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你打得过你上?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5-21 18:20
点击:1260
章节字数:341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黑蛟的事情已解决,要找的灵兽也定了,可是月白发现最近季无念却有些沉默。她这位师尊最近晚间出门有些频繁,这几天甚至是天天呆在那里,但也不喝酒,就坐着。她不叫,月白也就不出现。


难道真的是在想六离?


“叶二。”


身后有软绵绵的东西贴上来,月白腰间一紧,肩头又热了一热。


“师尊。”


“叶二你这几天总是发呆,”季无念搂着她。小姑娘发愣的样子像是刚出生的小兽,一回过神又会拿出那副柔柔弱弱来。季无念知道她看着低眉顺眼、却天生带着防备。


月白找了个借口,“叶二最近寻不到什么灵兽,有些沮丧。”


这个很难得,就是在季无念拿带钩一遍一遍折腾她的时候,小徒弟都没有沮丧过。


“慢慢找,”季无念总是自己侧着身,让月白背对着她,既能搂着她的腰、贴着她给她支撑,也留出空间让小徒弟尽力蜷缩,却不必将自己脆弱的表情暴露。季无念觉得这样很好,自己面无表情的一张脸也不会让她看到。


“叶二,忍一忍。”


月白闭上眼睛,顺从了季无念想隐瞒的冷淡。


疼痛依旧,月白抽搐间将灵力掺杂进季无念体内,意识集中、不敢分神。


“警告!警告!任务目标出现性命危机!生命体征下降!百分之八十、六十五!”


识海中突然出现的刺耳声音让月白浑身一颤,意识顿然涣散,那些被精密操控的灵力一下散了去,浑身的痛楚冲进识海,月白一下没咬住唇,“啊”了一声。


“任务目标生命体征持续下降!百分之六十!五十五!”


“闭嘴!”月白被识海中的尖锐刺得愈发头疼,头皮发麻。她咬着牙重新凝聚起意识,识海中那枚在六离体内沉睡许久的血滴在她的凝视下拨开外衣,渐渐圆润,又“轰”得一声爆裂开去,在识海中炸出一朵烟花。


“六离生命体征停止下降了!”


烟花绚丽,四散的晶粒却没有如愿消散。


月白识海和身体都在颤抖,却还是控制着那些散落的灵力重新聚集,凝成了一缕涓涓细流,流往了不知何方。


“任务目标生命体征回复……”九一又一次被这操作惊呆,“百分之六十五、七十五,七十八。月白!”


卧槽,这波远程操作、他给满分!


“月白?”


“月白!!!????”


识海里没有回应,月白这次是真晕了。


***


月白大概晕了一个时辰,意识一清醒,九一就跟她说六离那边现在生命稳定。


全身无力,月白睁开眼皮都觉得费劲。眼前的黑暗让她又迷糊了一会儿,等舒服一些,才意识到这是自己房间,应该是季无念把她抱回来的。


回忆起刚刚猛烈增加的疼痛感,月白咬了咬牙。


从自己空间里拿了颗恢复体力的药出来,月白凝气回复了一会儿,伸缩手掌觉得力气回来了,翻身就下了床。她知道季无念又跑去了她那秘密的地方,还感知到她体内似乎隐隐有些狂躁,但月白现在没空理她。


生命稳定不代表就安全。


月白刚到地方,就听一声长啸响彻山林,大地震荡、鸟雀惊飞,而六离也在那相同方向。


抽出青峰,月白快速扫出神识,知道此处乃是月港城外一处孤岛,而那声长啸正是之前蛟龙。与那庞大身躯对峙的是六离一行。六离本人早已昏迷被众弟子围在中间。空中另有几名修真人正与蛟龙交战,只是那攻击对蛟龙微不足道。


黑鳞一扬,蛟龙昂首长啸,龙角向月,长尾从海中狂卷而出,猛地拍向岛上地面。


该死!


海浪滔天,一道黑影带着千钧之力重重拍下,避无可避,岛上众人本能得蜷起身体、绝望等待粉身碎骨之命运。


只是几息过去,耳边巨浪声都已消去,却未等到想象中疼痛。


有人睁开双眼,这才见到有人持剑挡在半空,一道结界将他们全员护起。


来人一袭浅蓝衣袍,银色面具遮去上半容颜,只露出精致的下颌弧线。身边如散星般蓝芒围绕,身姿绰绰,对月而立,如山中劲竹、坚毅得护住他们。


“月白,你没事吧?” 九一这下没心情看月白装逼了。刚刚那一下月白眼看要来不及,直接划空而来、又硬生生吃了蛟龙一记,就算已经用了他物,现在体内也该是气血翻涌、灵力也肯定是被掏空了。


身子太弱,承受不了挂逼的挂。


“无妨。”


月白喉口腥甜,找了颗药吃才把这股气血压下去。她看了一眼身后的人,见护住了便只专注于眼前蛟龙。此时它已有一只龙角,双目绯红,利齿外露,甚是凶恶,但它看见月白便停住了攻击。

空中几人见蛟龙不动,正要再上,却只感觉周身一紧,一股威压让他们不敢动弹。


众人沉默,刚刚还天翻地覆的地方,现在只剩下了海浪涛声。


月白看着蛟龙那双眼睛,“怎么回事?”


声音伴随威压直入识海,蛟龙闭上了嘴,不敢再向刚刚那样吐气。


“尊上,这几人突然攻我。”蛟龙也在识海中答她,“且为首那人身有魔气,杀意甚重,我为自保,才出手相斗。”


魔气?


月白回头看了一眼六离,“那个人?”


“是,前几日就有魔修扰我、被我打退,没想到又有人来,”蛟龙说,“我本在海中已经快要将他击杀,但他突然爆出灵气,将我逼开。这才追至此处。若是因我无意间又惊扰民众,惹尊上不快,还请尊上原谅。”


月白暂时没回他,往空中一看,那几名修道人穿的服饰不是三清的,虽心中已有猜测,但她还是一问,“你们是谁,为何在此?”


声音清冷,如寒潭中一滴一滴落下的水。


那几人还防备得看着蛟龙,但见那蛟龙似乎对来人十分恭敬,也不敢不答。出来一个为首的向月白行礼,“我们乃是凌云殿弟子。这妖兽之前翻腾海内,扰得民不聊生,特跟随三清门六离长老前来降服。”


“降服?”月白胸口有些不舒服,按住平缓气息,“不做其他?”


其他?


几人面面相觑,不知该怎么回答。


“不知姑娘所谓何……”


“说什么废话!”后面突然有个弟子持剑向前,“妖蛟在此,待我等斩杀再说!”


蛟龙闻言一吼,尖牙又现,身上鳞片反着月光,一副你敢上我就敢吃的样子。


月白现在身子疼、脑袋也疼,瞥了那人一眼,“你打得过你上。”


那弟子悻悻、被为首之人瞪了一眼。


见他们识相,月白神魂入音与那蛟龙说,“你卖我个面子,这里不与这几个人计较,安心回去消化你的龙丹。若他们再去骚扰你,就随你处置,如何?”


蛟龙自知刚刚与此人对上已经算恩将仇报,虽然有几分气不过,但还是回答,“既然如此,小龙就听尊上的。”


哟,这就“龙”上了。


“成龙之路困难重重,”月白此时倒觉得它有些可爱了,“我看你光修龙角不修龙爪,只怕到时候修出个四不像。底子打好点,慢慢来。”


蛟龙窘迫,“多谢尊上教诲。”


对那几人又吐出一鼻息,蛟龙回身入海,月华绰绰下激起一片浪花。


月白落回地上,胸口依旧闷疼。刚刚那药能替她压制治疗,可毕竟还是伤到了。灵力一瞬间的暴涨将肉体内部撕裂,若还是她刚来时的那副身体、现在该是去接受撕裂神魂的惩罚。


凌云殿众人随她落地,但见那姑娘直直得走向六离长老。护着六离的几个三清门弟子不知该不该拦,最后没抽剑、却还是挡在了她面前。


眼前的面具人眼神凉凉,不是千年寒冰,是那种看尽千帆的漠然。


无所谓生,无所谓死,无所谓是对眼前人动手还是就此退去。


她樱唇微启,“让开。”


后面凌云殿为首之人使个眼色,那三清弟子犹犹豫豫得往旁边挪了一挪。


六离躺在地上,衣衫已有多处破损,面色苍白。


月白跪在地上将他的头抱起,又拿了一颗丹药喂进去,抬着他的下巴让他可以咽下去的同时,神魂也已侵入他的识海里。


钟阁的玉简说,身染魔气之人,就算刻意隐藏外在,识海中也会常有一团黑火,点燃着所有的负面,将人拉入无尽深渊。可六离的识海里干干净净,没有什么黑火,只有一丝气息。


月白觉得很熟悉,熟悉得让她忍不住看看月亮。


月盘高挂,似是要照亮此夜一切阴霾。


“新任务触发,”九一的声音响起,“‘助季无念遮掩魔气’。”


“你们从哪里来?来时、六离有什么异样么?”


月下抱着六离的人问这话的时候,疏离的气质淡了些,甚至隐隐有些哀伤。她跪坐着,微微弓着背,面具让人看不见她的眼睛。


月华铺撒,抱着人的女子好像发着光。


凌云殿那弟子内心感叹六离仙长竟有如此佳人,回答说,“我等自凌云殿下山,六离长老该是接到我们书信从沧州赶来。我们一会合便出海找寻妖龙,一路并无异样。”


“你们怎么会和蛟龙打起来?把过程告诉我。”


“这……”那弟子考虑了一下,虽然对方来历不明,可救了他们的命,目前看来也与六离长老关系匪浅,也就说,“我等本受端王所托前来调查海水翻腾一事,发现此处有一条妖蛟。只是妖蛟狡猾,我等怕自己对付不来,便传书与正在沧州的六离长老。与六离长老会合后,直接出海找寻妖蛟打算降服。不想那妖蛟竟然在这短短时日升了境界,六离长老冲锋在前,却被妖蛟打伤。危机之际六离长老又突然爆出灵力,逼退妖蛟,我们这才将他抢出,一路奔逃至此。没想被妖蛟追上,一番缠斗、直至姑娘出现解围。”


冲锋在前,所以没被后面人知道。


月白按着胸口站起,“那蛟龙不会再来了。你们带上他,去端王府休整,我过些天来找。”


“请问姑娘姓名?”那人又问,“我等也好在六离长老醒后告知。”


“不重要。”


月白青峰一甩,御剑而去。


唔、今天再读的时候感觉后面存稿写的跟前面风格稍微差了一点。可能晚点会对前面做一些修改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白鸦
白鸦 在 2020/05/21 20:59 发表

标题:Σ( ° △ °|||)︴

没搞懂,他为啥会有魔气???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