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不做带勾了。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5-18 06:38
点击:1201
章节字数:223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月白被季无念搂着,御剑回了青临殿。


“拿来。”


月白将已经打磨精细的小东西放在她手上,被她手掌一笼、收入怀中。


“做得很好,”季无念习风在手,笑意收敛,便是二三月迎着春光的冷风,似有微香、却还是凛冽,“明日起,不要去八尺峰了。我带你去思过峰,看看书、养养性子。”


月白低头,“是,师尊。”


季无念只看她一眼,转身回了后殿。


月白正好有些疲惫,她说完就听话得上床睡觉。


“她那是生气了?”九一在月白躺好之后才出声,“挺关心你的嘛……”


“嗯。”


“……你不是不喜欢高调么?”九一总算问出口,“这下可又要声名远扬了……”


“嗯。”月白自然知道这有些不妥。


“……你是不是也生气了?”


月白呼出一口气,“不至于。”只是太烦人了。“至少之后、不用做带勾了。”她都快做吐了。


“也是哦……”


那只被包起来的手放在枕边,月白疲倦得睡了过去,并未对九一的评论有任何反应。


***


第二日,季无念真的带着她去了思过峰。让她在万千藏书中随意挑选,她读给她听。


环顾四周,书籍浩瀚如海,可月白对这些都没什么兴趣。


“叶二读书不多,还请师尊挑。”


季无念看着她,突然笑起,“叶二,想不想听听话本子?”


月白眨眨眼,“听师尊的。”


季无念轻车熟路,带着月白走过重重书山,在某行某列中抽出一本《采莲话事》,便又带着她去了角落。


藏书之处不可喧哗,但季无念总有办法。


她让月白靠在她身边,施了个静音壁。在这么小小一方天地间,她给月白一字一句得念话本。


讲讲恩怨情仇,说说人间情爱。


月白听得舒服,而也确实像季无念说得那样,耗费精血后的疲倦需要几天才消。两两相加,月白眼皮子有些沉重。


季无念注意到,也就慢慢放轻了声音,顺应了小徒弟的睡意。


睡着了的小徒弟全身放松,脑袋微垂着、身体蜷缩着,像极了她在灵泉里的姿势、却展现了不同的放松姿态。


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怒气滔天后,这个徒弟反而不管不顾得松弛下来。


十分奇怪得范着倔。


季无念内心轻轻得有一口气但发不出来,只能闷着、继续看手中的话本子。


偶尔有弟子寻书路过这里,看见季仙长就要行礼。季仙长食指点了点嘴唇,又挥挥手让他们赶紧去。


季仙长的小徒弟正在季仙长身边睡得安稳,仙长不让他们吵到她安眠。


弟子们面面相觑,不是昨日才传季仙长折腾弟子、逼着还未筑基的弟子以精血炼器么?怎么今日又是一副疼爱得不行的模样……


***


月白这几日确实容易疲倦,有时候还会昏昏沉沉,这会儿泡在热水里,更有些迷迷糊糊。


九一看着更加恨铁不成钢,“你说你一个挂逼,使什么苦肉计?”


“那你当初让我碰瓷?”那才真的是,断手断脚。


“我……你……”九一噎得说不出话,絮絮叨叨,“不行了,这届宿主不行了……你这简直是有自虐倾向!还不如出去征服世界呢!”


“……你冷静点,”月白侧身靠着池壁,自觉脑袋沉重,只能搁在池边,“她想要的……”


“什么?”


“……我这样,”月白听见后面有人下了水,懒洋洋得回了九一最后一句,“她想要我这样的。”


“什么什么?”


月白腰身又被箍住,自然也就不理九一了。


季无念见她贴着墙,就没把人往怀里拉,反而是贴了上去,在她耳边轻笑,“现在知道难受了?”


月白微微转头,硬是把身体撑了起来,“师尊,开始吧。”


“你在倔什么?”季无念自己心里有口气还没发出去,往前一倾,勾住月白腿弯把人调了个方向。


“我给你封雨防身,是让你拿自己开锋的么?难道还要为师我跟你道歉?”


意识到自己声音有些高了,她又低下头,拉起月白的衣服,隔着氤氲水汽,一副衔冤负屈的样子,“叶二,为师也生了你几日的气了,你不问问我么?”


我故意的,有什么好问的……


月白低下头不去看她,“师尊在气什么?”


季无念把她的左手从水面下拿出来,水光中那道浅浅的印子还有些发红。


“我教你护你,不是为了让你伤了自己。如果你不想炼器,说就是,我可以让你学别的。”


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季无念收了笑,直直得看进她的眼睛里,“叶二,我季无念的徒弟,不该是这么个反抗的方法。”


“师尊,叶二并没有厌恶炼器,”月白看回去,却又看向一旁,躲开了她的目光,“我只是不想再做带钩了。”


“恩?”


“……我给师尊做的,已经是独一无二的了……”月白下巴被钳制,只能微微侧头飘开眼神,无聚焦得看着水汽,“师尊有的,别人都没有。所以师尊,我们别再做带钩了……”


别人有的你都有,你有的别人都没有,所以师尊,是你别闹了。


九一:我觉得你在撩人,可是我没有证据。


季无念似乎懂得什么意思,愣神之余又觉得心上痒痒的。


那点点烦躁和阴郁一扫而空,跟着笑声一起排出体外,却还是觉得这人可恨。她将小徒弟抱得更紧。那脖颈的皮肤看着滑嫩,让人忍不住去蹭蹭。


“你真是、想什么呢……”


季无念贴了一会儿,说,“那就不做带钩了,下次带你做别的……”


她的语气有些低沉,似乎又在感慨。月白眼前是她勾起的背,半透的白衣下蝴蝶骨的微微凸起,中间弯曲的脊柱似是被什么东西压弯了。


“师尊,”月白抬手抚上了她的背,只轻轻搭在那里,“叶二想问一件事。”


“问吧……”


“师尊说过,你修仙也是为了问些什么,”月白微微侧头,“师尊想问的,所谓何事?”


“恩……”季无念似有踌躇,她捧起一抔水,又侧手倒下。


清风明月之间,水汽蒸腾,水珠滴落池中,溅起一片轻响。


“我可能就想问问……为什么是我吧……”


月白还想问,季无念却继续说了下去,抢过了她的话,“叶二,为师还是生气,想要罚你。”


月白一愣,“……师尊想罚什么?”


“今夜会特别疼,”季无念直起身子,看着她,浅浅得勾着嘴角,眼睛里闪闪烁烁,“忍一忍,疼过今夜,此事我们再不提了。”


“……师尊请便。”


在头昏脑涨和季无念的惩罚下,月白今夜没有涨进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