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做我徒弟呗。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5-10 21:46
点击:1994
章节字数:427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月白虽有神魂,可身体脆弱,一夜劳苦又经历淬炼之后,还是得用睡眠弥补精力。


再醒来时便已是日上三竿,身上还是多处酸疼,手脚仍有夹板,一副惨兮兮的样子。她也不强迫自己起身,只是静静躺着,全身放松之下一点点吸引周边灵力。


这表面上和初学的引气入体十分相似,一些天资高者便是无人教导也能做到,但实际却是月白有意识得在进行极精密的灵力操作,使那稀薄的灵力游走全身,替她探查身体的情况。


“小叶姑娘,”门外有人敲门,说话的是季无念。


月白无意与她太过亲近,但也还想在她这里留些印象。季无念可说是众星捧月,对太过柔弱之人怕是没什么好感。月白想了想,依着昨晚的表现,打算让自己倔强一些。虽说可能受些皮肉之苦,她也正好适应适应这幅人类身躯。


九一在空间中翻了个白眼,自虐。


“稍等,”月白努力将自己身体撑起,全身上下都在散发着疼痛,但她还是强忍着将自己的双腿放于地上,本想着一使劲便能站起来,却颤颤巍巍得倒了回去,发出一声闷哼。


季无念只听便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但见这小姑娘倔强,也不想去拆穿,只一直到对方试了试还是站不起来,这才叫身边的小弟子在外守候。自己向前再敲了敲门,“小叶姑娘,我进来了。”说完,也不管里面什么反应,直接推门进去,却也细心得将门又关了上。


床边那小姑娘总算是将自己从床上挪了下来,却只能坐在床边,手还扶着床沿,就算有力气、也是一用就疼。


季无念尽量让自己的脚步和动作轻柔一些,到她身边,勾着她的肩和腿弯,这就把人抱了起来。只是这小姑娘现在身上没几处是好的,她这力用得再轻柔,还是让怀里的人发出了一声闷哼。


“小叶姑娘,你这几天就别下床了,”季无念有些愧疚,又对这个小姑娘的倔强有些好笑,“我有空就来给你换药,三餐我也会让小弟子给你送来。你乖一点。”


月白现在在人家怀里,还是装着那个倔强的小姑娘,抿着嘴唇点了点头。


反正不能反抗,那就只能接受了。


季无念读出了这个意思,但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总不能说把人伤了,都断手断脚了,又把人从山门丢出去吧?可要负责到底,又似乎逆了这小姑娘的意思。季无念想不出什么两全的方法,便也只能先将人养着。


让小弟子将吃食和药物送进来,季无念向月白介绍了这人名字,叫赵棋,只说她会负责月白的三餐,若是闷了也可以找她聊聊天、解解闷。


月白低头向那小弟子道谢,眼里柔柔的,眉眼间没了之前的倔强,似有暖风徐徐。


季无念觉得有趣,这小姑娘是不是因为知道自己是因她而伤,便只不对她好脸色?


让小姑娘靠在床头,季无念端着汤碗过来。月白伸手想接,只是那夹了夹板的右手实在无力,汤碗差点翻在床上,幸亏季无念眼疾手快,这才省去了更换床上用品的麻烦。


“我来喂你吧。”季无念拿了凳子坐在床边,一勺鲜汤递到月白嘴边。


倔强的小姑娘面露难色,却最终接受了好意,闷闷得说,“多谢。”


季无念看她小嘴抿得紧,似有不愿意,眼睛却没有厌恶,该是一种不想难堪的倔强,倒是挺可爱的。


“小叶姑娘今年多大了?”


“十五。”


季无念扫了人家一眼,这看上去可没有十五岁。


“那晚怎么会睡在了那小庙里呢?”季无念又喂了一片青菜,对方咬走了,可那嘴唇还是抿着。


“走累了,身上也没钱了,就随便找个地方睡。”


季无念当时确实找到了这小家伙的包袱,只有几件换洗衣物和一条小毯。而在她给她包扎擦药的时候,那身旧衣服里也就摸出两三个铜板,确实也不够小姑娘住个旅店。


“是要去曲仁?”


小姑娘点点头。


“为了上山?”


小姑娘看了一眼她,还是点点头。


季无念笑笑,“知道我是谁么?”


小姑娘吃了她递过来的肉,还是看了她一眼,点点头。


嘴唇抿得死死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季无念凑过去,在她耳边轻轻道,“你要不求求我,说不定我可以把你收了。”


这边小姑娘眼睛一睁,愣愣得看着她。


季无念总算见这小倔强松开了嘴唇,也不由得笑了开来,“我可从来没有收过徒,要入了我的门下,你就是我的大弟子了,辈分很高的。”


季无念是前任掌门的关门弟子,年纪轻轻却名声在外。


月白装完楞,又开始有些狐疑得看着她,似乎是不太明白这似乎天大的好事怎么就砸在了自己头上。


“我修仙也是为了问问题,”季无念笑道,“咱俩一路人。”


小姑娘若有所思的样子让季无念觉得有趣,将手中碗筷往旁边一放,便小心翼翼得捧起了那只夹着夹板的手,“来,让我看看你根骨如何。”


月白装作不明白她在做什么,只微微皱眉,两只黑溜溜的眼睛看着她。


不一会儿,她便感受到了一股灵力自手心传来,顺着经脉游走全身,刚开始还是暖洋洋的,她的眉心也就跟着松开了些。


可只一会儿,那股灵力便变得汹涌起来,似是洪水、直接拍打在她脆弱的经脉上,处处碰壁。饶是她已经洗髓多日,面对这惊涛巨浪、那纤细的经脉还是显得弱不禁风。


季无念惊讶于这小姑娘经脉的畅通,加大了试探的力度,直到一声闷哼打断了她的专注。她抬头一看,立马被小姑娘苍白的脸色吓了一跳,偏偏这小倔强就是不喊疼,只把自己的嘴唇咬得鲜红。


“啊…抱歉抱歉,”季无念连忙坐到她身边想把小姑娘抱进怀里安抚一下,可手刚碰到对方,指尖就能感觉到对方身体一颤。


九一自然知道月白被那灵力折磨到了,“没事儿吧?”


“还好。”月白喉头有丝丝甜味,也不知道是胸口反上来的,还是唇上咽下的。


总归还忍得住,便没什么事。


“你……”季无念见小姑娘撇过头去,头发遮住了她的脸,却没让季无念忽略她按在胸口的左手。


想来刚刚那番试探,该是让她不舒服了。


只是这小倔强竟然什么也不对她说,直到自己受不住了出声、才叫她发现。


季无念想了想还是伸手将人搂进怀里,还拉开了她的手,由自己按着她的胸口,以灵力替她顺气,“叶二,不舒服要说。”


小姑娘面色惨白,闭着眼摇了摇头,“还好。”


“我这就不喜欢了,”季无念笑道,“我季无念的徒弟,不能是个给人欺负了还不说的软蛋。”


月白见她笑得灿烂,那少有的心气倒是被逼了上来, “那按无念姐姐的意思,说了、就会不让人欺负么?”


哟??


跟她抬杠,偏偏这幅身子倒是柔弱得只能倒在她怀里。


季无念觉得很有趣。


***


之后季无念连着来了几天,都是陪她吃顿午餐、换了药就走,两人也没多说什么话。月白只喊了几句无念姐姐,后面听到赵棋叫她季仙长,便也只以仙长相称。


“一个几千岁的大能叫百岁未满的小娃娃仙长。”九一给出了不屑的语气。


月白不以为然。


季无念在赵棋可以给她换药后便没出现过。六离来看了她几次,月白对六离的态度比对季无念要温和不少,毕竟这位师长不会自说自话。


六离给了她两颗丹药,说活血化瘀。月白自然是吃了,骨头虽然没长好,之前被瓦片砸的那些青青紫紫却快要退了干净。虽然走路依旧瘸拐,但总比一动哪儿哪儿都疼要好。


“你说你,”九一忍不住,“我叫你碰瓷也没叫你断手断脚啊……你一个大能、怎么连自己都护不住?”


“护住了,”月白说,“我知道会伤到哪儿。”


“……那你伤那么重干嘛?????”九一要炸。


月白想了想,“这样自然点。”


“恩??????”九一炸了,“自然什么?你还想靠着工伤拿影后么?”


“阿棋,”月白不知道影后是什么,但见赵棋拿了早餐来,便先不回九一,问赵棋,“一起吃么?”


“嗯啊,”赵棋朝她点头,她本就照着两人份准备。两人岁数相差不大,这几天她慢慢与这个小姑娘混熟了,一起吃早餐就成了常事儿。月白依旧手脚不便,赵棋倒也只用扶她在餐桌旁坐下,她左手伤得不重,瘀伤退下后,吃饭还行。


“这几天……”神魂凝体十分耗费精力,对身体也有负担,月白并未多用,此时也就不知道季无念那边出了什么事,只是装作不经意得问到,“季仙长很忙么?”


“这……”赵棋知道月白问的意思,季无念有好几日没来看她,“季仙长因为私自下山还伤了凡人,”赵棋抬眼看了看对面的小姑娘,“又被罚禁闭抄书了……”


月白没忽略这个“又”字,那个人看上去就闲不住,只怕闯的祸要多不少。根据之前百草峰那两个巡回弟子的记忆,这季仙长可算是思过峰的常客。


***


入了夜,月白凝固神魂,几个起落便落在了思过峰钟阁之上。


她全身在月光下隐隐泛蓝,长发未揽,只自然得飘在身后,发丝明明漆黑,却可以散出蓝色的光点来。衣装贴合,勾勒了她挺拔的胸脯和纤细的腰线。她似乎是赤足而立,只站在那阁顶的尖尖上,微微扬首看了看背后的月亮。


清风明月,正是看书的好时候。


思过峰虽名思过,却是三清门的书库所在,这钟阁更是其中精华,存放着三清门几百年来的记录文档,有不少还是这天下之中的辛秘。


而这么个地方,守卫倒是没什么人。


月白一来便感觉到了这钟阁的守卫阵法。不知对这世间的人是不是难解,对她却难说看得上眼。

进了钟阁顶层,月白还未有实体。看着这小小空间中漂浮的无数玉简,月白神识一扫,无数内容涌入脑中,她闭了眼消化知识。


九一笑道,“这可比一个个去打听快多了。”


月白颔首不语,这万千知识中与季无念有关的不算太多,虽说是个天赋异禀之人,却还没有成为历史,也没有什么功绩,除了民间已经流传的斩了自己侄儿的事迹,也没有什么更加特别的事情。


而那些功法、辛秘,对月白来说、不过尔尔。


有些无趣。


月白又往下沉了几层。上几层都是精细的玉简,下几层却出现了纸质的书籍。月白走在书架之中,反倒是对这书香满溢的地方更有好感。她现了实体,随手抽了一本,是十几年前流行的一话本儿。端着便站在书架之中看了起来。


“你怎么还对这种故事有兴趣,”九一对这尊大佛有些不理解。


月白回答,“人间多少腌臜事,还不如话本子愉快。”


九一不以为意,提醒了她一句,“有人来了。”


月白自然知道有人来了,她还知道是季无念来了,听见了她和楼下弟子说话。


将话本子放回,月白散了实体。


她本是打算逛完这钟阁就去看看那个被罚抄写的人,没想到任务目标自己送上了门来。她沉到第一层,虽然已经散了实体,不会被人看到,以防万一还是待在了角落。她看着季无念从书架尽头走过,便远远得跟着。直到季无念从后排抽了本书,站定翻了起来,她这才走到与季无念同一排的位置,远远得看着她的侧影。


身姿绰绰,笑如烈阳,便是在这清夜里,也如同散着光。


月白站在窗边,那边季无念还在翻书,只是随便翻翻就放回去换一本。


人间的小公主她以前见得多。虽说季无念算得上聪颖,也算得上美丽,却还不足以令她侧目。


月白忍不住想,大气运之人都只是如此,可能这世间、也不过尔尔。


九一觉得要替气运之人争点面子,“她有她的特别之处。”


月白看不出来,九一也支支吾吾说不出来。


季无念在那儿呆了一会儿,最后挑了一本走了。月白跟她到门口,听见她和门口弟子调笑,说是弟子训抄腻了,换一本抄抄。


都是已经被称作仙长的人,竟然还在被罚抄书。


她今日解了钟阁守阵,又读了万千玉简,考虑到消耗,不是个探查季无念身体的好时机。


月白远远望了她一眼,想着来日方长、便散了身形回去睡觉。


而终于被那审视的目光放过的季无念,从誊写中抬起头来,隐约能见到远处空气中散落的蓝色荧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诺维
诺维 在 2020/05/10 23:57 发表

嘛~
虽然一直对修仙类的不太感冒。
但是冲着这设定我也入坑了。2333
更新辛苦了。ヾ(❀╹◡╹)ノ~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