。


***


季无念最近有些忙碌。那日事大,牵引了诸方关注。她要和端王讲水患、和凌云殿说警戒,也与三清门保持着联系、向赵子琛说明此间事故,晚间还要去给六离修复经脉疗伤,忙得脚不沾地。幸而她早已辟谷,也不用花时间吃饭休息。


“季仙长,”高云作为凌云殿派来的接洽之人,对季无念的安排有些疑惑,“真的需要如此多人手么?”


除却季无念带来的三清弟子,她还问凌云殿要了不少弟子前来戒备,甚至还邀请了长老来此。这小小月港城,只怕是从未迎来过如此之多的修仙之人。


可蛟龙已退、魔修已除,高云不知此安排是否还有必要。


“妖蛟现在行踪不明,”季无念在议事时才有机会坐下喝口茶,“而你说它已经修成龙角,能将我师兄重伤,若它归反、这月港城仅靠这些凡人哪里有自保之力?”


“可是……”高云知她说得对,但又觉得哪里不妥。


他们修仙之人多避世、如此主动得向一座凡人城布防,实在是……


“月港城离凌云不远,端王也曾向凌云求援,若月港出事,”季无念端茶一笑,“只怕凌云在仙门、名声不保。”


皇家长公主,三清门掌门师妹、仙门奇才季无念,发出了暗暗的威胁。


高云脸色一变,行礼布置去了。


见他离去,季无念这才将刚刚端起来的茶杯贴在唇边,略饮一口。


茶水已凉,颇为苦涩。


轻叹一口气,季无念又往边上六离院里走去,半路经过月白隐着的神魂,只当不察。


“看来她已经做了布置了嘛,”九一也跟着月白听了刚刚的对话,“那是不是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不知。”月白看那背影觉得稍显疲惫,“不过我在城里这么转,目前并未发觉魔气。”


“是不是魔修怕了不来了?”九一问,“毕竟两个元婴陨落了。”


“不知。”


再往季无念处看了一眼,月白散去神魂。


早已习惯那审视目光的季无念,在那道视线压力消失的时候,正走到六离门前。几个弟子在院中守着,见季无念来了,都行礼唤她“季仙长”。


“六离仙长醒了么?”


“未曾。”


六离虽之前清醒过,但受伤太重、最近还是沉睡居多。


季仙长向他们点头致意,也未敲门、便进了六离房间。


端王府并不奢华,布置都往素雅走。此一个偏院房间面积不大,那边是床,这边是桌。此时一个鼓鼓的牛皮袋被放在桌上,散发着诱人香味。


门扉一开,季无念就看见、闻见了,还微微一愣。


“有人来过?”


守卫弟子怔了一下,“也没有。”他这时闻到香味,顺着季无念的目光往里,便也看见了那个不知为何出现的牛皮袋,“仙长,这……”


神不知鬼不觉?


季无念微微皱眉,正想说话、却又突然想到某个刚刚离开的人。她不确定,让弟子先去看床上的六离,自己还是先向前将那牛皮袋打开,里面是一个小桶和一张纸条。


纸条上小字娟娟,只写“戒备魔气”四字。而小桶打开,香味袭来,令人食指大动。


“仙长,六离长老没事,”弟子三两步跑到季无念身边,“仙长,这究竟……”


“去拿几个碗来吧,”季无念一笑,捏着纸条一角细细摩挲,“这只怕、是六离仙长那位神秘的红颜知己送来的慰问。”


“啊……?”弟子一愣,“她、她什么时候来的?”


“你看她当日表现,”季无念低头笑着,“她要来、你也挡不住。”


“那、季仙长如何得知?”小弟子颤颤得问。那日他在场,那姑娘推开季仙长的一幕他见了。两人似乎并不对盘。


因为我看到她了。


“你看我们忙来忙去,但师兄却睡得这么好,”季无念不回答,狡黠笑起,朝弟子挑了挑眉,“吃了他的粥就当照顾他的报酬了。”


弟子觉得自己没听懂,“啊?”


季无念恨铁不成钢,“你不觉得这个粥很香么?”


“香、香啊……”


“你不想吃么?”


季仙长问得好认真,连带着弟子也不敢撒谎,“有、有点想……”


“那还不快去拿碗?”


“哦、哦……”


季仙长抽风由来已久,弟子懵着就按照季无念的话去做。


待得碗勺齐备,弟子才如梦初醒,“仙、仙长这粥来历不明,真的要喝?”


季无念已一勺入口,温热的粥划过口腔,伴有海鲜丁粒带着清新鲜味刺激味蕾。嚼动后咽下、那温热流进身体,还在口中留下无穷回味。


手艺还是一样的好。


“你不喝就放着,”连日疲惫似乎被这温热的粥洗去不少,季无念喝得满意,巴不得这些弟子不要、都留给她,“我喝。”


这弟子眼巴巴得也不知如何是好。季无念见他尴尬,还是给他盛了一碗,“你放心,那女子既然救师兄一命,不会到此时害他。放心喝吧。”


入口惊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dongfang12
dongfang12 在 2021/02/02 23:00 发表

标题:二刷

伏笔在这啊,原来早就察到了月白的神魂所在。。。只是任着跟踪。。。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