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意外的调查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31 21:41
点击:595
章节字数:550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看到小镜尸体的达妮卡大脑当机了好一会儿,难过的心情慢慢浮上心头,但还未等到这种情绪发酵,别的东西就先入侵她的鼻子,打断了她正在酝酿的情绪——这里的空气弥漫着一股非常难闻,令人作呕的腐烂臭味,也就是尸体所散发出来的尸臭。


「小达妮卡,别发呆。」雪柔像是没有任何感觉似的,一脸平常地直接探头查看环境与情况,然后冷静的摇了摇头,「这里发生了突发事件,我们要清除所有痕迹离开,看来今晚只能花钱住旅馆了。」


「……这种情况我们不是应该报警吗?!至少要让人来处理尸体吧?小镜在这里也太可怜了……」达妮卡忍不住抱怨了几句。她其实还有点疑惑雪柔为什么不提议进去调查,但看见对方从包包里拿出假身份证扬了扬后,她就马上明白雪柔让她们马上离开的真正用意了。


「想不到我们花了这么长时间、这么多力气从合众国那边偷渡过来,结果小达妮卡你还是思乡,想要用最快的方式回去啊。」雪柔尖细的声音里夹着几声笑声,收回了假身份证,「提醒你一下好了。这张假身份证用来瞒骗入境人员是没什么问题,毕竟我们经豪华邮轮入境,对方不会太过深究有钱人的身份。不过呢,它绝对经不起任何执法人员的严密调查,一旦我们被列作调查对象,基本上就等同于暴露身份,需要再次逃亡了。」


「但我们可以报警以后再逃跑吧?至少能让小镜安息……」


「不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表露出了对小镜的关心之情,达妮卡感觉到雪柔的气场好像比之前强了一点。她只好沉默地看着对方好一会儿,才悻悻然地拉上事务所的门,怎知这个关门举动却又被改变想法的雪柔举手阻止了,「等等,我们就这样什么都不知道就离开,我总感觉有点亏。」


「……」达妮卡不禁感叹女人的心思变得真快。


「反正已经是最后一个月了,其实也不用太过拘泥于未来的事情……嘛,小达妮卡,你不是没有实体的吗?」


雪柔自言自语的内容对达妮卡来说有点莫名其妙,不过当她听到最后一句话时,立刻就感觉到了一股不妙的感觉,但也已经来不及阻止雪柔提出她那异想天开的麻烦建议,「既然是这样,你把靴子脱掉,然后抱着我进去,就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了吧?如果能不引起注意,我还是挺好奇的,想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事务所里的地板是平滑的地面,理论上来说应该不容易留下什么痕迹,但因为小镜已经死亡一段时间,地板上起了一点薄薄的灰尘,直接走上去很容易会留下一个个脚印——在这种情况下,不论之后清不清除行走的痕迹,都会直接向执法人员暴露有人在小镜死后曾经来过的事实……除非有人能够不接触地面地在室内移动。


「……」达妮卡又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乖乖认命地脱掉了自己的靴子。她总是不太能拒绝雪柔的任何要求,即使觉得麻烦或是无厘头,也只会作一个小小的抱怨,最终都几乎不会忤逆雪柔的决定。这情况在实验室事件以后似乎变得更加严重了,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脱掉靴子后,暗物质便从达妮卡黑色的裤管里流了出来,像是浓密的黑色烟雾。在黑暗中不仔细观察的话,达妮卡就会像是没有脚踝,整个人「飘」在空中一样。她稍稍尝试了一下往事务所的方向移动,果不其然,地上的灰尘只是微微顺着她移动时所带起的风飘扬,没有很明显的行走痕迹,更没有一般人类会留下的脚印。


雪柔满意的笑了起来。她把两人的行李放在门旁一个很阴暗的角落里,然后便示意达妮卡把她打横抱起。达妮卡很想抱怨这样做麻烦而且意义不大,但看见雪柔窝在她怀里笑意盈盈的模样以后,什么抱怨就全都烟消云散了。反正她力量大,抱起一个稍微有点重的女人只是小事一桩,能让雪柔高兴、能让小镜安息就好。


事务所里的空间很大,而且因为是用来会客的地方,摆设相当简单,一览无遗。走进里面以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张面对面摆放的沙发,中间还有一个小茶几,上面放着小镜几乎不会离身的手提电脑。而小镜自己正坐在面对着入口的沙发上,维持着那副极度恐惧的表情。她的左手方向是两扇门,而右边靠着窗的位置,则是一张放满了文件夹的办公桌。


达妮卡一进入事务所,便马上把事务所的门关上了,并细心的锁上了锁。她还想过去把敞开的窗帘拉上,毕竟室内太明亮,而且窗户很大,在靠近窗边的地方调查时,外面一定能看见模糊的人影。只有拉上旁边那厚重的窗帘,才能阻挡街外的视线。


「别过去。」雪柔见达妮卡想要靠近窗户,便立刻阻止了她,「镜小姐都发出尸臭了,应该已经死去一段时间了,这灯和窗帘在她死去期间内都开着,贸然更动它们的状态都会显得突兀,引起一些街外人的注意。这会加速让警方知道有人曾经在这边停留过,并找上我们。」


「是这样吗?」达妮卡很想说既然她们都进来了,暴露不暴露其实也没所谓,但既然雪柔坚持,那么就一定有她的理由,她就只好作罢,只是眼神还是不自然的瞥向还在办公桌上的资料,「可是我有点在意那张桌子上的文件。」


「不能碰。」雪柔的语气很坚定,「调查这个的后续处理太麻烦了,我不想和警方打交道。」


达妮卡皱了皱眉头,最后只能放下想检查桌子的心思,按照雪柔的指示,走到离窗户有一段距离,小镜所在的沙发上。


从近处看来,小镜的表情要更加可怕。她就像是被凝固了一样,整个脸容都被定格在恐惧扭曲的一瞬间,配上身上传来极难闻的尸臭味,让人不寒而栗。达妮卡原本被稍稍压下去的情绪又开始升起,不自觉的露出了伤心的表情,直到她把视线移向怀里的雪柔后,才感觉难过的心情稍稍减淡。


雪柔没有理会达妮卡的小动作,她仔细看了看小镜已经发白成青色的表情,不一会儿就下了一个结论,「这表情……看来她看到了什么比我更加恐怖的东西呢。」


「比你更加恐怖?」达妮卡觉得有点困惑。


「嗯,我的真身。」雪柔笑了起来,「你还记得食尸鬼那个史密斯小姐给我们画的画吧?她这次见到的东西大概比那个更恐怖哦。」


「……」达妮卡不想去回想那个令她差点陷入疯狂的素描。她咳嗽了一声,用下巴指了指茶几上的电脑,「她死掉的时候正在看着电脑吧?那个『恐怖的东西』难道是从电脑里出现的吗?」


电脑旁边还连接着电源线,显然到现在依然有充足的电维持手提电脑的运作。


「嗯,有可能。」雪柔说着,慢悠悠地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对胶手套戴上,并在没有知会达妮卡的情况下,突然伸手朝手提电脑的键盘摸去。


达妮卡吓得几乎要抱不住雪柔,只能以一个奇怪的姿势压低身子,好让雪柔能比较舒适的触碰到茶几上的键盘,「你不是说不能随便乱碰这里的东西吗!?」


「是不能随便碰,但既然都决定进来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呢。」雪柔动作轻柔的按了键盘上的几个按键,「这边的键盘上灰尘不是特别多,不是神探或是鉴证组过来的话,被发现的机会不大,不像拉窗帘这种移动幅度大的高风险动作。」


「……」达妮卡不禁在心里腹诽雪柔的双重标准。


「原来如此吗?」雪柔多敲了几个键,就把身体的重心转回达妮卡的怀中,不再接触那台电脑,「桌面是预设的,而且档案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很明显的,这台电脑被洗了。」


「被洗了?」达妮卡皱起了眉头,「什么人做的?」


小镜身为一个侦探,电脑里的调查资料可是掌握着不少客户的秘密,甚至还有一些隐秘的情报。这些东西在某些心怀不轨的人眼里可是一个个金库,也有重视私隐的客户想要把这些隐私给彻底删除,激进一点的甚至会企图把小镜灭口,小镜和她的电脑会被人盯上想来也是很符合逻辑的一件事情。


「不知道,不过这更像是镜小姐她自己写的自我防护程式,一旦有人尝试骇入这台电脑,电脑就会把所有资料连同程式一并删除。」雪柔摸了摸下巴,「毕竟镜小姐自己就是一个骇客,身处的行业需要保护客户和案件的隐私,结合她在看电脑期间猝死这一事实,很容易就能证实你刚刚的猜测——她在使用电脑期间,被一个黑客骇入了电脑。不过对方也仅仅能够发放恐怖到足以令她吓死的画像,就被接下来触发的重灌程式给删除了。」


「那……」达妮卡的目光不自然地飘向窗边的办公桌。她知道小镜除了电脑文件,也会为这些电脑资料做一些简约的纸质档案,这样在电脑出问题或是不见了的情况发生时,她也有办法重新观看旧资料。现在想来,窗边办公桌上放着的文件肯定就是她挑出来、正在调查的东西。


「不行呢,」雪柔摇了摇食指,「这个行动风险还是太高了,而且我能猜出小镜正在调查的东西是什么,所以我们还是先调查其他东西吧。」


「……你知道她在调查什么?」达妮卡感到有点无奈,而且很悲催的,她居然不觉得这事情很值得讶异。


「嗯,我能猜出来。」雪柔的语气带点洋洋得意,听上去非常欠揍,让达妮卡产生了一种想把对方摔到地上去,但又因为实际情况而不能这样做的尴尬感,「嘛,看她这个表情,肯定是吓死的没错,不用验尸也能知道。而且根据楼下店铺的告示,镜小姐很可能是在楼下店主离开去旅行以后才死掉的,也就是大概死掉三天左右。不然的话,楼下的店主应该能快速发现镜小姐死亡的事情。」


「但要是他不上来的话,也未必能够发现小镜的死亡吧?」


「小达妮卡,你的鼻子不是很灵的吗?」雪柔在达妮卡怀里嗤笑了一声,「虽然是比不上尸山血海那种可怕的腐烂味道,但在城市里,一般一个人的尸臭味也已经够突兀了。咖啡店和事务所只隔了一层水泥,味道很容易就能传到楼下的咖啡店去。要是咖啡厅里出现难以忍受的臭味,店里的负责人不可能不寻找臭味的来源对吧?」


「好吧,你说得对。」达妮卡又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因为不能触碰小镜的身体破坏现场,而且不能调查书桌,这里能够看出来的东西也就只有这么多了。达妮卡也只能抱着雪柔,往最后剩下还未调查的两扇门走去。


第一扇门里面是一条楼梯,通往楼上的三楼。达妮卡走上楼梯以后,那里便是一个关着灯,充满生活气息的起居室。三楼似乎就是小镜正在居住的家,雪柔让达妮卡在里面转了一个圈,发现这里线索并不多。小镜似乎是一个把私事与公事分得很开的人,家里并没有什么重要资料,就只有一大堆的生活痕迹。


在上面多待了一会儿后,雪柔便示意达妮卡不必再在这里瞎转悠了。两人快速的下了楼梯,回到了灯火通明的会客室。


第二扇门通往一个类似于小型资料馆、甚至可以说是小图书馆的小房间。房间里总共放了六个大书柜,都放有书本或是厚重的文件夹。达妮卡留意到,其中一个书架上放着一些小镜偏爱的小说作品,都是一些达妮卡没有看过,以日语写成的书本。其中「三岛由纪夫」和「川端康成」这两个名字占据了书架上的一排。另外在下方,还有一整排的「东野圭吾」和半排的「村上龙」,同样也是达妮卡不太清楚的旧时代日语作者。


在达妮卡分心留意小说的时候,她怀里的雪柔则是随意抽出了一个文件夹,直接打开看了看里面的内容,然后忍不住的笑出了声音,「……镜小姐这种做法还真是高明。」


达妮卡闻言转过了头,便看到了怀里的雪柔正在看的资料——那是一堆经过加密的字符与数字,而字符当中除了英语字母以外,还有日语的平假名片假名,甚至还有一些最北方俄语里才会出现的字符,看上去是用了非常复杂的加密方法,不知道解码方式基本上是完全不能看懂,「……原来小镜还留了这一手啊。」


不得不说,这种保管资料的方法虽然非常麻烦,但保密性却非常好,而且加密系统很完整,似乎并不是最近才刚刚建立的。也许是事务所的上一任主人,也就是小镜的叔叔还在的时候,就已经在用这种方式保存客户的敏感资料。


「这下子我们真的可以走了。」雪柔把文件夹插回书架上,摇了摇头。在看不懂资料的情况下,她们并不能判断那些是需要阅读的重要资料,那些是不相干的,自然是没有必要再看下去了。


达妮卡调整了一下横抱着雪柔的姿势,准备离开这里。只是当她最后再多看一次那个摆满了日语小说作品的书架时,却发现了一本被横放着的奇怪书本,「等一下,这是什么?」


「怎么了?」雪柔闻言探头看了看达妮卡正在看着的书架,很快就发现了达妮卡在意的那本书,「《聊斋志异》吗?嗯……从这个书架本身出发,这的确是挺奇怪的。」


在一堆的日语作品里,突然出现一本古老的华语作品,的确是一件非常突兀的事情。


「小镜看得懂华语?」达妮卡靠近了那一排的位置,让雪柔能够把书本抽出来,并打开来看。里面满满的都是日语注译,几乎把整本书都写满了,甚至还需要另外加上纸张来做笔记,「……等等,这不是小镜的字迹。」


刚刚雪柔从书架上拿下来的加密资料夹上就有小镜的字迹,对比一下就能发现两种字迹虽然有点像,但却有着微妙的不同,能看出来不是同一个人的字。


「这应该不是她的书本,大概是借过来的东西。」雪柔翻了翻内容,「不过这也不像是她正在调查的东西,那样的话应该会放在办公桌上……嗯?」


雪柔翻着翻着,发现这本书里一个叫「画皮」的章节被折了角,而且是只有那一个故事的第一页被折了角,其余的所有故事都没有。


「这和小镜正在调查东西有关系吗?」达妮卡看了看那个折角,上面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压痕,看来已经折了一段时间了。


「……」雪柔收起了笑容,罕见的皱起了眉头。好一会儿以后,她才慢悠悠的说道,「不清楚,只是猜测的话,我觉得机会比较大的可能性是,镜小姐先是以为这章节的内容和她正在调查的东西有关系,但后来又发现了新的猜测,便把这个旧的猜测先扔在这个书架上了……这事情先记着,等我们去了安全的地方再谈论。」


达妮卡嗯了一声,在雪柔把书本放回书架上原来的位置以后,她便小心翼翼的抱着雪柔出了事务所的门口。两人把身上的衣装整理了一下,拿起行李,正想下楼离开,却意料之外的,听到了一阵令她们瞬间警觉起来的声音。


两人之间短时间的静默,凸显出了外面变得越来越响的警笛声,雪柔冷笑了一声,「啧,来得真快,大概是有人报警了吧?早知道就不顾忌什么痕迹不痕迹了,反正都已经暴露行踪。」


「现在怎么办?」达妮卡这个乖宝宝显得非常慌张,她还是头一次在听到执法人员要来后产生出心虚的情绪。


「没办法了。」雪柔说着重新打开了事务所的大门,「不知道对方是不是针对这里而来的,我们现在只能回去事务所里躲避,并看看能不能抓紧时机开『门』离开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漆雕开
漆雕开 在 2020/04/04 22:31 发表

窥视异常的人没一个能得到幸福,还真是非常克苏鲁啊。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