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凋零

作者:Acoustic
更新时间:2020-04-13 22:11
点击:446
章节字数:336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不同的是,这次牵起的双手,再也不会分开。


本应是这样的。


「广,郁乃。」,莓伏在雌式的位置上,意识与翠雀的系统相连,「听得到吗?」

而零二则是头一遭坐在雄式的位置上,要多不适应有多不适应。没有惯常的寄驶员服装,也就没有操纵机体需要的操作杆,换言之此刻的翠雀是全权交于莓手中的。

对于这种无能为力的状态,零二硬说还是有些难受的,不过她也同样清楚此刻的自己并不需要多去做些什么。

「莓?你现在在哪?」,是郁乃的声音,「是能看到我们的位置吗?」

「对。」,莓立刻回应道,「现在我和零二正在翠雀里,向你们的位置靠近。」

「别过来!」

——诶?

不好的预感骤然涌上零二心头。

「诶?」,莓显然愣住了,连翠雀飞翔的动作都停顿了一瞬,「刚才不是说——」

「是我们失策了!」,郁乃大声道,「我们本想把那些怪物引到大裂缝周边,用叫龙来分散兵力的——但是从刚才开始大裂缝中心的高能量反应就消失了,现在已经没有能够阻挡它们的东西了!」

「……诶?」

「它们像是蝗虫一样蜂拥过来——不管现在我们手上的是什么,这群怪物一定想要到疯魔了,绝对不能让他们得到——」

「但是……一定有别的办法……」,莓犹豫了一下,又说道,「总而言之先汇合,还有纯位数和未来他们一起的话——」

「莓……光凭我们几个……」

正因为飞翔在空中,地表的混战其实刺痛眼瞳的清晰。星实体沉默的现在,叫龙的阵线正不断地紧缩着。从地下钻出的增援愈来愈少,而从天而降的敌人却无穷无尽。尽管不想也不愿意承认,零二眼中失去了星实体的战场的天平已经开始不可抑制地向着VIRM的一侧倾斜。

但她决不能在这里放弃。

「话先别说的这么早——」,零二抢过话头,「有什么我们能做的吗?」

「现在这种状况……」,郁乃犹豫起来,「啊,从这里能看见你们——翠雀是在天上吗?」

「是这样没错。」,莓急忙肯定。

「那能不能想办法接近大裂缝中央的那个巨大的叫龙,说实话我们现在前进的方向并不是我们决定的,但唯一能肯定的是载着我们的这东西正在向大裂缝靠近——」,郁乃说,「如果你们能找到启动星实体——」

通讯戛然而止。

「郁乃?」,莓慌张起来,但她下一秒就发现通讯其实是被单方面切断的,而做出此事的正是零二。这樱发少女的手越过她的头顶,触在控制面板的通讯界面上,界面因此发出通讯中断的红光。尽管翠雀如今并不能称作FRANXX,但它似乎和零二一样,并不希望通话的剩余部分被莓所听到。

蓝短发少女转过身子,露出困惑的表情:「零二,你这是做什么?」

对于下意识的行动,零二一时间无法做出任何说辞。

「我只是……」

不好的感觉愈发膨胀,零二隐隐约约觉得她和蓝短发少女之间正缓缓浮现出某种可怕的隔阂。她的眼中好似出现了两个世界——其中一个只有她和莓,另一个则只有莓一人。不,这说法其实并不准确,因为那单独一人的莓似乎是想要去拥抱她的伙伴们的,可那些熟悉的面孔站在悬崖的另一侧。

可怕的是,莓的后背上并没有翅膀,只有鲜血淋漓的伤疤

更可怕的是,垂下双眼的零二发现自己手上捧着的是沾满血液的凌乱的羽翼。

「莓……」

莓似乎并不真的想要解释,她转而便再次连接上翠雀的系统,挥开零二的手重新开启了通讯。

但这次传进来的并非郁乃的声音。

「所以说FRANXX为什么会这样啊——」

「我也想问啊!」

是纯位数和未来。

「未来!纯位数!」,莓急忙呼唤起来,「能听到我吗?」

短暂的电流声,短暂的沉默。

「莓?」

「是莓啊——」

「未——」

还没等莓多说些什么,未来便用大声打断道:「莓——鹤望兰现在在哪里?」

「鹤望兰?你在说什么呢?」,莓再次回头看向零二。

她当然见过鹤望兰,也见过可以解释现在的一切的叫龙公主。她当然可以把责任推到叫龙公主身上,大义凛然地说这一切都是那该死的家伙一手造成的,这场战争不过是一个倒霉而又幼稚的错误,或许自从之前槲寄生开始发生的一切灾难都能够让莓感同身受。因为这战争的惨状,甚至因为莓对自己的信任,零二可以毫不留情地痛斥那些该死的大人,该死的战争,叫龙公主和这不公平的命运。

可既然如此,为什么到现在才说?为什么在那日出的时候,在一切没有变糟之前全盘托出呢?

从隐瞒开始,这已经变成了欺骗。

零二什么也说不出口。

「鹤望兰我不清楚,不过我和零二现在在翠雀里,就在大裂缝附近——」

「太好了——」,纯位数似乎长舒了一口气。

「虽然我们也想寒暄一下,不该一上来就说这个——」,未来听上去十分急切,甚至带着些许惊慌,「但是你们能不能帮我们个忙,把青葙停下来——」

莓自然是不懂她在说些什么的,她露出困惑的表情:「停下来是什么意思?」

「具体的位置我也不清楚,但是应该在大裂缝附近才对——」,未来却根本没有回应莓的疑问,那边的状况大约是真的极为棘手了,「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控制FRANXX!而且还被某种奇怪的东西困在寄驶舱里了!」

「被困住了?」

莓回头用求助的眼神看着零二,而此时的零二只得茫然的摇头。

这并非她原先所知的,不如说正是因为她对此完全束手无策,才显得当时信誓旦旦说的那些话显得毫无说服力。

「我明白了。」,莓垂下双眼,暂时中断了通讯,重新伏在位置上,「翠雀——」

机体发出啸叫,急速地向上爬升,骤然袭来的压迫几乎使得零二无法呼吸。

短短几秒内,翠雀便飞至了可以俯瞰整个战场的高度。此时正是日出没多久的时候,明艳的光球在地平线之上向整片大地辐射着光和热,将整片支离破碎满目疮痍的大地照的通亮。

莓的视力似乎从换了躯体之后变得极好,只用了几秒她便从这一大片混战的混乱之中定位了粉红色的机体——虽然现在已是破烂不堪浑身污渍的状态。

青葙正以诡异的行动姿态冲击着VIRM的阵线——好似机体的任意一个部分都可以舍弃一般疯狂地扑击着VIRM的怪物——就像那些在它身后又或是在它身前的叫龙一样。只是叫龙的身体相比稍脆弱,因而青葙总是沐浴在墨蓝色的血液的雨水之中,像是气数将尽的煞神。

「翠雀!」

蓝白色飞鸟收起双翼,向下猛地俯冲而去。

短短的一瞥,零二看到了青葙附近似乎还有别的FRANXX,她微微张开嘴,最后却欲言又止。

「九式?」,即便零二保持了沉默,莓依旧还是发现了那些9's的机体,「他们怎么……」


「莓——」,广的声音从通讯设备中传来,「我们现在已经很靠近大裂缝了,你们那边什么情况?」

「我们现在正在向青葙靠近——」,莓回应道,「你们能接通和他们的通讯吗?」

「不行。」,郁乃接到,「我们连青葙的机体讯号都接收不到,他们在哪?」

「大裂缝附近——他们的事情就交给我吧。」,莓说,「我也能看到你们那边的情况了。」

正如莓所说,随着那巨大的圆柱体急速向着大裂缝靠近,圆柱周围的战况也凸显在两人的眼中。就像郁乃之前说的那样,无数的VIRM的怪物形成紫色的潮水,正如狼似虎地蜂拥向圆柱体的尾部,有不少甚至已经开始从下方向着圆柱体的上方攀爬。

与之相对的,圆柱之上的FRANXX正朝着VIRM反击,或用炮火或用巨大的残损的兵器。FRNAXX的数量比起零二印象中的却是极少,或者连二十机也不到。这些FRANXX全部都是满身伤痕的模样,有些甚至已经失去了部分的机体。

——他们究竟是从什么样的地狱逃脱而出的啊。

突然间,郁乃大喊起来:「莓!快从大裂缝周围离开!」

「诶?」

「——天上!」

而等到两人抬起头的时候,倾泻而下的光雨已然遍布了整个天空。

「难道……难道说它们一直等到现在吗?」

日出前后的那段宁静的时间,就像是泡沫映出的梦幻一样,虚假而易碎。

「不,目标不是我们。」,莓立刻就意识到了。因为这些光雨并非扑面而来,而是划出着曼妙的弧线,像是天际的流星雨,却既美丽而致命。

比起先前覆盖整片荒原的能量攻击,这次的进攻似是蓄势而发。数量并不如之前,但那些紫色的光更为耀眼,甚至盖过了阳光,几乎就在地面之上投射出战场的第二道影子。

「是星实体!他们的目标是星实体!」

零二下意识地脱口喊道,她的身体因为恐惧而剧烈地颤抖着。

恐惧,几乎酥麻了全身神经的恐惧。

「青葙,还有九式……他们撤离了前线,开始朝星实体靠近了——」,莓指着战场中央的FRANXX,回头看着零二,「零二——」

那像是在说——你想想办法啊!

「不,我——」

樱发少女急促地呼吸着,大脑却是一片空白。

「翠雀!」

失重感袭来,蓝白色飞鸟调转方向朝着星实体俯冲而去。


这之后的事情,零二觉得就像是坠落在了粘稠的可怕的梦里。

VIRM朝着星实体发动攻击,是因为从地下冒出的充当屏障的小型叫龙几乎耗尽,叫龙以生命做出的防御终于露出了缝隙。那些光雨也不只是能量束,而是冲破大气层的VIRM的舰艇,它们被火光包围着,势如破竹,耗尽了所有的能量,因而如此耀眼。

像是幻灯片缓缓更换,叫龙们奋不顾身地扑向坠落的VIRM。

墨蓝色的血和紫色的光芒重合,撕扯,破裂。

这样的场景周而复始。

直到其中一道紫色的光冲破了墨蓝色的血幕——


13部队找到青葙的残骸是不久之后的事。这机体卓越的机动性使得它在VIRM的自杀式袭击抵达星实体之前最快地冲到了它的身前。

粉红的机体没有一处完整,原先颜色鲜亮的地方几乎都被烧成了焦黑。寄驶舱裸露在外部的空气之中,像是被撕咬过一般露着可怕的大口。无法想象其中的寄驶员在撞击的那一刻面临了怎样的恐惧,心中涌动着怎样的思绪。唯一能希冀的,大约只有那一刻的痛苦不会深入骨髓和最后的记忆。

他们或许本该拥有更好的结局的。

纯位数坐在他本来的位置上,胸口插着钢铁的碎片,溢出的鲜血浸湿了全身。

「未来……」,他用颤抖的手胡乱指着前方,眼神涣散着,「救救她……」

「未来……」


少年口中的少女倒在一片焦土的中央。

少女安详地睡着,桔色的头发杂乱地铺开。

少女失去了一半的身体,内脏流在肮脏的大地上。

粘稠的血液包裹着她,盛开出了一朵艳红的花朵。少女总是有着明亮的情绪的,而那些或哭或笑洋溢着靓丽青春颜色的面孔重合在此时苍白而满是污迹的面孔上。很难相信这是同一个人,也很难相信某个可爱的灵魂从原本可爱的身躯中消逝了。

可她们又确实是的,这一切都是真实而遵照着某些残酷而该死的因果的。

「未来……」,纯位数突然笑了,眼中流出泪水,嘴角吐出血丝。

「是下雨了吗?」

然后,他垂下头,失去了呼吸。


记忆的最后,是莓跪坐在未来的尸体前痛哭。

她哭了很久,或者也没有很久。

但是流出来的泪最后都变成了鲜红。

整个世界都变成灰色的时候,蓝短发少女回头看着樱发少女。

「呐,Darling,果然还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她带着无力的微笑,好似背负了所有的惨剧的始终。只差告诉樱发少女『对不起,你不应该把我救出来的』。

然后她缓缓地站起,看向远处的星实体。

好似那里才是她应该在的地方。


接下来在零二眼中呈现的,是堪称震撼的景象。

星实体迎着光芒缓缓拔地而起,身体下方的巨型推进器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仿佛整个星球都在为它而颤抖。这凝聚了所有的叫龙——乃至世界上全部生命的这可怖而又瑰丽的存在,笼罩在不可见的力场之中,沐浴着耀眼的光,万夫莫开的从对流层攀升至大气层之外,一点点缩小,一点点模糊。

在这样的景象中,莓朝着她说:

「对不起,Darling。」

她的蓝色短发因为星实体推进器荡出的气流而拼命地舞动着。

然后,这娇小的身躯失力倒下,那双眼睛再也没有睁开。


自那日以来,已经三个月了。


第三部分到此就结束了,有写的不好的地方还希望大家指出。
也犹豫了很久该起什么标题,不过与花期结束相符合的凋零应该是最适合的吧。
当然这不是结局,至少在两人真正的长大之前,这个故事都没有结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