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召唤条件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31 01:29
点击:431
章节字数:509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雪柔一停下车子,小镜立马从车子里跳了出去,稀里哗啦的吐了起来。吉尔曼连忙赶去帮忙,不过她身上浓重的鱼腥味显然让小镜更加不适了。


「恩格尔,你的车速太快了。」杰奎琳都觉得自己有点头晕,雪柔急躁起来简直就是一个横冲直撞的火箭炮,「你这么赶干什么,上次不见了黑水晶的时候也不见你这么焦躁……」


「小达妮卡就在森林里面。我们必须赶快把她救出来。」雪柔摸了摸脖子上的黑水晶,脸色阴沉的说道。天空也非常应景,乌云遮挡了大部分的星空,不但完全看不见星星,云层之间甚至还开始闪烁起来,发出了怒吼一般的轰雷声。看来在不久以后,这里将会有一场暴风雨,「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小姐,冷静一点好吗?」杰奎琳终于也开始觉得不满了,她的语气也开始变差,并带点酸溜溜的,「我知道你很紧张你的小女友,比跟我交往的时候还紧张……毕竟那可是预言中的弥赛亚,可是你就不能停下来思考一下吗?这片森林虽说是人工做出来的,但占地面积并不小!光凭我们四个人并不能在这样的天气、这样的时间点上有效搜索这里!」


雪柔没有说话,她眯起来的眼睛盯着杰奎琳,还有不远处的吉尔曼与小镜——正确点来说,是看着她们手上分别拿着的两个手电筒。在沉默了一会儿过后,她就再次说话:「杰奎琳,去把所有的光源都关掉,趁着现在这样的天气,我能飞。」


「哈?」杰奎琳没搞懂雪柔这句没有逻辑顺序的话是想要表达什么。


「只要没有任何光源,我就能飞。」雪柔重复了一遍,她的眼睛开始冒出火红色的火苗,「只要在高空中观察,就能快速找到那个秘密实验室的所在地,那必定是一片广阔的空地。」


「你疯了吗?!虽说现在四周漆黑得连星星的光芒也没有,但这里可是有两个外人在!」杰奎琳爆炸了,她似乎很想大吼,但最后还是忍耐的看了看身后还在处理晕车状况两人,发现她们并未注意到这边的争执后,才小声骂道,「你以为你有肿胀之女的基因、深红女皇的血液、血腥之舌的舌头、加上脖子上那个可以压抑违和感的夜魔眷宠,就可以为所欲为是吧?吭?充其量你也只不过是一个高等合成兽而已!」


「……」这句话大概戳中了雪柔的死穴,雪柔的脸更加阴沉了,但眼中的火焰却越烧越旺,身上突然就爆发出了巨大的违和感与压迫感,「……你不帮我吗?那我不用你帮了。」


雪柔身上的违和感突然暴涨千倍,并张嘴说了一个发音奇怪的字词。杰奎琳原本的愤怒马上变为强烈的危机感。她飞速把手上的手电筒关掉避免意外,但可惜远处吉尔曼手上的手电筒就赶不上,「碰」的一声被雪柔用法术炸掉了。


「靠!疯了!都疯了!」杰奎琳破口大骂道。在四周陷入黑暗的瞬间,雪柔的身边狂风大作,空中开始涌现血液腥甜的味道。她的身影快速在黑暗中淡去,只余下胸前那颗水晶的黑紫色光芒仍在闪烁,散发出来的烟雾颜色像是宇宙中的星云,五彩缤纷得跟剧毒一样。


杰奎琳连忙在漆黑一片的环境下快速找到略显惊慌的吉尔曼与小镜,并对两人大吼,「快!闭上眼睛,并用双手把耳朵捂紧!在我说可以以前,千万!不要!窥看或是偷听!」


同样闻到血液味道的小镜和吉尔曼都有点半信半疑,直到一道闪电划过天际,能看到不远处一个背上长着蝙蝠翅膀的怪物剪影时,两人才吓得马上照着杰奎琳的说话去做,即使脑中还是一头雾水,但那种能威胁生命的巨大违和感与冻结身体动作的危险感,还是增添了杰奎琳话中的可信度。


杰奎琳现在只想说脏话,她把两人转成背对着「雪柔」的姿势。然后再双手掩耳闭上眼睛保护自己。但速度还是不够快,她听见了雪柔那尖细的嗓音,似乎正在仰天长啸,嗓音变得更加高分贝,甚至远远超出了人类能听到的频率,化为听不见的超音波。刹那间,杰奎琳突然有点出戏的意识到了,她跟雪柔分手的真正原因,不是因为她自己瞎掰的什么爱上别人了,而是因为她意识到了她们之间鸿沟一般的巨大差距。


杰奎琳虽然在偶然的机遇下习得一些邪术,但本质上依然是一个纯正的人类,没有任何半点的杂质。而年幼时被科学家母亲用作不道德伪教实验的雪柔,已经在漫长的岁月当中与伪神的基因磨合,并精通了法术所使用的「神的语言」,成为了一个人造的半神。她跟达妮卡·戈德温会互相吸引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因为她们两人不论是在生理上还是精神上的确是无限地相似,只有一样东西是完全相反。


她们两人都是「半人半神」,但达妮卡是先天的,身体构造无限接近神明,只有精神上矛盾地与人类极度相似;而雪柔是后天被制造出来的,身体构造没有像达妮卡那样贴近神明,但精神上和能力上却是非常相近。


一股突如其来的狂风在杰奎琳背后呼呼作响,阻止了她继续深入想象那矛盾的两人未来的恋情走向。风似乎在燃烧着,除了闷热的空气以外,带过来的还有比鱼腥更浓重的血腥味。杰奎琳下意识的扎了一个马步稳住姿势,但狂风并没有靠近她们三人,而是直接往森林的深处飞去,没过多久后风便自然的消散了。


随着狂风的渐渐远去,杰奎琳也叹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打开了手中的手电筒。吉尔曼和小镜似乎都因为敏感的感觉到了杰奎琳开手电筒的动作,便各自睁开了眼睛。吉尔曼的眼睛在夜空下化为了荧光绿色,在夜晚看上去就像是发光的青色萤火虫。


「……」


没有人说话,在狂风离去以后,私家车的附近就只剩下能听见清楚耳鸣声的死寂。一直到天空上发出巨大的雷声,三人才从刚才那个状况之中回过神来。


「……你的眼睛颜色怎么变了?」在沉默一会儿后,小镜只能对着吉尔曼挤出了这句话。其实她很想知道刚刚雪柔那个模样是什么一回事,但在这种状况下,这种问题似乎还是不要直接的问出口比较好。


「……我被吓到了。」吉尔曼弱弱的说,她显然满脑子还是刚刚那个长着蝙蝠翅膀的巨大剪影,只能说出这样一句话。


「……我们要跟上去。」在两人还要继续说废话的时候,旁边的杰奎琳突然平静的蹦出了这么一句话……事实上她比较想继续用各国的脏话骂突然没了智商的雪柔,「恩格尔在找对方的非法实验室,跟过去你们才可以找到你们想找到的人……不过现在跟过去的话太危险了,还是等一会儿吧。」


没有人想看到雪柔那个恐怖的姿容,三人马上就达成了共识,决定在这边多等十分钟。等到四周的违和感在雪柔远离后开始慢慢的变淡,杰奎琳估摸着雪柔应该已经找到对方的据点以后,才自己开车带着两人钻进森林之中。


在雪柔露出原形过后,要找到她的痕迹实在是太简单了,只要无视从本能处涌上来的危机感,往违和感浓烈的地方走去就行。要确认是不是在正确的道路上,还可以寻找血液散发出来的血腥味道,雪柔飞过的地方都会留下一大条血痕。跟着这些踪迹,三人飞快的就沿着其中一条狭窄的车路,来到了森林深处的某一处地方。


「前面应该是空地……」吉尔曼刚想说她曾经和队员走过这条路,但话还未说出口,眼前的景象就让她和隔壁的小镜几乎吓昏过去。


在车头灯的光芒之下,基本上都能清楚看见地上一大片的血红色,四处可见难以辨认到底是人肉还是鱼肉的鲜红肉片,在这些杂乱而恶心的环境中,还有一个看似是建筑物的废墟。四周都是残砖破瓦,还有不少玻璃碎片、难以分辨出是什么的无名黑色液体,甚至还有堆积在一起、已经发臭的巨大鱼头,和已经分辨不出到底是什么生物的残肢。


「靠!」杰奎琳也被吓到了,不自觉的就说出了一句脏话,「这是被炸弹炸了吗?」


「这里之前是空地!」吉尔曼比杰奎琳更激动,显然在今晚众多不正常的经历过后已经失去了理智,「之前这边并没有建筑物或是废墟!这一定就是那个秘密实验室!我的队员们肯定就在里面!我必须去救他们!」


杰奎琳还没来得及拦住她,吉尔曼就已经跳下私家车,飞快的消失在突然出现的废墟之中。杰奎琳只好转过头看向脸色苍白的小镜,在确认对方还能继续前进以后,她们才一起下车,紧随着吉尔曼的脚步。只是她们还没走几步,天空中便突然下起了暴雨,闪电与雷声的出现更是变得更加频密了。


「嘻嘻,下雨了。」


雪柔疯狂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杰奎琳和小镜赶紧踩上那些混合着雨水的破碎水泥往那边赶,但在透过闪电的光线看见雪柔的时候,精神已经濒临崩溃边缘的小镜,还是按耐不住的尖叫了起来。


雪柔还未恢复成人类的样子,她现在的模样和半年前奥莉维亚·史密斯给她画过的铅笔肖像画一样,是一个恐怖的怪物。杰奎琳只能辨认出她那标志性的舌头和背后宽大的蝙蝠翅膀,其他都仍然处于不同生物组合在一起的混沌状态,从远处看起来就是一个肉块组成似的四不像,什么都不像、什么都不是。配上能动的两只、像是鹰爪子一样的手,雪柔现在看起来只是一个疯子幻想出来的恐怖生物,并非先前那个会露出虚伪微笑的正常女人。


小镜癫狂地持续尖叫着,在声嘶力竭以后,她便很干脆的晕倒了。雪柔身上的黑紫色水晶发出了黑紫色的光芒,在下一次闪电来到以前,她便透过手上的黑紫水晶恢复了人形,原本急躁的神情也变为了一个奇诡的微笑——她已经疯了。


「……恩格尔,你吓到小朋友了。」杰奎琳扯了扯嘴角。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即使她原本有一大堆想骂雪柔的话,都已经骂不出口,同时也笑不出来了。她也觉得非常疲倦,即使非常想知道这边究竟发生过什么,最后所有的问题还是只汇聚成了一句酸溜溜的话语,「你……在抱着什么吗?」


雪柔手上正抱着一团发着微光的黑暗物质——正确一点来说,她的手穿过了那团物质,正待在那团物质的内部。杰奎琳大概能猜出那是「谁」,但她还是第一次看见对方露出本来的原型,看起来似乎连人都算不上,只能算是一个剪影,或是一个通往崭新宇宙的异空间门。


杰奎琳觉得,要是她先看到对方这个形态,然后才知道这一团黑色的剪影拥有生命,而且是那个传言中能阻止世界末日到来的弥赛亚的话,她一定会疯掉。


「杰奎琳,」雪柔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在大雨之下,露出了一个复杂而疯狂的表情,嘴角的微笑也变得更加诡异起来。她说的话也变成了一种正常人难以听懂的语言,「你觉得我为什么会知道卡特教授的召唤必定会失败?」


「不知道。」杰奎琳心如死灰的用英语回应了雪柔莫名其妙的话,雪柔现在处于不正常的状态,她做什么说什么都没用,只能等对方自己恢复理智,才能了解她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这样的雪柔,才更贴近她本来那种更加纯粹的疯狂样子,同时也是雪柔身上非常吸引杰奎琳的部分。


「那你知道,召唤神明的条件是什么吗?」


「这我知道,是必须正确的念出神明的名字。」身为曾经神言教的辅祭之一,这点常识杰奎琳还是有的。召唤神明的唯一条件就是必须准确念出祂的名字,不过这样直呼其名能呼唤出神明的机会还是非常低的,毕竟这种请神方式没有任何礼貌。而召唤仪式和召唤咒文就是为了增加礼貌,也就是成功机率而设。仪式越精确越繁琐,就代表呼唤成功的机率更高。如果像詹姆斯在废墟之城上那样准备几份厚礼,呼唤成功的机会还会更高——只要不念错对方的名字。


「对。」雪柔不正常的咯咯笑了起来,「『银钥匙』整个组织从一开始就搞错了时空之神的名字,对方不叫『优希格』,中间那个音是多余的,以人类的发音来说,更接近的会是『犹格』这个名字。」


「那你想说什么呢?」杰奎琳搞不懂雪柔想要说的重点。


「呵呵。」雪柔又发出了没意义的笑声,「那你知不知道,有一种情况,即使念对了神明的名字,做足了所有的礼节,还是必定会召唤失败?」


这个问题有点难到了杰奎琳,她只好有点疲倦的说:「不知道。」


「哈哈哈哈哈!」雪柔疯狂的笑了起来,同时闪电从她身后划过,配上非常响的雷声和狂风大雨,有一种震慑人的惊人效果,「只要神明就在你的眼前,无论你怎么呼唤祂,祂也不会再次出来!」


杰奎琳本来想说雪柔这一番话有点莫名其妙,但仔细想想,好像又有哪里很不对劲,但就是说不出来不对劲的地方。


「我本来也被蒙在鼓里,还以为自己战胜了命运,摆脱了那个可怕的宿命,但结果到头来,还是被命运玩弄在手掌之中啊。」雪柔似乎笑出了眼泪,混合着暴风雨刮下来的雨水,她的整个脸容都湿透了,「所以你说啊,詹姆斯和卡特教授都想在塔维尔·亚特·乌姆尔面前召唤犹格·索托斯,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呢?」


「你这是……」杰奎琳顿住了,并下意识的就看向了雪柔仍然在抱着的那团黑色的物质。


「只要达妮卡·戈德温恢复记忆清醒过来,她就是塔维尔·亚特·乌姆尔本尊。」雪柔咯咯的笑着,放下了一颗重磅炸弹,而天上也非常巧合的,落下了一道惊人的闪电和响亮的雷声,「她不是什么弥赛亚,也并不是合众国政府所冠上的『恶魔之子』。她自己就是恶魔,是预言中会在今年年末,毁灭世界的邪神大魔王『优希格』。」


「雪柔·恩格尔!你疯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这个突然的真相让杰奎琳原本已经摇摇欲坠的精神状况再次动摇,她失去理智的大骂了起来,「合众国一直以来养着,想要激发对方觉醒的,一直都是预言中的灭世者!?不对,这太奇怪了吧?符合弥赛亚条件的人明明只有她一个!」


「预言只说了弥赛亚是一个血统复杂、亦正亦邪的人,」雪柔再次咯咯的笑了出来,「而符合条件的人,从一开始就有两个。」


「你……」


「杰奎琳,」雪柔收起了癫狂的表情,似乎已经从原形之中恢复过来,理智也跟着回来了,「预言中的弥赛亚,是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Pluvia
Pluvia 在 2020/03/15 03:16 发表

竟然是本尊嘛?! 这突然发力发的有点狠,大家突然都把压箱底的东西全掏出来了…
躺在一边的十六夜还有救嘛…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