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可疑的车辆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31 21:44
点击:468
章节字数:58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明明昨晚喝了那么多酒,第二天雪柔一醒来还是精神抖擞,没有什么手震脚抖,梳洗穿衣完全没有问题,根本就毫无宿醉的样子。更神奇的是,昨天喝酒时明明一副心事重重郁闷的样子,今天的雪柔却反常地乐观,不用达妮卡提醒,她自己也提出了要尽快去找大小姐的事情。


「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在被问及理由的时候,雪柔说出了一番很奇怪的话,让达妮卡有点困惑,「事情早晚都会发生,既然你这个当事人选择早点解决,那我也不应该阻碍你的打算。反正平时都是你在附和我的决定,这次就跟从你的提议吧。」


「哦……」摸不清楚头脑的达妮卡在傻傻地点头表示赞同以后,才发现了一个挺致命的问题,「可是我们该去哪里找大小姐?」


小镜的笔记上没有记下黑神爱诗的住宅位置,也没有其他什么奇怪的地址,看来这些比较私隐的资讯都是记在被洗掉的手提电脑里了。两人即使决定了要去找大小姐,在没有任何地址资料的情况下,达妮卡还是觉得有点无从入手。


「傻瓜,」雪柔嘿嘿的笑了,她现在精神非常亢奋,看上去有点像是另类的喝醉酒,「大小姐在这里这么有名,她的住处也不可能完全保密。我们先回市中心打听看看吧,今早的新闻也没有出现任何通缉告示,也就是说现在还算是安全的。」


两人办好退房手续,便离开了这间华丽的五星酒店,回到邮轮码头。达妮卡原本想像昨天那样乘坐计程车,避免被太多人看到她们两人的行踪,但雪柔依然不死心地想要放轻松感受这里的风土人情,打算在现在暂时还是安全的情况下,跟当地人一起乘坐巴士。两人争执了几句,达妮卡就一脸无奈地同意了乘坐巴士,却没想到这时候刚巧有另外两艘短途邮轮靠岸,码头上顿时人山人海,四处都充斥着东方的脸孔,所有去市内的巴士队伍都排得极长,使雪柔的打算化为泡影。


雪柔拖着达妮卡在巴士站等了一会儿以后,还是一脸不爽地放弃了乘坐巴士,依照达妮卡的打算来到了计程车站,却没想到计程车站同样也非常多人。两人围着车站转了一圈,好不容易才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辆还没有乘客的计程车。眼下的选择不多,雪柔也就没理会太多,直接打开车门,看见里面没人了就往车里钻。


「你、你们要去哪里?」突然响起的开门声似乎吓到了前座的女司机,她的英语听上去颤颤的,口音很生硬,但文法正确而自然,看来似乎接受过专门的英语教育。


「……去市中心,谢谢。」雪柔有那么一瞬间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平复了。她的心情不好,直接用日语回应对方生硬的英语,就拖着车外的达妮卡在后座坐了下来。等到两人都放好行李、扣上安全带以后,车子就出发了。


一路上车内非常安静,没有任何人说话,为了舒缓一下尴尬的气氛,女司机便打开了车内的收音机。同样也是日语频道,是一个主要为聊天的电台节目,上头的两个女主持人正在语气激动地描述新广告上的黑神爱诗有多美丽、魅力有多不可挡,代言的新衣服在一个星期内就已经风靡全市等等,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什么奇怪的邪教,正在进行对黑神爱诗一个人的个人崇拜。


在长篇大论地赞美完伟大的大小姐以后,两名主持人便转而聊起了最近的小道八卦。虽然这种内容比单纯的赞美更没有营养,而且还带着不少主持人自己的个人意见,但在车上无事可做的达妮卡还是在不知不觉中听入迷了,毕竟女孩子对于一些恋爱小八卦还是比较有兴趣的,尤其是八卦的对象还是她之后会去见的黑神爱诗。


「说起来,最近大家都在谈论爱诗大小姐身旁的新女伴呢。」


「对啊对啊,这已经是第28个了吧?不过这回换得好像有点快,上次的男明星才一个星期不到啊。」


「大小姐身边的男伴通常都不长久啊,她虽然男女不拘,但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喜欢女孩子,对男性通常会比较严格的呢。不过这回肯定是这个男人有什么地方惹到大小姐了吧?大小姐一般很少这样主动公开说分手的。」


「大概是因为太痴缠了吧?听说他在大前天下大雨时,站在大小姐的大宅前大叫,还威胁自杀希望能复合呢。啧啧,这种行为真是太不要得了。」


大宅?达妮卡瞬间竖起了耳朵,可惜在这种小电台节目上,主持人不可能精确地说出大小姐的地址。


「怪不得大小姐会受不了……」


突然,达妮卡感到了手肘上传来不轻不重的碰撞。她有点疑惑的转头看了看旁边的雪柔,对方却打了一个隐秘的手势,让她看看前座司机的动静。


达妮卡往驾驶座的方向瞥了瞥,很快便注意到了司机的动作显得畏畏缩缩,更不时不安地扭动身体,或是频频看向车头上被小摆设遮掩着一部分的计程车牌照。她皱了皱眉头,直到雪柔又撞了一下她的手肘,再次指了指司机腰部的方向,达妮卡才猛然惊觉,这个看上去很胆小敏感的女司机的裤袋里,凸出了一小截会反射阳光的黑色铁块——这个女司机身上配着枪。


「那个,」雪柔突然开口,突如其来的尖细声音同时吓到了达妮卡与前座的女司机。达妮卡的反应还好,只是稍稍瞪大了一下眼睛。女司机的反应可夸张了,不但整个人震了一下,右手更是下意识的离开方向盘,想要摸向裤袋,却在中途硬生生的停止了,这一切的反应都被后座的达妮卡和雪柔看在眼里。


「司机小姐,其实呢,我们昨天也乘过一次计程车,同样是由码头出发去市中心,但不知道为什么,昨天那个司机先生选择的道路,和今天你选择行走的道路似乎并不一样呢。」雪柔露出了一个有点假的虚假微笑,并指了指窗外,「正常来说既然出发地点和目的地都相同,路程应该是一样的吧?还是说,司机小姐你现在驾驶的这条路,其实并不是通往市中心?」


达妮卡闻言向窗外看了一眼,果然如雪柔所说,她们昨晚乘坐计程车去小镜的事务所时,并没有经过这种在森林里的弯曲小道。


「这、这一条是捷径,能快点到市内……」女司机显得非常紧张,不但说话开始结巴,甚至头上也冒出了冷汗,表情在后视镜看上去既慌张又隐隐带着一点茫然,似乎下一秒就会在雪柔的质问下语无伦次起来。


「是这样吗?」雪柔尖细的声音与欢快的语气像是在谈论今天的天气,「那么为什么你的腰上会带着枪械?」


空气静止了一秒,女司机那愣住的表情使她反应不及,就被率先行动的达妮卡摸走了口袋里的危险武器,并快速交给了在旁边的雪柔。


「小达妮卡,顺便把车子拿下。」雪柔接过手枪,放在手上掂了掂重量后,轻飘飘地提醒正在和女司机抢方向盘的达妮卡,「注意别让车子撞树上了……嘛,不过车子本来的车速也不快,你注意一下就好。」


女司机使出了吃奶的气力,脸都涨红了,但她的力量根本不及怪物一般的达妮卡,很快就被压制住。达妮卡把对方推到一边的副驾驶座上后,马上就从后座爬到驾驶座,控制计程车在森林里停了下来。后座的雪柔把玩似地用手上的枪转了几个圈,接着便把黑黝黝的枪管指向了女司机额头。


「啧啧,上海禁止携带及管有枪械,相关的法律还非常完整而严格,连仿真枪都在规范范围内,我在入境前也必须先把身上藏着的枪支扔进海里呢。这么想来,你能携有枪械只会有两种可能性:第一,你是一个身上配枪的警察。不过你这副弱鸡的模样跟那些受过训练的纪律部队完全不同,所以我直接排除了这个可能。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只有第二个了:你身上的枪,是在黑市弄回来的。」


虽然东方在末日以后花了比西方多一点的时间才重上轨道,但发展速度也不容小觑,当中一些非常繁华的城市甚至还超越了西方一些挺富有的小镇,在东方举足轻重。上海便是其中之一,被西方人称为「不夜城」,跟旁边同样繁华的「霓虹都市」东京并驾齐驱,同様都是以华语和日语为官方语言的东亚大都会。可是在繁华背后,隐藏着的便是各种各样暗地里的犯罪问题。


上海的黑市就是让当地执法机关头疼的其中一个问题。这个地点不定的地下市场丛上海开始发迹的时候就一直存在,当中涉及非常庞大的金钱交易,其中一些人甚至已经靠不法交易成为富甲一方的大富豪,清理上来非常费力不讨好,只能稍稍敲打敲打,各种名义上的清扫行动都只是雷声大雨点小,通常抓到的都只会是小猫两三只。


幸好的是,黑市内的势力即使有几个比较大的派别,其中的权力关系也错综复杂,在各方互相制衡的情况下,隐隐便造成了一个相对诡异的平衡。这么多年也没有扩展得太夸张,处于执法部队还能控制的范围内。只是这个平衡也不知道是不是人为做出来的——毕竟只要稍微调查一下,就能发现这种诡异的平衡,是在黑神家的大小姐上位以后才出现的。


「嗯,我说对了吗?」女司机瑟瑟发抖默不作声的样子让雪柔眯起了眼睛,似乎是在仔细观察对方的表情与小动作,「……呵呵,看你这副没用的样子,大概不会是你自己主动在黑市买的枪,驾驶计程车也是被迫的吧?是在黑市借了高利贷还不起?还是被威胁了?」


「……我的妹妹借了高利贷,但她在花光钱后,就跳海自杀了。」沉默了好一会儿,女司机才开口,声音细如蚊子地说道,「那些女人循着亲戚关系找上了我,为了让我替妹妹还债,便逼我装成计程车司机,拐带不明真相的外地游客。」


「真可怜。」达妮卡不禁露出了怜悯的表情,突然对自己粗暴对待对方的行为产生了歉疚的情绪。


「哼。」雪柔盯着女司机看了好一会儿,才用鼻孔哼了一声,收回手上的手枪。她放柔了自己的声音,慢慢地说出了她的打算,「嘛,偶尔多管闲事应该还是可以的,带路吧。」


达妮卡有点惊讶,雪柔平常绝对不会主动帮忙,无关任务的事情她一向都懒得处理,现在居然提出要帮一个刚见面的女人,简直就跟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一样诡异。有那么一瞬间,达妮卡还以为雪柔从昨晚开始就一直醉酒,醉到现在还没醒。


女司机似乎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们……」


「不要说废话。」雪柔的声音里渗入了一点不耐烦,不过她的声音还是柔柔的,「小达妮卡,你回到后面来,让她开车带路,我们在进入市区以前,就先绕道去黑市吧。」


「知道了。」


达妮卡经由外面的路回到后座,女司机也从副驾驶座爬回了驾驶座上,计程车很快便又在弯曲的小道上驾驶起来。


「还有多久才会到?」雪柔又把玩了手上的手枪一会儿,便把手枪扔给了达妮卡。达妮卡的样子有点疑惑,毕竟一直以来雪柔都不支持她拿手枪,还说她的枪法是世纪大灾难,但既然对方都把东西塞给她了,她又不好不接,只能暂时把手枪收进自己的斜肩包里。


「很快了,大概还有十分钟而已。」女司机这样说道,她的声音里多上了一点雀跃,不再是之前畏畏缩缩的样子,听上去顺耳多了,「之前我并没有说谎哦,这真的是一条往市内的捷径,只是需要经过今天黑市市集举行的地点而已。」


达妮卡听着有点奇怪和意外,似乎是想不到黑市还会像那些什么工会一样,定期举行市集。


「你们为什么要拐带外地人进黑市里卖?」不过比起这种感觉,她更在意的是人口贩卖当中的因果关系。最不明白的地方在于市场需求,也就是「有什么人会买已经成年、而且不再年轻的女外地人?」这个问题。男人还可以勉强说是因为男性在男女比例上来说比较稀少,在这种繁华都市里总会有单身女人买单,但已经成年的女人到底有什么价值?上海又不是非洲,这里不缺人口,用不着用人口贩卖来维持劳动力。


「这还用说……啊,对哦,你们是外地人。」女司机这样说道,「因为大小姐比较喜欢女人啊,最近这边女同的数量直线上升,于是便衍生出了一些有钱女士想拥有稀少、长得比较西方的小可爱当情人,这位高大的黑衣小姐脸这么漂亮,可以卖一个非常好的价钱呢。」


达妮卡顿时白了脸色,并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雪柔更是意义不明发出了几声冷笑,像是觉得这番话很好笑似的。


车子没过多久就驶进了一个看上去像是坟场的地方,四周没有任何人,非常清冷而荒凉,就只有一些孤零零的墓碑插在地上。达妮卡忽然想到了之前在维特家事件中见过面的史密斯小姐,在事件以后她们一直都没有任何见面的机会,她突然有点想知道那个会用奇怪称呼的女学生现在怎么样了。


「原来如此,」雪柔看了看窗外,「这边的确是一个好地方呢,如果你跟你的同伙想把我们两个人都抓住的话。」


女司机顿时变了脸色,露出了慌张的表情,「你……」


「小姐,一早就已经穿帮了哦。」雪柔笑得几乎眯起了眼睛,旁边的达妮卡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不过盲目相信雪柔的她还是摆出了战斗架势,马上就掏出了刚刚收进包包里的枪,「你的演技挺好的,装成一个被胁迫的普通人来试探我们,顺便让我们放下戒心,如果这里只有没有心机的小达妮卡一个人,也许早就上当了吧?不过很可惜的,小达妮卡有我帮忙看着,而你,也犯了一个致命错误。」


「……」女司机脸上的表情非常精彩,在惊愕与慌张之间摇摆不定,最后变成了一个面无表情的样子。


「我们上车的时候码头四周都是东方人,而最先上车的我也是顶着一张东方脸孔,如果是正常的司机,应该会以为我同样是刚下船准备回家的上海人对吧?」雪柔嘿嘿的笑了几声,「所以你为什么要刻意对我说英语呢?当然就是因为你一直以来的目标就是我们,你知道我们两人都会说日语,但如果一开始就用日语沟通的话会显得突兀,我必定会起疑。可是你却没有想到今天会有另外两艘载满上海人的邮轮回来,所以便弄巧成拙了。还有,你也太低估我对枪械的了解了吧,拿没有子弹的仿真枪骗谁呢。」


女司机的右手突然松开方向盘,想要从上衣里掏出贴身藏着的另一把真手枪,但却还是不够已经处于战斗状态的达妮卡快。在她顺利拿出枪械之前,达妮卡就已经率先行动,抓住了女司机的右前臂,力道之大甚至让对方的的手腕成为了尸体一般的紫青色。达妮卡乘着这个优势,用力拉起女司机整个人,对方的肩膀处传来了骨头脱臼的声音,但女司机却一反之前的敏感胆小,连带左手也松开了方向盘,再企图伸进上衣里拿出里面的枪械。却被旁边的行动自由的雪柔先一步拿走了。


「这把才是真货啊,还是贝瑞塔呢。」雪柔笑嘻嘻地把手中的黑色贝瑞塔收进口袋里,等到达妮卡强行把对方拉离驾驶座了以后,她便暂时坐上驾驶座控制车辆,并让计程车在坟场中央停下。


在绝对的优势之下,女司机没坚持多久便被达妮卡快速制服,雪柔拍了拍对方的脸,脸上换成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真不知道你们到底是谁出这个主意的,如果今天我们选择继续等待巴士,你们不就白等一趟了吗?嘛,这也已经不再重要。说吧,你是为了大小姐来的?」


「哼。」听见了「大小姐」三个字以后,女司机脸上闪现了疯狂的神色,「别想太多,也别以为自己是特别的,大小姐对你们有兴趣,也只不过是玩玩而已。有钱人就是这样,弄到手玩厌了以后,不要的东西就会丢掉……」


「所以果然是黑神爱诗啊。」雪柔摆出了一副了然的神色,「我有点好奇呢,据我所知,她的情人应该远远不止电台说的28个……不,也许正确一点的说法应该是只有这28个情人没有失踪吧。」


达妮卡瞪大了眼睛,她实在是不能把雪柔口中那个浪荡的女人和以前学校里那个低垂着头,病怏怏的弱美人联系在一起。


「这才不关你的事。」依然被达妮卡压制着的女司机突然笑了,「不过我们可是非常有信心可以抓到你们的,毕竟人多是我们最大的优势。」


雪柔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她看向了窗外,在不知不觉间,车窗外已经聚集了上百个拿着武器的人,当中女性比男性多,而且她们手上都拿着看上去质量很好的枪械。


「黑市的人吗?」雪柔嗤笑了一声,「你们可还真是用心,出动了这么多的人。」


「毕竟是大小姐难得亲口说想要的人。」女司机舔了舔嘴唇,「调动了黑市中所有有能力战斗的人,再加上大小姐传授的法术禁制,你们还想怎么逃?」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