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烦透了。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5-17 07:43
点击:1197
章节字数:317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天气转凉,一晃就到了冬季,七峰上都落了雪,银装素裹的。


月白被季无念胡搅蛮缠,为了做两个带钩,连着两个月、每日上午都去八尺峰呆着,勤奋得连八尺峰主事齐悦长老都忍不住过来看了她一次。据说齐悦长老还拿她的事迹训斥过自己门下弟子,搞得有些人对她不满。


可月白也没心情去理会那些传言,季无念这个不满意那个不满意,这边说做的不好看,那边说样式不称心,可折腾人。可偏偏这人说话的时候,硬要装着可怜,假哭两声就说“小叶儿不听话了”,连九一得都感叹一声“戏精附体”。


不仅对外观挑剔,季无念还苛求起了材质来,说什么“给师尊的怎么能比不上给同窗的”。为了两枚带钩,月白几乎把八尺峰能到手的材料都用了个遍,最后季无念还给她送来了更为珍贵的几种玄铁和玉石,看得八尺峰弟子眼睛都直了。月白不想暴露自己对炼器知识的熟识,便假装去问,有几种材料连管事弟子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还带着她又去拜访了齐悦长老一次。


月白知道季无念这是变着法子让她学炼器,也就好性子得陪着她闹。只是时间久了她也有些烦。

这日她拿了季无念给她的子熏银和三乌金来。这两样东西处理时不仅用火讲究、灵力的淬炼也都很精细,一旁看着的主事弟子也说这东西不好做,可挡不住月白执意,给她开了两个炉。


月白算着时间差把两样东西放进炉里。炉里的金属块被高温化成了赤水,月白把两个模子备好,在取出之前抽出了封雨。


这边的炼炉有给全门派弟子用的,主事弟子看着,周边还有些其他人也似有似无得往这边看。月白也不在意,看炉子那边差不多了,把封雨架在左手掌心、右手一按一拉,一道长长的血痕就这么出现,一滴血珠沿着封雨的剑锋滑落在地。


没空理会周边人的惊呼,月白甩去封雨剑上的血便将它插回了剑鞘。松了剑的右手立马去拿子熏银,看准时机了往模具里倒,她左手死死握着拳,流下来的血与赤水一起落进模具。这边模具一满,那边三乌金出炉,烫得发白的铁水混着鲜红色的血液,进了黑洞。


“叶二姑娘,”主事弟子还是反应快,拿了药粉和干净的布条急急忙忙得跑过来给月白的左手上药,“你这……”


才炼器两个月,就敢拿自己的精血来用。主事弟子面色复杂得看着她。他见了叶二两个月,知道这小姑娘是被那位季仙长叫来做这些,一遍两遍三遍的,他看着都折腾……这回倒好,直接把小姑娘逼得用了自身精血,就为了做枚带钩?


“莫大哥我没事,”月白又绕了绕布条,仰着手掌让它慢慢止血。


她年纪小、入门晚、修为低,可偏偏就是辈分高。她也受不了别人叫她师叔、师叔祖什么的,就让人家叫她名字。而她小小自己一只,叫几句哥哥姐姐甜的不行。


九一对月白这种装嫩手法嗤之以鼻,可耐不住别人受用,至少面上对叶二都挺友好的。


旁边还有不少人惊呼,月白向他们看过去,又噤若寒蝉。


“自虐啊……”九一感慨。


月白弄好伤口,谢过了管事的莫大哥,也谢绝了对方想要帮忙的好意,只说这是师尊要的,一定得自己亲手来。


季仙长爱徒为了季仙长不惜以自己精血练枚小小带钩的事迹不胫而走。月白知道今日是三清门长老们聚集议事的日子,季无念不挂职,但这种场合掌门会叫她去,这才肆无忌惮得割了自己的手。


等主峰事毕,季无念和诸位长老一起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午时。季无念还在想着回去有没有饭吃,突然瞥见有弟子看见她之后窃窃私语。她觉得奇怪,把人叫过来问,“怎么回事?”


“回仙长,”那人也没想到会被抓包,季无念后面还有好几位长老看着,紧张得腿都有点软,“是、是弟子听说叶二姑娘早晨用自身精血给您炼器,一、一时好奇……”


“精血?”季无念眯了眼睛,“她在八尺峰?”


弟子一抖,“是、是……”


季无念向诸位长老摆了个礼,“诸位慢聊,无念先去。”


灵力一荡,长剑破空而去。那弟子应声而倒,只能看着天空发愣。


季无念冷着一张脸赶到八尺峰,管事弟子却说午时前叶二就已经做好回去了。季无念问他叶二是不是真的用了精血,管事只能将当时情景与她描绘了一遍,也包括叶二之后做的煅炼打磨。他特意提到她做的很好很仔细,暗自希望这位仙长别再折腾她了。


管事的话被晚了一步而来的齐悦长老听了一半,越听越觉得喜欢。季无念这个混世魔王难得有这般表现,而且有了徒弟之后都不惹事了,让他也忍不住火上浇油一把,“无念,你这个徒弟倒很有你当年风范……”


季无念瞪他一眼,却没有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我喜欢,很有天赋。你要是生她的气不要了,给我送到八尺峰来,我来教导。”


季无念笑着,话却说得冷,“想都别想。”


一甩袖回了青临殿,季无念直接去叶二房里,没人;转了一圈,这才想起叶二昨天提过下午要去百草峰,自己也应允了。这么一想,就觉得叶二肯定早就已经想好,早上刚把自己伤了,下午就去求药。季无念倒在座位上,觉得小徒弟有趣,心底又生出一些怒意来,但连生出怒意这件事居然也让她觉得有些生气。最后实在坐不住,一拍桌子,这就去百草峰抓人。


月白这边找赵棋重新上了一遍药。炼炉那边用的药对烫伤割伤都很好,可月白用了封雨,过了一会儿后伤口周边竟然有了冻伤的痕迹。赵棋看着一阵皱眉。


“你说你啊……怎么哪儿都能伤……”


月白笑笑,总不能说是故意的吧。


“赵棋!”


赵棋此时正在药庐轮值。有人叫她,她便应了一声,让月白在这儿等等她,她一会儿就回。


月白答应,自动自觉得往角落里边上站。药庐人来人往的,有不少人和她打招呼,也有不少目光往她的左手看去。


她找了个地方坐下,觉得无聊。


“九一,没有其他任务触发么?”


“没有。”作为一个尽职尽责的报任务机器,九一还给她报了一遍现在正在进行的任务进度,“现在进行中,任务‘保六离巡游性命无忧’,未完成;任务‘助季无念增长修为’,未完成,进度二十一。主任务,‘助季无念达成所愿’,进度六;‘保季无念长命百岁’未完成。就这些了。”


哎,季无念、季无念、季无念,折腾来折腾去,就是为了一个季无念。


月白深深呼出一口气。


季无念晚上常会出去,到她自己那个秘密的地方喝酒,也不说话,就这么一杯一杯得灌。月白感觉到她不在便会凝出神魂去找她,远远得看着她喝。季无念有时一喝就是一夜,月白也陪过她几夜。月白就这么看着,内心倒也无波澜。她只是不明白季无念到底想要什么,明明什么都看上去挺好的,怎么这人就这么苦闷?


九一怀疑,“可能思春了?”


月白看多了也有些腻,有时看过她便去探探其他地方,只要知道她在那儿就好。


季无念出去喝得多了,月白这三清门也探了大半,就连后边山峦也去探过、还收了几只小兽。掌门赵子琛的云因殿她也去过。只是凝出神魂去,似乎是不会被发现。赵子琛之前也吃进了她的血,月白一直记着、不让那血中灵力有任何散出,至今也无异样。月白谨慎,赵子琛毕竟有化神功力,她还不敢去探他识海。


至少现在看来、门中一切顺畅,月白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六离到哪儿了?”


“到颍州了。”月白将对六离的感应时刻放在识海里,让九一盯着,这才让九一成了一个有作用的系统,“目前看来一路平安。”


月白想六离每到一个地方也会传信回来,季无念也该联系得到他,难道真的是思念成疾?


九一刚想说宝宝你没谈过异地恋,门口曹操到了。


哦不,季无念到了。


因为今天参加了议事,季无念穿得端庄。白色长袍,肩部是惯有的金丝云纹,有了仙长的气势。她今天还束了冠,加了三分英气。可人进来的时候面若寒冰,弟子跟她打招呼也只是“嗯”了一声,全然没有平时的随和样子。


直到发现她在角落里发呆的小姑娘、这才又笑了起来。


月白一早就感应到她来了,不过脑子里的事儿还没想完,一直拖到听见有人喊了“季仙长”才故作惊讶得回头。连忙朝季无念这边跑过来,毕恭毕敬得行礼,“师尊。”


小姑娘低眉顺眼,看着让人想护着。可季无念看到她包扎起来的左手,又觉得这姑娘可恨,眼底闪过了一丝狠光。


“叶二,”季无念顺势捧起了她的左手,嘴角翘着,眼角弯着,可笑意没到眼底,“疼不疼?”

月白没有抬头,“回师尊,不疼了。”


“精血炼器耗费甚多,今天和为师回去休息好不好?”


“……好……”


“我怎么觉得你要被关小黑屋了……”九一有种不好的预感,“你家师尊生气了?”


“恩。”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