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伤成这样,还想着跑?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5-24 12:15
点击:1271
章节字数:551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月白没回三清门,换了个身份在月港找了一间小客栈开了房间。她让身体保持着化身咒,扔了一个结界,自己神魂一飘,又回到了端王府。


她刚刚读了季和光识海,有个意料之外的人到了。


跟着印记,月白找到端王府偏院一处静谧住处。端王和一位中年人正坐在一处喝茶,季和光恭恭敬敬得站在一旁侍奉。


“那谁啊?”九一问。


“皇帝。”


“喵喵喵?”九一从刚刚的失落里走了出来,“这么自觉?季无念是晚上到吧?”


“恩。”


月白本来还想着以后下山时再想办法让季无念去京城,没想到皇帝自己跑来了。


“这种NPC我就很喜欢,”九一笑着,“感觉进度入账,开心。”


月白在房顶坐着,他们的对话她知道得清清楚楚。


“现在蛟龙已退,至少水患是好了,”端王说,“皇兄你此番巡视,可一切安好?”


“各地都还算安稳,”皇帝说面色平静,“幸亏有季仙长提前指点,不然这灾祸四起,天下危矣。”


端王也说,“季仙长难得下山,若不是现在情况危急,真想带她四处走走……”


皇帝也面有惋惜,“是啊,这大好河山,也有她一份功劳。”


“谁能想到呢,”端王一笑,似是要缓解缓解这气氛,“当年带着我们调皮捣蛋的皇姑姑,竟然去寻仙问道了……”


“是啊,本以为此生再难见皇姑姑,”皇帝口气颇为遗憾,“没想到再见却是此种情形……”


“说起来,”端王似乎还是想把话题扯得开心点,“此次受伤的六离仙长听说与皇姑姑关系匪浅,常有消息传出说两人会结为道侣。这次又冒出一位佳人对他多有照料,不知皇姑姑知道后会有何感想。 ”


恩?佳人?多有照料?


“……想太多。”九一吐槽。


“皇姑姑修仙问道,只怕寿命悠长,无人相伴、确实寂寥,”皇帝的重点也跑偏了,“若这位六离仙长当真红粉知己甚多,那也只能说明并非良配。哎,只是仙门中事,即便你我,只怕也是无能为力……”


月白又听他们说了会儿,后面觉得无趣,又飘回了客栈。


“月白,回去么?”


活动活动身体,月白推开窗户,让外面的热闹传进房里来,“等季无念见了皇帝再走。”


九一觉得确认任务进度挺对的,“那你现在干嘛?”


“出去逛逛。”


***


月港本是一州首府,因是入海口,船运发达,渔业也繁荣。前日因为黑蛟原因,渔船不能出海,本要远洋的商船也有些堵在了河道里,至今未发。许多家庭因着这不可知的情况影响了生计,有不少人都愁眉苦脸得蹲在街边、唉声叹气。


“这船在这儿停一夜便是一夜的损失,”渡口边茶馆有人叹气,“这次只怕是得耽搁个倾家荡产。也不知是什么劳什子怪流……要人命。”


倒有几个经验老道的水手、也该是在这儿呆了许久,“如今已经是风平浪静,老哥你不如赶着将船发出去,赢回点损失。”


“哎、之前不也是风平浪静了几日,结果前日狂浪又来、差点又掀翻了几艘船”那人长叹,“我还是再等几天、看看情况,钱也没有命重要不是?”


“你说的也是。”那水手笑道,“老哥你就当休憩几日。现在已经有渔船出海,每日海市都热闹着呢,多吃吃这边美味。”


月白留了个心,问店家海市在哪儿。


“这海市啊是渔船归来时交易的地方,就在港口,”店家见她是一妙龄女子,也笑呵呵答道,“出海的船一般都半夜回来,海市都是后半夜、凌晨开,姑娘要是想去,可得起早。”


“谢店家告诉。”月白付了钱,打算去港口那边看看。


“你干嘛……”九一想翻白眼,“不会逛个市场还要先踩点吧?”


月白其实什么也没想,“闲逛。”


她本不是此间人,不知为何自己被选中来此。此世间于她,本有些惶恐,让她不得不兢兢业业面对,不知前路是何。而当那所谓主任务开启,这儿又像是个任务场,不过是要她绕着季无念虚度一些光阴、做些无聊的事情,完成些无聊的愿望。


几十年,待得季无念百岁生辰,她最好可以功成身退。


海风习习,月白找了岸边一处无人处坐下。


远方有些帆船乘风远去,亦有往回归家的船上搭载思念。


海面泛起红光,圆日在陆地的那边落下,却将一片霞红分享给海洋。


而后红银交错,日落月升,潮汐滚滚。


不管什么世间,这日夜交替、倒是永不停歇。


海浪拍打岸边,一潮更比一潮高。一席浪花溅起、便立马又被另一席吞没。月华遍洒,跟着海浪泛起波澜,一路往人间而去。


海口停泊的船不断摇摆,上下起伏间左右碰撞,如同要一起突破巨锚束缚、登上海岸,朝陆地驶去。


港口还有回航的水手抱着歌女调笑,今夜明月正好,连海浪都要来舞上一曲。


有人唉声切切,有人酒绿灯红。


似是要应他的话,海浪当真舞得狂野起来,一浪翻过一浪、如千军万马般不断向狭窄的河口奔涌而来。沿路停靠的船只被那千钧之势胁迫而去,被紧紧得逼在一起,却又如一叶扁舟、在狂涌的水中被推向更远的陆地。


“哐”


一船龙骨撞上河岸,巨大的声响惊吓了还在岸边的人。那随着龙骨一同上岸的还有满溢的海水,顷刻间淹去了那些人的半身,又在瞬息将他们卷入大海的怀抱。


“月白!”


九一惊呼间月白便已戴上面具御剑而走,那几个人被掠过水面之人拎起扔回岸上,还未看清人便踉跄着奔逃而去。


月白站在半空,脚下海水汹涌,已然淹上了岸。


她望向远方,海天接处、一条白浪闪着银光疾驰而来,奔腾间席卷一切、越长越高。


若是不挡,只怕整个月港城都得被一拍而散。


“姑娘!”


几人御剑赶来,正是高云他们。


“这、这莫不是妖蛟回返?”


海浪翻涌,城内惊呼连连、却又立马被水声淹没。


“你们几个,先救人!”高云叫到。


高云身边几名弟子四散入城,飞去将一些落水民众救起。然被水卷走的人数众多,那些弟子如水滴入海,几点星芒被吞没于万千亮光中。


双手结印,高云御剑站于明月之中、灵力从他身上沿着几根细线向城中几处快速射去、又与那几处飞速射来的灵力连在一起,结为金色法阵,自上而下、硬生生压住狂啸着的水。


海水不甘心,在法阵下尖叫着要抬头、要继续冲撞。


月白顺着看去,那被压制的波光已经离城中心的端王府不远。


“姑娘!”那边高云声音不稳,“此处我等尽力压制,还请姑娘帮忙退妖!”


海水不服,其力万千,压制已是尽力,高云没有余力去解决源头。


余光扫见那条白线,月白看看自己掌心。


“我只要保六离和皇帝不死,就行了吧?”


“额……”九一一愣,“你不救么?”


月白说,“我还受着伤。”


本就因为灵力狂涌而受了伤,此时要解决这情况、只怕又要动用不少。


九一心有不忍,“你……你就没有什么御水的东西么?用着比较简单的?”


“有,”月白说,“但会伤。”


灵宝就是灵宝,控御皆需灵力操控,分山断水、哪里是这么简单的事。


“这……”九一刚想说话,脑海中“叮”了一声。他顿了一顿,刚刚想劝月白的心情反而没有了,“别想了,任务触发,‘助季无念救月港百姓’。”


什么任务嘛……这不是逼着月白受伤么?


月白轻叹一声,手一翻、拿出一块银白色的玉符,上面纹路浅浅、看不出画了什么。


灵力注入玉符,一阵柔和白光自符中升出。刚开始是一个小圆、如同夏日流萤之光,而后缓缓长大、包裹住了月白,又穿过了高云、将他包裹其中,一阵温润。只几个眨眼,那圈迎着月光、迎着相连的灵力快速扩张,将整个月港包裹在内。


众人见到那温柔的光穿过自己,原有片刻惊恐、却被那温和安了心智。仰头、便能看见轻柔白光在月下成为半圆、将他们所在之处包裹其中。


那被压制的海水也如同被这光驯服、不再反抗,被下压得法阵驱赶回了它应在的地方。


高云看那云端之人,双手交握,银白面具泛着月光,如同谪仙救赎人世、给他们带来希望。


而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那被驱赶的海水一旦出了光圈范围便回复了自己的狂躁本性,携手无穷无尽的凶恶好友、不断地对这守护结界发起攻击。


胸口随着海浪对结界的拍打一阵阵得发闷,旧伤未愈的月白此时并不好过。


“月、月白……”九一是个没有用的系统,此时看着自己的宿主、内心一阵阵心疼。


“此浪有人操控,”月白高声对高云说,“不是蛟龙,去……”


“找”字未出,月白识海中属于六离的那滴血便告知了她所寻之人。


调虎离山!


六离的位置冲出结界范围,从海面飞速远去。


该死!


不再拘束、庞大的神魂向四周散发而去,顷刻间笼罩海面。在追赶上那御剑远去之人时威压并起,只求将那黑影威慑住,让他动弹不得。


有两人。有魔气。


月白咬牙,那白线已经近在眼前、一堵几十丈高的水墙直扑而来,高处甚至高过了结界。那水墙携万钧之力、一掌拍在柔白结界上。水墙高处越过结界,从另一边奔腾而下。顷刻间月港众人如同被四面留下的瀑布包围、只在水流间隙看见那高悬于空的明月。


胸口猛得一紧,暴涨的灵力刺痛月白,压制人的魂力失了些许威压,那两人没有停留、似乎又往远处而去。


该死!


魂力与灵力同时暴涨,月白正要压制、却突然感觉到一个熟悉的气息。


那人自海面而来,追上那倆奔逃之人。


习风出鞘即杀招、在月下舞出一片银光。


月白远远看她。神魂包裹之下,季无念的一招一式、每一丝灵力流转都被月白知晓。


季无念以一敌二、不落下风,反而像熟识对方招数似的游刃有余。灵气挥洒间游龙引凤,穿梭于二人之间,剑光所到之处却如恢恢天网,将另外两人包裹其中、不许脱逃。对对方处处克制,便是修为低于对方、气势却高如九天,丝毫不将面前之敌放在眼里。


肆意张扬、却又疏而不漏。


“姑娘!”


月白回神,顺着高云所惊之处看去。


远方白线又现、似乎比之前更为嚣张。


咬了咬牙,月白双手收紧,却突然又感知季无念那边魔气暴涨。


“警告!警告!‘助季无念遮掩魔气’任务失败!请宿主立即补救!时限五分钟!”


该死!


真是要把银牙咬碎,月白右手前伸,指尖暗流涌动,月光都似乎扭曲了身姿。只见她手指一合,握紧处似是出现了什么。猛地往回拉手,掌心中握紧的布料现出形状、又从那地方延伸出去。一片纯白后又是黑色的发丝,飘洒间、毫无防备的季无念被她隔着大海拉入怀中。


手中的习风还向前指着,季无念在失去平衡的时候下意识得回头看,只见那人抿紧着嘴唇、面具后的眼睛里隐隐冒着火。


胸中魔气狂躁,季无念想叫的名字还没叫出口,手中就被塞了一样东西。而那人向她丹田拍了一掌,借力冲着她刚刚被扯来的地方一跃、又这么消失在她的面前。


“换。”


季无念空中一个踉跄,快速稳住身子后又看向掌中,一方小小的玉符散着白光。


空中守护着月港的半圆有着同样的光彩,抵御着光圈之外、肆虐的海洋。


丹田处隐隐回暖,刚刚那暴虐的气息被压制下去,季无念看向自己刚刚所在的方向、心有忧虑。


而事实上,比起抵御海水那种纯灵力消耗,战斗对月白来说、要得心应手得多。


眼前两位魔修都已是元婴,一人抗着六离、使刀,另一人长枪在手,虎虎生威。


月白胸口闷疼、喉口一片腥味,却也只是看着他们两人一笑。


她抽出青峰,一跃而上,刚刚季无念那套剑法被她毫无差错得重新使出,天河又来、顿时将两人包裹其中。


使枪者见剑网周密,枪花上下翻挑,魔气扫过之处污染天河、硬是要在这滚滚长流中刺出一条黑路来。刀客紧随其后,一把弯刀左右飞舞,与枪势形成三角、朝着一点奔涌而去,眼见就要从银白中穿梭而出。


忽而紫电一闪,刀客左臂被雷鞭一打,灼烧之余竟是如同被利刃切开一般划出一道深深伤口。

他一阵吃痛,右臂刀路顿了一刹,又是一记鞭子甩来、正中右边小臂,一道入骨伤痕又现。


“当心!”刀客叫到。


晚了。


右手持剑,左手使鞭,月白洒出洋洋剑意时也看准时机对准刀客手臂。


又是一鞭。


紫电闪烁,一只手臂带着一个人,在刀客的号叫声中从空中落下,又被一个飞扑的人影接住后顺势消失。


突然出现的人跪在季无念身前,背部的起伏和粗重的呼吸声让她知道此人这时并不好过。背后还有刚刚与她会合的高云等人,季无念向前一步。


话未出口,季无念手中就被塞了一个人。


原本跪着的人猛地站起,眼睛从未在季无念身上停留,转过身后只远远得盯着前方。


那儿有一道高高耸立的海啸水墙,那儿还有两个知道季无念魔气在身的元婴魔修。


魔修不死,后患无穷。


而现在六离已救,无后顾之忧。


月白一步向前,左臂缓缓抬起,指节合拢间、一把长弓现于手中。长弓古朴素雅,似乎平平无奇,在她右手手指触及弓弦的一刻、散发出古老而威严的气息来。


引弦,弯弓,拉直满月。


天上月华流淌而下,于她指尖凝为两只箭羽,搭在弓上、一触即发。


心脏快速跳动的声音伴随着闷疼触动着月白拉箭的指尖,该凝聚的灵力还有些在指尖周围化作星芒难以聚集,一种难以言喻的疼痛自周身而来,考验着月白的意识。


“月白。”


一声轻唤,月白没理。


熟悉的气息包围上来,那个老喜欢贴上来的人此刻又贴在了她的身后。


一手陪她扶弓,一手助她拉箭。


那令人熟悉的细线从手部开始侵入,抚慰那些狂涌的灵力、安定叫嚣着疼痛的肉体。还有丝丝寒气顺着指尖延到箭上,把散落的星芒用寒气冻住、稳稳得凝在那里。


指尖松动,两道白光划破长空、洒落纯白晶芒。


晶芒落水成冰,刹那间画出一片冰雪大地。


月白呼出一口长气,在周身寒凉中泛出雾来。


雾气蒙蒙中,那白光穿过高涨的水墙,只刺破了一个小洞,还马上被水流填补。只是散发的寒气自那一点开始,迅速吞噬着周边的水流、叫他们不再自由、不敢狂啸,只能被定在那里,成为坚实的一部分。


再远就是那两个魔修。


就算是两个元婴,也逃不过止戈弓的追杀。


月白对自己的弓箭,这点自信还有。


按着胸口,月白向前一步,将自己从季无念的怀抱里解放出来,手一松便将止戈收回空间。此时季无念在身后,高云等人在周围,脚下还有不少反应过来、正看着他们的民众。


“仙、仙人啊!”


“多谢仙人相救!”


“多谢仙人!多谢仙人!”


……


不知是谁先跪,顷刻间、全城百姓似乎都在向她们的方向跪拜。


谁说仙人不管世间?


此处便有仙人来救。


“姑娘。”高云上前,眼中甚至隐隐含泪,“多谢姑娘伸出援手。”


月白转身想走,“不必。”


剑还未起,月白手臂却被拉住。本想扯动,那人却跟较劲似的硬是一拉。


身子很不舒服的月白胸口一闷,差点一口血要吐出来,踉跄一下又跌回了那个怀里。


“我看姑娘消耗颇多,不如跟我回去好好休养。”


闹什么闹!?


月白被身体的虚弱激得一阵烦躁,斜斜看她,却见季无念难得严肃、俏丽的脸上如她刚刚附给她的寒气,冷若冰霜。


火气更旺,月白将她一推,自己划空而去。


“不、必。”


看着人消失在自己眼前,季无念眼底也现出几分怒意来。


伤成那样,还想着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