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再开一个传送挂。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5-18 20:01
点击:1218
章节字数:226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罚过之后,季无念便将那带钩拿出来用。子熏银打造的那枚如长鱼翘尾,钩面用翠玉嵌盘云纹;三乌金那枚却是黑色,直接做成了朵云,又拖出一个小尾巴,云纹连接处嵌了细细的红玛瑙,背面两个钩钮,与前一枚颇为不同。尽管形式并不复杂,两枚带钩皆混了月白精血,就算她现在修为不高,也有淡淡的灵气散出来。


确实如她所说,是世间独有。


季无念心情一好就惦记起之前齐悦长老想要跟她抢徒弟,特意挂着带钩、带着徒弟登门拜访,说多谢长老对自家徒弟的多番教诲云云。齐悦长老对季无念这个性子早就知晓,也不理她,反倒是对月白颇为亲切,直夸她心思细、炼器沉稳。


月白刻意的藏拙只到询问部分,可前期制器确实手不稳,力不均匀;是待得后来,被季无念折腾了许久、手上才有了速度质量。 即便如此,月白对很多材料的处理能力也让齐悦长老颇为惊叹。这倒是也有部分归功于季无念对她有许多操控灵力的教导,还得感谢这位财大气粗的师尊毫不吝啬得丢出许多天材地宝来给徒弟练手。


这小姑娘人又温和,讨人喜欢。齐悦长老都忍不住想,怎么不是自己砸了个宝回来。


“哎,叶二啊,若是你师傅以后欺负你,可到这八尺峰来,”齐悦长老送她们离开时还不忘勾搭一番,“我八尺峰比她青临殿,还是比得上的。”


季无念正搂着小徒弟停在半空,回身给了齐悦长老一个“想都别想”,又带着小徒弟飞去了思过峰。


“她是不是要带你每个峰轮流呆啊……”九一都忍不住说了出来,“这是要培养个全才?”


继在百草峰养伤,栾清峰拜师,五时峰学御剑,又在八尺峰炼了两个月器之后,季无念带着她踏足了修书的思过峰,每日上午会陪她看看书讲讲学。季无念挑书百无禁忌,拿起哪本是哪本,说到话本子了、就是感念人间;说到什么名言大家了、就是心怀天地;若是一本晦涩难懂的道家经典,那就是修习道心。


月白自己可能神识一扫就能把所有书籍顷刻看完,但反正得跟着、她也就由得季无念讲。


下午的时候季无念会让她在青临殿打坐修行,自己也就这么陪着她。两人可算得上是形影不离,总是得呆到晚上,季无念送她回了房间才会分开。有时季无念会安安静静得回到自己房间,打打坐,有时就去她自己的小地方,也就这么安安静静得喝点小酒。


她去,月白也就跟着。只是看得多了就腻了,又跑回去修习。


月白除了季无念教她的,也修习了自己的另一套功法。此套功法由她原本修习的那套修改而来,凝气入体、化于血肉,又合并了这边的一些要素,在她需要的时候也可将灵气化出结为实体,化成这边人所说的金丹、元婴之物。最重要的是她还修了一些藏气的口诀,若别人探她修为,便只能知晓她外放于丹田之中的丝丝灵气,却无法感知她肉身之蕴藏。


能如此做,倒也要感谢季无念对她身体的淬炼,原本脆弱的经脉和肉体已经能承担不少灵气聚集。


修炼进度不错,月白就想着去看看六离。


趁一日季无念晚间出去,月白挂上水晶用了化身术又施了隐身咒,还往床上扔了个傀儡。做了准备,月白这才用神魂包裹着自己,往后山飞。找了个地方,月白画了传送法阵。


按玉简记载,这世间以前是有传送阵法的,只是已经失传。


这还是月白来了之后第一次使用类似术法。她本身可以直接划开空间,踏空而去,只是那般消耗较多。而若神魂离体这么远,更加不可行。


说到底,还是身子不方便。


九一干笑了两声,挂逼太强,总得有点限制。


月白先试了试传送山下,只用自身灵力的话,一来一回、差点把月白这身子掏空。


九一笑得更尴尬了。


只是九一还是小看了挂逼的挂。过了几日,趁着季无念不在,月白掏出血晶作为灵力供给,手中飞速结印,再睁眼时、便是另一片山林。比起鹿邑要荒凉一些,但还有树木遮蔽身形。她选择的地点离六离差了很远,隐去气息往六离方向赶过去。


这是在雷州,六离可能真是绕路来给季无念买桂花酿。


九一已经无力吐槽月白拿出来的各种东西。只觉得月白作为一个原大神、奇奇怪怪的东西备的太多了一点。


雷州是著名的花乡,春日桃花、夏日清荷,秋日桂花飘香,冬日寒梅绽放。每季花开,都会有各式各样的东西做出来,花饼、干花、花酿,应有尽有。最出名的就是那桂花酿,收集金秋时分的桂花、配以蜂蜜,贮藏两三月,甜腻腻得正好解冬日的寒霜。


六离该是为了买东西,此时正宿在雷州城内客栈里,看不出任何异样。


月白没有贸然接近,她并不知道六离会遇到什么事。但如若是会让元婴修为之人殒命,必然会掀起轩然大波。


“要不去提醒他一下?”作为一个没有用的系统,九一只能建议一下。


月白时间不多,想了一想,便写了封信。信上也没说什么,只写“前路艰险,六离长老保重性命”。于客栈掌柜台上。确认了客栈掌柜对这莫名其妙的出现的信心存疑虑,交给六离后,她便赶回去了。


不论六离觉得是提醒也好,威胁也罢,能提高警觉就行。


***


就这么又过了小一个月,人间该过新春。山上清冷,有些刚上山小几年的弟子凡根未斩,会偷偷下山看看热闹。诸位仙长年岁悠长,对这些俗世看得太淡。每一日都是这样过,早没了兴致。季无念不是那种仙长,她不仅带月白入凡尘,还带月白吃吃喝喝。曲仁玩完儿不算,她还带月白去了山里的小村落里。那些小村落里过年都会摆大酒,一村人聚一起吃饭,吃了饭又会拿起条凳亮起灯,摆个长龙绕山跑。


她们俩没有现身,只在空中看。


“叶二会想家乡么?”


月白想起家中胞姐,淡淡一笑,“会想的。”


“师尊呢?”


季无念皇族出身,此时执掌天下之人皆是她族中小辈,还有不少对她十分崇敬。不想么?


她也没说想不想,搂着月白轻轻得说,“等我能下山的时候,我认识的人都死得差不多啦……”


“新任务触发,‘助季无念面见当今皇帝’,任务时限三年。”九一也惊了一惊,“哟呵?还有时限的?”


“她的禁足还有几年?”


九一算了算,“大概是三十年?”


“恩,知道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