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远走高飞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31 01:32
点击:467
章节字数:319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达妮卡作了一个奇怪的梦。


她梦到了自己穿着黑色的礼服,戴着画有群星图案的面纱,站在那座闪耀着光芒的精美城市里。那夕阳之城最高处的光辉城堡,一砖一瓦都是如此美丽,与达妮卡身上群星的光芒互相辉映,产生了奇异的美丽效果。城堡里各种不同形态的「人」都在向她招手,所有人颓唐的表情都在扭曲的笑着,举着奇异的美酒与佳肴,齐声恭敬的呼唤:「欢迎您来。」


她在那些奇形怪状的「人」群中穿梭着,发现自己对于这一切都兴趣缺缺,提不起任何精神。就像是一个冷漠的旁观者,对待黄昏城内一切都像是尘埃,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不论是美丽的城市、光辉的城堡,还是正在上面狂欢作乐、无聊的梦境诸神。


直至她见到了那个异样的身影。


那是一个梳着黑色侧马尾的娇小女性,无论是她的人形身影,还是身上白色的衬衣与深蓝色长裙,都跟四周的环境格格不入。在发现达妮卡注意到她以后,她露出了一个奇妙的笑容,对达妮卡招了招手,这个举动产生了一种达妮卡熟识的、带点模模糊糊的违和感与亲切感。


她想要喊住对方,也记得自己认识对方,同时还记得对方是一个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人,但却一时想不起对方叫什么名字。那种感觉就像是记不清楚一只路过蚂蚁的长相一般,达妮卡只能跟从对方身上散发着的微弱气息,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奈亚拉托提普?」


对方并没有回应,只是缓慢的在「人」群中走动,离达妮卡越来越远。达妮卡随即心急如焚地追了上去,便看见对方穿过城门处的沉睡之门,走上了一段仿佛永无止境的阶梯。她马上飘着赶上了这个特殊的阶梯,并屡次使用自己的瞬移能力。可是即使达妮卡运用自己作弊一般的天赋,或是用无实体的身体狂飙,还是永远无法追上对方。


那个侧马尾的女人在上了七百层深眠的阶梯以后,身影便在门外的森林里消失了。达妮卡记得这片带有法术的森林名为迷魅森林。她同时觉得这片森林与某一个她去过的地球地方很像,却一时说不出来那里是什么地方,只能记得那片森林大概和前方的侧马尾女性有关,而且似乎是个很危险的地方。


她二话不说便高速在森林里穿梭,存在在森林里的生物并没有上前打扰她——更准确的说法或许是不敢上前打扰。整个森林不大,高速移动的她没多久就把森林翻了个底朝天,但还是没有找到对方的任何行踪。达妮卡知道这片神奇的森林里有两处地方跟清醒的人类世界相连接,而且连接还可以改动,但她不知道那个她正在追寻的女人有没有进入那些接壤着清醒世界的地域。


全知全能的达妮卡第一次尝到挫败的感觉,情绪化的她显得焦躁而不安。为了尽快找到那个她非常在意的女人,她在毫无线索之下只好盘问几个住在森林里的小生物,并许诺给予知识作为回报。这些生物都显得极其畏惧而兴奋,甚至连沟通的用语都说不清楚,直到达妮卡摆出不耐烦的态度,牠们才颤颤的用身体语言指向了一个方向。


达妮卡随手把几十座图书馆的资料扔进小东西的小脑袋里以后,便拂袖而去,带着狂风向着小生物所指的方向前进。没过多久,她就来到了浅眠七十层阶梯的底层。两个牧师在底下站着,见到冒着星光的达妮卡出现后,他们随即90度弯腰,以敬畏的语气做出最谦卑的问候。


「伟大的银钥匙之主!太古的永生者!永生不灭的全能者!宇宙的时空之主!不完全的乌姆尔·亚特·塔维尔!是什么令祢降临幻梦之境?是什么令祢忘却自己守门人的身份?是什么令祢追寻至此?」


达妮卡想要解释,但她说出来的就只有无尽的空虚与沉默。她开始感到困惑,她正在追寻的那个幻梦般的女人,到底是谁?


「……我找不到那扇通往父亲的穷极之门。」最后,达妮卡说出了令她自己也感到困惑的话语,她突然记起自己好像是在看守一处非常重要、通往宇宙终极秘密的「门」。「门」后便是那个视一切如尘埃的银钥匙之主、伟大的超越者,同时也是她的本体与创造者——优希格。但现在她却再也找不到那扇伟大的门,只是无意识与无目的地在地球与幻梦境里游荡着。她想把她的创造主召唤出来询问,但却连仪式都记不清楚,甚至连名字都没有记对。唯一清楚记得的,就只有对方那看尘埃一般的眼神。


「因为祢的记忆还不完全。」牧师恭敬地说道,所用的语言都是对最崇高存在才会使用的敬语,「祢的记忆遗失在地球之上,被伏行之混沌藏起来了,只要找到祂,祢就能再次获得失去的记忆,成为完全体。在那个时候,祢就能重新回到万物唯一、伟大的全知全能之神那里了。」


「那,奈亚拉托提普在哪里?」达妮卡想起了那个梳着侧马尾的奇怪女性,她的身上有微弱的神明气息,同样也是奈亚拉托提普的气息。那就表示大概只要自己追上她,就能恢复记忆了吧?


「祂在地球的东方,恭候祢的光临。」牧师说完以后,便欠身退开了两步。达妮卡有点恍惚的走上了浅眠的阶梯,每走一步她的形态便会更接近人类,行走的举止与体态也更接近人类,最后她脱掉脸上发着星星微光的面纱,成为了一个人形的剪影,走出了睡眠的大门。


「你醒了啊。」


尖细的声音从上方传来,达妮卡有点困惑的张开眼睛,看到了雪柔的脸距离她只有几公分,脸上充满了温柔的笑意。在这个短短的几秒之间,达妮卡的脸就已经红了起来,更马上把梦境里头的所有东西都忘得一干二净,脑子里就只有雪柔温柔的容颜,和从心底涌上来,无尽的困惑,「……我怎么了?莱特教授呢?穆勒呢?十六夜呢?」


「事件已经被我解决。」雪柔捏了捏达妮卡的脸颊,满意的看着达妮卡的肌肤被捏红,然后才摸了摸对方的脑袋,「你在那个实验室里爆发了,开了一扇强大的『门』把实验室从异空间里拖了出来。」


「……什么!」达妮卡总觉得雪柔在骗她,她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力量,「你该不会又在骗我吧?」


「我怎么可能骗你,那是你原本就该拥有的能力。」雪柔笑了笑,又把对方的脑袋摸了一遍,达妮卡的头瞬间便从原来整齐的黑长发,变成了一堆乱草,「不过也不是没有代价就是了,所以才需要连夜带着你逃跑。」


「逃跑?」达妮卡这才发现她现在和雪柔两人就在一艘挺精致的小游艇里,她正躺在船上唯一的床上,旁边似乎就是驾驶的位置,也就是雪柔原本坐着的位置。天花板是一层透明的玻璃,能看到夜晚的星空。现在空中正有一条像是丝带一样的绿色极光,被四周闪烁的星星簇拥着,「……我们为什么要逃跑?难道是你又在印斯茅斯开了一个新教?」


「我才没有那么无聊。那些通过『门』的活物都抵受不住『门』的影响,全都疯了,异常调查局那边很生气呢,说这事情是你造成的,要你去坐牢负责。」雪柔的嗓音变得柔柔的,再刻意一点的话似乎还能捏出水来,「我就连夜把银行里的钱提个干干净净,买了些许物资和这首二手游艇,抱着昏迷的你逃出来了,现在我们已经在加勒比海的东边了呢,恐怕合众国的调查组织和高级警探已经在迈阿密疯狂地毯式搜索了吧。」


「……」雪柔的话里好像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但达妮卡还没来得及去想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劲,对方随便瞎掰出来的暗示就先生效了,她只能抱着淡去的疑问,模样有点傻的问出了一个傻问题,「我的外祖父还在波士顿医院呢,他该这么办?还有,我们现在是要去哪里?」


「去东方啦。」雪柔露出了一个恶作剧般的微笑,「话说呢,小达妮卡,现在你不姓戈德温了,也就不必再在意那个老头子。」


「什么?」雪柔这番话是真的把原本就已经很矇的达妮卡炸得更矇了,「这怎么……」


「虽然是有点快,毕竟我们才开始交往不久,不过都一起出生入死这么多次了,我是觉得人生就需要及时行乐,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别考虑那么多,好好享受接下来的日子才是正道。于是,我就趁着你昏迷的时候,『拜托』羽仁镜子骇入合众国的民政局,把我们两人的资料都登记上,连手续费都省下了。」雪柔看上去心情非常好,甚至可以说是非常雀跃。


达妮卡记得两个女孩子在合众国结婚费用非常贵,毕竟政府并不鼓励这种事情,所以在合众国也有「肯付钱结婚就是真爱」这种说法,但达妮卡很怀疑这个说法适不适用于她跟雪柔这种走骇客路线不付钱的。


「从今以后,你就是达妮卡·恩格尔了。嘛,这次的海上旅行就当成是蜜月旅行兼迟来的夏日旅行好了。」雪柔看着达妮卡一脸痴呆的样子,又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脸,「算了,你才刚醒来,还是先好好休息吧。」


「……」可能是因为雪柔的话语太过突然与荒谬,反而神奇的透露出了些许真实的感觉,令达妮卡相信她在说的是真话。即使再不满,达妮卡也不能就这样扔下雪柔游泳回合众国,便只是有点无言的重新躺下,看着夜空中绿色的极光与旁边的点点星光,难得温馨的,享受着这一刻的平和宁静。


第三卷在这边就结束了,首先在这里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读者!感觉这几天收藏涨得有点快,害我总觉得受宠若惊还有点紧张(つд⊂)

第三卷完结得有点仓促(つд⊂),之后在故事完结以后,会再在不影响剧情的前提下,连同一二卷里出现过的bug和错字(错字永远都改不完……)进行全面修订。接下来的第四卷篇幅比一二三卷短很多(大概),这一次就没有二三卷中间的小日常了,会直接写下去。然后按惯例再一次提醒大家啦,这篇文是一个BE,没有人获得幸福,如果不嫌烂尾(喂)的话,害怕BE的读者可以在这边把第三卷的结尾当成是一个开放式结局,第四卷对战东方终极大BOSS就不要看了。

封面还会再换两次,在进入第四卷的时候会换成黑神爱诗的封面(都画了不能浪费!何况我还是奈亚大大的信徒!),在整个故事完结以后,会再换回一开始在晋江上连载时画的封面。

最后在这里感谢两位打赏的小天使,感谢所有留言的小天使,感谢所有按了收藏的小天使,感谢所有评分的小天使,还有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小天使!非常感谢!爱你们!♡(*´∀`*)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