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离我远点。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5-11 04:37
点击:1716
章节字数:344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月白的身体依旧孱弱,骨头愈合得不算快。季无念心想着要将她收入门下,也就不吝啬于用药给她调养身子。六离也从季无念那里知道了这小姑娘经脉通畅,是个适合修仙的,且天资不错、据说季无念稍稍指导,便能微微引气入体,是个好苗子。至于她体质孱弱这点,好好调养,再多辅以练体之术,总还是可以解决的问题。


就这么带着私心得给她调养,在弟子招募会之前,叶二便已经是三清门中小有名气之人。


按赵棋的说法,近年来、极少有人能受到两位仙长的如此优待了。

月白也没多说,她日子过得清闲。晚上的时候疏通经脉,她偶尔会凝神出体在三清门转转,也不久离。


神魂强大,却依旧依附于这肉体,力量用得太多,终究会对这脆弱的东西有些影响。


这小院里除了赵棋也没有别的小弟子会来,据说是季无念下了命令,不许他人来打扰。于是她能走动后便也只在院子里活动。赵棋有问她要不要带她在百草峰走走,也都被她拒绝了。


季无念事做的高调,叶二却只是个不想出风头的闷葫芦。


然而不想出风头的叶二抵不过高调的季无念。不仅拒绝了她想提早下山的提议,弟子招募会那天,季无念以她依旧病弱为由,直接抱着小姑娘御剑而行。这弟子招募会在三清外门道观的广场之中举行,来时广场中熙熙攘攘,可众人见她踩着剑落下,不自觉得给她退出一片空地来。


季无念一席白色道袍,肩部有金色云纹,下摆绣了浪纹,精致优雅。明眸皓齿,右眼角下有一枚暗红色的泪痣。她又爱笑,自信张扬的美人,总让人挪不开眼。她就这么旁若无人般得落在了场地中央,让被她放开还在发愣的小姑娘就这么接受了众人的注目礼。


九一吹了个口哨,月白并不想回他。


“走,”季无念一拍小姑娘的背,甚至让她往前踉跄了一步,“报名去。”


小姑娘似有哀怨得看了她一眼,像是还没有从刚刚的高空飞行中缓过劲来。她左右看看,不少人的目光都朝着她这儿来,就这么从四面八方将她们包围。季无念看着小姑娘像是认命一般的呼出了一口气,抿着小嘴就这么抬起头打算往前走了。


这边小姑娘还没走出两步,那边就有人叫了一句“季仙长”。


一个穿着道袍的外门弟子从人群中走出。此人看上去已有四五十岁,却还是向着季无念行了个礼。


“连敬,你来得正好,”季无念把人叫过来,那边伸手就把才长到她肩部的小姑娘拉回到了身前,“叶二交给你,替她测测,下午我来领人。”


下午来领人。这就是公开得说明她走后门,也是公开得把她纳入羽翼之下了。


月白低着头,只用余光看她。


她自认是使了苦肉计坑了这位任务对象一把,但这莫名亲近的态度,让她觉得反常。


季无念看上去不是个爱带孩子的,怎么突然就对她这么感兴趣了?


就因为她因她受了伤?还是因为她经脉舒畅?是个苗子?又或者是因为她这有些倔强抗拒的态度?越拒绝越有兴趣?


此事有些反常,月白怕有妖。


“她收了你不是更好,”九一戏谑, “多靠近她,对你没坏处。”


月白收回目光,即便九一这么说,她也不认为这是个好路。


只是目前来说没有更好的方法,她那些许抗拒的态度本就是勾季无念的饵,并未真正想要惹她不快。


这边连敬又醒了个礼,对她说,“叶姑娘请随我来。”


月白微微欠身,语气温和,“有劳了。”


说完,也不看季无念,便跟着连敬走了。


季无念在他们身后站了一下,见小姑娘不回头,笑着说,“叶二,下午在这儿等我。”


那小姑娘抿着嘴唇,转身向她欠了欠身,“知道了。”


在小姑娘走后,人群中有人走上前来与季无念交谈,她随意应付一下,便又御剑走了。


***


有了季无念的公开照顾,月白这一路入测十分顺利。按着她农家孩子的身份,月白并未在测试学识时表现太多,只说自己堪堪识字,长篇大论是做不出来的。那些道士似有惊讶,却也没有为难她,之后她又被带着去摸了根骨。一位老者便又像上次季无念做的那样。只是这人更加温和,一点点灵力流入身体,若是一般人、可能都感受不到。


老者面有异色,他自然也是感受到这小姑娘经脉顺畅,优于常人,可这体质却是有些弱,只怕未来修仙路途多有瓶颈。苗子是个好苗子,但也还称不上像季无念那般优秀,也不知道那位季仙长看上了她什么。


可就算有些疑惑,这也是季仙长指明要的人,三清门与来拜访的众人对这个光明正大走后门的小姑娘充满好奇。


这弟子招募会得持续三天,待全部结束后、所招弟子会被集中一起,先学道家经典,之后被测出可进内门弟的子才会依照自身天赋被各峰领走拜师。所以除了月白这个被公开内定为内门的弟子之外,众新弟子中虽暗流涌动却也还保持着一团和气,毕竟谁也不知这内外之分。可这叶二小姐却是个例外,身份成谜,与大名鼎鼎的季仙长关系亲近,今日、直接是被抱着下来的。


待得入测完毕,被引进门的新弟子不论内外门一同引入食堂,这便有不少人向月白搭话来了。


“叶姑娘,”有人好奇,“不知你和这季仙长是什么关系?”


“季仙长好心救了我性命,”月白隐去自己因她所伤的事实,“是我的救命恩人。这些天多承她照料。”


“你身上这身?就是内门弟子的衣服吗?”


月白其实并未在意自己的衣衫,赵棋给她什么她穿什么,但看制式与赵棋的并不相同。这三清门外门弟子皆穿深蓝道袍,内门却多以浅白修身的劲装为主。她自己身上这身虽然也是浅色,却并没有内门弟子袍那般干练,该是赵棋给她找的普通服侍。


“不是的。”


“叶姑娘……”


“叶姑娘……”


众人问题颇多,也不少有想与她相交的,月白一一回答,言语柔和。


季无念与六离正好过来,看那小姑娘,对答如流、只是偶有怯色,许多涉及季无念的问题也不多说,并不像是要展示出自己与季无念多相熟的样子。


六离一笑,“我看那小姑娘比起师徒,更想跟你划清界限。”


季无念看他一眼。这点她自然感觉到了,小姑娘似乎对她的亲近有些防备。


“随她怎么想,”季无念并无不悦,“只是这个徒弟我收定了。”像是要强调什么似的,她又加了一句,“不然都对不起我这抄了这么多遍的弟子训。”


六离发笑,并无多言。


月白一餐饭吃得口干舌燥,她本意并不想如此高调,容易成为众矢之的。人群中不少探视目光向她集中,她虽不惧,却也不觉得这对自己的所谓任务有什么好处。


她只需要与季无念有个不远不近的关系、便于观察,并不想和她捆绑在一起。


只能说天不随人愿,一顿午餐过后,还被众人攀谈的叶二就被季无念以身子虚弱需要休息为由,又那么大大方方得抱走了。


抱、走、了。


月白这下有些心情复杂。她算是知道了季无念的算盘,叶二性格低调,她却硬是要把自己推到众人的视线之中,想来也是一种逗弄,就喜欢看她这幅反应。


收个徒弟当乐子,该是不会考虑她的心情。


月白想过换个方式与她相处,只是叶二这表现已经持续许久,也算是有些反应她真实态度,此时再改显得怪异,只怕会让这个人更起兴致。且既来之则安之,九一说得也对,既然她是自己的目标,离得近些,在此时也算不上是个差的选择。


至于九一所说的气运对自身的影响之事,月白有些怀疑,只是此时便宁可信其有。再说叶二也摆明了不愿与季无念太亲近的心思,控制态度,月白心中理想的不远不近或许也可以实现。


如此想定,月白认真扮演起了低调倔强的小姑娘。那因不喜欢季无念高调行为而抿紧的小嘴,全程没有松开过。


季无念自然知晓这点,带她回到药庐之后,只笑着看她,“叶二,这下所有人都知道你会是我的徒弟了。”


月白低着头,声音闷着,“多谢仙长厚爱。”


季无念对她多有打量,最后还是摸了摸她的头,“听说你识字不多?道家经典读得懂么?”


小姑娘有些犹豫,最后还是摇了摇。


季无念并无意外,反而笑着说,“那弟子入门,道门经典还是得读。大部分弟子上来前,早将经典熟读于心,不过走个过场。你既然是我要收的人,就不能给我丢人。明日开始,我一字一句教你一遍。我不求你有何高见,但至少给我记下大意。”


月白低头,“只怕我愚钝……”


“愚钝可以下苦功夫,”季无念肆意张扬,撑着脑袋看她,笑意绵绵,“你若是让我失望,这三清内门、也就进不来了……”


到底欺负个小姑娘对你有什么好?


月白实在想不出来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惹得她如此在意,不过一山间小女,说是妄想拜入仙山都不为过,怎么就能被这嚣张跋扈的主儿看上?


九一那边的嘲笑已经传进月白识海,“论,一个想藏拙的大能被逼着能干是什么感觉。”


这位的、按他的话讲、名为吐槽的话语,也是越来越令人难以招架。


月白咬了咬牙,“叶二会努力的。”


季无念对此颇为满意,拍了拍她的肩,“你再在这药庐住两日,待弟子招募结束,你也要跟新弟子一起住到山下。课业完成,我接你回栾清峰。”


栾清峰便是主峰,季无念是掌门师妹,住在主峰也无可厚非。


月白放弃抵抗,“叶二知道了,多谢仙长。”


“恩,”季无念见她低头,也不多说,起身要走。只是走到门口又给她带着笑意补了一句,“叶二,再过一段时日,你就该改口叫师尊了。”


还没等月白反应,那边就已经推门出去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