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日出

作者:Acoustic
更新时间:2020-04-06 23:05
点击:384
章节字数:652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虽然一开始是零二支撑着莓,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相反的状况。

  「你太勉强自己了,零二。」,莓瞥着樱发少女腹部的伤处,说成是触目惊心的伤口也不为过。想必受伤时更可怕,但如今那地方竟已奇迹般地开始长出新肉,莓不得不惊讶于零二的恢复速度。

——果然零二她,是注定的主人公吧。

「也不想想是谁的原因。」,零二做出奇怪的表情。

莓别开视线,低垂下脑袋,双颊泛起红色:「那是……那是另一回事。」

——所以,被这样的主人公珍视着的自己,一定也——

「不过,这场战斗什么时候才会停止啊。」

此刻的两人正躲在翠雀身下的凹陷里,钢铁的翅膀遮挡在头顶,连飞溅起的砂石都无法洒在两人身上。当然,另一个原因是自从先前星实体的爆发之后,从宇宙而来的进攻骤减,甚至称之为零星也不为过。

荒原上的战斗规模也在逐渐缩小,叫龙就目前而言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而那颠覆了战争优劣势的巨型存在此刻则静默了下来。

星实体宛若巨大的雕像,矗立在战场的中央。尽管巨大的身躯还缓缓地摇曳着,但仿佛其中的意识睡着了一样,即便被紫色的能量束击中也不为所动。好在这些攻击并不能伤及星实体多少,甚至留不下多少痕迹。

还有就是,此时恰好是日出的时刻。

对习惯了黑夜的两位少女而言,这缓缓明亮起来的世界显得有些耀眼,又或者说有些过于温和和平静。既热烈又静谧,好似某些故事的结束,又好似某些故事的开始。

「呐,零二。」,莓的肩膀稍稍顶了顶靠在自己身上的少女,「我啊,好像能看到战争的结束哦。」

「嗯……那是怎样的光景?」,零二轻轻闭上眼。

「我想想……」,莓顿了顿,「我也说不清楚……倒不如说只是我的想象罢了。还记得在槲寄生里我讲给你的那个绘本的故事吗?」

「经历了千难万苦的恋人们最后相伴终老,是个挺好的故事不是吗。」

「是的。」,莓的嘴角不自觉地翘起,「那就是战争的结束哦。」

「嗯——」,零二的声音拉长上扬,「既然你这么说的话。」

「Darling。」

「现在的我,感觉是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啊。」,莓轻声道,与零二相互依靠。

纵然耳边依旧是连续不断的爆炸声,身处之地满目疮痍,宛如地狱,宛如万物终焉。

——即便如此……

——即便如此。

就像此刻的自己和零二所一同迎来的日出一样。只要两人在一起,一定可以安然地度过无数的夜晚,然后迎来所有的明天,沐浴在所有的希望之中。

晴天也好,阴雨天也好,下雪的日子也好,雾蒙的清晨也好。

『谢谢你找到我,Darling。』

说出口还是有些勉强了,但莓如此相信着。

口头上的感谢也不用这么着急吧,她想。只要两人一起的话,一定可以在某一天说出来的,一定可以。

「莓。」,零二在莓畅想着些有的没的的时候突然开口,「既然你在这里,那之前在槲寄生被那个金发魂淡开枪杀死的究竟是谁啊。」

「一想到那个人不是你,我就感觉那些和那个人度过的日子有些变了味啊。」,零二的呼吸稍稍沉重起来,「心里毛毛躁躁的,不舒服。」

「啊,说起来也是。」,莓表示认同,「发生的事情太多,都有些忘记了。」

「不过和零二想的不一样,那一个莓,还有现在你旁边的这一个莓,都是一个人哦。」,她让零二枕着自己的肩膀,自己则歪过头露出一个她自认为可爱的笑。

「诶?那就是说,四肢都受重伤,胸口还中一枪的你——」

「不对不对。」,莓举起食指,「那一具身体确实是死了。」

「诶?!」

「但是——」,莓打断零二,「在那具身体停止生理机能的同时,叫龙的公主就用了某种技术将我的意识从其中取出,放进了另一具莓的身体里。」

「你的克隆?」,零二若有所思。

「大概吧,我也不怎么清楚。」,莓点点头,蓝色的短发轻轻晃荡着,「不过不像之前在翠雀里那样需要用破坏身体的方式与叫龙连接,这次似乎是很容易地就融入进了星实体的意识里——应该说被淹没吧,毕竟在被你唤醒之前的感觉难以称得上自我。」

「所以,并不能说是克隆。」,莓又说,「至少我的身体里肯定有叫龙公主动的手脚。」

「危险?」

「我也不清楚……」

「……总感觉话题沉重起来了。」,莓摇摇头,「我们谈点别的吧。」

「那……你想吃点什么吗?」

「诶?吃饭的话题吗?」

虽然是一副有些为难的表情,但下一秒莓的肚子就很不懂空气地叫了起来。

「……」

「……」

「你盯着我干什么啊,笨蛋零二。」,脸颊再次泛起潮红,莓别开脑袋。

「不,因为我也饿了啊。」,零二立刻说道,「从昨天——那个时候之后就没有真正的休息和进食,说实话,我身体里的叫龙血可是让我有种把你吃掉也可以的错觉哦。」

而莓并没有像零二意料中那样慌忙失措起来。这蓝短发少女眨眨眼,撩起鬓角的发丝与樱发少女四目相对。

「那……要试试看嘛?」,她这么说着,两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似乎连眼睫毛也会碰撞在一起,「我的味道。」

这会轮到樱发少女不知所措起来。她想去思考,可她的瞳仁却深深地被对方吸引着连转动逃避的余裕也没有。

这实在是棘手的状况,罕见的极为麻烦的状况。

但似乎莓并不是真的想要答复。蓝短发少女那双好看的眼睛再次眨了眨,嘴角微微扬起露出微笑,将填满眼中世界的零二拉远说道:「但是啊,虽然只是推测,我的身体既然可以和叫龙的星实体相连,至少是说我的身体里也流着叫龙血吧。」

「和之前那样流着你的血不同。不是被叫龙血侵蚀而是和它融合,就像你一样。」

莓的神情几乎称得上幸福:「零二,我也许真的成为你的同伴了。」

——都是既不是人也不是叫龙的怪物了。

零二静静地看着她,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她也许是该感到高兴甚至说归属感的,但是却又不仅仅如此。一种更为浓重的,深切的感觉涌上她的心头和眼眶。

她想起自己被囚禁在花园时那孤身一人的日子,记忆里的冬天很长。

她又想起自己被囚禁在FRANXX里战斗的日子,她眼中的世界是红色的。

她接着想起因为自己的叫龙血而死亡的孩子,灰色蔓延开。

然后她想起广,想起13部队的其他的伙伴。

最后,她看着面前的蓝短发少女。

有了夏日,秋季和春天。

有了很多很多的颜色。

「所以说,你再也不是孤单一人,」,莓并没有意识到零二纷杂的思绪,她继续说道,「一切的困难,你都可以分给我一半。」

然后她突然露出惊异的表情:「啊——」

这是因为樱发少女突然一言不发的抱住了她——就像真的要把自己的世界分出来一半压在对方身上一样,紧紧地禁锢着怀中的少女。

看不见对方的面容,莓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零二……」

突然抱上去,是因为这样不会让对方看到糟糕的,因为眼泪而更糟糕的面孔。可这虽然是理由之一,真正的理由只是她想要这么做罢了。

可这不能暴露出来,于是樱发少女说:「全部的话,不行吗?」

「诶……」

「全部都分给你,不可以吗?」

「诶……全部的话,果然还是让我考虑一下吧。呐零二,虽然这么说,但是你也要坚强地面对我们可能会遇到的困难啊,不仅如此,还有我们会遇到的必须要做的决 定,很多事情不是交给我一个人就可以完成的,你不也说……」

莓并非不愿意,她只是把零二的玩笑话当了真,以至于真的开始认真考虑起来。

正因如此,零二此刻感到无比的安心。

——在泪水干涸之前,就这么抱下去吧。


突然间,从翠雀的身上发出了微弱的带着电流的通讯声。

『……翠雀,能听见吗?』

『这里是吊兰。翠雀,鹤望兰,青葙,有人能够听到吗?』

拥在一起的两人缓缓分开——不如说是莓稍稍用力挣脱了零二的怀抱。她仔细地听了听从翠雀里传来的声音。然后她看向零二:「呐,零二,那是广的声音吧。」

「是吧。」,零二微微别过头,藏起自己的泪眼。

「稍微等一下。」,莓皱起眉头,思考了几秒,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将手伸出触摸着翠雀破损的翅膀。

「翠雀——」,她声音稍稍延长,似是在呼唤一样发出温柔而轻灵的声音。

紧接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这机械的飞鸟竟发出鸟兽般的呜咽声,浑身散发出墨幽的微弱蓝光。无数光的粒子从表面的钢铁缓缓冒出,而后破损的伤口便开始缓慢地愈合,生长出钢铁的血肉,粘丝连接在一起,接着合并,恢复如初。

「这是——」,零二不由得惊讶于眼前的场景。

「叫龙公主的礼物之一吧。」,莓朝零二眨眨眼,「突然从记忆里钻出来的东西。根据这个记忆——不光是翠雀和星实体,也许连一般的叫龙也可以进行沟通也说不定。」

「其实从醒来之后,脑海里就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声音?现在也许……」

莓的声音渐渐低沉,像是要睡着一样低垂下手臂,双眼也微微阖起。

「莓?」

「啊。」,莓晃晃脑袋,突然清醒过来,「抱歉,意识好像有点飞远了。」

「……」

『零二,莓,纯位数,未来——』,广的声音再次传来,『如果能听到的话,我们正朝大裂缝的方向而去,如果13都市在路径上,请在那里与我们会和。』

『如果可以的话,请做好战斗的准备。』

「广——」,莓伏在翠雀身上,「这里是莓,我和零二在一起。」

『莓?!』,回应她的是另一个熟悉的声音。

「郁乃——」

『呐,纯位数和未来和你们在一起吗?』,背景音有些像是战斗的嘈杂,郁乃的声音也略显疲惫和紧张。

「诶?他们也来这里了吗?」

『你说什么胡话呢,不是你把他们带走的吗,用鹤望兰——』

莓闻此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她看向零二,后者肯定地点了点头。蓝短发少女沉默了几秒,而后再次对着翠雀说道:「我知道了,那大概是叫龙公主做的。总之我和零二会尽力寻找他们,如你们所说的那样到13都市会和。」

「叫龙的公主?那是谁?」,广插话道,「那些从天而降的敌人是叫龙吗?」

「详细的事情等见面再说吧。」,零二说道,「那些也是叫龙的敌人,这场大战不会轻易就结束的,我们——我们从一开始就被利用了。」

「零二……」,广的声音里听得出些许动摇。

「还有一件事。」,郁乃再次开口打断了众人,「我们从鸟巢带出了一个巨大的像是在大裂缝见过的Gutenberg级一样的圆柱形物体,那些从天而降的家伙们说不定就是冲着这东西来的,我们会想办法……」

刺耳的电流声逐渐盖过了郁乃的声音,接下来的话怎么也听不到了。

「郁乃,广……」,莓将手从翠雀上收回,然后看向零二,「呐,零二。」

「怎么了——莓?」

令樱发少女惊讶的是,莓竟然牵起自己的手放在她的胸前。

心脏的鼓动清晰地传递至手心,再顺着骨髓传递到另一颗心脏里。

「零二,13部队一定会没事的吧?」,莓的神情充满了不安,也正因此零二才从那份心跳中感知到了硌人的惶恐。

「你向我保证的那种未来,真的会到来吗?」

「一定会的。」


察觉到的时候,未来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了FRANXX的寄驶舱里,身周被诡异的光芒包围着,身后是一样满脸疑惑的纯位数。

「发生什么了?」,两人异口同声。

「你也不知道?」,奇怪的默契。

未来叹了口气,开始检查FRANXX的机体系统:「最近总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事情,说实话已经被折腾的很累了。」

系统一如既往启动不能。她抬起头,寄驶舱的舱门被随意地关着,光线从变形的边角漏进来,和之前的墨蓝色有些不同,硬要说的话还有些明暗变化。

「我记得之前是在像是巨大的地下室一样的地方啊。」,纯位数摸着脑袋,听上去似乎有些恍惚,「和9’s那群讨厌鬼在一起,是怎么又回到FRANXX里的?」

两人记忆的最后是被无形的冲击波所击倒,自那之后——

「总之先出去看看吧。」,纯位数这么说着,「嗯——诶?怎么回事?」

「怎么了?诶——」,未来想要回头看看,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无法移动分毫。

她这才发现,自己的腰部以下被像是血管一般的墨蓝色密集线状物和FRANXX紧紧连接在一起——像是身体长在了FRANXX上一样。可怕的是,她竟对此毫无知觉,宛如腰部以下的神经全数中断一样。

「这是什么?!」,她失声大叫。

「可恶——」,身后传来挣扎的声音,看来纯位数也是一样的状况,「这是怎么了?!」

情况变得极为棘手。

但这并非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这种失去控制权般的失去知觉感正缓缓顺着脊柱向上,几乎已经蔓延到了胃部附近。

「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未来的声音因为恐慌而尖利无比。

「难道说——」

打断了纯位数的话语,强烈的失重感突然袭来。

寄驶舱的舱门毫无预兆地骤然掀开,强风灌注进寄驶舱。从舱口映入的,是深蓝色的晴朗的天空。

「我们——是在空中吗?」


大裂缝周围的战斗在这期间一直持续着。

失去了莓作为星实体意识的主导驱动,这巨大的存在纵然有着可怖的力量,此刻对于VIRM来说也不过是一个连动都不会动的靶子。也正因此,此刻从宇宙而来的进攻迎来了第二波集中式倾泻。纵然之前叫龙地面防空力量和星实体的反击削弱了VIRM的部分实力,可正如以融化的冰来抵挡洪流一般难以真正的派上用场。

叫龙残存的对空炮台已不剩多少,而VIRM斥候部队的增援还在不断向着大裂缝正对的太空之中集结。

失去了星实体释放电磁冲击的支援,地表的混战也开始局势动摇起来。VIRM的怪物们还在不断降落,却鲜少再有叫龙钻出地表。

叫龙的公主站在星实体的肩膀上,注视着这一片满目疮痍的荒原。

「妾身的同胞们……」

在死去。

可这是最后了,他们的使命,自己的使命,就要完成了。

她身后盘绕的巨蛇发出底底的嘶嘶声。

「不可以,你们是连接星实体与外界的血管,要做的只有等待那个孩子回来而已。」

她抚摸着巨蛇的下巴,发出叫龙的低吟让它们平静下来。

「而且,有了FRANXX的支持,同胞们多少能再撑一会的。」,她说着,看向不断从巨大手臂分裂出的,阻挡紫色光雨的叫龙群。它们多是些在战场上排不上用场的弱小之辈,甚至拥有不了独属于自己的意志——不论是在哪个种族里都是数量最多的存在——但即便如此它们也是有着消耗的极限的。

「也许是时候……」

九式和青葙正在荒原之上疾驰着,像是杀神一样撕裂着VIRM的阵线。里面的寄驶员或者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座机正脱离着自己的控制,进行着莫名其妙的战斗。

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正如他们从出生开始就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一样,这只是为此画上句号的最终回罢了。

叫龙的公主本不该心存不忍的。

她看着自己的手心。让寄驶员和FRANXX通过黄血球连接成一体不过是动动指头的事情,大约是当时看着那两个少女的乐园看了太久……

手掌紧紧握成拳。

她旁观着人类于移动都市上构建的文明已有百年余,这文明虽说是VIRM化身APE一手铸造的,但其本质还是人类这一物种的抉择——如果说不反抗也是一种作为的话。

可那些孩子们没得选,纵使他们中的许多最后变成了大人,囚禁在移动都市的胎内,只能通过机器获取自我意志和感情,这或者已算不得活着。

——说到底,人类于叫龙而言也不过是只有数十万年历史的孩子。

所以,正如那些在思春期挣扎的可怜孩子一样,只不过这挣扎需要赌上的是性命罢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呐——零二,那个方向。」

顺着莓手指的方向,零二眯起双眼看见了在初升的朝阳下的一团阴影。短短几秒的时间,这阴影便迅速的放大,变成了形状规则的圆柱体,这巨大的圆柱摩擦着地表像是破浪一般抛起高高的尘幕,向着他们所在的方向急速接近着。

「那是金雀和吊兰吧。」

趴伏在圆柱体顶部的是熟悉的机体。

「不,不只是他们啊。」

在他们身后的,是十数架FRANXX,满身伤痕的,宛如蒙着死亡阴影的战争兵器。

「只有这些?」,莓看向零二,「我记得大裂缝的战斗应该没有失去那么多的孩子啊,就算被VIRM攻击也不至于——」

「我也不知道。」,零二摇摇头,双眉蹙起,「但确实不对劲。」

「呐,莓,你能再次和广联系上吗?」,她转而问。

莓闻此眨了眨眼,然后看了看自己的手心:「这个距离的话……」

然后这蓝短发的少女再次将手掌覆在翠雀的机体上。她阖上双眼,像是许愿一样低声念到:「翠雀……醒过来,带我和零二——去到伙伴们的身边。」

无形之中,翠雀的机体释放出体表可感的热量,甚至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拜托了——」

然后,这蓝白色的飞鸟竟真的扑动起了翅膀,发出刺耳的啸叫。

狂风席卷着狂暴的沙尘扑面而来,零二慌忙举起双臂挡住视线。等到劲风消去她放下手臂的时候,那本来受了重创机能全失的翠雀正静穆地矗立在两人面前。浑身上下干净如新,宛若从未经历过什么可怕的战斗。

「怎么会——」,零二惊愕不已。

「翠雀——」,莓呼唤道。

似是响应这般呼唤中的指令,翠雀的胸腔覆盖的厚厚金属甲竟缓缓张开,露出了熟悉的FRANXX寄驶舱。

——原来是一直在等着它本属于的主人吗。

零二惊讶的档口,莓已经钻进了寄驶舱里,向着呆呆站在舱外的樱发少女伸出一只手。


「——来吧,我的Darling。」


——这是,似曾相识的场景。

许久之前自己向广伸出手时是如此。

更久远的时间之前,莓在窗外的风雪中向自己伸出手也是如此。


「嗯。」


——就像,那个时候一样。

不同的是,这次牵起的双手,再也不会分开。


想了想,还是分两段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