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特殊调查科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4-12 23:57
点击:418
章节字数:571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雪柔这一次不再要求达妮卡横抱,而是自己走进了事务所里面。达妮卡见状也快速的一次拿起两个行李箱,和雪柔再次闯入了事务所中。


尸体难闻的臭味依然存在,像是小镜无声的注视一样,令达妮卡感到了不少的压力。她不敢看向小镜所在的方位,飞快地踹开尸体左侧的第一扇门正要上楼,却发现雪柔并没有跟着她,反而是独自走到了窗户旁,探头看了看。


「雪柔?」达妮卡忍不住出口提醒,雪柔现在身处的位置非常容易暴露,一旦那些警笛声真的是冲着她们来的,那么站在那边的雪柔无疑就是在自爆。


「那些车子还没到。」雪柔看了一眼窗外以后,带着手套的手便伸向窗户旁边办公桌上的文件,完全违反了自己之前说的「不留下痕迹」规矩。在翻找几秒钟以后,最终她拿起了一本被压在一些书本下、令达妮卡感到反感、甚至恶心的上锁笔记本,塞进自己的包包里,「行了,快上楼。」


两人爬上楼梯到了三楼,走进了小镜的卧室里。卧室里的窗户和下面事务所的两扇窗户一样,都是正对着之前她们下车的那条大街,能看清楚外面的情况。


达妮卡放下手上的行李,躲在窗帘左侧,稍稍探头看向街道的方向,街上多了不少闪着红蓝两色的车辆,上面冲下来了一些穿着制服、带着装备和武器的女人们,有条不紊并且飞快地把整个事务所包围了起来。有几个同样穿着制服的人更是在包围圈外放置了几盏强力的探照灯,就照着二楼事务所的窗户,光芒亮得连身处三楼的达妮卡也觉得有点刺眼。


「似乎真的是冲着我们来的……」达妮卡满眼不可思议,「为什么?是我们用假身份证的事情暴露了吗?」


「不是,你看清楚他们的制服。」雪柔在窗帘的右侧探头,「那并不是这座城市执法人员的正式制服,这些人不是普通的警察,而是一个规格外的特殊部队,这制服我能认出来。」


「什么?」达妮卡瞪大眼睛惊讶了一下,下意识的就接着问了下去,「什麼特別部隊?」


雪柔的心情看上去挺好的,罕见地没有转弯抹角,直接就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她们应该是专门调查异常情况的特殊部队。之前我在非洲的时候听说过,这边的制度很奇怪,执法机构是每个市镇独立分开来运作的。现在我们这里的上海执法机关,跟附近东京的执法机关便完全不同,甚至连架构都不同,根本就不是同一种制度。」


她顿了顿,然后才继续解释:「所以这边的调查机关便不是合众国那种覆盖全地区统一指挥的『异常调查局』,而是附属于市镇当地执法机关的一个『行动小组』,叫『特殊调查组』。后来因为案件多,组内严重人手不足,便直接改组,成为了『特殊调查科』。」


雪柔这番解释里的言下之意,就是情况并不寻常。如果是偷渡被发现的话,一般来说应该会是最底层的普通执法部门、或是入境部門来抓人,而且不会这样大规模。现在换成了别的什么「特殊调查部队」,就意味着偷渡并不是她们被围堵的最主要原因,她们身上的异常才是惊动这些人员的主要因由。


「但……我们身上的异常这么快就被发现到了吗?」达妮卡领悟到了雪柔话里藏着的意思,皱起眉头,又转头看了看外面的人员。对方已经把事务所的入口完全封锁,要不是达妮卡能施放「门」的法术,这间屋子对于她们来说应该也算是插翼难逃。


「我们现在可以肯定的,就只有对方必定清楚知道我们并非普通人。不过情况也不算是非常糟糕,他们得到的情报应该并不详细,不知道你能操纵空间,所以才采取了这种动用大量人力,看似密不透风,却不对法术的使用作出限制的包围。只不过这线索也表明了,这边大概有知道我们事情的人举报了我们。」雪柔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带着一种嘲讽的感觉。


「但在这个陌生的东方城市里,熟悉我们身上异常的,应该只有小镜一个人啊?」达妮卡的目光飘向楼梯的方向,「而且她也已经死了,不可能作任何的举报。」


「傻瓜。」雪柔又笑了,声音柔柔似水,「知道真相的人的确是只有一个,但知道真相的并不只有『人』,在这座城市里,还有一个『非人』知道一切真相,而她也是我执意要带你过来的理由。我们最终的目的,就是要在年底前,和她见面。」


达妮卡皱起了眉头,她其实不太明白雪柔说的这些话到底在指什么,不过想想雪柔向来经常就是如此说话。她也没有太过执着于自己不理解的东西,只是因为直觉地感觉到雪柔说明的东西应该和迈阿密那时的空白期有些关联,所以才开口问了一下:「那么那个知道一切真相的『非人』是什么东西?它又为什么要恶意举报我们?」


「小达妮卡,你搞错了。这不是恶意举报,这是一个恶意的欢迎。」雪柔又露出了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容,「『祂』是在以这座城市的主人之姿,用这种方式欢迎我们到来。而且在欢迎的同时,还顺便跟我们下了一道战书。」


达妮卡显得困惑而不知道该怎么回话,只能沉默下来,再次察看外面的情况。包围圈后似乎多了没有穿着制服、显得突兀的一对男女,看上去像是现场的指挥官,正嘴唇一张一合的说着话,似乎在下什么指令。紧接着过了不到一分钟,便有两队装备十足,手上拿着重型枪械的人从车上下来,穿过了包围圈,似乎是想要直接上来抓人的样子。


雪柔见状也挑起了一边眉毛,「小达妮卡,快开『门』。我们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达妮卡有点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点了点头便开始施法。但才念了第一句,她就感觉到了一阵非常不对劲的感觉。这个感觉让她瞬间回想起几个月前,在莱特教授的实验室里那种被限制力量的别扭感。达妮卡心有不安,马上停止施法,决定在念咒之前,先测试一下自己的瞬移能力是否可行。


「怎么了?」雪柔看见达妮卡才念了几个音,就一动不动的僵硬在原地,原本脸上大大的笑容便转为了比较淡的微笑,「出现了什么问题了吗?」


「……」达妮卡脸色呆滞了一秒,才傻傻的说,「我瞬移不了。」


「什么?」


「我、我施不了法……天赋的瞬移也不能使出来。」达妮卡的语气难得带点慌张,「这种情况在迈阿密……不,幻梦境的实验室里也有过,对方的力量没有比我强出太多,但我不能光靠正常念咒冲破这种限制……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哼。」雪柔沉默了一分钟,她的眼神不自然的瞥向那几盏强力探照灯,露出了一个讽刺的嘲笑表情,「我收回之前的话,看来对方应该是知道我们身上异常的详细资料,想好了要如何克死我们。」


她歪了一下脑袋,再次观察了一下窗外那些重装备人员接下来的行动。这些特殊小队似乎也非常谨慎,没有横冲直撞,而是决定步步为营。小队前进的速度可以说是慢得堪比乌龟,这就给了两人更多的时间思考逃脱方法,「小达妮卡,你说的『限制』,应该是类似于束缚一类的法术对吧?」


「这……我不清楚。」达妮卡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我想应该是的,毕竟它给我的感觉跟被捆着的感觉有点相似。」


「那就没错了。」雪柔掏出了口袋里的人皮书,翻到了其中一页上面,「我有办法像是解除暗示一样解除这个限制,不过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说完以后,也不等达妮卡有什么反应,她便拿下了脖子上的黑水晶,按照人皮书上的图案,在空中精准地画了一个一摸一样的复杂符号,并念着一些奇怪的音节。达妮卡不好妨碍雪柔专心施法,便把心思放在了窗外对方的行动上。在看见小队的身影没入楼梯口的位置以后,她便带点紧张的关上了卧室的门,锁上了锁。


「你试试看。」雪柔的施法在一分钟内便完成了,达妮卡马上就尝试了一下,但天赋的瞬移跟时间回溯还是没有效果,「看来是我的力量不够……小达妮卡,你来试试。」


「我?」达妮卡瞪大了眼睛,感到非常不可思议,「你也解除不了的话,我大概也不行吧?」


「不一定。」不知道是否错觉,达妮卡总觉得雪柔的话里有点酸,带着一丝嫉妒的味道,「如果我不能解除的话,这很大机会是更加高位存在布下的限制,那就需要以同等的力量去解除。」


达妮卡有点疑惑,但既然雪柔都把人皮书硬塞过来了,她只好学雪柔那样,依样画葫芦的用手指在空中画阵。不过才画了一划,达妮卡便发现这个邪术其实一直存在在她的脑袋图书馆里,只是从没调过出来。不用看雪柔的人皮书,她都能知道接下来应该要做什么,一下子便运笔如飞,嘴里更是快速、但发音清晰的念着那些她熟悉无比的复杂语言。


只用了30秒,达妮卡便完成了施法,被束缚的感觉也明显消失了。她看向雪柔站着的方向想告知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却发现雪柔在不知不觉之间移动到了行李旁边,拿出了之前在办公桌上拿到的上锁笔记本,正若有所思的看着上面的复杂图案,那正是达妮卡觉得恶心的来源。


「都说了能行的。」察觉到了达妮卡已经完成施法,雪柔转过头,露出了一个可爱的小小笑容,冲散了达妮卡的恶心感,「看你都熟悉得像是之前曾经无数次使用过这个法术一样了。」


「是啊……」达妮卡下意识的回应了雪柔的话语,之后才猛然发现自己好像不应该知道这些奇怪的邪术……明明在施法的时候,一切都显得自然而正常。


「别的东西就先别管了。」雪柔指了指卧室的房门,脸上虽然没有表现出焦躁,但光是这个动作就足以让达妮卡联想到下面咄咄逼人的特殊部队,从而感到紧张,「对方应该已经到达事务所的门口了,你快开一个『门』。」


既然雪柔都这样说了,达妮卡便没有再在这些细节上执着,只是稍稍停顿了一会儿,吸了一大口气,便开始施展自己最擅长的「门」法术。


雪柔看达妮卡在专心施法了,便把手上的笔记本塞回自己的包包里。在刚刚上楼的匆忙之中,她之所以抓起了这个毫不起眼的笔记本,是因为上头画着的、一个非常吸引她的图案——那是一个别扭的旧印,画得并不准确,但依旧能从严谨的细节与正确的开光方法份上,看出画图案那人的认真与用心。雪柔的直觉告诉她,这本书的内容非常重要,必须得带上。


门外开始传来匆忙而杂乱的脚步声,显然那些身上带着重装备的女人已经上来了。达妮卡的念咒声不大,但只要稍微留意一下,就必定会注意到这种以奇怪发音组成的念诵声。雪柔的眼珠子转了转,最后把房间里一切她能推动的杂物都移到了门前,企图用这些东西来为达妮卡争取一些施法的时间,但她这样做的效果也是甚微,搬动东西的声音甚至还更快地吸引了对方的注意力。


「在这里!」


其中一把低沉的女声这样说道。这些人说的并不是日语,而是语法比日语更复杂的华语。雪柔皱了皱眉头,有一点懊恼,因为她精通的语言里并不包括华语,只能勉强听懂一些单词或是简单的短句而已。


「大小姐……这里……」另一个比较年轻活泼的声音回应了前一个人的呼喊,她的华语发音在雪柔的认知中并不标准,似乎华语并非她的母语,只是第二语言。


「大小姐……遥远的……偷渡……两个……奇怪的……邪术……小心……」


雪柔正想要再努力辨认话语的内容,门上便传来了猛烈的撞击声。她胡乱堆砌的杂物虽然发挥了阻挡的作用,但也只是杯水车薪,门被撞坏也只会是几分钟之内的事。


「小达妮卡……」雪柔想要确认达妮卡施法的进度,却意外的发现对方身上,也就是衣服的空隙中,冒出了一些诡异、带着点点白光与五颜六色色彩的黑色烟雾。达妮卡整个人也像是要气化散架一样,不但变矮了,衣服里的身体形状看起来还非常奇怪,就像是一团黑色、正在不断变化的气体。比较幸运的是,现在的达妮卡正忘我地念着咒语,并不知道自己身上起的变化,也就没有被这种诡异的变化吓到。


时间是真的不多了。雪柔知道,现在的达妮卡已经处于准备觉醒的状态,恐怕只要情绪突然剧烈变化,她就会完全觉醒恢复记忆。这也是雪柔选择隐瞒她在实验室里失控杀人的原因,她不觉得达妮卡在听到这个事实以后还能保持自己的理智,毕竟现在她这个意识是多么想要融入、成为人类的一份子,即使这个愿望跟她神明化身的身份完全不搭配,甚至还显得非常荒谬与幼稚。


达妮卡身上的怪异状况在房门第三次被重击后,就恢复了原状,空气中的黑雾很快就散去,达妮卡也从忘我的念咒中回过神来,恢复成了人形。她立马就拖着雪柔和地上的行李,通过空间「门」快速离开了小镜的卧室。


在紧急情况之下,达妮卡也没有多想,便选择了一开始她们下船的邮轮码头作为目的地。在穿过「门」以后,她便马上把「门」关上,防止有什么人误闯入「门」追来。这下子是终于从被彻底包围的局面中逃脱出来,雪柔长呼出一口气,在神经放松下来以后,便带点悠闲的瘫在码头旁边一张休息用长椅上稍作休息。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达妮卡整理了一下自己在匆忙中弄乱了的头发和衣服,「入境时我们还拍照了呢,对方有我们的照片与详细资料,那说不定之后街上除了大小姐的广告以外,还会见到有我们照片的通缉令……」


「接下来当然是去旅馆好好的睡一觉。」雪柔眯起眼睛笑了,并在长椅上伸了一个懒腰,把自己的背搁在长椅的椅背上,然后向后弯至看得见长椅后方的海洋,「被通缉的那种事情可以明天再想,即使要通缉我们,指令也不会那么快一天就下来,我们现在需要考虑的,就只有当下的事情。」


「……」达妮卡看着雪柔懒懒的样子,最终还是稍稍鼓起勇气,「既然是这样,那么我们现在就去见大小姐吧。」


「嗯?」雪柔把伸长的两只手都收回来,恢复正常坐姿抬起头看着达妮卡。


「你说我们年底前必须要见的『非人』,就是大小姐了吧?」达妮卡其实并不清楚雪柔的打算,只是从雪柔多次在提及大小姐时都会露出的奇怪态度去推测,对方应该就是雪柔想要带她去见的人物,「那么我们就速战速决吧,不要再浪费时间了。见完以后,我们就可以离开这里,找一处地方平静地生活了吧?」


达妮卡的想法很单纯。她厌倦了这几个月或在陆地、或在海洋上的奔波劳碌。她想在雪柔达到目的以后,就两人一起离开这里,到一个没什么人的平静地方去,一起度过之后的时间,再也不跟这些麻烦的异常事件作任何接触。她总有一种极差的预感,只要自己和旁边的雪柔继续接触异常,在不久的将来就必定会有什么无可挽回的严重事态发生。这种预感在自己脑袋里奇怪的知识增加了以后,便变得越来越强,强得几乎要占据她的精神。


达妮卡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她自己也没有自觉的,变得越来越粘雪柔。只要看着雪柔薄薄的粉红色嘴唇,她就莫名其妙地心安,暂时驱散了那种强烈的坏预感。


「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小达妮卡。」雪柔轻笑了一声,拿出了包包里,从办公桌上拿走的上锁笔记本,也就是那个令达妮卡觉得厌恶的笔记本,「见面也是要看时机的,现在还不是时候,而且既然对方这样下战书『欢迎』我们,我可不会想循正轨途径找她。」


「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我们绝对不会现在就去找她。」雪柔随便从头上拿下了一个不起眼的黑色胶发夹,「不过既然你提起了,我就循例的问一句吧。」


她把发夹插进了笔记本上的锁孔里,「在你的印象中,大学时期的黑神爱诗大小姐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漆雕开
漆雕开 在 2020/04/06 19:41 发表

调查组莫非是在捉捕途中还为大小姐实况转播?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