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花期

作者:Acoustic
更新时间:2020-04-06 22:10
点击:468
章节字数:844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劲风吹击着零二,她的那些长发此刻变得极为棘手,一边干扰着视线一边在她的脸孔上留下或刺痒或刺痛的感觉。可她却也不敢对此作出任何动作,如若她松开扣在翠雀上的双手去抚弄那些头发,她便会坠入那些深不见底的沟壑,或是被能量束轰碎在半空中。

要说为什么,那是因为此刻的翠雀正高速以怪异的轨迹飞旋在飞升或坠落的一片紫色和蓝色的光芒之中,极力向着大裂缝处的巨型存在靠近。不管是机械结构能够做到的扭曲极限,还是电子线路所能做到的最大反应速度,翠雀无疑竭尽了全力。即便如此,这蓝白色飞鸟的双翅上被灼烧出的痕迹依旧在缓缓增加着。

可那星实体却似乎永远都在天边一般。

零二无疑感到焦急,她平素最厌恶的便是这般明知道必须要做些什么却什么也做不了的状况——可无力感几乎淹没到了她的脖颈。这亮如白昼的夜,闪烁着的是宛若末世的毁灭之景。

——宛如砧板上待宰割的某种小动物一样,她那些不好的预感不可抑制地涌上心头。

樱发少女的双眼涣散着。

她不知该看向何处。

可这已经是这场紫色的光雨颇为仁慈地稍稍缓和后的状况了。一些类似鱼雷的登陆舱取代了大部分的能量束,坠落在大地上的瞬间便分裂成无数类似叫龙中Conrad级大小的四足生物,如紫色的潮水一般涌向叫龙的对空炮台。这些四足的怪物放射出诡异的电流并依此相互连接,瞬间便可瘫痪叫龙的巨型炮台。

显然叫龙对此也有自己的防护措施,更多的Conrad级和Moholovic级不断从四分五裂的地表钻出,与从天而降的敌人混战成一团。

战斗的规模以可怕的速度扩大着,像是蔓延开去的病毒肆虐着这一片荒漠。或耀眼或微弱的光芒此起彼伏,或升起或坠落,或在夜空中串成瓢泼之雨或在地面上连成诡异的符号。

唯一不变的,只有响彻在耳边的山崩地裂之声。

除此之外——

「——零二。」

零二一惊,瞳孔紧缩,险些从翠雀之上坠落,她费力地用一只手拂开面上的发丝,一边极尽视线四下张望着:「——莓?」

「莓!」,可回应她的只有遥遥从下方传来的爆炸声,还有浑浊不堪的夜。

——可那确实是莓的声音,她绝无听错的可能。

翠雀发出凌厉的啸叫,零二的脖颈像是不受自己控制地拧向前方,双眼则好似被无形之物拉扯着,这力量她无法抗拒——一如那股吸引着翠雀的磁力一般,樱发少女的注意力被扭曲着,径直向着那战场最中央的巨型存在。

霎时间,电磁的风暴席卷而来,震荡着整片荒原,战斗在一瞬间中止了,真正的夜幕所该有的寂静包裹着零二,宛如将她拽进深水,以至于呼吸也变得极为困难。

暗红的波纹在樱发少女的视界中随着心跳波动着,她下意识地松开了手——

「Darling……」

……

……

「——不可以!」

紧紧抓住翠雀后脊上的金属结构,零二的手心渗出血来。

翠雀再次发出啸叫,趁着这诡异的寂静,奋力向着大裂缝中央的星实体而去。

这一切都是在一瞬间。

下一秒开始,无数的光束再次在夜空中穿行,地表的麈战也仿佛从未停息。

「那是……莓?」,零二看向那仰头向着星空的巨型存在。就像曾与翠雀共生一般,现在的莓——又或是她的一部分,也在那星实体中存在着吗?

零二重新伏在翠雀的后背上。她原本失神的双眼重新夺回了一部分的光辉。

「翠雀。」,她轻声自言自语,却又好似是真的想要传递给身下的钢铁巨兽些什么,「能把我送到……那家伙的身边吗?」

像是某种回应,翠雀猛地向前一冲,双翼以最大的角度伸展着,每一片钢铁的羽片都裹挟起夜风,仿佛脱离地心引力一般在空中起舞起来。尽管无法真正地沟通,零二还是能够感觉到方才她所听见的呼唤同样传递给了翠雀。若非如此——若非如此这似与身下飞鸟共鸣一般而沸腾的血液便无从解释了,她本该疲惫不堪的,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

可她认为自己可以重新找到那个蓝发少女——喊她Darling的少女。

至少现在如此。

——直到翠雀猛地撞击在一面看不见的墙壁上。

不同常理的是,这所谓的『撞击』却是毫无声响的静默。宛如翠雀并非撞在了某具有实体的阻隔物上,而更像是被某种不可前进的力场所狠狠擒住——就像坠在蛛网上的飞虫。大约是力场的厚度小于翠雀的身长,这蓝白色的飞鸟的后半部分被强大的力量所折叠,钢铁扭曲折断摩擦发出可怖的巨响,几乎就要粉碎。

而零二就这么保持着飞跃出翠雀的姿势,像是手脚被缚后被扔进了深水,不仅动弹不得,身周空气的流速也变得极为缓慢,仿佛连时间也一同静止了——原本响彻耳边的山崩地裂之声此刻都变成了漫长的磨锯般的低吟。这声音震荡在她的大脑之中,折磨着她的意识。

她想要试着挣扎,可她仅能活动的也就只有眼球和嘴巴,除此之外几乎全身都失去了活动的能力。

「可恶——」,她自己的声音倒是好好地能够听得清楚。

在费尽力气挣扎了数分钟之后,樱发少女不甘地叹了口气,低垂下双眼,发出谁也听不见的咒骂。

这力场扭曲着空气,看上去大约成球形,向着星实体的能量束大抵都被这力场所阻隔,消弭在其中。也正因此,这些排山倒海之势的攻击并不能伤到这巨大的叫龙分毫。与之相对,莹蓝色的光束从力场顶端正对星实体长角的位置向着宇宙爆射而去。

星实体的四肢微微晃荡着,身躯仿佛呼吸一般微微起伏。

「莓……」,大约是心理作用,这酷似FRANXX的巨型存在竟有几分蓝短发少女的影子。

星实体发出微弱的类似呜咽般的低沉声响。

「……」

时间流逝着。


「……它们是从哪里来的……」


——什么声音?

几乎就要陷入昏迷的零二突然听见模糊的,好似半损毁通讯器里传来的满是电流声的通话声音。她猛地一惊,双唇微微张开,眼皮却无比沉重——如若没有听错,那应是广的声音。

「……还在不断降落……它们像潮水一样涌过来了……」

「……快反击……到FRANXX里去……」

「它们在杀人……它们是什么……」


「……」

时间无情地流逝着。


「——五郎,满……」

「还有零二……莓……如果你们能听到的话……」

束缚身体的力量似是突然被抽走了许多,零二感觉神经猛地一松,像是抓住救命稻草的溺水之人一般大口呼吸起来。耳边的地崩山摧之声再次流动,而从翠雀那里传来的通讯声音也逐渐清晰。

「我们遭受了攻击……」

「它们是从天而降的强大的敌人……」

「很多人都死了。」

「如果你们能听见的话,做好准备。」

「——如果可以的话,战斗下去。」

「我们会尝试寻找你们。」

「13部队,绝对会安全无事的。」

翠雀发出凌厉的啸叫,通讯的声音在这里戛然而止。而星实体则陷入了诡异的沉默——相对于之前呼吸低吟一般的活动,此刻的它像是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别的事物上——它所能看到的,它所能听见的。它不再像是个孤傲的存在,它在注意着这个世界。

零二恍然大悟,她的呼吸急促起来。

「莓!」,她开始大喊,「莓!你能听见吗!」

「莓——」

随着她的声音,星实体的头颅开始小幅度地晃动起来,巨大的身躯发出沉重的低吟。

——它在寻找什么。

认识到这一点的零二不可抑制的兴奋起来,她的呼吸愈发急促——

然后,束缚身体的无形力量毫无预兆地消失了。似乎身体冲进力场前的势能还保存着,零二察觉到重力的那一刻,她的视线已然在天空和大地之间旋转起来,而那些蓝色紫色的光也在视线中旋转起来,划出奇妙的弧线。可以察觉的是,夜似乎不那么深重了,阴翳的灰与白渲染着东方的天空,在视野的一角盘旋。

这只维持了短短的几秒,甚至不够意识到这已是黎明,她便坠落在翠雀的后脊。这蓝白色的飞鸟振翅急速向着大裂缝的巨型存在而去。

但同样的,天空而来的进攻也随着力场的消去而加强了。

骤雨一般的能量束在短暂的停滞后疯狂向着大裂缝中央泼溅而来,落在星实体之上的能量束引发的爆炸比起落于地面的更显杀伤力。明亮的光团在星实体之上不断显现,不断地侵蚀着它的外表。

星实体发出好似哀鸣的低沉声响,身躯的平稳被极大地破坏,甚至开始踉跄地向后退去。其身周的地面也受到可怕的轰击,以至于星实体在后退的同时也在缓缓向下沉进升腾起的浓密尘幕之中。

但叫龙似乎对此也有自己的准备。那只零二记忆中曾出现过的巨大手臂从大裂缝之中破土而出,从手指开始分裂成无数的Conrad级和Moholovic级叫龙,以生命为盾阻挡着来自天空的进攻。它们前赴后继,粉碎在半空之中。墨蓝色的血幕在星实体的面前形成了一座不规则的墙,而紫色的光雨鲜有突破这层屏障。

但它们保护住的仅仅是星实体而已。

突然而又毫无意外的,耀眼的光在零二眼前闪过。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后,翠雀单侧的翅膀被撕裂出巨大的伤口,腾飞的金属碎片穿刺在零二的腹部,将其推出了翠雀的后脊。而这蓝白色飞鸟也霎时失去了飞翔的能力,飘旋着好似零落的树叶般向地面坠落而去。

剧痛从腹部传来。

而后剧痛从全身传来。

短暂的失重之后,这樱发少女坠落在地,翻滚的过程中穿透身体的尖利的金属碎片在刮擦着地面的同时撕扯着伤口愈来愈大。所幸翠雀在被击中之前飞行的高度极低,零二并没有因此受到过大的伤害——至少她的意识还存在着。

「啊——」

衣衫褴褛的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不禁痛呼出声,又跪倒在地。

「可恶——」

樱发少女面露痛苦之色,颤抖的双手触碰着像是从身体中长出的冰冷异物。犹豫了一瞬,她猛地将碎片从身体里拔出。

微不可闻的哀鸣从唇缝中溢出,零二已是满身冷汗。鲜血汩汩从腹部的撕裂口中流出,缓缓开始染红她的下半身。

「区区这种伤……」,她费力地从地上站起,抬头望着星实体。巨型的存在从刚才开始就好似魂不守舍的样子,头颅之上的尖角的蓝色光芒也只是简短的闪烁着,再也没有对着天空发起一次反击。

零二直觉地认为它在寻找着什么。

——我在这里啊。

樱发少女抿紧失去血色的双唇,踉跄着向星实体缓步而去。光雨还在不断地坠落着,却好似被不可视的墙壁阻挡了一般尽数绕开了零二。紫色的微光映着她一侧的面容,而她另一侧的面容则隐藏在升腾而起的尘幕下的阴影之中。宛如真的行走在雨中,只是染湿她身体的并非雨水而是她自己的血液。

——看着这边啊。

但只是这样并不会换来任何回应。

零二的脚步愈发沉重,她与星实体之间的几百米距离似乎无法缩短。而这时,大地的震颤逐渐明显起来。

她回过头,看到的是紫色的潮水,从天而降的怪物正漫涌而来。

「啊……」

在那些怪物的前进之路上,半边翅膀破破烂烂的翠雀正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明明是金属的身躯,身上的伤痕却流出墨蓝色液体,好似濒死一般痉挛着。

零二前进的脚步不知不觉停了下来。她转过身眺望着星实体,微微摇晃着,好似风中的稻草一般。樱色的长发随着爆炸产生的风而微微鼓动,这少女的双唇微微开合,发出谁也听不见的声音。

「莓,对不起……这次可能……」

「找不到你了……」


蓝短发的少女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这梦的世界僻静而狭小。

可梦里有缤纷灿烂,四季盛开的瑰丽的樱花树。风始终是暖的,仿佛可以暖到心里去,因而吹起的樱花瓣总能化成甜丝丝的味道。

梦里也有陪伴着她的人,那是一个红皮肤的小女孩,总是能从梦境的四角找到从未出现的新的东西。

有时是一只兔子玩偶,有时是一本连环画册,有时是能发出动人音声的唱片机。

少女觉得自己应该永远也不会醒了。

——直到响彻天边的炮火震碎了包围这梦境的白色氤氲。卷起的飓风吹散了樱花树,吹散了那可爱的小女孩。黑色的幕布降下,血色的雨点瓢泼而下,她的世界变成血红。

少女毫无疑问地感到愤怒。

她的身体颤抖着,一遍一遍朝着天空呐喊。


「Darling」


她呼喊着,因为这是那女孩的名字。

除此之外,她忘记了一切。


「Darling」


「Darling」


「Darling」


她的呼喊歇斯底里,却难以感到疲累,不如说她其实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

因为那个女孩是她的一切。

——又直到,脑海的深处响起她分明不该认得,却十分熟悉的声音。

如同遭受雷击,一瞬间许多的记忆充斥着她的大脑。她发现自己是有同伴的,她的世界或许也不是这一方狭小的场所。可她的同伴遭受着死亡的威胁,与可怕的怪物战斗着。

『到底发生了什么?』

少女感到疑惑。她开始怀疑自己的存在,她想辨识自己,于是她生长出了四肢和躯体,感受到了身边空气的温度。可随着她停止了对天空的呼喊,那些血红的雨水便纷纷落在她的身上。那些血液滚烫无比,烧灼着她新生的身躯。

她感到痛苦。

「莓」

突然间,明明消失了的小女孩再次出现了。她眨着那双大大的眼睛,指着少女如此低声说。

「莓」

那是自己的名字。


「零二」


她转而呼唤女孩的名字。

女孩笑了,笑的灿烂而美好,好似她身后的,疯狂涌来想要淹没她的黑色潮水只不过是一种错觉。好似那些可怕的雨水从未落在她的身上,从未腐蚀掉她的肌肤,从未剥离她的骨肉。


「啊!!!!」

莓骤然苏醒,痛苦的呼喊几乎撕裂了她的嘴角。

也多亏如此,她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存在。本该被枪弹穿透,掩埋在碎石瓦砾之下没了人形的躯体,竟好好地存在着。

她被墨蓝色的藤条状的物体缠绕着,捆绑在一个小小的类似FRANXX寄驶舱的密封空间里。这空间被墨蓝色的物质覆盖着,这些物质没有统一的形状,却好似剥离皮肤的肉块一般反射出油脂的光泽,并缓缓的好似有生命一般蠕动着。

「这里是……」,她微微闭上双眼,巨大的疲劳席卷全身,「啊……」

想不起来。

除了胸口上中的那一枪之外,什么也想不起来。

「Darling。」

在下意识说出这个词的瞬间,一些记忆开始在脑海中闪回。那些记忆或长或短,或温暖宜人或痛苦冰冷。

「零二。」

「对了——」,她抬起头,「零二——」

可她除了这一片阴暗而瘆人的狭小空间之外什么也看不见。

然而一些想法无形之中滋生于大脑。

是的,她的身体,绝不止这属于人类的部分而已。


『让我看见』

狭小的空间在眨眼的瞬间隐于虚无,被墨蓝的叫龙血染上颜色的惨烈黎明包围着她。荒原升起微薄的白雾,蓝色和紫色的光穿梭其中。

「这里是——」,双眼睁大,莓微微惊愕。

可她的记忆不止来自这人类的躯体,因而她理解了这片战场。


『保护我的同胞』

于是星实体看向天空,尖角之上爆射出璀璨的,耀眼的光芒。

这光芒延伸至宇宙,引发出像是新星诞生的明亮光带。从那而来的进攻瞬间削弱了数倍,天空而来的压力骤然减轻。

而与此同时,数层强大的电磁冲击从星实体的中心发散而出,大地如水面般层层涌起波纹。冲击波吹散了那些降落在地和同胞混战的怪物,而涌起的石块与沙土压碎了它们的躯体。

战场的形式瞬息逆转,星实体居高矗立,宛如新生的王。


『让我听见』

于是莓听见了荒原的风,听见了同胞们战斗时发出的声音,听见了它们因星实体逆转战局而发自内核的兴奋。

也听见了埋没于风中的低语。


「莓,你在哪啊……」

零二半身掩埋在砂石之中,手脚早已不再听从自己的使唤——她终于体会到了那时四肢都受到重伤的莓的感受。腹部的伤口隐隐作痛,大约依旧在流逝着她的生命。

樱发少女的唇角皲裂,双颊再也没有一丝血色。

连呼吸都变得疲劳,仅仅是转动眼珠都会带来意识的断片。

即便她的世界好似将要终结,这包围着她的世界却不曾还给她一丝安宁。强大的电磁冲击将她抛飞出很远,一直到奄奄一息的翠雀的旁边。若不是这蓝白色飞鸟用残翼遮挡在她的身前,不论是能量束还是交战的叫龙和VIRM,哪一方波及到她都不奇怪。

而那必然是毁灭性的。


可不论如何,战斗是不会终结的。


「零二。」,莓以居高临下的视线俯视着没有一片完整之地的荒原,胸口涌动着的是久违的焦急不已的心情。她知道她的Darling就在这里,可她除了那微弱的声音再无识别的办法。糟糕的想法在她的脑海中不断闪现,即便她不愿去想象零二的死亡,可这片战场太过可怕。

联结着她和樱发少女的,只剩下那些不断消失在风中的呼吸而已。

然后,一种联系——好似不可视的细线一般揪住了她的思维。这细线带着生命的律动感,只是这律动感竟奄奄一息。

「翠雀……」

下意识地说出这个代号的瞬间,莓的视线便不自觉地落在砂石之中的一小片蓝白色上。


「Darling。」


「嘶——」,零二猛地睁开双眼,意识像是被从深海中救起,只是身上多处的疼痛也清晰起来,带着折磨人的烧灼感。

樱发少女熟悉这种烧灼感,每当她深受重伤的时候,叫龙的血就会通过这种超出身体负荷的方式来修补她的伤处。尽管这极为勉强——带着些许的危险性也说不定,可她此刻正需要这种乱来的契机。

挣扎着从砂石中爬出,零二腹部的伤口再次裂开。

翠雀——其机体残破不堪——看上去并不像之前几次那样可以死而复生。

「到此为止了么……」

——不。

说到底,自己本就不应该这样和翠雀一起把什么都孤注一掷才对的——或者说,至少应该换一种孤注一掷的方式。

「莓……」

她费力地爬上翠雀的翅膀,一步一步向着机体的脊背而去,鲜红的血从伤口中缓缓涌出,泼洒在翠雀上。凡是接触到这些血液的地方均发出阴暗的光,好似沸腾一般冒出白雾。

口袋的深处还躺着属于那个少女的发饰。

「我可以……相信你吗?」


莓的双眼眯起,黎明渲染的颜色让她难以清晰看清。可毫无疑问的,蓝白色的突起上有别的颜色在慢慢移动着。

『拜托了,让我看清楚』

眩晕感袭来,上一秒还是悬浮在空中俯视正片荒原,眨眼间飘飞于奄奄一息的翠雀之上。蓝白色飞鸟残破的躯体映入眼帘,而步履蹒跚着行走在其脊背之上的——

『好久不见。』

莓想这么说,可其实也并不很久。

樱发少女在漫天飘飞的尘土之中踉跄着支撑着身体直立起来,与她看不见的莓的双眼四目相对。她的身上全是污渍与灰尘,和凝固的血液混合在一起,本该显得挺拔的她专属的红色军服破损相当严重,整个人看上去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莓的呼吸几乎停了下来。她仔仔细细地看着面前的少女,一边和记忆里的她的Darling比较着,好像这样就能补回她缺失的每一秒。

即便狼狈不堪,零二的那双眼睛依旧闪烁着。

好似她眼中的不是这一片地狱,而是什么绚丽的星辰。

毫无疑问地,她在坚定地希望着什么。

「莓!」,她的嘴唇撕裂开,发出大喊。


——这希望绝不落空。


星实体发出低沉的哀鸣,连大地都为之震颤。

纯白色的静谧世界降临,驱散开来所有的阴霾。

这世界只有两人。

她们四目相对。

「……」

「……」

大约是气氛有些怪,莓稍显羞涩地别开头,率先开口道:「……说点什么啊。」

回应她的是一双霸道的抓住她的手。

「……太好了。」

「诶?」

「我还以为是幻觉什么的……」,樱发少女低声念叨着,「不,没什么。」

「说不定是哦……」,莓闹别扭般撤开自己的手,「毕竟我在星实体里,就你我之间的距离来说——」

落在唇上的感觉粗糙又湿润,如若用舌头舔舐,大抵也会是咸咸的味道。

——也许是眼泪吧。

莓这么想,毕竟她的视线有点模糊。

「但是,这个距离的话,连这种事都可以做到哦。」,轻轻撤开面孔,零二低声说,「好久不见……莓。」

「笨蛋零二……你——你身上太脏了!」

「抱歉抱歉,下次会注意啦。」

——下次?莓的心中咯噔一下。

好似知道自己心中所想,零二再次开口道:「好不容易才把你找回来,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

「不行。」

莓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只是面颊的绯红让她看上去并没有那么正经。

「……那个时候说出那种话是我不好,让你找到我什么的。」,她轻轻推开樱发少女,「我不能离开星实体。」

——不,自己想说的不是这些——

明明想对零二喊一声Darling,想对她说感谢的话,说很多很多——

「这场战争只有星实体才能够逆转局势,」,她的声音微微颤抖起来,「如果我离开的话……这一切都白费了。」

「那种事情怎么都无所谓。」

「才不是无所谓……」,莓的情绪激动起来,「我答应叫龙公主取代你的位置进入星实体,就是希望你可以——」

「呐,我们一起逃走吧。」

「所以你听我说啊——」

「你才要听我说!」,樱发少女抓住莓的双肩,「每次都是这样,你瞒着我做出这样那样的决定,总是让自己陷入危险——会受伤的可不只是你啊!」

莓安静了下来,她的双眼一眨一眨仰视着面色冷静却语气铿锵的零二。

「但是……」

「是啊,我们两个人的力量可能不够,可我们还有我们的伙伴啊。」,零二轻声道,「广,郁乃,纯位数,未来,太,心,五郎还有满……你不用这样把什么都拦在自己身上啊。」

「他们也在战斗着……你也听到了不是吗。」,她轻轻抬起莓的下巴,抚摸着她的脸颊,「13部队一起,你和我,我们一起……」

「呐,莓,你愿意相信我吗?」

「就算你这么说……」,莓的眼神想要躲闪,却总能被零二捉到,「不可能啊……」

——两人一起的话,无所不能。

她没有办法欺骗自己,因为自己想要如此相信。

「才不是不可能。」,零二的语气带着不可动摇的坚定。

「到那时候,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她轻声说,「……我们就一起逃跑吧。我们一起,和翠雀。跟着樱潮,总会有像之前的海滨一样的地方,说不定,我们还会再看见一次流星雨。」

「我们可以到达这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说不定会停留在某处,长一点或短一点。」

「……一切都结束的时候?」

「是的,然后,我们也会迎来我们的结束。」

「就算我们面临的会是失败?」

「只要你还在我身边,就没有失败可言。」

莓的眼中确实闪烁出了许多曾经看到的景象,或美轮美奂或苍凉阴暗。那些景象中都存在着她和紧紧拥着自己的樱发少女。

她们可以在一起很久,就算世界终将崩坏。

「但是……」

「谁会等你啊——」

零二拽起莓的手,脸上露出不知是幸福还是搞怪的笑,然后向下坠落而去。

「我还没同意——」

好似剥离意识一般的痛苦撕扯着莓,但这也只是一瞬。

下一瞬,她坠落在零二柔软的身上,耳边是呼啸的,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找到你啦。」



叫龙的公主发出微微的叹息。她站在一片纯白的世界之中,看着世界破碎边缘的那两个重叠在一起的人儿。

「宿命是无法抵抗的。」

她低语着,心脏微微绞痛起来——好似她有心脏一样。

「维尔纳,你都做了些什么啊……」


安排上了。星实体状态的莓我本想写的更帅一点的。
当然战争不会因为爱情就结束掉就是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realsoul
realsoul 在 2020/03/07 13:05 发表
长评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莓跟02終於見到了
等這章好久了,從兩人上一次分離算起已經八個月了?(現實時間)

MVP先給翠雀
我好像說過我也滿喜歡莓與翠雀之間的關係的,像是無關愛情卻無條件守著莓的騎士
現在也變得像媽媽了,把女婿送來給女兒什麼的。
(翠雀:女兒啊我給你帶你老公來了)
(莓:媽你在幹嘛啊!!!!!)
(02:莓,你有一個好媽媽呢(笑))
(叫龍公主:原來是親家母嗎?坐坐坐坐,讓我們來談談文定大聘小聘開幾桌......)

但是果然到最後要找到莓還是要靠02的心電感應呢

莓的POV啊!!好久沒上線了......感覺她真的像是星實體的鑰匙,插下去就是啟動星實體
星實體的主導權看起來還是在莓身上的

02跟莓的純白世界對話好棒啊
好不用易才把你找回來,怎麼可能就這麼算了→這句超棒的啊!(如果可以Kiss上去就好了,雖然跟作品調性有點不同但感覺也很棒啊啊啊啊wwwwww)
然後莓這個大傲嬌,話講莓兩句就開始吐槽自己WW
不過又回到這個「拯救世界還是拯救愛人」的命題了。莓以為犧牲了可以同時拯救世界與愛人,但是他應該知道的是如果失去了自己,02根本不算是被拯救了!唉唉很多腳色都有個壞習慣就是覺得自己不重要,對方可以找到更好的,殊不知你就是最重要的啊!笨蛋莓!
然後02男友力滿點啊,對付傲嬌的最佳教科書在此。堅定不移地語氣超棒。

拉回比較理性的層面,下一個問題就是失去莓的星實體要怎麼跟VIRM對抗了。現在看起來叫龍大多都弱弱的,大手手感覺也無法打到宇宙,難道要在沒有星實體的前提下對抗VIRM呢?還是說02跟莓會一起進入星實體呢?
作者說了戰爭還不會結束,然後刻意營造了13小隊快要GG的通訊,感覺就是不會GG然後會來幫手吧XD
在莓脫離星實體的過程,莫不是博士動了手腳?結果博士中就是留了一手啊,這個老狐狸WW

然後最後的「找到你啦」真的好喜歡
不知道如何適切表達,但是一個人在茫茫人海與世界的重重惡意下找到另一半,這種安排真的最棒了。
(老話一句如果順勢來個Kiss就好了wwww)
這一章應該是我個人至今為只看得最爽的一章了,有一種情緒一口氣宣洩出來的感覺

感謝作者賜糧
希望02跟莓能有好結果~~~~~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