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单向的深渊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31 21:42
点击:662
章节字数:666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羽仁镜子提着自己的手提电脑和一本薄薄的书,从留学生宿舍来到了米斯卡塔尼克大学的东翼。东翼一直都是文学院学生上课的区域,原本应该和她这个主修资讯工程学系的人没有任何关系,但今天文学部会在这边举行一个每月一次的小型读书会,她便是来参加这个读书会的外系学生。


读书会已经举办有一小段时间了,羽仁镜子便是最早加入的一批,几乎都跟主办方混熟了。虽说是读书会,但比起大家一起读书,这个聚会更加倾向于好书分享和闲聊。羽仁镜子手上拿着的书本,便是她这次要推介的一本英译本。


聚会开始的时间是下午四时,羽仁镜子习惯早半小时到达课室,但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有人居然比她更早到,而且那还是她的一个同乡。


「午安,羽仁小姐。」在她推开门的时候,甜美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便从课室内响起,说的是羽仁镜子的母语日语,自然的家乡口音带着一股非一般的亲切感。


「……午安,黑神小姐。」羽仁镜子如此说道,她很难不记得这个跟她一样,出身在最东边的沿海城市——上海的同乡。黑神爱诗太显眼了,先不说她那出众而空灵的外表,光是身上穿着的东方特色服装,在一堆西方复古衣服里便非常显眼,更不要提贴身的红色旗袍勾勒出那最完美的身体线条,把黑神爱诗的存在感升到最高。她就像是一个没有任何缺陷的女神,在一众长相平凡的人之间鹤立鸡群。


黑神爱诗最出彩的是小巧鼻子下方那樱桃色的薄嘴唇,只要微微一扬,便会展露出漂亮的笑颜。配搭上那双带着笑意的水汪汪大眼睛,绝对能迷倒任何一个在场看着她笑的男性。没有男性能抵抗黑神爱诗不经意散发的魔力,没有男人不喜欢看黑神爱诗那规矩又优雅的女神姿态,没有男性能抗拒黑神爱诗的完美。


这也是羽仁镜子不喜欢黑神爱诗的原因。自从黑神爱诗加入以后,读书会里便充斥着许多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思春男孩,拉低了整个聚会的素质。只是这过错不在黑神爱诗身上,羽仁镜子也不好意思请每次都认真准备好文好诗分享的黑神爱诗离开读书会,就只好把这份不喜隐藏在心里,连对方对她搭话的时候都是冷冷淡淡的,态度甚至还有点差劲。


双方在勉强打过招呼以后,课室就回到了最开始的沉寂。黑神爱诗在羽仁镜子进门以后,就一直低垂着眼帘,这种弱气而带着愁绪的神态令她有种病美人的感觉,看上去美丽又脆弱。羽仁镜子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她这种表情非常碍眼,完全不想靠近对方,但若果刻意和黑神爱诗保持距离,隔得老远分开来坐,态度又太明显了。她最后只好折中的,跟黑神爱诗隔了一个位置坐,然后把自己的私人物品放在两人中间空置的位置上,让整个选择看上去自然一些,也能达到她想跟对方保持距离的目的。


在羽仁镜子安排好一切以后,黑神爱诗的头却垂得更低了。长长的直发从她耳后向她面前的桌面垂下,看上去像是一幅恬静的画,只是画中的主角处于一个无精打采的状态,更加增添了病美人的气质,也令羽仁镜子更加反感了。


「……你这次准备了什么?」即使双方隔了一个座位,但课室内还是只有她们两人,不谈话的话会显得很奇怪。黑神爱诗也没有要开口的意思,羽仁镜子只好忍住内心的不快,问出了一条中规中矩的问题。


「是埃德加·爱伦·坡先生的《梦中之梦》。」听到呼唤的黑神爱诗抬头,满是愁容的神情瞬间变成了一个甜美的笑容,充满魅力的女性磁性声音在课室里回荡着。她一直都人如其名,比起文章,更喜欢优美的诗句,上一回才推荐了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是献给黑女士情诗中的一首,「你呢?」


「……我带了三岛由纪夫先生的《假面的告白》。」


「你居然会看这类型的书。」黑神爱诗的脸红了起来,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容。虽然似乎并无任何的负面意味,但可能是羽仁镜子先入为主的关系,她从对方微微弯起的眼睛里看出了嘲讽,令她非常不喜,语气也马上变重了。


「那又怎么样?这本书可是旧时代的文学作品,有正经的英文译本。」羽仁镜子自己手上拿着的,就是一本从学校图书馆借来的英译本,看上去已经很有年纪,而且被翻了很多次。


「我、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有点意外而已,毕竟羽仁小姐一直都是一个规矩的人。」黑神爱诗看来似乎察觉到自己的话语令人不快,她的脸更红了,并露出了一个慌张的表情,马上为自己澄清,「我也很喜欢三岛由纪夫先生的《禁色》。」


两人之间的氛围在这有点尴尬的气氛之下开始沉默下来。本来羽仁镜子对于推介《假面的告白》保持着轻松、兴奋的心态,但在黑神爱诗这样的反应之下,她又有种自己的小秘密被别人看到一样的羞耻感,突然就没心情向读书会的大家推荐这本书了。但她自己也不能临时再拿出另一本书来推荐,只好面无表情的打开手提电脑,装作需要趁着空余时间赶功课一般,不再和令她觉得尴尬的黑神爱诗对话。


「羽仁小姐,你有看过《寂寞之井》吗?」在羽仁镜子打字期间,黑神爱诗的声音突然再次出现。分神的羽仁镜子不小心打错了一个字,她皱起眉头看着黑神爱诗,对方慌张的表情变回了原本带点愁绪的微笑,姿态也变得有点僵硬,似乎是因为紧张的关系。漂亮的黑色眼珠看上去水汪汪的,带着一种水润的柔弱感,但可惜这种楚楚可怜的感觉只会让羽仁镜子更加的不耐烦。


「没有。」她突兀而冷冷的回答了对方的这个问题。


「……是吗?」黑神爱诗看上去有点失望,也有点不知所措,似乎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顺着对方的话继续这个尴尬的聊天,「那……我下一次推荐一下这本书好了。」


羽仁镜子已经不想再和这个大小姐谈话,刚好另外的读书会成员也陆续推门而入,为整个课室带来了一点热闹与生气。她便没有再回话,直接终止了两人的话题。


读书会一如既往地进行得非常顺利,《假面的告白》也没有引起什么负面的反应,反而得到好些同样看过这本经典的人大力推荐。羽仁镜子松了一口气,收拾好了自己的物品,无视隔壁正在被一些男生包围着的黑神爱诗,直接就走出了课室的大门准备回宿舍,却意外地见到了意外的人。


「戈德温?」她出言询问。走廊上那个高大、穿着黑色风衣的女子闻言转过头来,清秀的脸庞上是冷漠的表情。羽仁镜子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紧张得有点呼吸不了,但她很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脸上连脸红也没有,也就只是微微的瞪大了眼睛,在对方眼中看起来并无任何异样,「你……你在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羽仁镜子说完这句话以后,不知为何,突然就想起了跟自己相差数年、仍然在家乡念高中的女友十六夜爱海。她生出了一种出轨一般的罪恶感觉,无意识的就后退了一小步,动作有点明显。不过她知道眼前这个正在念硕士的学姐只是外表冷酷,内里其实是一个对感情迟钝而且从某方面来说非常纯真的女人,想必对方不会留意她这种小动作里藏着什么样的心思。


「啊?是小镜啊。我在等约翰放学。」对方看见是认识的学妹,就没有任何保留地道出了事实。清冷的声音与话语的内容在羽仁镜子的耳边回荡着,她暗地里叹了一口气,同时也觉得自己的肩上似乎多了千斤重的罪恶感,这禁忌的暗恋情感压得她几乎就要低下头来。


虽然是她让对方叫她「小镜」,但其实在羽仁镜子心中,她比较喜欢学姐发音不正确的叫她的姓氏「哈妮」,听上去就像是在喊「甜心」一样,能让她偷偷楽上好一会儿。


「卡特先生选修了文学院的课程吗?」


「不,那是必修。」学姐的样子看上去有点不满,显然没想到即使升上了硕士,那些噩梦一般的必修课还是如影随形,冤魂不散,「应该快要下课了……话说回来,你怎么也在这边出现了?」


「我来参加读书会……」羽仁镜子正要解释,口袋里的手机便突然强烈地震动起来。她只能先把手机拿出来,赫然就看见爱海的名字出现在屏幕上。羽仁镜子的瞳孔缩小了,心跳也瞬间加速,几乎要跳出胸膛。对方这种时候打电话过来,令她产生了被抓奸在床的紧张感,甚至连对学姐说话也透露出了一点慌张,「……抱歉,我女朋友的电话。」


学姐嗯了一声,没有任何表示,似乎并无发现对方的异样。她的男朋友也很快就从课室里出来,两人便并肩走了。看着对方高大的黑色背影、正在听着女朋友刚起床那种甜腻声音的羽仁镜子觉得有点失魂落魄,对待女朋友的态度也不自觉的变得冷淡而不耐烦。


只是,忙着应付女朋友的羽仁镜子没有看到,黑神爱诗正站在读书会课室的门口,用同样失落的表情,看着她正在谈电话的背影。


xxx


达妮卡从来不知道,雪柔懂的东西原来这么多。最夸张的是,她居然有门路在她们卖掉游艇、横穿混乱的非洲期间,弄到了两张西欧联盟的假身份证。然后甚至还在非洲与阿拉伯政府边境线上的一个小镇里,混上了一艘前往东方、有钱人才能上的邮轮。整个过程非常熟练,雪柔完全不像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


现在她总算能稍微了解雪柔在被西欧联盟通缉之后,到抵达合众国之前这段空白期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知道的吧?我在伦敦大学读书期间因为『深红美人』的身份而被通缉的事情。」雪柔看起来没有隐瞒的意思,很爽快就把自己的过去说出来了,「在被通缉以后,我利用母亲来转移苏格兰场的注意力,然后轻度催眠了一个专门做些肮脏生意的线人,希望能去合众国找一条生路。结果这线人所在的组织居然是一帮骗子,他们把所有付了钱准备偷渡的人都卖去非洲了,当中当然也包括浑水摸鱼的我。」


在连外地旅游都是奢侈的现在,想当而然移民绝对是一件极困难的事情。除了留学生以外,所有遵循合法途径的移民都绝不可能成功,在提交申请以前就会被家乡的政府阻止。有钱人也是一样,虽然能够付出大量金钱外游,但能够携带出境的金钱会被严格控制,确保他们不能跳槽把大量资金带到别的政府区域。


唯一能够勉强成功移民的方法,就只有非法的偷渡。不过偷渡也并不是什么一定成功的安全移民方式,先不说当地政府发现以后会不会强制遣返这些非法移民,在选择偷渡组织的时候就已经要非常小心。很多人贩子组织会伪装成偷渡组织,在敲诈高额偷渡费的同时,把受害者——通常是想要在外地出人头地的傻瓜年轻人——运到其他缺劳动力的地方卖出,赚取双重的利润。其中一个最热门的人口贩卖地区,便是非洲。


非洲跟其他的区域不同。其他区域可能会有一些独立的混乱地区,但邻近的地区政府总会有能力坐镇,压制一切混乱建立秩序。就只有非洲,还是处于一个彻底的无政府混乱状态。


在无人管的情况,这片地区便成为了罪恶的温床,各种黑暗势力在里面明争暗斗,互相争夺领地,造成一些无谓的斗争。在非洲里,每天都有人消失在各种家常便饭般的流血冲突之中,也因为这样,非洲里面的人口数量比一般区域要少,很需要额外的人口去填补那些在流血事件中失去生命的人——通常都是被卖过来的奴隶。


不过对于正在逃亡的达妮卡与雪柔来说,这边倒是一个非常好的中转站。毕竟在非洲,只要有錢、有勢力、或有實力,就能得到任何想要的东西,包括一个新的身份。


「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怀念啊,那边的血舌教团待遇非常不错。虽然很不爽那帮骗子,不过我过得还挺舒适的。」雪柔微微一笑,「除了那个主祭经常有事没事来找麻烦以外。」


「……所以你的舌头就是在那个时候,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吧?」只要把教团的名字与雪柔嘴巴里的异常结合起来,达妮卡很容易就能猜出雪柔在非洲的那段短时间内,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


「你猜?」雪柔没有正面给出答案,只是笑了一下。


达妮卡觉得有点不爽,但雪柔喜欢故弄玄虚也不是第一天的事情了。为了不让对方露出得意的神情,她便只好把问题都闷在心里。


自从那次实验室事件以后,达妮卡脑袋里就多出了一段时间不短的空白期,她完全不知道在这段时间内发生了什么事情,甚至都不知道一起调查的小镜和杰奎琳后来怎么样了。她是不在意杰奎琳是生是死,但还是很担心认识多年的学妹小镜的情况。她曾经多次旁敲侧击,但雪柔给出的答案还是差不多——就是刚醒来时用来敷衍她的那一番话。


达妮卡总觉得那番话里有奇怪的地方,可是在雪柔的轻度催眠之下,她每次都是傻傻的相信了,然后过了一段时间才重新觉得那番话里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别想了,我们待会儿就能下船,终于可以跟这个恶心的蓝色海洋说再见了。」雪柔说着转了一个圈,她现在身上穿着的是在邮轮上买的东方式长袖连衣长裙,配搭上西式的小圆礼帽。这种把东方与西方特色混合在一起的服饰在达妮卡看来不伦不类,但很奇怪的是,这种混合服饰在东方似乎很受追捧,以至于邮轮上的衣饰店也在卖这种款式的服装。


现在已经是11月末,快要12月了。经过了四个多月的漫长逃亡旅程,两人现在终于快要到达那个東方最著名的商业城市——上海,也就是雪柔说过的逃亡旅程最终目的地。邮轮很快就靠近了岸边,达妮卡有点颤颤兢兢的用假身份证通过了安检,然后才和一脸从容的雪柔一起提着她们的两个小行李箱,正式踏进了上海的区域。


邮轮码头的隔壁就是计程车站,还有点呆的达妮卡被雪柔拖上了一辆计程车。里面的司机在看见达妮卡这个明显不是本地人的女人时还有点困扰,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沟通。直到雪柔拿出一张小小的卡片,用流利的日语让对方把车子驶去上头的地址以后,他才放心的用日语与对方交谈。


「雪柔,你来过这里吗?」达妮卡有点好奇的问。虽然她自己能使用日语沟通,但在和雪柔谈话时因为习惯的关系,用的依然是英语。


「没有,这是我第一次来。」雪柔这样回答道,她的笑容变得古怪起来,「会问这样的问题,你很好奇那张卡片是什么对吧?」


「好吧,那地址是什么?」达妮卡当然很好奇卡片上的地址,她原以为雪柔曾经来过,有一个秘密的落脚处或是相熟的朋友家,但现在看来应该不是了。


「羽仁镜子那间侦探事务所的地址。」雪柔笑出了声音,「我在走之前匆忙向她要的,就是知道现在一定会用上。」


事实上,这地址是雪柔用达妮卡做筹码得来的东西。羽仁镜子在看过她的真身之后,一直都很抗拒和雪柔再次接触,要不是达妮卡也是必须逃跑的一员,她大概不会答应这种风险很大的窝藏怪物要求。


「……」达妮卡瞬间觉得非常对不起小镜,对方已经帮了她不少忙,现在看来又要欠上更大的人情了,「你这样我会很有罪恶感耶。她帮了我们这么多,可是我甚至还很失败的没有把她的女朋友救出来……」


「……笨蛋。」雪柔忍不住捏了一下达妮卡的脸颊,對方显然到现在还没有发现小镜喜欢她这个事实,所以她才不想告诉达妮卡实验室事件后续的详细情况。


計程車渐渐的驶进了市区。跟合众国不同的是,这个小市镇寸金尺土,高楼大厦林立,没有合众国那种土地辽阔,郊区独栋大楼比较多的风景。现在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四周的大楼都亮起了七彩的霓虹灯,看上去很是热闹,怪不得这里会被西方称为「不夜城」。


不过以上所有的东西统统都不是达妮卡所关注的重点,她的注意力全都放在被照亮的广告与宣传单张上了。因为接近一半的广告,上头都被印刷了黑神爱诗的样貌。广告上的黑神爱诗非常漂亮,穿着一件奇怪的混合旗袍,上身的红色衣料依然保留鲜明的无袖旗袍特色,而下身则是西式荷叶边泡泡裙的设计,能看出里面有穿裙撑。她的脑后别着一个大蝴蝶结,手上拿着一把红色的折扇,提起来刚刚好把她的樱桃小嘴和小巧的鼻子遮住了,只露出了一双水润的黑色大眼睛。


明明是不伦不类混在一起的设计,但可能是因为黑神爱诗的美貌太出众,居然衬托出了裙子的独特之处,成为了一个奇怪的卖点。


达妮卡同时也留意到,几乎街上的所有女性全都穿着跟黑神爱诗同类型的衣服,只是在花纹与颜色上稍有不同,或是再另外配搭外套而已。她更注意到了,街上所有的女性,手上都拿着一把小小的折扇,似乎也是跟黑神爱诗同款的扇子。


「大叔,这个美女是最近当红的歌星或是演员吗?」雪柔显然也注意到了满街的黑神爱诗,便用日语向司机这样询问。


「不是呢。」司机解释道,达妮卡能明显察觉到对方的态度由原本的拘谨慢慢变得温和下来,「这是黑神集团的董事长,黑神家的大小姐,同时也是黑神家时装公司里的专用模特儿兼设计师。话说回来,小姐你身上的衣服也是她家的品牌呢。」


「……是吗?」雪柔的眼神暗了暗,达妮卡感觉到雪柔的气场增强了,她似乎对于自己居然穿着黑神家品牌的衣服而感到不爽,但也没有再追问司机这个当红模特儿的更多情报。


羽仁镜子的侦探事务所在市区的东边,算是不错的地理位置,而且很难得的依然保留着三层式、类似于独立屋的设计。地面的那一层似乎是别的店铺,只有二楼开着灯光的窗户上方才有一个小小的,几乎看不见的招牌——羽仁侦探事务所。


雪柔付了车钱以后,便跟着达妮卡出了计程车。这栋楼的地下商铺是一间小小的咖啡馆,门前贴着告示,表示店主从四天前开始,就去了隔壁城市度假,连续一个星期都不会开铺。两人只能利用商店门旁一条昏暗而狭窄的楼梯走上二楼。在走上楼梯的时候,达妮卡就已经嗅到了些微淡淡的难闻味道,有点像是腐烂的肉类与臭鸡蛋混合在一起,但并不浓郁,只是令人稍稍有点难受而已。


她感觉到了一阵不妙的感觉,便加快脚步,来到了一扇门前,上面挂着「Open」字样的牌子。达妮卡转动了一下门把手,察觉到门似乎没有锁上,而且明亮的光也通过门缝透了出来。她以为事务所现在还在营业中,没有锁上是为了方便客人出入,便毫无防备的打开了门。


「……!」


映入眼帘的,是羽仁镜子已经变成尸青色的脸。她坐在事务所内的黑色沙发上,双手紧紧的握着自己的脖子,嘴角流着透明的唾液。她的头颅微扬,但眼神却向下的看着面前茶几上的电脑,神色看上去惊恐异常,眼珠暴凸,嘴巴张得极大,在失去生命的前一刻似乎还在恐怖的尖叫。只是现在她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命,成为了一具无机质的尸体。


「她是被吓死的。」雪柔看着眼前这种异常的场面,很快就下了定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漆雕开
漆雕开 在 2020/04/04 22:22 发表

有着现任女友,心中还有暗恋的人,神使大小姐还真是找了个难度很高的人来喜欢啊。。。

Pluvia
Pluvia 在 2020/03/24 12:02 发表

镜桑有点惨啊,持续遭遇不幸…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