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明月太白。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5-23 19:11
点击:1234
章节字数:362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季无念这一走,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月白起身好久了才回到百草峰来。


季无念到的时候,月白正抱着小猫熊坐在药庐里和众人说笑。她撑起小猫熊的腋下,让它站起。自己半张脸躲在猫熊脑袋后面,蹭着猫熊的皮毛、眼睛都笑得眯了起来。站她对面的洛长河,一看对方笑得可爱,甜得像是心里进了蜜糖,伸了手出去摸了摸猫熊的脑袋、也顺道摸了摸叶二的。


月白还没从撸猫熊的愉悦感中回过神,脑袋被摸到的时候正好抬起头,眼睛亮亮。


周边无人打扰他们,毕竟当初的琴箫和鸣传遍三清,两人又是同辈翘楚,十分般配。


而很少看见小徒弟笑得这么开心的季无念心口泛酸,诸多情感混杂,只觉碍眼。


“叶二。”


粉红泡泡被这声音打断,洛长河赶忙收回手,跟着众人向前行礼,“季仙长。”


月白也放下了小猫熊,低下脑袋,“师尊。”


本来这么低一下就可以抬起的,可在她抬头之前就见视线中出现了一双翘头鞋,刚打算抬起的脑袋又被揉了一把然后搂进了季无念怀中。


月白不解,抬头看她,“师尊?”


眼神无辜,与边上正翻滚的小猫熊有得一拼。


季无念一笑,“走吧,回青临殿。”


搂着她的手移到了腰上,季无念又一弯身,另一手抱起了在脚边打滚的小猫熊。


一手一个,季仙长没再和其他人打招呼,只把自己的人带回了自己的地方。


***


下午季无念叫月白别修炼了,两人在院子里逗着小猫熊。


小家伙手软脚短,走起路来三步一晃、五步一摔,却又特别喜欢月白的样子、总要跟着跑,追着了就要抱着月白大腿不松手,喵喵直叫唤。


“……真,抱大腿,”九一干干得开口。


月白被抱着不好走动,就这么弯着腰揉猫熊脑袋,被这柔顺的皮毛取悦得弯了眉眼,“让它抱。”


九一内心翻了个白眼。


“叶二,”季无念坐在一旁,手里拿着根树枝在小猫熊脑袋上点来点去,却并不被猫熊理睬,“给它取个名字吧。”


“师尊取吧,”月白把小猫熊从自己腿上扒下来,让它躺在自己腿上、揉它白胖白胖的肚子,喜爱得不行,“本就是给师尊看家护院的。”


可爱有毛能看家护院。


“你看他白白胖胖的,跟满月似的,”季无念撑着脑袋看她,“叫‘明月’好不好?”


“这什么鬼名字……”九一嘴角一抽。


“师尊……”月白犹豫了一下,像是不知道该不该说的样子。


“好像不太好,”季无念点点下巴,“那叫太白吧。”


九一忍不住了,“我还金星呢……”


看小徒弟那嘴又抿起来了,季无念这才稍稍认真了些,“叫‘晚晚’吧,叠字可爱些。”


月白觉得可以接受,笑眯眯得牵起晚晚的小爪子、向季无念上下挥动,“谢师尊赐名。”


脱去亲和有礼的外衣,又没有那么疏离冷漠,此时的月白一身轻松愉悦,倒真像那漫无边际的黑夜中、唯一照亮前路的月光。


也就怪不得季无念忍不住笑意温和,眼眸温柔。


“月白……”九一觉得这个师尊眼神软得有些奇怪,想起之前那个亲吻,“我觉得你师尊不是黑就是弯,还可能两个都是。”


“那随她啊,”月白还和小猫熊玩得开心,“我不就是要让她达成所愿吗?”


如果所愿是她,那反而一切简单。


***


因为月白经脉受损,季无念当晚就带她去多泡一次温泉。只不过今夜她并不会激荡水中灵力,只是让月白放松得泡在那里温养。


季无念半搂着她,手还是搭在她的腰上,纤细如丝的灵力钻进她的体内,配合着池水的温和热气,替她将被灵力冲破的细碎之处一一修补。


这事儿她做得轻车熟路,还有心思分神去看月白的脊背。她背上的伤已经愈合,没有全消,能看出从肩到腰的痕迹,却不会凸出来。应该是有人看不下去这好好一个小姑娘背上留两条突出的肉疤,还是给她偷偷用了药。


季无念无意计较,看那痕迹延到小姑娘露在水外的肩头,忍不住隔着她湿透的衣服,轻轻吻了一下。


月白早就习惯了这种突然贴到她身上来的行为,身子没动,只侧了侧脑袋,还是唤“师尊”。


“师尊很不高兴,”季无念说,“你再怎么样,都不应该把自己放到虎爪之下。”


月白看了看围在自己腰间的手,挺想提起来问她这个算不算。


但此时的她是柔软而顺从的叶二,只是低头说,“是叶二不小心,让师尊担心了。”


贴着她的季无念微微抬眼,小姑娘润玉般的耳珠就在眼前,大概是因为水汽蒸腾,有些泛红、看着像是山间酸甜的小果,让人特别想咬一口。往下、颌骨线条突出;再向下,脖颈纤细、肌肤滑嫩。


季无念闭了眼睛,额头靠在她肩上,“叶二,过几日我要下山。”


恩?就这么解禁了?


还没等月白开口说什么,季无念似是向她解释,“有蛟龙现世,六离师兄受重伤、在端王府修养。此事已经惊动人皇。虽然修仙人‘不落凡尘’,却也顾念天下苍生。掌门师兄觉得此事我去最合适,就解了我一段时间的禁。”


这解释倒也说得通,而且月白当时叫他们去端王府、本也有伺机牵扯上季无念、找机会让她下山的意思。


这可真是合了她的意。


“那师尊此去注意安全。”


“小叶儿,你乖乖呆在青临殿,不要乱跑。”


想什么来什么。


季无念要去,月白肯定也会传过去。有她这句话,叶二也就可以光明正大得闭门谢客了。


“你身上有伤,”季无念箍着她的手一紧,“乖一点,别乱跑。”


月白侧目,却看不见季无念的脸,只有一片氤氲水汽和余光中的点点星光。


“叶二知道。”


***


季无念走前还去找酒友说了一声,月白摆摆手表示不在意。待她前脚刚点了弟子飞出三清大阵,月白后脚就直接传送到了月港城外。


月白没忘记自己还叫人等在了端王府。三清门过来此处御剑大约一天,她无意在此处与季无念碰面。挂上面具,月白顺着六离体内气息,直奔端王府。


也无需任何人通报,月白几个起落便站在了六离所在的院内。院内本有人,见有人落下本想惊呼,却又被人拦了下来,正是之前那个凌云领头弟子,名唤高云。


“姑娘。”高云行了个礼,“你来了。”


“六离怎么样?”


“六离长老气息已经平稳,只是一直未醒,” 高云面有难色,想这姑娘当日抱着六离长老神色悲恸,觉得她此时必然心中难受,“凌云殿已经有仙长来看过,据说现在三清门季仙长也在路上……”


正是因为季无念要来,她才要赶时间。


没再听那人说,月白抬步直往六离房间走去。


大概是因着救命之恩,守门的弟子也没拦她。只看佳人带着冷香从自己眼前走过,直直得去向那个受了伤的男子。


高云跟随而进。虽说这女子救了人也似乎对六离长老有什么情愫,但毕竟来历不明,不好让她与别派长老共处一室。


月白按上六离太阳穴,入了他的识海、果然又感觉到了那抹气息。


“九一。”


“啊?”作为一直没啥用的系统,九一最近很懒散。


“被征兆来的,只有我一人么?”


“哈?”九一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了?”


“他身上的魔气,”月白想了想说,“有我那个世界的气息。”


之前她在季无念醉在水潭里那次就感觉到过奇怪的气息。那夜季无念发狂,她就更加确定了。这气息季无念身上也有,还比六离身上浓烈的多。应该是平日都封在了她不能探知的识海,只有发狠的时候才会露出来。


九一瞌睡一下就醒了,“啥啥啥?”他想了一下,认真得说道,“我能确定,我只找了你。”


月白问,“会有其他人做同样的事么?”


“这个就不知道了……”九一有些沮丧,“我只知道我要和你一起完成这些任务,其他的事我也不是很清楚。”


月白沉眸。


她一直不知道自己为何在此、九一为何在此,又为何一定要围绕一个季无念。诸多问题其实一直挤压在那里,只不过没有头绪、所以月白不让自己为其所扰。


如今端倪已现,她便要多留神了。


“无妨,”月白与九一相处许久,对这个调皮的声音没有当初那般戒备,反而觉得他的吐槽也都颇为可爱,“慢慢来吧。”


“姑娘……”高云看那姑娘似是愣神许久,身姿绰绰,以为她是见人昏迷不醒而担心,“姑娘勿忧,六离长老修为深厚,必能渡此难关。”


九一还在沮丧,不然一定会说一句“脑洞太大”。


回到六离,月白觉得这丝气息和魔气都不属于六离本身,像是从什么地方沾染而来。她那一界人修魂修体之法都与此间不同,对他们来说该是很难察觉。魔气混在那气息里,藏进了六离识海,六离自己只怕也毫无所察。


那夜之前月白没探过六离识海,也不知道他是在这路上沾染上的,还是本来就有。


想了想,月白指尖一挑,那气息连着魔气一起被她扯出,又被神魂吞并,并未被身后人发觉。

而后神魂又入,搜他识海。


之前月白在雷州给他的信他看了,以为是有魔修威胁,倒是提高了警惕。之后一路顺畅,只在沧州遇到了些小麻烦,有水鬼在渔村夺命,被六离轻松解决。后来他接到了凌云殿传信,便赶了过来。去与蛟龙斗法路上,他也不知怎么慢慢气血翻涌。之后只记得被蛟龙一击打伤,许多记忆并不清晰。


月白想那该是魔气侵扰的后果,不做多想。她又探了探六离身体。月白知他此时昏迷不醒,除了之前被蛟龙所伤,还有被她的灵气爆体的原因,之前喂他的那颗药只是替他稳住了伤势,毕竟如此消耗过后、全好只怕显得太过怪异。而现在这些伤,虽然看上去严重、但等季无念赶到,用她拿一手灵线操控的手艺,好好休养就能恢复。


之前在他体内的血滴已经消耗,月白又喂了他一颗藏着自己血液的丹药。


一切事毕,她从六离床边起身,却看半屋子的人似乎一直盯着她,为首的高云脸色尤为惋惜。

“姑娘,晚间三清殿的仙长就该到了,六离长老会没事的。”高云说,“不知姑娘如何称呼?我们去与端王说一声,姑娘应该可在端王府中暂住。”


季无念晚间到,那她可不是得快些走。


“不必。”月白略过他,出了门便御剑而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