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地下的市集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31 21:45
点击:372
章节字数:564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不能逃跑的情况下,两人还是被胁迫着交出身上所有东西,并蒙着眼睛来到了所谓的「黑市」。达妮卡很奇怪雪柔为什么不反抗,直接就举起双手投降,不过她自己也想不出任何能够安全脱身的办法——达妮卡是考虑过靠自己的能量体冒着子弹冲出重围,但想了想她可没什么信心能够忍耐子弹打在身上的痛楚,就没有实行。她也想过像挟持维特女士那样,挟持肩膀脱臼的女司机争取30秒解除禁制,至少让雪柔拥有战斗能力,但看对方疯狂的样子,大概一早就做好了自我牺牲的准备,通过挟持来争取时间大概也是不可行。


到了最后,达妮卡只能无奈地看了看明明己方处于劣势,但还在悠哉悠哉的雪柔。她选择了相信對方判断时局的能力,暂时跟随对方的做法,不做任何反抗。


敌方并没有把她们两个严严实实地绑起来,只是分别把手反剪,上了一个手铐和一个眼罩,然后用安全带绑在座位上。但一路上都存在法术禁制,即使达妮卡偷偷每隔一段时间就尝试使用一下天赋,还是没有一次能够成功。直到进入黑市、有人帮她脱掉眼上的眼罩以后,达妮卡还是不能使用天赋——她这才发现,对方是把禁制施放在车上的,就像是施放在那架印斯茅斯大巴上的暗示一样,所以禁制才会跟着她们一起跑。


计程车在一处靠墙的地方停了下来。在车子停下后,后面跟着的武装人员也陆续离去,回到自己所在的摊位上去,场内的人瞬间多了一倍,好不热闹。车子旁边只余下十多个人仍在戒备,雪柔和达妮卡都不被允许下车,看来似乎是要在这里等待一段时间,然后她们两人才会被运送到其他地方去。


没什么事情能做的达妮卡只能在稍微适应昏暗的光线以后,好奇地仔细观察黑市里头的环境,很快她便古怪地生出了一种强烈违和感,进而令她皱起了眉头——这地方有很多很不对劲的地方。


这里似乎是一个密封空间,四周的照明只有天花板上的几盏探照灯,地方却出奇地大,似乎是一个被废弃的地下空间,很可能就是一个被遗弃的地下停车场。商户或多或少都有几十来个,而在这个范围里活动的,加上刚回来的武装分子,目测大约有二百多人。虽然不算热闹,但已经算是一个小型的市集了。


只是,在达妮卡的认知中,黑市是非法市场的代称,就跟混乱的非洲一样,是一个由不同势力盘踞、龙蛇混杂的地下市场。一般而言不会拥有市集这种东西,因为无论是商户还是客人,都不希望有第三者看到交易内容,也不希望自己的交易情报和商品情报外泄。在这种因素底下,一般来说黑市里可不会有现在这种类似于「和平市集」的东西出现。


「小达妮卡,在黑市经营生意,可是更加需要人脉和情报的呢。」雪柔可能是察觉到了达妮卡的疑惑,便开口稍微解释了一下。她的声音依旧是柔柔的,听上去有一种迷离的神秘感。


达妮卡马上就理解到了雪柔的提示。为了避免被执法人员抓到,一般平时都会是黑市商户和客人避开第三者私下交易。这种交易无法有效率地让商户累积人脉,甚至在接触新客户时也需要提防对方接近的目的与身份,实在是有点累。于是在有心人的组织之下,便衍生了这种让所有同行互相「交流切磋」、相互刺探的市集,让商户扩大同行人脉收集情报的同时,也让一些得到入场卷的人进入消费,算是扩大客源、加强相互「交流」的一种方式。


执法人员在打击的「黑市」便是指这个多方势力聚集,形成了诡异平衡的地下市集。只是在根深蒂固的富有势力干预下,这里的商户和人群总是能在执法人员抵达前安全离开,执法人员找到的,往往只是刚入行的菜鸟新人,自然是无法给予这个市集一个沉重的打击。


「老虔婆不许说话。」雪柔话音刚落,就被坐在驾驶座上一个高大的武装女性用枪指着了,而之前的女司机右手夹上了木板,左手晃了晃手上的对讲机,正坐在副驾驶座上,嘲笑着后座的雪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舌头的来历,这些细节大小姐都告诉我了,你的伎俩在我面前可不起作用。」


雪柔露出了一个温和的虚假微笑,在枪管之下也合作地闭上了自己的嘴巴。安静的雪柔让达妮卡很不习惯,总觉得对方一定是做了一些手脚,才能这样悠哉悠哉胸有成竹地坐在这里。雪柔也没有再看向达妮卡的方向,在被威胁以后她就闭上眼睛,休闲地在车内休息了。


无聊的达妮卡只好有点呆地继续看向窗外,寻找市集里一些有趣的东西,她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货品和商人吸引了过去。


黑市里贩售的货品一般来说都是市面上禁止贩卖的东西,其中最受欢迎的是枪和毒品。另外还有一些服务性质的行业,最常见的便是情报服务和借贷服务,甚至还有杀手中介人、伪造品中介人在这边做生意。达妮卡发现,奴隶也是这里常见的贩卖品之一,只是为了轻便行动,商人都不会直接把人带到市集上来,而是带着一本相簿,让客人按相片先选择一番,选好了以后才用平板电脑让客人透过加密的视像电话进一步观察对方,实在是非常先进。


达妮卡同时也观察到,这里的所有商户绝大多数都是女性,而且身上的衣着大多和外面黑神爱诗最新代言的那件不中不西旗袍同款,只是颜色不同。这样的衣着跟非法市集里的氛围产生了奇异的违和感,最主要是这裙子并不适合快速移动,若果有什么事情,这些商人恐怕只会因为行动不便而来不及逃命。更奇怪的是,接近所有的摊位间隔墙上,都会贴几张跟生意毫不相干的黑神爱诗海报,有一些甚至还有签名,吸引其他人驻足观看。这种另类的招揽客人手法令达妮卡感到非常在意,从而生出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想法——她觉得这个所谓的「黑市」市集很像一种同好集会。


「看什么,现在你也是那些奴隶当中的一份子……」前座的女司机察觉到了达妮卡的表情变化,又嘲笑了几声,但很快就被对讲机中传来的话语打断了。这个女人在市集统筹里的地位似乎颇高,那些留下来戒备的武装人员大多对她恭恭敬敬的,而且还可以不时听见她朝对讲机讲话——通常都是在骂人。


「姐,刚刚抓到了一个情报商人在卖名人的裸照,当中还有大小姐的……」


「你说什么?!」女司机和高大女人同时的高声叫喊划破了空气中的宁静。两种声音加起来有点像雪柔尖细声音的夸张版,使得原本在闭目养神的雪柔张开了眼睛,和惊愕的达妮卡一起转头向前座看去。


「怎么会有人在黑市内卖大小姐的裸照!即使是合成的照片也不行!」女司机依然非常激动,有种恨不得把对方宰掉的强烈气势,「这可是对大小姐极大的侮辱!把那人的货品没收!我没把他剁了已经算他走运了!」


「……」话语的内容令达妮卡在无言的同时,也让她产生了一种好奇心,她瞄了瞄旁边的雪柔后,突然就朝前座的两人问了一句,「你们为什么那么喜欢黑神爱诗?」


从一开始达妮卡就感觉到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个团结一心把她们两人抓起来的「黑市」比起一个非法市场,更像是一个以大小姐为中心行动的非法秘密社团,带着一点奇怪的后援会性质,而市集则是有种同好会场的感觉,全部商人都穿着跟大小姐同款的裙子,还在自己的摊位外贴上印有大小姐模样的海报。只能说这实在诡异,感觉就像是一群黑道中人穿着粉红色裙子参加同人会场追星一样,甚至还令达妮卡生出了一阵模糊的惊悚感。


团结这班乌合之众的便是她们口中的女神黑神爱诗大小姐,那么为什么这些人会跟从大小姐的意志,甚至还暂时放下互相之间的纠纷,齐心合力替她办一些肮脏的事情?


「不关你的事!」


女司机在听见达妮卡居然直呼大小姐全名的时候显得有点愠怒,似乎是觉得达妮卡不配称呼大小姐的全名,但脸上的表情却也隐隐表现出了一种茫然,似乎也在寻找自己喜欢大小姐的理由。所有人在沉默了一会儿以后,就只有驾驶座上的高大女人说了一句似是而非的话:「喜欢是没有理由的。」


达妮卡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对这个答案并不感到满意。不过不等她继续追问,一阵刺眼的红光便照亮了整个市集。前座的两人马上都变了脸色,达妮卡有点一头雾水,不过随即从对讲机里传来的对话便让她清楚了目前的情况。


「姐!入口处请求增援!」对讲机另一边传来了焦急的声音,伴随着非常混乱的脚步声和叫喊声,「是条子!是特殊调查科的人!他们带着重装备来了……」


「喂?喂!该死!讯号怎么这么快就中断了!」女司机的脸容扭曲了起来,「那对狗男女为什么会知道这里!」


「呵。」后座上一直不做声的雪柔突然发出了柔柔的笑声,「没想到我乖乖的不反抗,你就真的上当了啊。这么看来,这个特殊调查科还真是欠我一个人情。」


「闭嘴……!」女司机随即似乎突然想通了什么,眼神可怕地看着后座的雪柔,「……是你对吧?这是你做的手脚对吧?」


「你在说什么呢?」雪柔又笑了一声,「我的手机都被你没收了,怎么可能在你的眼皮底下搞小动作呢?」


「你是在被抓之前报的警对吧?所以才突然在驾驶中途开口说话,指出我身上带着枪,就是为了让报案中心那堆该死的女人在听到你可恨的声音之后,把线转至特殊调查科那边!」女司机目露疯狂,看起来想把雪柔生吞了。她扔掉手上的对讲机,抓过旁边女人手上的枪就指着雪柔,「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把你杀掉吗?」


「你怎么可能杀掉我呢?」雪柔又笑了几声,这次她没有在枪管威胁之下闭上嘴了,「大小姐说想要的一定不会是我的尸体,而且你杀了我对大小姐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既然你知道我的舌头是从哪儿来的,那么应该知道这对你们的大小姐来说有什么价值吧?」


女司机的脸变得更扭曲了,显然是无法反驳雪柔的话。她跺了跺脚,然后深呼吸了一口气,对着隔壁的高大女人说出了一句惊人的话语,「我们必须带人出去支援,至少争取撑到大部分人安全地按照紧急程序离开。你把这两个混账的眼睛蒙上,先把她们都關在车上。」


「哈?」对方显然也以为她在发神经病,露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疑惑表情,「你要把她们扔在这里?可是我们花了那么多力气才抓到她们……」


「把这两个该死的混账扔在这里!」女司机吼了出来,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我们不前去支援的话所有人都跑不了!禁制只在车里有效,离开了这辆车,这两货就能偷偷自言自语施放一些无需画阵的莫名其妙法术,说不定还会趁着我们忙不过来,在我们背后捅上两刀,先把她们关在这里是比较好的选择了,虽然到头来我们很可能会来不及带上她们离去,便宜了那对狗男女……」


她又深呼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在试图自我安慰,「不过那些混账也是在为大小姐工作,只要大小姐开心,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不等达妮卡作出什么抗议,她们两人就被重新戴上眼罩。眼前回归一片漆黑让达妮卡有点无助,甚至还冲动地生出了液体化挣脱手铐的欲望。不过她的手肘能碰到旁边雪柔的手肘,在察觉到雪柔还在旁边以后,她便稍稍压下了这个莫名的意图。


等到前座两人都下了车,车上只剩下达妮卡和雪柔的时候,雪柔才开口嗤笑了一声,说道:「嗯,大小姐看起来玩得很开心嘛,同时把黑市和特殊调查科的人当成是老鼠在戏耍,看来她在群体暗示上下了不少功夫呢。」


「?」达妮卡有些茫然地看向雪柔坐着的那个方向,当然,她的眼前还是一片漆黑,并不能看见雪柔脸上露出的、恶魔一般的笑容。


「这跟神言教诞生的原理是一样的。群体暗示能做到的事情多种多样,只要操纵得当,创立一个类似伪教的奇怪组织自然不在话下。」雪柔的声音听起来充满恶意,「恐怕在背后操纵市集的人,也正是黑神爱诗本人吧?市集本身就是为了聚集人群而被创造出来的。而为什么要聚集人群,自然是因为这样才能一次性让所有人都被集体催眠。」


「你是指,这是大小姐对她们下的暗示?」


「不一定是大小姐亲自下的,不过一定跟她有关就是了,这女人就是喜欢多管闲事,到处插手搞破坏,还真是什么事情都能和她扯上关系。」雪柔的手肘不停地和达妮卡的手肘产生碰撞,她显然是在努力的想要做什么事情,「呼,反手开锁还真是一项技术活,这个胶发夹大概也快坏了吧?」


达妮卡还想和雪柔说些什么,不过看对方似乎很专心开锁的模样,她还是不好意思让对方分心。外面的混乱一直持续着,女人的叫喊声持续不断,当中还混着一些浑水摸鱼枪声,令达妮卡有一些胆战心惊。


「那是什么?」达妮卡没来由的有点害怕,紧张感一下子就飙高了。枪声时大时小,还断断续续的,很难想象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


「看来有人趁着混乱公报私仇啊。」雪柔哈哈了两声,她似乎还在解手上的手铐,「这下可糟糕了,前有特殊调查科,后有会趁机捅刀的混账。这些地下势力会不会就此从上海消失呢?嘛,这种事情怎样都无所谓啦,反正都要完蛋了。」


达妮卡有点无言,雪柔的幸灾乐祸言论刚结束,她就听到外面又传来几声突然的枪响,在惊叫声与混乱之中产生了一种奇特的惊吓效果,像是只有声音的劣质枪战恐怖片,「雪柔,你解开手铐了吗?」


「还没有,我现在处于反手状态,太难弄了。」雪柔的声音听上去很正常,并没有半分吃力的感觉,「别着急,暂时不会有人攻击我们。」


达妮卡应了一声,但断断续续的枪声还是令她觉得慌张,想要快点重获自由。她想要液体化的冲动加剧了,但旁边雪柔不时的碰撞还是让她再次压下了这种冲动。


「行了。」不知道等了多久,雪柔才轻飘飘地说出了这句话。她没有第一时间帮达妮卡解开枷锁,反而在帮自己脱掉眼罩和安全带以后,就爬到驾驶座上摸索,似乎在寻找一些什么东西。


「……你就不能先帮我解开这个锁吗?」达妮卡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无奈,而且「雪柔的触碰不见了」这个事实让她的不安感瞬间升高,只能通过询问问题确认对方的位置。


「不能,」雪柔轻笑了一声。她那边的方向同时也传来杂物碰撞的声音,她似乎在确认那些被没收了的东西,「我觉得你现在这个样子挺可爱的,你就维持这个样子多呆一会儿吧。」


「……」


等到雪柔找到了她需要的东西以后,她才慢慢爬回后座,进而跨坐在达妮卡身上,整个人窝在达妮卡的怀里。她伸手穿过达妮卡的胳肢窝,以一个怀抱着对方的姿势替达妮卡解开手铐。达妮卡有点脸红,其实雪柔并不需要用这样一个麻烦的姿势,她只需要解开安全带,然后让达妮卡转个身就行了,但偏偏雪柔就是喜欢在这种时候搞这种暧昧。


「行了。」雪柔的怀抱让达妮卡无法思考,自然也没有心情了解外面的状况,等到达妮卡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以后,她手上的手铐才被解开。这时候车外的枪声和叫喊声都早已停止。达妮卡焦急地伸出双手脱掉了眼睛上的眼罩,但映入眼帘的,却是雪柔尴尬的微笑,还有高举着的双手,手上正拿着那个胶制的开锁发夹。


「你好,我们是特殊调查科的总指挥。」计程车的车门已经被打开,外面站着一对男女,说着字正腔圆的日语,看着正处于这种姿势的两人,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达妮卡认得这一男一女,是她和雪柔被困在事务所里时曾经见到过的、站在包围圈外面没有穿着制服的两个指挥官,「咳,抱歉坏了你们的好事,不过还请两位跟我们走一趟。」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