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黑神大小姐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31 21:46
点击:542
章节字数:553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虽然说是放松心情享受宁静,但在4点多的时候,雪柔还是打起精神,花时间专注地做了一些准备。达妮卡看见她在人皮书上写写画画了一些东西,然后又拿出了衣服内的黑水晶反复观看,最后还把小镜的笔记本仔细观察了一番,似乎是想把那个符号背下来,不知道是有什么用途。


等到准备好了以后,已经是傍晚6点了。雪柔收起人皮书,拿起两人的行李后便马上催促达妮卡赶紧出发。


既然特殊调查科的目的不是要抓住她们,那么先前担心的通缉问题自然是不用理会了。两人便在邮轮码头坐巴士到达市中心,然后再在市中心转乘地铁,最后在距离西边高尚住宅区不远的郊野公园下车,并徒步绕过高尚住宅区严密的安保系统和监视器,走另一边的远路到达目的地。


那个时候已经接近八点了,冬夜的天空也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四周静悄悄的,看似空无一人,不过为了保险起见,雪柔和达妮卡还是选择谨慎前进,以防撞见什么迷路的保安或粉丝,以及提防可能会不请自来的狗仔记者。两人倒是不担心这里会有黑市的不明势力埋伏,今早雪柔弄的动静绝对能让对方忙碌好一阵子,他们暂时还没那个空闲时间找两人报复。


黑神爱诗的宅邸就在高尚住宅区的边缘,根据王警官给的情报,她在三年前跟父亲揭露自己是双性恋以后便搬了出来,现在一个人住在两人眼前这栋两层高的建筑物里。说是自己一个人住,但其实因为情人众多,宅邸里面很多时候都不止黑神爱诗一个人,还必须加上埋伏的狗仔队数人,平日在宅邸附近应该至少也有五个人以上。


建筑物看上去和隔壁的普通豪宅差不多,挺大的,外头还有一个标准游泳池大小的花园。宅邸范围围着两人高的铁栏栅,这些铁栏栅的质量很好,而且上头还有漂亮而危险的尖刺,对于一般盗贼来说可能有点麻烦,但对于达妮卡来说却不是什么难事——她随便一个「门」就能轻易把问题解决。


「这边没人吗?」达妮卡有点担心,在开「门」的时候也一直心神不宁,生怕哪里会突然冒出一个人,把正在干坏事的她们逮个正着。幸好她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四周始终都保持着安静的氛围,甚至连昆虫或是鸟儿的叫声也是完全没有。


「没有。」雪柔在地上打开行李箱,拿出了里面的两支强力手电筒。她顺道看了看铁栏栅外围被人为踩出来、寸草不生的泥地,摇了摇头,语气也带点敷衍,「至少我们没有遇到。」


「这不会太顺利了吗?」达妮卡更加担心了,这一切都顺利过头了,反而有种不真实的感觉,甚至还让她理智上生出了异常与危机感,「这太像陷阱了……你不是说大小姐不是人类吗?她会不会是在这边弄了什么机关之类的,准备把我们一网打尽?」


「不会,这没有任何意义。」雪柔在说完以后沉默了一小会儿,似乎是在犹豫什么,但最后也只是摇了摇头,「不要再想了。即使我们打了退堂鼓,今晚不闯入,到之后需要进来的时候这里一定还是会维持没有任何人类、看似很容易进入的状态,我们就别管太多了。」


达妮卡觉得雪柔有点怪怪的,她担忧地看了看对方,却没想到雪柔居然回避她的目光——这还是达妮卡第一次看见雪柔心虚的样子,她原本的担心瞬间变成了狐疑。不过,虽然知道雪柔有很多东西都在瞒着自己,但达妮卡还是对对方保持着一种盲目的信心与信赖,狐疑也只是在一瞬间,最后这种情感还是变成了带点无奈的抱怨。


两人异常顺利地闯入了大小姐的宅邸范围。她们现在身处的是位于屋子侧边的位置,踏在一片比较狭窄的草地上,旁边还有一扇关着的窗户。两人往前走了两步便来到了宅邸后方的小花园。这个花园里有一条小小的石头小径,通往屋子的后门,不过草地上却没什么花,只有一堆杂草,看来黑神爱诗对花园抱持着爱理不理的态度。两人两三步跨过杂草丛生的草地以后,便来到了宅邸的后门位置,达妮卡也在这边发现了一个非常不合理的东西。


「坟墓?」达妮卡指着一个隆起的土地,那是一个非常简陋的孤坟,像半个以泥土做成的球体。达妮卡又好奇地走近一点看了看,却发现上头没有一般坟墓会插上的牌子,或是其他能说明死者身份的东西,「这到底是什么?」


雪柔没有及时回应达妮卡的问题。在一进入宅邸的范围以后,她的笑容就显得非常淡,原本脸上应该有的虚伪、得意、嘲讽全都消失不见了,甚至就连刚刚的心虚也不见了,整个人反常地显得紧张而严肃,说出来的话也低沉了一个八度,话语的内容也显得模凌两可,「……不知道,可能是坟墓,也可能不是。不过这并不是重点,我们还是快走吧。」


达妮卡眼神里闪过一丝疑惑,她又担心地看了看雪柔。对方站在后门的阶梯上方,冷峻的月亮把白光洒在她娇小的身影上,让雪柔看上去有股难以抹去的悲伤味道,甚至连自身的存在都变得带有奇怪的虚幻感,连带影子也变薄弱了。雪柔看着达妮卡的方向,微微叹了一口气,尖细的嗓音只是继续催促达妮卡赶快离开,「别看了,我们走吧。」


达妮卡抱着疑问回到了宅邸的后门处,她原本想重施故技,但没想到雪柔只是默默地扭动门上的门把手,后门便慢慢地打开了,露出了里面没有开灯的黑暗厨房——这扇门根本就没有上锁。


「……这太可疑了吧?」达妮卡看得目瞪口呆,富有的知名大明星夜晚居然不锁上自己家里的后门,这事情怎么想都实在是太离奇了,「这边很可能会有盗贼、疯狂粉丝或是记者吧?她这样做不就是在邀请别人窥看她的私生活吗?」


以黑神爱诗这样大的名气,她的私生活必定是很多人都在关心的事情。之前她的前男友在大宅门前大喊的样子都被逮住,成为了电台主持茶余饭后的话题,要是被拍到更加劲爆的事情,想必一定会出现在新闻的娱乐头条上,说不定还会造成丑闻。到底为什么黑神爱诗的提防意识会差成这个样子呢?是蠢到家了?还是有持无恐?


达妮卡一边想着,一边看了看正要跨过门槛进入屋内的雪柔。刹那间,怀疑与不安的感觉突然涌上,黑暗的厨房仿佛变成了一个无底的深渊,一进去便再无任何后退的余地。达妮卡生出了一股后悔的情绪,便伸手拉着雪柔的肩膀,脸色不安地摇了摇头,「太顺利了。我觉得这里有问题,我们……还是回头吧。」


她觉得这句话还是有点难以启齿,毕竟让雪柔早点过来的是她,而现在突然感觉不对,想要打退堂鼓的也是她。她只能在眼神里带点抱歉的恳求意味,希望雪柔能采纳她的建议。


雪柔的神情柔和了下来,声音也开始变化,但却不是施展邪术时的柔柔嗓音,而是一种更为温和,深情的声音,带着令人难以释怀的哀伤。


「太迟了。」雪柔温柔的话语像是来自远方那样,一瞬间达妮卡觉得她在抓的只是一件长袖衣服,而不是对方的肩膀,「已经不能退缩了。」


达妮卡有点恍惚,在雪柔这样温柔的目光下,她的后悔感更加强烈了,理智上突然产生了回头的念头,却又矛盾地对对方的话语产生了本能上的同感——到了这里,一切都已经无路可退。


最终,她只能跟着雪柔,默默地踏进眼前这个未知的领域。


一进入厨房,达妮卡便感受到了一阵强烈的违和感。这里比外面的草地更加安静,安静得令人害怕。她回头看了看,宅邸的后门现在就像是通往异世界的通道,外面的草地和这个漆黑的厨房像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甚至还让她产生了自己再也没有办法回到草地那边的感觉。


雪柔也没有再说话,只是默默地打开了之前拿出来的两支手电筒,递了其中一支给达妮卡以后,便打开开关很随意地照了照四周的环境。大小姐的厨房很干净,洁净的程度甚至让人觉得所有东西都是全新没用过。达妮卡尝试用食指在上面轻轻一抹,瞬间皮手套上头便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灰尘。她不禁疑惑了起来——大小姐一般都不会在家里做饭的吗?


相较于达妮卡的好奇,雪柔并没有理会这些东西,她把脖子上的黑水晶拿了下来,缠绕在手心上,似乎是在感应大小姐的位置。在厨房里站定一会儿以后,她便突然快速移动到厨房的门口,再次扭动门把手,打开了门,达妮卡见状只好赶紧跟上。


到了走廊以后,违和感的感觉便更加强烈了。达妮卡不安地四处张望,很快就发现这个违和感当中夹杂着一丝注视感,空气中像是有一股无形的视线,正在狞笑着盯着入侵的两人。她对于这种注视感总是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奇怪感觉,这不像是她父亲旁观者一般的冰冷无情感的视线,反而在当中带着饱含恶意的炽热,还有一种古怪的浓烈情感。她也不害怕这种注视,只是莫名其妙地,打从心底里觉得无奈,而且还很疲倦。


达妮卡下意识的觉得那只是错觉,对于陌生人的诡异视线,她是不可能会产生出那种奇怪的情感的……吗?


她甩了甩头,尝试把那些奇怪的情感抛开。走廊上也是黑漆漆的,墙壁上挂有不少画,还有摆放在一边的各种古董。达妮卡好奇地照了照墙壁上的画,马上便认出了其中几幅画的笔触、用色方法和题材,都和维特家事件中奥莉维亚·史密斯小姐的其他几张作品非常相近。


「这不是……」达妮卡想告诉雪柔这个消息,但对方已经目不斜视地走在遥远的前方了。她只能把想要说的话吞回自己的肚子里。不过仔细想想,在维特家事件里,就曾经有线索表明画像就是大小姐送出去的,那么她家里会有史密斯小姐的画好像也不是很奇怪的事情。


雪柔的步速极快,而且目标明确,达妮卡只能快步跟上,然后主动挽着她的胳膊,不知不觉就跟着对方上了宅邸的二楼。她不时看见黑水晶在雪柔的手里闪烁光芒,只是这种闪烁毫无规律,达妮卡并不能看出个所然来。不过,在上了二楼以后,达妮卡感觉到那种被注视的违和感变淡了,她的情感也跟着变淡,便松开了拉住雪柔胳膊的手。


「在这里。」雪柔没有理会达妮卡的动作,她又专注地看了看手上的黑水晶,然后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转动门把手。达妮卡原本以为大小姐就在里面,做好了心理准备,然而却没料到房间里空无一人。


这是一间非常宽阔的睡房,中央放了一张红色的公主床,似乎是女孩子的睡房。而在公主床前的空地上,被画上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法阵。颜料似乎就是血,但因为年代久远,血腥味已经近乎完全散去,只有鼻子灵敏的人在靠近法阵的时候,才会嗅到一点腥甜的味道。法阵的四周也被放上黑色的蜡烛,上头的火焰当然也已经被吹熄。


雪柔还是没有过多的言语,她着手便摸上了被画在地上的法阵,表情也有点疑惑,似乎这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而一旁的达妮卡的视线则是被书桌吸引过去了。书桌上没有灰尘,似乎是最近也有被使用过。达妮卡走到书桌旁边,拿起了就这样放在上头的一份奇怪的报纸。


那是一份合众国的报纸,上面的日期已经是四个月前的事情了。按日期推断,那个时候达妮卡和雪柔应该还在距离迈阿密不远的海域上。但最令她吃惊的不是这份报纸的日期,而是报纸后面一个被折了角的小小消息:


米斯卡塔尼克大学的神秘学教授约翰·卡特,被发现陈尸在波士顿外围一个无名森林里。案件被列作谋杀案,警方马上逮捕了案件的嫌疑犯——任职于洛杉矶加利福利亚大学的杰奎琳·史丹福教授,并对突然失踪的两个重大嫌疑人,雪柔·恩格尔和达妮卡·戈德温,进行通缉。


「这……」达妮卡微微瞪大了眼睛,她想起了她和雪柔在那座森林里的遭遇,很快就明白那个在车底的破碎眼镜到底是谁的。但卡特的人缘一直都很好,她实在是想不通到底有什么人会特意杀害一个普通的教授,还要嫁祸到她和雪柔身上。


就在达妮卡疑惑的时候,她身后的雪柔就再次出声了。


「抱歉,我搞错了,」雪柔站了起来,拍了拍手,神情看上去既不爽,又有点抑郁的感觉,「那个该死的女人三年前是在这里出来的,所以这里的确会是最有她气息的地方……我们该要去的地方应该是地下才对。」


达妮卡还没有说出什么话,雪柔就先急躁地离开了这个房间,往楼梯的方向走去,她只能先追出去。雪柔在飞快地下了楼梯以后,便直直地往旁边的一间房间走去。那个房间同样没有上锁,似乎是在邀请什么人的样子。门后是一条狭窄的楼梯,里面扑面而来的并非达妮卡预想中散发着霉味的空气,而是一些香甜的味道,像是香氛,又像是那些在黑市中被贩卖的、会令人上瘾的东西。


「真不愧是罂粟花。」雪柔简单的抛下一句话,便一头栽进楼梯,达妮卡也赶紧跟上。王警官给的情报上也有给出一些黑神爱诗的外号,其中就有「罂粟花」这个名字。从某程度上来说,这不只是在描述大小姐艳丽的外貌,同时也是在描述她的本质和她真正在做的生意。


一反宅邸里的黑暗与安静,这个地下室光得就像是白昼,空气中还散发着一些无形的烟雾,和浓烈得令人窒息的香甜气味,加上到处都放有遮挡视线的纱幔,令整个地下室看起来就像是仙境一样。达妮卡先前感觉到的违和感与注视感越来越严重,随之而来的,更是另一种更加古怪的情感。在意识到那是什么情感的一瞬间,达妮卡露出了惊愕的表情,所有最浓烈的情感全都被焕发出来,她加紧了脚步,很快就越过了在前方同样急躁的雪柔,来到了地下室最深处,一个广阔的空间里。


尽头是一张放在阶梯高处的深红色双人床,床上躺着一个不知道是生是死的女子。她似乎没有穿衣服,身上只盖着薄被,表情带着一种苍白的迷醉,胸口处看不见任何起伏。另一侧的床沿则是坐着一个穿着红色贴身旗袍,脑后戴着一个夸张红色蝴蝶结的艳丽女性。她手上正拿着一个翠绿色的烟管,在对达妮卡妩媚地微笑,那个笑容和雪柔脸上经常挂着的虚伪笑容非常相似,但却又完全不同。达妮卡不能形容她在看到对方后的情感,那是夹着厌恶、不喜等负面情绪的愤怒,但同时,她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那是一种超越雪柔舌头带给她的亲切感。雪柔只是近似,但现在站在面前的这个人,明显是她的同类,是后方赶上来的雪柔也不能比拟的存在。


「欢迎。」黑神爱诗站了起来,嘴里说着达妮卡感到无比亲切的异样语言。那并不属于任何地球上已知的语言,而是一些更加深沉、更加难以理解的文字。她似乎没有穿着内衣,而旗袍的两侧的叉又开到大腿,变得像是只靠两块布在遮掩身体一样,「嗯,我该怎么自我介绍?」


她说着又吸了一口烟管,殷红的脸上的露出了舒服的神色,「我的外号很多,什么『深红女皇』、『黑法老』、『夜魔』、『血腥之舌』等等,都是别人对我的称呼……现在这个形象,你们应该称呼我为『肿胀之女』比较贴切,不过名字倒是共同的,所以你们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她露出了一个妩媚的微笑,当中带着极其深不可测的恶意,「我的名字是奈亚拉托提普。」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