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荒谬真实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31 01:30
点击:384
章节字数:42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嘛,」雪柔把说话的语言转回英语,并放下了手中已经变成液态影子的达妮卡,站了起来,「这事情早在肯尼亚血舌教团的时候就已经有一个说法了,只是我並沒有當作是一回事,也不想当什么弥赛亚……不过当年的教团主祭倒是很当一回事,她大概把我当成假想敌了吧,所以我们当年才会有那么多人被嚼。在她被吃了以后,这个秘密就只余下我一个人知道了。」


失去理智的杰奎琳脑袋已经一片空白,她只能静静地听着雪柔在嗤笑一声过后,继续悠悠地说道:「接着在合众国工作没多久后,我就听说了那个预言的事情,更进一步对这个身份产生排斥的心里,同时也一直抱着侥幸的心态没有当真。直至一年半前小达妮卡身上的异常被发现后,我才松一口气,错误的断定了『弥赛亚』这个身份与我无关,以为她才是真正的救世主……不过现在想想,即使小达妮卡真的是混血,她的血统还是较为纯正的。预言中『血统复杂』所指的,只能是我。」


「……」杰奎琳说不出话来,她觉得自己的脑袋正在被塞入一些她并不想知道的东西,但她却没有力气去堵起自己的耳朵。她还记得在血舌教团里生活的日子,在教团主祭召唤血腥之舌咀嚼教徒、造成教团内部地狱一般的尸山血海以前,那真的是少数杰奎琳觉得平和幸福温馨的时光,尽管那个时候她和同样在教团内的雪柔并不是十分熟念。


「直至半年前发生了维特家事件后才令我反思了一下,」雪柔继续说着,并用自己沾满雨水的双手抚摸着脖子上的黑水晶,「让我第一次产生怀疑是维特先生被催眠的状况。一般而言一个从未接受过催眠的人,跟中度以上催眠法术的相性绝不可能太高,不可能完全不抵抗就全盘接受,除非在更早前就已经接受过一次强力催眠。」


极大的雷声盖过了雪柔尖细的尾音,雨下得更大了,杰奎琳有种自己正在被雨水鞭笞着的感觉,浑身上下包括脑子,都非常疼痛。


「而小达妮卡在废墟之城里第一次接受的就是深度程度的催眠,她却显得没有任何抵抗或是不适,很自然的就接受了。嘛,当时我是趁虚而入的,而且对于成功催眠一个半神这个事实太过得意,所以隔了几个星期以后才猛然发现这当中其实问题很大。小达妮大概曾经被催眠過,失忆了,然后才被戈德温家召唤出来并捡回家养。这应该就能解释为什么她明明是一个邪神化身,思考和行动却跟人类极度相似。」


雪柔在这边自然地停顿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個异常恶毒的笑容,「不过呢,这半年看着那些虚伪的高层误把灭世魔王当成弥赛亚来圈养的样子实在是有点过瘾,只要幻想一下最终他们发现自己养的弥赛亚成为了邪神魔王后露出的表情,我就觉得很爽。」


「……祂不是神吗?」杰奎琳终于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即使她的表情已经惊讶得变成了麻木,却还是不经意之间在语气中流露出些许轻蔑的情感。她从一开始就没有喜欢过达妮卡,甚至对于对方的失踪显得漠不关心,只是一直没在雪柔面前明显地表露出来而已,「神明居然会被催眠?还生出了一个拥有人类思想的意识?恩格尔,如果这是真的,这样的神明也太弱鸡了吧?」


「别先入为主。」雪柔摇了摇头,似是想要把头上的雨水弄掉,但很快她的头发上还是重新占满了豆粒一样大的雨珠,沿着已经湿透的发丝滴了下来,「能催眠神明的,只有神明。小达妮卡现在会那么容易陷入类神生物的暗示与催眠,完全是一开始打的基底——那个最开始的强力催眠所造成的。」


「……你一直在说的黑神爱诗吗?」杰奎琳的表情顿时颓唐了下来,成为了一脸虚弱。今天真的是太长了,发生了太多刺激到她神经的事情,现在的她已经非常疲倦,什么都已经不想管了,「原来如此,根据照片和描述,还有那张卡片上的内容,这个女人就是新生的『肿胀之女』对吧?呵,如果你在狱中的母亲得知这个事实,大概会开心得暴毙。」


雪柔没有说话,但她脸无表情的脸容却表达出了默认的姿态。两人之间的气氛转为寂静,雪柔在又一道闪电落下的时候,突然字正腔圆的,接连两次用不同的发音,说出了同一个名字。


「@#¥%&*。Nyarlathotep。」


黑水晶在雪柔话音刚落以后闪了闪紫色的光芒,但四周并没有任何特别的反应,就像刚刚她用神的语言接連说了「Tawil-at'Umr」和「Yog-Sothoth」一样,似乎并无任何高位存在回应她的呼唤,天上还是只有打雷的声响与炫目的闪电。


「……成功了吗?」杰奎琳脸上浮现出了苦笑,她已经觉得太疲倦了,「看来我一直都误会了你的『造神』的意思。那么恭喜你,现在你已经成功达成目的了。」


即使呼唤神明的名字并不能直接让祂们降临,但基于某一些原则,神明还是会以祂们的特殊方式给予发音正确的信徒些许回应。在维特家事件中,雪柔在说了阴森寒骨食尸鬼之神「Mordiggion」的名字以后,四周的气温突然下降便是其中一个例子。现在正确呼唤神明的名字以后没有任何反应出现,其中一个最有力的解释,便是雪柔之前所说的理由——因为神明已经存在在这里了,不必再呼唤。


而在场的人里,就只有雪柔一个人在身体上和心理上,都跟她在呼唤的众神之信使——「Nyarlathotep」有某一些关系。


杰奎琳知道,「造神」一直以来都是雪柔的最终目的。她本以为雪柔是想把半人半神的达妮卡改造成邪恶的神明造成世界毁灭,但现在才发现,雪柔根本不在乎世界会不会毁灭这种事情,她由始至终都只在乎她自己。那个「造神」的真正意思,是把她自己改造成为神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雪柔原本已经恢复理智的脸上露出了一个非常扭曲的笑容,但没多久以后,她的笑声便渐渐弱了下去,「不,这不是成功,我还差最后一样东西。」


她看向了地上还是一团糟的达妮卡,眼神不自觉地柔和了下来,「我需要一个真正神明的身体。现在这个身体虽然经过改造,但本质上还是以人类的部分为基底,太过脆弱了……小达妮卡的身体将会是最好的选择,我的身体曾经在波士顿的地下道接受过她授予、空气似的暗物质,而且相性还非常高,基本上没有任何排斥的反应。她的意识在经过我的熏陶以后,已经非常信任、甚至达到了依赖我的程度……呵,原来这就是弥赛亚的意思吗?」


合众国政府一直以为只有雪柔才能令达妮卡觉醒,但实质上没有雪柔达妮卡也能通过异常事件慢慢自行觉醒,反而是只有雪柔才能抑制达妮卡本能上的爆发,阻止她抛弃人类那部分的情感与认知,变相就是阻止觉醒的最后一步——成为神。这就是弥赛亚与灭世邪神之间的克制关系,没了雪柔,没人抑制的达妮卡就会觉醒成灭世大魔王,为地球带来第二次的末日。


「你……真的要和她融合?」杰奎琳的语气带上了一点不确定。雪柔从小時候被亲生母亲植入肿胀之女的基因,到最后自愿和更多神话生物的某部分融合,自是有一套与神话生物融合的机制。杰奎琳曾经亲眼看过雪柔在舌头被血腥之舌咬掉以后,强行用法术抓住对方进行融合的状况,但那场面太过血腥吓人,她记不清楚细节,也就到现在也没有搞懂雪柔到底是如何进行融合的,只知道她有融合的手段,而且手段还不复杂。


「原本是这样的,这也是我会对她好的原因。等她的狀態接近觉醒了,我就可以催眠她进行仪式,让我们两人合二为一,成为一体。」雪柔说着说着,突然低头用双手掩住自己的脸,「但我舍不得,成功的话她现在这个意识连同一直存在的神格都会消失。我舍不得她。我不想她就此消散,被无情的时间遗忘。我希望她永远都这么傻。我希望她永远都存在。我希望……她能永远都在我身边无条件保护我。」


她抬起头,杰奎琳从她没有盖紧的指缝处看见她疯狂而暴凸的眼睛,正专注的看着杰奎琳的方向,「为什么她要救我呢?第一次在阿拉伯沙漠的时候,还可以强行解释是催眠半神后的神奇副作用,但这一次她没有被催眠啊,为什么要替我挡子弹?为什么要害我不舍得下手?杰奎琳,这,就是恋爱的感觉了吗?」


「……」可能是雨太庞大,杰奎琳感到了自己的眼睛上起了不少水汽,上头那温暖的感觉似乎并非凉爽的夜雨。雪柔这么说即是直白地表示,这是她第一次产生真正恋爱的感觉,也就表示她跟杰奎琳交往时,其实并没有抱持任何爱情的成分,很可能纯粹只是觉得杰奎琳很烦而答应她的告白。她不知道该如何回复雪柔那可怕的问题,这一切都太过荒谬了,荒谬得宛如一场恐怖的幻梦。


最后,杰奎琳只是喉咙干涩的说出了一句话,「我不知道。」


「……是吗?」雪柔放下了湿透的双手,她没有再看向杰奎琳,而是下意识的摸上了自己脖子上的黑水晶,並再說了一句,「原来如此。」


两人之间的气氛又沉默了下来,等到再次开口的时候,雪柔已经把整个话题换掉了,「我会带她走。」


「……为什么?」


「在这里也不会有什么好结局,合众国本来想出来的预防方法,就是献祭弥赛亚成就遣返仪式。」雪柔用脖子上的水晶去碰了碰地上黑色的液体物质,液体的物质居然在水晶的触碰以后马上开始重新排列,没多久以后就重新生成了头部,也就是达妮卡闭上眼睛的脸,但脖子以下的部分依然处于没有形体的状态,现在的达妮卡看上去,就像是一颗活着的惊悚人头,「对他们来说,处于半觉醒状态下的小达妮卡也是很够用了,没有必要再把对方放在外面乱晃。他们很大机会会借这次的事件,直接以危險為由囚禁小达妮卡,圈养至末日到来。那样的话,我们还不如先一步逃跑,好好珍惜接下來相處的時光,顺便思考一下有没有什么代替方案。」


雪柔把自己湿透的衬衣脱下,露出了内里的白色小背心。她小心的把达妮卡没有形态的身体包裹起来。说来奇怪,任何东西都能穿透达妮卡的身体,但衣服和地面就是不能,这大概也是她潜意识里的人类思想在作祟。毕竟人类需要穿衣服、需要在地面上行走,「不过走之前,还是需要把这里的麻烦东西先清理一下。我们需要把这座森林烧掉,里面有通往梦境世界的空间异常,森林大火应该还能顺带把这些杂乱的东西掩盖掉。」


「……幻梦境?所以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杰奎琳这才发现,她跟雪柔谈了这么久,好像还不是很清楚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呵。」雪柔又嗤笑了一声,「我也不清楚,不过来到这里的时候,如果不算上四周的树木,这边的活物已经只剩下小达妮卡一个了。大概的经过倒还是可以猜出来,既然和幻梦境扯上关系,又同样是森林,就代表这里有空间连接着幻梦境浅眠阶梯过后的迷魅森林,可以看出黑神爱诗独特的想法——把实验室藏在无人知晓的幻梦境中。小达妮卡现在会脱力变成这个模样,大概是被抓到实验室以后,在里面发飙了吧?她又是时空之神的化身,能够直接把整栋建筑物搬出来也是符合整件事情的逻辑……同样道理,里面的所有活物大概也已经被她破坏殆尽了,一个也没有留下。」


「也就是说……」


「对,你可别把这种事情告诉吉尔曼与羽仁镜子,她们已经承受不起了。」雪柔发出了轻微的笑声,「小达妮卡应该是在发飙期间,一个人把始作俑者、连同所有人质与实验品,都屠杀掉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漆雕开
漆雕开 在 2020/04/04 21:38 发表

愿你们享有安宁的永眠。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