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类神生物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31 01:27
点击:339
章节字数:32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多亏了那场莫名其妙的头疼,达妮卡知道「幻梦境」这个名字,同时也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知道这地方该如何进入,「不可能,幻梦境有这样奇怪的建筑物的话,早就被其他梦境生物给拆了。」


「但牠们绝对不敢动神明的地盘吧?」莱特教授随手一扬,乌鸦便离开她的肩膀,飞到了天花板上,「戈德温,祢知道梦境诸神的宫殿吧?我们现在其实就在那座宫殿旁边哦。」


达妮卡当然知道那座宫殿,那是幻梦之境最神圣的地方,是「那个女人」所在的地方,同时也是无人知晓的夕阳之城卡达斯的入口——也就是梦境诸神居住地的入口,「……原来在背后支持你的,就是『那个女人』吗?」


「那个女人」的形象多变,而在达妮卡脑袋里的知识中,她曾经是一位盘着发髻的黑发女性,长着一张年轻法老的脸,容貌艳丽,行走的姿态宛如古代高贵的女皇,高傲的举止带着黑暗的神祇或堕落天使才能拥有的邪恶魅力,身上华丽的金色古埃及服装还带着古罗马式的浪漫风情。她是幻梦境各种意义上的最高存在、也是幻梦境的主人——黑法老克莉奥佩脱拉七世。


「……我还真没想到祢居然知道这事情,也就只有祢才会这么轻率的称呼祂为『那个女人』。」莱特教授看上去对于达妮卡知道这事情有点惊讶,但很快她就释然了,「祢……开始觉醒了吗?」


「……」达妮卡没有回应她这个问题,一方面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另一方面是她压根就不知道「觉醒」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只是被动的接受着所谓「觉醒」带来的、不知是好是坏的种种变化。


「比我卜算的时间还要早上不少啊,是什么东西让命运之轮开始加速转动了吗?不过这是一件好事,这样的话我就可以更好的和那位高贵的大人交差了。」莱特教授自个儿的喃喃低语,并搅动了一下手上的塔罗牌,「既然命运提早到来,那么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非常简单了——只要阻止祢和那个叫雪柔·恩格尔的渎神者见面就行。抱歉了,戈德温,祢就在这边多呆一点时间吧,这一次我不会再让安娜贝儿那个废物有机会放祢出来了。」


水族箱里的怪物似乎能听懂莱特教授的指示,在达妮卡搞懂「安娜贝儿」是怎么一回事之前,怪物就突然从那座肉塔一般的身体里释放出了不少的红色、烟雾似的液体。液体在容器里扩散,绿水马上变得浑浊,红色和绿色混在一起,最后便化为恶心的黑红色。


同一时间,在达妮卡前方几步之遥,出现了一个黑发黑衣的女人身影。她的头上顶着一张年轻的脸,镶着一蓝一绿的异色瞳孔,是之前达妮卡所见过的海德薇格·穆勒。对方的身影显得比之前更轻了,比鸟儿的羽毛更轻盈,但却同时也比之前更有实感,更贴近真实存在的人。她在落地以后, 原本在天空中飞翔的乌鸦也降落到她虚幻的肩膀上。达妮卡这才明白为什么莱特教授会用矛盾的词语,形容她是一个「虚幻的实体」。


穆勒小姐现在这个模样不像是什么劣质的分身,反而像极了达妮卡脑海里,比宇宙更伟大的存在经常使用的一种行动手法——化身。化身并非本体,只是本体的投射或变化,遵循着本体的意志而行动,是类似于维特家事件中,维妮亚·布朗小姐那种血液分身的存在。


「她……」达妮卡把眼睛瞪圆了,但随后在想通了以后,脸上的表情就恢复了平时的平静。虽说能够拥有化身并将其如此实体化的,就只有神明与高位存在才能做到,但穆勒小姐这种姿态并未算能称得上是神,她的状况大概就和之前的布朗小姐一样,属于神的某部分特殊眷族,通过以人类和其他神话生物融合以制作出来的「类神生物」,而非一个真正能够拥有化身的神明。


虽然姿态并未称得上是神,但穆勒小姐现在所拥有的能力可能直接就等同于四分之一个神明,即使达妮卡拥有先天的各种天赋,对待这样的怪物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祢看,在得到祢的血以后,她实体的逼真度又高上一层了呢。」莱特教授笑得非常开心,「那些得到祢的血的实验体应该也会有这种改变吧?啧啧,这样的话我可是完全不想把祢放走了。戈德温,看来在觉醒完成以前,祢,都得留在这里,为我的实验交出祢体内的血液。」


事至如此,即使达妮卡再不愿意,还是只能放下背上早就失去意识的十六夜,摆出了一个准备战斗的架势。现在她手上什么都没有,只好飞快的仔细观察房间内的环境,希望能在房间内找到什么能当临时武器的东西。


莱特教授温和的笑着,在达妮卡快速拿起一根打扫用的扫把时,她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瓶子,和一把只有一发子弹的掌心雷,说道:「我记得神使大人说过,祢的警戒心明明很高,但对于催眠暗示一类的法术却很不擅长。」


她打开了瓶子的瓶盖,达妮卡认得那种东西,是雪柔在废墟之城里多次使用过的一种粉尘。在达妮卡的知识中,它叫埃及粉尘,是一种能让达妮卡产生巨大危机感的危险粉末,只要一小瓶,就足以让她感到痛苦异常。而莱特教授手中的掌心雷,则应该是和娜塔莉·维特小姐在地下道中对她使用的寄生生物相仿——也就是一种能对达妮卡造成巨大伤害的东西,「那么,我们当然要对着祢的弱点打击才行。在这一点上,我相信海德薇格能够做得比我更好。」


水族箱前的穆勒小姐开始用她空灵的声音说着一些奇异的语言,不论是奇怪的音节、还是人类声带发出不来的诡异发音,都跟雪柔念咒时使用的是同一种、也是达妮卡觉得倍感亲切的古老语言。凭着对这种语言超乎常人的熟悉,达妮卡很快就认出了穆勒小姐正在施放的法术——就是那个被施放在印斯茅斯大巴上的暗示。只是达妮卡能够感觉得到,这个邪术的强度要比之前在大巴上感觉到的法术高出不止一筹,看来海德薇格已经完全和她的血液融合,能够使用里面属于神明的力量了。


「……怪不得在诱拐印斯茅斯人时,你可以原地消失。」达妮卡如此说道。维特女士说过一旦有人发现黑色女人的行踪,对方便会马上消失。这种消失的现象应该同樣是这个暗示的邪术造成的效果,也不用担心被更高级的邪法师识破,毕竟只需要躲过最初的几秒就可以了,之后穆勒小姐的化身完全可以靠着身上的黑衣服,与印斯茅斯附近的地形隐匿起来。


达妮卡在说完这句话以后,接着便下意识的就念出了一些怪异的单词。在她刚刚增长的认知中,这些单词只要由她念出来,都能对对方的咒语产生反制效果。不过她显然忘记了自己仍然处于这里的邪术禁制之下,反制并不能成功的使用出来。等到她记起自己暂时不能施法的时候,原本站在水族箱旁边的穆勒小姐,还有后面的莱特教授都已经不见了踪影——因为达妮卡在暗示之下、无意识之中,自动的转移了视线,下意识的回避了穆勒小姐和莱特教授所站着的方向。


「果然,」莱特教授的声音现在在达妮卡听来,就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回音一样,让人分不清其真正所在的位置,「那么,戈德温,还请祢继续在这里提供暗物质以供我实验……!这个废物怎么又出现了!」


像是穆勒小姐的化身一样,宛如虚幻的投影突然在达妮卡面前出现的,是另一个极恶心的生物。牠的身体类似于水族箱里的肉塔本体,上头还覆盖着鱼鳞,下身有着众多深海生物的特征,像是胡乱堆砌的残肢一样乱插在肉块里。牠行动时拖着下半身那些杂乱断肢,便发出了令人不安的拖行声响。肉堆里类似于毛孔一样的巨大洞穴还不停的分泌着一些红色的粘液,像是在流血一般,滴在地下发出「啪嗒啪嗒」的滴水声。整个房间里顿时散发着海水味和血腥味道,还带有腐尸一般的恶臭。


在看到这个怪物的一瞬间,达妮卡就猜出了对方的身份。水族箱里的怪物是由两个人的头所组成,即使穆勒小姐的意识占超过一半的主导权,也不代表另一半已经死去或是消失。那么,既然穆勒小姐在升格以后能让本尊投影出属于她的化身,怪物的另一半,那个名为安娜贝儿·维特的存在,就必定也能同样投影出一个专属于她的化身。


达妮卡看着眼前的怪物,在觉得对方无辜而可悲的同时,心底的本能更有一层更为深层的不知名亢奋,还有与之矛盾的、高位存在对待尘埃时会显露出的冷漠。


怪物发出了少女的声音,破碎地呢喃着一些不成话语的音节,达妮卡完全不知道对方在对她说什么,也分辨不出牠的脸到底在哪里。因为对方模样太过可怖,她还不由自主的提高了警觉,并后退了两步。三方人马就这样安静的对峙了几分钟,直到莱特教授在突然之间,说出了一个让达妮卡失去一切理智的名字。


「Tawil-at'Umr。」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