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地上派出所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11 00:14
点击:347
章节字数:564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达妮卡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也有「进局子喝茶」的一天,这种初体验的奇妙感觉让她有点无言。


离开黑市市集后,两人紧接着又被「邀请」来到了东边的派出所,这里似乎就是特殊调查科的总部。不过,那些执法人员没有拘束两人的自由,也没有没收她们身上的物品,只是把两人送进了特殊调查科的指挥官办公室。雪柔和达妮卡被安排坐在办公桌旁边的沙发上,沙发对面则是坐着那对指挥官男女。四人面前的茶几上放有四个装着廉价茶包的纸杯,还真是的名副其实的「喝茶」。


双方在安静一会儿以后,那个外貌不错的男指挥官扬起了一个礼貌的微笑,然后便用不怎么流利的日语打了一声招呼,「你们好……嗯,雪柔·恩格尔女士和达妮卡·恩格尔小姐对吧?我姓李,这边的是王总指挥。」


达妮卡有点不习惯对方把她的名字放在雪柔的姓氏前面,不自然地忸怩了一下。雪柔看起来也有点不满,不过理由和达妮卡有一点不同,她似乎比较在意对方使用的怪异称谓,看向李警官的眼神也特别奇怪,表露出来的情感非常明显——她不怎么喜欢这个男人。


「你们……要检举我们使用伪造的身份入境吗?」达妮卡没有和对方客套,直接就进入了正题,对对方的拘捕行为提出质疑,「那应该是入境部门的工作对吧,为什么会变成了你们在负责?而且非法入境也不是严重罪行,用不着劳烦职级这么大的指挥官来审讯我们吧?」


「我们从来没有说过让你们两位过来,是因为你们是用了假身份证啊,所以你很想被遣返回合众国吗?」姓王的女指挥官爽朗地笑了一声,她的声音沉稳,身型也比较壮实,久经岁月的脸上已经有了明显的皱纹,但并不显老,反而增添了身上成熟女人的魅力,「那边的政府疯了一样满世界找你们两个呢,跟你们有关系的杰奎琳·史丹福教授据说被多次逼问,还被指控谋杀,强行拘留了差不多一个月,直至提出法律诉讼才被放了出来。」


「那么你们把我们『请』过来到底是有什么事情?」达妮卡紧锁着自己的眉头,身子自然地靠近了旁边从容不迫的雪柔,「要把我们送过去给你们的大小姐吗?」


其实达妮卡心里暗暗觉得说不定这样更好,只要能满足雪柔的愿望让她见到大小姐就好,她对于过程怎么样并没有任何意见。不过雪柔本人似乎对于这个「过程」很执着,并不想靠被人抓住的方式进入宅邸,达妮卡也说不动雪柔,就只能无奈地遵循对方的意思。


「这个嘛……嘛,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李警官看了王警官一眼,见对方点了点头,便开始进入正题,「昨天你们有去羽仁侦探事务所对吧?」


「……嗯。」达妮卡在沉默了一会儿以后,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她原来是想抵赖不认。毕竟认了这事情对她们来说没有任何好处,说不定还会被当成嫌犯,让对方用这个作借口直接拘留两人。可是说谎同样也没有任何好处,对方用这样语气发问,心里必定是已经清楚昨晚的一切情况。这时候说谎就会显得两人很不识时务,双方的对话也会变得尴尬起来。


既然是这样,倒不如大方承认就是了。反正其实只要花时间对比小镜的死亡时间和她们入境的时间,就能知道小镜绝对不是她们两人杀死,只是不知道对面两位警官会否采纳这个证据而已。毕竟若果对方坚持这当中涉及邪术,还是想先拘留两人的话,达妮卡也很难短时间内再提出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她忽然明白为什么雪柔那么不愿意被执法人员抓住了,这还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昨晚的人果然是你们啊。嘛,至少黑神爱诗给我们的不是假情报,也就是说她应该还没有对我们起疑心。」王警官笑着眼睛眯了起来,不知道是否达妮卡的错觉,她总觉得对方变得友善起来了,连带说话的语气也亲切了不少,「那么我们进入正题吧,首先得向两位说一声抱歉,这并不是拘捕,只是一个比较强硬的邀请而已。」


「……比较强硬的邀请?」想起了计程车上的情况,达妮卡脸颊微红,原本拘谨的神色变成了尴尬和疑惑混在一起的怪异表情,雪柔脸上的笑容也在对方的这句话下稍微变得暗淡了,似乎她也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说,「这是什么意思?」


旁边的李警官换上了一副认真的脸孔,但他的眉眼里还是稍稍放松并带着善意,说:「我们请两位过来其实是想要你们顶替羽仁镜子的位置,她的突然死亡和电脑里的情报缺失还是令我们非常困扰的。嘛,该怎么说呢,蒂芬妮应该告诉你们特殊调查科正在为黑神爱诗服务对吧?这只是表面上的假象,我们特殊调查科从成立以来,就一直都在积极调查黑神爱诗的底细跟来历。」


「等一下,蒂芬妮是谁?」达妮卡脸上的表情显得更加狐疑了。


「你们应该已经见过她。她是一个短发女人,在黑市统筹里地位很高,也是黑市商户内唯一一个能流利地用英语沟通的人。」王警官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对方的背景,达妮卡马上就知道对方所指的,就是那个演戏把两人掳去市集的计程车女司机,「蒂芬妮只是她的英文名字,也是黑市内其他人对她的称呼,暂时还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名。」


「她是黑市里一个强势的人物,生意原本主要是人口贩卖,后来变成了市集的统筹,也是第一个提出『黑市市集』的概念,并予以实行的黑市商户。即使近年来她比较专注于如何讨好黑神爱诗,人口贩卖的生意方面也是不曾落下。」李警官接着解释。


「所以,你们所说的,『从成立以来一直在积极调查黑神爱诗』的事情又是怎么一回事?」在进入办公室后一直没有说话的雪柔终于开口,她的微笑一直都是淡淡的,声音也没有尖细起来,还是那种柔柔的异常嗓音,在显得悠闲的同时散发着一丝丝违和感,稍微有一种试探的味道。


「嘛……这说来话长,要从特殊调查小组时期的事情开始说起。」王警官看着雪柔的微笑,不知不觉就呆滞了一下,稍微顿了顿,然后便长篇大论地把一切的事情都说出来了。


特殊调查小组在初期因为对邪术、邪法师之类的事情一窍不通而吃了不少亏。一直到后来上任的李组长利用自己的人脉,特聘了一个顾问侦探才让事情好转。那个侦探就是羽仁镜子的叔叔——羽仁恭介。


在那个时期,案件并不是特别多,光靠李组长的热情和羽仁恭介的奇妙知识也可以勉强顶住,虽然不至于每个案件都能顺利破解,但也尽量避免了让那些超自然的力量对城市造成不可挽回的灾难,算是成绩还好的一个小组。但是,这种和平的调查模式一直到三年前黑神爱诗快速崛起后便结束了,市内的奇怪失踪案件突然快速增加,令整个小组忙不过来。


失踪案件不正常地频繁发生,令羽仁恭介和李组长都嗅到了阴谋的气息。两人便利用灰色地带,让身份为私家侦探的羽仁恭介,秘密地用不合法的方式对案件的源头作出调查。由于资料里讯息非常敏感,羽仁恭介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让刚毕业的侄女羽仁镜子对事务所里的一切资料进行严密加密,确保没有任何第三者会知道这些资料。


在羽仁恭介不按常规的调查之下,所有失踪案的线索都指向了黑市的人口贩卖活动,然后连上了黑神爱诗在黑市的地下势力。但不论羽仁恭介怎么努力,还是不能顺利拨开黑神爱诗背后的一团迷雾,只知道所有案件都必定涉及邪术,黑神爱诗本人必定是一个邪法师。羽仁恭介曾经说过要冒险潜入黑神爱诗的宅邸调查更多的资讯,可是这便成为了他的最后遗言——他自己也成为了失踪人口,再也没有出现。


李组长在羽仁恭介失踪后不够一个星期便因为突发性心肌梗塞过世了。群龙无首的特殊调查组最后在黑神爱诗的干预下正式改组,成为了特殊调查科,更被安插了不少监视者。只是上头也不甘受控于黑神爱诗,便安排李组长的儿子——也就是现在的李警官,还有羽仁恭介以前的线人——也就是现在的王警官,成为特殊调查科的最高长官,希望能竭尽全力揭开黑神爱诗背后的迷雾。


「改组后这里多了非常多奇怪的人,我们的决定与行动都受到了不少掣肘。」李警官说道,「感觉就像是被安插了不明势力监视一样,黑神爱诗似乎知道我们并不受她的能力影响,于是便用这种手段来来加强对我们的控制,务求令我们在压力下乖乖听话。」


「她的能力?」虽然达妮卡隐隐约约已经知道「能力」的内容是什么,但有一个清楚的认知始终比较好。


「黑神爱诗有种非常特殊的魅力,能够让所有见过她模样的人对她产生一定程度上的好感,这也是她称霸整个城市的手段,无论是地下的黑市商人,还是普通的路过的市民,只要长期接触黑神爱诗的广告、海报、影像,就会在不知不觉之间成为她的俘虏,更不要说亲眼见到本尊的那些人了,他们的行为只会更加疯狂。」王警官说着,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苦笑着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圆形的纸条。纸条被过塑了,上面画有一个稍嫌褪色的符号,「说起来我们能幸免于这种能力,也是多亏恭介先生给我们的符号,他把这个叫做『旧印』。」


那是一个变形的五芒星,上头还有一只正在燃烧的眼睛。达妮卡在看到它的同时,马上便从心底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厌恶情绪。她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幻想,强迫自己想象那个符号就是远处一滩难以辨认的呕吐物,正在散发出隐隐约约的恶臭。这个符号同时也和小镜笔记本封面上的符号有点相似,但其中有一点达妮卡觉得非常困惑——她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把这个符号称为「旧印」。


在她的印象中,旧印是一个可以被刻在子弹上,简单、类似于树枝的符号,而不是这种复杂、令她感到非常厌恶的图案。


「在李组长和恭介先生都不在以后,我们这些年来可是苦无进展。即使模仿李组长的做法,特聘了恭介先生的侄女镜子小姐作顾问侦探,我们三人还是无法取得任何更进一步的情报……不过这也很可能和镜子小姐的不积极态度有关,一直以来她对于黑神爱诗表现出了极大的抗拒,对于情报的收集和调查也显得兴趣缺缺。」王警官露出了一个苦笑,并顺手收回了那个过塑的简陋护符。


「她最积极的时候是去年12月,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调查了很多有关黑神爱诗的近况。还有三个月前,从合众国回来后,她就突然专注地仔细调查黑神爱诗的背景与底细,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认真的她。」李警官也感叹了一声,「不过这也是一件好事,毕竟我们在明面上得遵从黑神爱诗的指示,我们三人之中也只有镜子小姐一个人能完全放开自由地进行调查。她能积极工作,那就表示我们的调查终于能有一点进展了。」


「嘛,」听完对方的说明以后,雪柔又笑了笑,她显得毫无所谓,满不在乎,「故事说完了,所以你们到底想我们干什么呢?」


「我希望你们能代替镜子小姐潜入黑神爱诗的宅邸。」王警官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也是和雪柔与达妮卡的目的不谋而合,「我们因为职位的原因不方便出手,所以只能拜托可以信赖的可靠人员。镜子小姐也已经给了我们黑神爱诗的一些情报,也计划在近期进入黑神爱诗的宅邸调查,不过很可惜的,她在潜入行动前就被先一步铲除了。」


「所以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潜入黑神爱诗家里调查?」达妮卡有些心不在焉,她还在想着对方上衣口袋里的「旧印」,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是的。」李警官接着点了点头,「嘛,你们拿走了镜子小姐的笔记,那么我觉得你们应该也有一点头绪了吧?黑神爱诗背后谜团的关键在于她神秘的家族历史,还有那段『空白期』。这两样东西都是必须潜入对方的宅邸才能找到线索的。而且既然所有想潜入宅邸调查她底细的人都消失了,那就表示她的家里一定有什么确定性的证据,才会令她如此在意宅邸里的隐私。」


「可以。」雪柔的声音恢复了原来的尖细,她又笑了两声,「小事情而已,我可以答应。行动的时间就定在今天晚上吧,小达妮卡也会跟着我去的。」


「那就真是太感谢了。」王警官又露出了亲切而安慰的笑容。她站起来,从办公桌那边拿出了一份文件交给了雪柔,里头似乎就是黑神爱诗相关的情报,「事成以后我们会给你们报酬的。镜子小姐经常提到有一位强大的神秘学系学姐,既然是镜子小姐信赖的人,我想你们应该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吧?」


「呵呵。」雪柔露出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容,「我们会尽我们所能。」


对话结束以后,为了避免被人看见雪柔和达妮卡大刺刺地从派出所的门口离去,两人便跟昨晚一样,直接在指挥官办公室里开了一个「门」。达妮卡因为还不清楚上海里头有什么没人的地方可以落脚,而小镜的事务所又被封锁了,只能把目的地再次定在邮轮码头那边。回到邮轮码头以后,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雪柔随便在海边找了一张长椅坐下后,便放松似地瘫坐在长椅上,呼出了一口长气,「呼。」


「雪柔,」达妮卡走到她的身边坐了下来,「你为什么接受那两个警官的提议?」


依达妮卡的感觉看来,那两人的想法和行为都非常怪异。明明嘴上说只能依靠可以信赖的可靠人员去调查,却把任务交给了两个认识一小时不到的外地人;而且从他们的话中可以推测出,因为经常受制于黑神爱诗,两人几乎是没有亲手详细调查过黑神爱诗的任何事情,所有的情报都是前人遗留下来,或是从别的调查人员那里听回来的——这跟他们自己说的,从特殊调查科成立开始就一直在「积极」调查黑神爱诗背景的说法有颇大的出入。给人的印象就是三年前关键人物都失踪或是过世以后,所有关于黑神爱诗的调查就停滞不前,还把大小姐的监视当作借口,把调查没有进展的责任都推到死掉的小镜身上。


「嘛,他们没有说谎,看样子应该只是急病乱投医而已。羽仁镜子是他们的主力,她的死和被洗掉的电脑对他们来说打击还是很大的。毕竟就像之前的特殊调查组一样,那些警官只是在依赖外来的顾问侦探而已。看情报量就知道了,他们内部大概被看得很紧,即使有那个心,也找不到任何机会可以调查,这样悄悄放我们走大概也已经是隐瞒的极限了。」雪柔轻轻的笑了一声,带着嘲讽与不屑的意味,「所以其实没所谓的,只要我们见到了黑神爱诗,一切就都会结束,得到了地址就已经达成了目的,答不答应两人的要求倒是已经很次要的事情了。」


「好吧。」达妮卡原先拘谨而绷紧的表情也放松了下来。


「我们黄昏就出发吧。」雪柔突然捏了捏达妮卡的脸颊,并轻笑了一声,眼神里带着有点罕见的柔情,说话的声音也开始变得柔和起来,「虽然我还是很想感受一下这里的风土人情,不过也没所谓了,只要这几个小时你一直都呆在我旁边就行。我们就在这里看看海景,感受一下这个城市里最后的宁静吧。」


达妮卡不知道对方正在说什么胡话,不过当雪柔把头挨在她的肩膀上的时候闭目养神的时候,她还是觉得非常高兴,内心的情绪难得地平和,还想起了之前在游艇上难得的悠闲日子。达妮卡一想到在事情结束以后,她就能够这样和雪柔平和地永远呆在一起,便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她也跟着闭上眼睛休息,并在脑海里幻想着那些伸手可及的幸福日子。


只要过了今晚,一切就会结束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