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死性不改,又戏弄人。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5-22 15:13
点击:1322
章节字数:400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月白回到青临殿时已经是踉踉跄跄,又吃了一粒药压住伤势,这才把身体往床上一甩,神魂又离了体。


九一都替她担心,“月白!你还要去哪儿??”


月白不说话,身体的疼痛与神魂稳定互相影响。她现在胸口发闷,很不舒服,可又一定想去看一看。


还没落到地方,那股子暴虐就传了出来。


灵气剑气魔气酒气,如旋风一般扫过那处所在。长出的新芽全被斩断,本就低矮的树墩又被削断一截,地上交错的痕迹又被搅乱,就连那岩壁都似乎又被砍进去一层。


季无念红着眼睛,衣袂翻飞间酒液入口又溢出,也不知道是喝进去了还是没喝进去。那些散出的液滴开始还闪着微光,很快被白色的灵气卷入气旋,又被黑色的魔气吞噬,最后被剑气斩得粉碎。


月白胸口闷闷得发疼,她看得出季无念努力克制着、只扫荡那一小片区域。


只是心中魔念已起,又能克制到何时?


“额……”九一咽了口不存在的口水,“你这师尊……是不是黑了……”


刚刚的任务只是剧情黑,现在是整个人都黑了。


月白不回他,神魂散去又凝结,点点光芒凝成实体,正好在那剑气刚扫过的最外围。


季无念红红的眼睛里映出了她的影子,却像发狠了一般往她的方向砍出一道剑气,连着灵力似乎争相把人砍断又爆裂。月白一抬步,那残暴的一击正好落在她脚步离开的地方。


眼睛红,脸颊红,季无念又醉又狠,她自己就是那柄染血的刀,每次一挥,甩出的都是鲜红。


月白一步一步接近,季无念的剑击一步一步变短。


最后一步,月白只在她的剑尖可达的距离。


一剑挥下,却只斩断了她腰带上的系扣。小小的绳结掉下,半路又散成了光辉。


季无念跟着那惯性、半跪在了地上。本来如狂风般的人似是脱力了一样,撑着剑,恶狠狠地说,“滚。”


月白站在她的面前,表情冷淡又懵懂。她环视四周,“你的气息很有趣。”


那低着头的人冷哼,又像是自嘲、又像是在嘲讽她,“月白姑娘又有兴趣了?”


月白随她半跪,勾着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


这个人面色是混着酒意和恨意的红,眼睛是愤怒的红,嘴唇是被酒液侵染、诱人的红。


看,师尊也有倔的时候。


“有,”月白忽而一笑,她一手按住季无念扶剑的手,一手探向她的丹田。丹田中一颗耀眼金丹,周边灵气魔气相互绕转,如两朵云缠在圆日旁。她探出魂力,那黑云却似害羞似的散去得无影无踪。


再抬头,季无念眼中红色褪去一些,面色复杂。


“这魔气,”月白指指她的腹部,“怎么来的?”


季无念直起身体,插在地上的习风也被收起。她眉眼间没什么表情,似乎是累了,“心存魔念,就生了。”


“这魔气很特别。”月白也往后一坐,似乎只是在随意得与她聊天,“平日没见你有。”


“是特别,”季无念也往后一倒,双手往两旁伸展,眼睛也不知道是落在了夜空的何处。

月白问她,“何时会有?”


“心存魔念之时。”


月白问,“你今日想什么了?”


季无念看了她一眼,不答。


月白等了一会儿,见她不说话,便又自己说,“你的灵气魔气都聚集丹田,容易被人看出来,”月白现在也总算明白季无念不练修为的原因,“就算你的魔气特别,不会轻易显现,但若要结婴,那就一定会被看出来。”


结元婴时,将全身灵力汇集结为实物,那魔气也会被吸引而出。


季无念一愣,总算转头。可那姑娘又学她看天空的样子,季无念便只能看见她扬起的侧脸,尤其是那曲度精致的下颌,一片细腻皮肤连着优美修长的颈。


“我可以教你避开结婴,提升修为。”月白说,“也可以教你提升魔气,甚至灵魔相转。”


这每一样、都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情。


撑起身体,季无念看着她。


“为何帮我?”


季无念问得认真,那双眼睛又开始抓着她不放。


月白觉得自己很容易被她的眼睛抓住,尤其是她认真的时候。


目有星海。


“我乐意。”月白还是去看了真正的星海,想象着那其中的每一个小世界。


季无念停了一会儿,一下笑出了声,眉眼又弯弯,星海变花海。


“月白……”


这一声叫得甜腻又无奈,似一碗加了糖的苦药,苦中回甘、却又难掩悲凉味道。


月白微微侧目,那人却已经撑着身子凑到了她的面前,笑颜如花、仿佛刚刚又怒又冷的人不是她。


转过来的人目色沉沉,似乎一切了然于胸,又像心中空无一物、不过冷眼看世人笑话。


季无念想起那首箫曲,想起寒梅坚守时、凛凛吹过的北风。


一只手遮住那双眼睛,季无念凑过去,将自己的唇贴在了对方的唇上。


意料之中得感觉到手掌中的眉头皱起又松开,那双被自己贴着的唇也微微抿了一下。


季无念远离。刚刚完全没动的人此刻冷着一双眸子看她,不为所动。


季无念笑道,“谢礼,预支的。”


死性不改,又戏弄人。


月白看她一眼,手臂一撑,站起身的时候她已经明显能感觉到因为长久放置而扩大的闷疼。


真的得回去嗑药了。


“明日不要来,我累。”


一步跨出,月白的身体开始变为点点蓝芒、消散开去。


从头到脚,都化为星辰。


季无念低头苦笑,她明日本就不打算来的。


也不知道她这么每次跟过来,飘来飘去的,累不累。


进自己的寝殿之前,季无念瞥了一眼小徒弟的房间。


既然累了,明日就让她多睡会儿。


***


月白非但没有多睡会儿,还一大早就去了百草峰、叫上几个弟子一起去山中寻找灵兽。


结果几人一路走到护山大阵边上,却正好遇上熊虎相争。原是那只猫熊为了保护自己的两只崽子与猛虎搏斗,几人本是在一旁看到,却不知怎么被两兽发现。猛虎丢下猫熊崽儿转而向他们扑过来,几人修为都不高,这又不是一般的山间猛虎,几人与之搏斗全落下风。


慌乱之间那猫熊已经叼起一只崽儿跑了,另一只崽儿喵喵哭闹又吸引了猛虎注意。猛虎正要一掌拍死,叶二却不知从哪里扑出来,将崽儿救下。


自己背上被猛虎硬生生拍了一掌,不仅留下抓痕、那猛虎灵力还直接将小姑娘拍至吐血。


幸得此时有巡山师兄发现他们出了护山大阵,御剑而来。猛虎见人多,放了叶二跑进山林不见踪影。众弟子这才赶紧将叶二送回百草峰治疗。


“自虐啊……”九一要是有头,现在都快摇断了。


月白面色苍白、趴在床上,神情倒是挺自在,一只手放在床外,逗弄着刚弄回来的小猫熊。


她当然不是真的喜欢让自己受伤,只是她昨夜造成的经脉损伤有些重,吃下去的那些药药性不足,好的不够快。她也想用更好的,可是发现拿不出来。


九一说,这就叫挂逼的高级挂被禁了。


药被禁了,那季无念一拉她泡澡肯定就发现她这一身伤。这才有了这么个“虎口脱险”的故事。


本来月白只想被假装拍一掌,可是招来的虎子大概是没磨爪子,划破了她的背。划破了也没办法,毕竟这么多人看着。月白叫那虎子别在意,让他赶紧跑出鹿邑。季无念不能出鹿邑地境、也就找不到他。丰厚的盘缠也早给他准备好,那虎子就这么感恩戴德得搬了家,留下月白一个人面对季无念的怒火。


季无念一大早去了掌门那里,回来就听叶二出事。匆匆赶来、习风未停便已见她如鸿雁般落下,在一众弟子的惊艳眼光中直接推开了叶二休憩之处的房门。


“师尊……”


小姑娘按着前胸的衣物,努力地撑起身子却向她低头。她背部裸露,一条一条得贴了草药,遮盖住了那两条狰狞的爪痕。


文正长老走过来,说这伤看着狰狞,其实比月白之前那自己割的口子还容易好。那猛虎虽然是灵兽,可也只是皮肉伤,修仙之人不比常人,给叶二用的伤药也好,就别包扎折腾,趴上一两日,结痂了就可以回去。


修仙之人还可以用灵力缝补伤口,简单高效不留疤,可季无念不让,说是让她长长记性。


“也不许给她上祛疤的药,”季无念面色铁青,少有的怒色被眼前这人激发出来,“让她给我这辈子都给我记着。”


季仙长虽然平常看起来笑意盈盈又调皮,但一生气还是让百草峰众弟子抖了抖,看着叶二、颇为同情。


“渣呀……”九一此时对季无念一百个不满意。昨天还亲了自家宿主,今天就凶人了。


昨日月白被亲的时候就听见九一在那儿拼命叫唤、什么“橘里橘气”、“百合结局”、“请弯请弯”,她是真的没懂什么意思。


不过月白想着其实也无所谓,低着脑袋,咳了两声。


趴着就是这点不好,胸口疼。


还瘦弱的肩背随着这两声咳嗽微微颤抖,背上的草药顺着她的动作似有偏移,让季无念见到了那条长长伤疤的尖尖细角。


算不上血肉模糊,但也是皮开肉绽。


季仙长那日封雨出手,冻了整个五时峰的广场;今日剑未出鞘,周身寒气却似又要将百草峰冻了起来。


文正长老上前,“无念,你徒弟还伤着呢。”


深深吸了一口气,季无念这才轻悠悠坐到叶二床边、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好好趴着别动。


灵力一探进她的身体,季无念就知道有问题。她周身血脉不仅有从外向内的压迫,还有从内至外的爆裂。


“怎么回事?”


叶二心有戚戚,“弟子看当时猛虎一掌而来,不敢多想,下意识用了全身灵力抵挡……可、可能……”


乍一听下有道理,手中探查似乎也能为其证明,可季无念不信。


“季仙长,”一旁有弟子递来给叶二的药,“这个?”


“我来喂。”季无念接过药碗,一股子苦味。


“师尊,”月白微微撑起自己的身子,“弟子自己来吧……”


“别。”季无念把她压下去,为了方便还自己坐到了床边地上,将一勺苦药递到她的嘴边,“我喂你。”


月白无奈,一口下去舌根都苦得发麻。


文正长老看不下去,“你这样她苦的不行,不如一口……”


“忆苦思甜,”季无念又一勺递到叶二嘴边,“涨涨记性。”


九一很同情月白,“你到底招惹了个什么人啊……”


整个口腔都已经苦得发木,月白尽力保持着表情平稳,“谁让我招惹的?”


九一:“……”月白我对不起你。


文正长老在一旁看着都觉得苦。那小徒弟本就受着伤,如今硬撑着一张脸,眼睛里苦得都闪出泪光来。她还是开口,“无念,赶紧让她喝完,都要凉了。”


季无念刚想反驳,却听门外有人,“季仙长,掌门有请,请速去。”


碗中还有半碗深色,季无念轻叹一声,“自己喝吧。”


月白一饮而尽,脸都有些僵硬。


“乖乖休息。”季无念摸了摸她的头,跟着来人离开。


文正长老又嘱咐了几句,便也让月白好好休息。


月白拿了个枕头垫在下巴下面,又伸手逗那只小猫熊。刚刚季无念在的时候气氛太过压抑,小家伙都不敢动。这会儿小家伙跟着她的手转圈圈,时不时会从床边脚踏上掉下去,可爱得紧。


猫熊难得,众人都想玩玩儿,可叶二这幅样子不雅,也只有赵棋敢来跟她一起逗逗。


吃过午饭,月白正趴在榻上休息,窗外似乎落了雪,有一点一滴的声响。


九一突然说,“任务进度更新,主任务‘助季无念达成所愿’,进度十八。”


呵,一个六离进度十。


月白侧过头,继续睡。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白鸦
白鸦 在 2020/05/23 11:17 发表

标题:Σ( ° △ °|||)︴

师傅到底是啥时候发现叶二老是偷窥她的啊?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