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搬去我的殿里住?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5-11 06:47
点击:1658
章节字数:32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不多时,赵棋拿了几本书来。看着那摞起来的厚度、颇有些同情得看向月白,“小叶,这……你看得完么?还是与季仙长说说……”


叶二也有难色,却也只能摇头,而后还是笑着对赵棋说,“阿棋,我还是先试试……”


“先试试自己能忘记多少,”九一嘲笑。


月白不理他,劝走赵棋后便坐在桌前假装看书。这世间名著与她出生之处多有重合,这也让她有些意外。而就算她没看过,这神识一扫,那就是妥妥得过目不忘。


“只能说,人生在世,全靠演技。”九一当然是幸灾乐祸,“你干脆别藏拙了,当一颗修仙界的新星,带着季无念一起再次扬名天下。”


留一缕神识在这儿假装看书,月白凝出神魂,看着自己那瘦弱的小身躯慢慢翻页,“看看吧。”

季无念心比天高,可真不一定喜欢天资甚高的徒弟。她刚才那逼迫自己的样子,看上去十分愉悦。可能是自己挖出来的金子,才有意义。


月白其实也有些吃不准季无念的心思,这便打算去栾清峰探探。


“大白天的?”九一问。


月白解释道,“主峰有阵,白日有人来往,我散了神魂去,反倒容易隐藏行踪。”


九一没再说什么,月白也就直接穿屋而去。


已是午后,三清门几峰之间的云海没有早时那般浓郁,隐约可以看见下面的郁郁葱葱。近日是弟子招募,空中有不少人御剑而行,月白跟着一名弟子穿过了主峰守阵,没在阵里泛起一点涟漪,无人发现。


她落在栾清峰一处林中,前方不远便是季无念的青临殿。这青临殿还是季无念入山时先帝捐赠修建,至今也只是属于季无念一人的殿。


月白走近一些,还未到殿前,空中一道威压突然传来,止住了她的脚步。


说是威压,月白到不觉得对自己会有什么威胁,只是担心被发现便不再向前。而这道威压也不是冲着她来,直直得往殿中去,却立马又被另一道挡住,两方相抵、散了开去。


“哎呀,掌门师兄,你怎么来了?”


季无念的声音自殿里传来,这边人落地,那边人也出来了。季无念还是早上那身浅白道袍,只是有些松垮,青丝披散,还有几根翘起、正被她一点一点捋下去。一副睡意惺忪的样子,该是刚从睡梦中被叫醒。


她伸了个懒腰,看着来人。


来人是三清门掌门赵子琛,道号轩明。此人是上一任掌门的首席真传大弟子,是六离与季无念的大师兄。上任掌门于十二年前坐化,便由他继任了掌门之位。


“无念,”赵子琛认真古板,声音低沉,“你上次与六离私斗,抄了多少遍书?”


“四百来遍吧,”季无念看看大师兄,自然已经是知道他所谓何事,脸色立刻跨了下来。


赵子琛面色微有笑意,“那这次你打算抄几遍?”


季无念讨好似的看向他,“大师兄……”


“你一向识相,”赵子琛浮尘一搭,“抄八百……”


“哎呀,师兄,”季无念可不敢让他把话说完,急忙上前捋他的浮尘,“这次可不一样。我可是打算认真收徒的。”似是见他不信,季无念又加道,“你不是老说我不稳重,这养个孩子不就慢慢慢慢稳重起来了?”


“胡闹!”赵子琛一声呵斥,声如洪钟,吓得季无念还缩了缩脖子,“开山收徒如此重要,你怎能如此儿戏!为人师要传道授业解惑,就你现在这心性、何德何能?且你竟敢这般任性,干预弟子招募?”


“师兄,”季无念语气回转,还是撒了个娇,“我什么心性你还不知道么。我既然要收她为徒,自然是会好好教导、对她负责的。而且你肯定也知道了,那小姑娘根骨不错,到时候几峰的长老肯定得抢,我也是想早早定下。”末了还加了一句,“我与她有缘。我打回来了的姑娘,说什么也不会让别人捡走了。”


……又不是打落了只鸽子。月白觉得自己被做了奇怪的比喻。


“无念,”赵子琛这边开口了,“你真的想好了?拜师是大事。人家真心求仙问道,你不能一时兴起误了人家前程。还有你自己……”


“自然是早就想好了,”季无念打断了他的话,“这姑娘我养了大半个月,就等着读完经史好带回这青临殿了。六离师兄知道。至于我自己的事,你们也尽管放心,我自己有数。”


月白虽然早就知道她那心思,却还是觉得自己真像只被打落的鸽子。


还有那“自己的事”,是什么事?


那边又交谈了几句,最终赵子琛还是面色凝重得离开了。那八百遍抄书也在季无念的胡搅蛮缠下作了罢。


季无念一招得逞,伸个懒腰,“哎呀,回去再睡一会儿!”


见人消失在视线里,月白想想时间,应该还来得及近身一探。


青临殿虽说叫殿,其实有三进两廊。月白见没有其他的阵法,直接从侧边穿墙进了西廊,直面前院——季无念拿了张躺椅就睡在那里,身上还盖了张小毯子。


这么快又睡着了?


月白走近,轻轻张开了结界,将她和季无念笼罩其中。她用的不是这边世界熟悉的术法,该是不容易被感知到。季无念就在眼前,睡着了自然也就没有在笑,气质如浮萍生了根,从飘悬不定变成了深沉黯邃。


原本让她更加明媚的泪痣,此时反而让她显得有几分苦相。


月白前日里算过她的命格,合该是大富大贵、一生顺遂之人,也不知道自己在此到底有什么作用。


修仙人的身体本就会自然而然得吸纳灵气,季无念一呼一吸之间,结界中已被月白悉数控制的灵气便自然得进入她体内流转。季无念确实是天纵之姿,小小年纪已是金丹中期也隐隐有突破之相。那所谓修为停滞不前,只怕是此人刻意压制。


为什么?


月白伸出手探上季无念额头,问题再多、读个心便是。


“怎么样?”九一见月白面色变得凝重,也出声发了一问。


月白还未回答,手下人一声嘤咛,眉头微微皱起,睫毛颤动,似是马上要醒。


结界与凝聚的神魂瞬时消散,季无念睁开眼睛时,入目的只有青峰云雾和空气中散落的点点微尘。


***


“九一,”月白回到体内,手中的书自然也放下了,“我探不进她的识海。”


九一想了想,“她是这世间有大气运之人,有这点特别之处,也正常。”


“恩,”月白没多说什么,若是气运之人的特别之处只有这些,那也不是什么难解的问题。


可她总觉得事情不止如此,九一又不能给她什么有用的信息,还是得找时间再去探探。


若是季无念那里不行,她可以之后去试试赵子琛或者六离。


月白刚刚那番探查有所消耗,揉了揉脑袋便打算出门透透气。这药庐小院在百草峰后山一处僻静之地,赵棋说平日里并无人居住,只是定时打扫,让爱清静的来客休憩用的。她也算是在这儿住得长久的一位了。


此时已是夏秋之交,月白看着西沉的日头,隐隐能感觉到空气中升起的凉气。


残云收翠岭,夕雾结长空*。


“看这样子,晚间该起山雾了。”


月白转身看去。


那人踏剑而来,眉眼带笑,身姿窈窕。破出云雾,一身白衣、偏又有肩上金丝云纹泛着落日的红光。


带岫凝全碧,障霞隐半红*。


月白向她行礼,“季仙长。”


“叶二,书看得怎么样?”季无念收了剑,落在她身边。


叶二不是天才,只是个识字的穷苦孩子,想着该有的极限,月白抿唇,“只看了不到半本……”


“可有理解?”季无念高她不少,昂首走在她前面,带她进了屋。


月白跟着她跨过门槛,不知该如何回答。


那小脑袋一直低着,季无念知道自己要求很难,这个进度其实已经可以算个惊喜。她也不急,招了招手让她过来,在自己面前坐好,“要读书,自然是要有所理解。本是打算明天再来教你,不过正好为师今日空了下来,就早早开始吧。”


月白本有些疲倦,见季无念兴致勃勃,也只能打起精神配合着她,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一般、听她讲解。


期间赵棋送来晚餐,给她们点上灯烛。月白装的叶二话不多,安静吃完便又是一副好学生的样子。只是入了深夜,季无念还是没走的意思。神魂有所消耗给肉体带来的影响终于是显现了出来,月白无法抑制得打了个哈欠。


季无念注意到了,放下书,总算放过了她,说今日到此为止。


月白站起身,惴惴不安的样子,“季仙长见怪了。”


“无妨,夜也是深了,”季无念还装模作样得看了看窗外,“你身体不好,本就该多休息。”


可你还老神在在得坐着,我要怎么休息?


月白这话不好出口,一时僵在那儿有些尴尬。


季无念撑着脑袋看着她,笑眼咪咪,在烛光下有些狡黠,“叶二,要不你今日就跟我回青临殿吧?”


这又是哪一出?不是下午刚说要过了入门弟子的经史学习再去么?


月白惶恐,“这、应该不符合三清门规矩……还、还是等正式拜师之后……”


“那你这是定了要拜我为师了?”


……在这儿等着她呢。


月白心想,季无念下午走那么一圈,应该早算好自己已经没有其他选择。


季无念见她不说话,就盯着她抿着的小嘴,也不再逼她,起身拍了拍她的肩,“小徒弟,为师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明日再来找你。”


月白在窗边看着对方御剑离开,那白影在天空中划过,划到月前又化了黑色。


这个任务对象,总觉得有问题。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