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虚假真相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31 01:27
点击:382
章节字数:575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从头疼之中解放的瞬间,达妮卡感觉到了一阵如释负重的感觉,像是原本想不通的东西突然之间茅塞顿开了一样,她甚至觉得之前的日子都过得并不如现在此刻舒坦。


伴随着这种舒服感觉的,还有强力的思念感情,那种渴望见到雪柔的欲望在头疼完结以后突然放大了千倍。达妮卡有一种强烈的直觉,现在烟也已经不能压抑本能与情感的爆发,只有雪柔,只有雪柔才能暂时终止正在她脑子里疯狂增长的本能,终止那种仿佛来自亿万年前远古、令她感到异常恐惧的最原始自我觉醒。


必须、必须尽快找到雪柔。


她瞥了一眼还躺在地上的十六夜。即使强烈的思念感情诱使着她尽快离开,但心中依然「向往人类」的根深蒂固思想、和还未消失的负罪感令她没有办法就这样无视被扔在这里的十六夜,达妮卡最后还是决定带上对方一起逃跑,正好顺手把欠小镜的人情还了。


因为十六夜说自己腰部腰砍的伤口扯动起来很疼,达妮卡想了一会儿,决定就在这里开「门」。既然头疼结束了,她也已经没有兴趣再追寻地上的血迹寻找放开她的那号人物,那么就没有继续呆在这里探索的理由。她决定把空间「门」的目的地定在迈阿密的旅馆,这样使用旅馆里的通讯设施,达妮卡就能以最快的速度给雪柔报平安,尽快与雪柔汇合。


然而,两个不用念咒文的天赋都被封了,施法当然也不会像是达妮卡所想的那么顺利。在念了第一句以后,达妮卡就发现这里某种比她还强大的力量阻挡了施法,「门」无法在咒文的控制下顺利生成。虽然达妮卡感觉到那种力量并没有比她强出太多,但现在的她没有办法奈何这种类似于高级禁制一样的奇怪东西。


也就是说,她们两人并不能使用邪道的方法离开这个鬼地方。


「怎么了?」十六夜露出了困惑的表情,看着达妮卡咬牙切齿的瞪着只有残肢与鱼头的空间,「有什么不对劲吗?」


「……」达妮卡不自觉的愤愤跺了一下地板,然后才斟酌的向不懂法术的十六夜解释,「有人在阻止我使用非常手段离开。我们不能抄捷径,现在只能在这边探索寻找出口了。」


可能是因为习惯了这里的绝望环境,十六夜看上去并没有太过失望,也很快的就同意了达妮卡抱着她移动的提议。达妮卡本来想就这样简单的扛着十六夜离开,不过才稍微扯动一下对方的身体,十六夜便扭曲了她那满是血污的脸,看上去痛苦异常,令人于心不忍。她只能稍微花一点时间,尽量在不扯动粗线的情况下,把对方背了起来。


不过即使再怎么小心翼翼,也没有办法做到完全不扯动腰上的伤口。加上十六夜腰部的缝合位置似乎并不紧密,达妮卡也只能请十六夜抱紧她的脖子,不然只靠她的双手托着没有任何动静的死鱼尾,十六夜没有缝紧的上半身很容易就会半途从她的背上掉下来。


「谢谢你。」十六夜的声音听上去很痛苦,不过她还是礼貌的道了谢,整个人在达妮卡的背上瘫软了下来。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让她不那么痛苦,达妮卡便稍微跟十六夜说了一些简单的情报。现在知道达妮卡是她女朋友的大学同学后,十六夜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比较随意,没有一开始那样礼貌了,同时也不再是之前那种疏远的感觉,「原来镜子她过来了啊……这还真是给你添麻烦了。」


「不麻烦,我也有自己的任务要做。」达妮卡本想问一下十六夜有没有遇到过莱特教授,但想了想即使花时间找到了莱特教授,她也没有办法把两人全救出去,到时候要把其中一个人抛下也太残忍了,还不如尽快离开这里出去跟雪柔汇合后再求援,于是最后还是没有问出口。


躺在达妮卡背上的十六夜花了一点时间,才勉强用她那虚弱的身躯抱紧了达妮卡的脖子。达妮卡这才留意到,十六夜搭在她肩膀的手上还紧握着一个荧幕碎裂的智能手机。


「这个是?」


「啊,这是我偶尔拿到的东西,我还曾经用它发送过求救讯息,不过才打出『SOS』三个字以后,就被那个背叛者发现,我只能慌乱地按下送出键,来不及打其他有用的资讯……」十六夜这样说道。达妮卡立刻就猜出了对方应该是发送SOS讯息给大学的真正求救者。


「……然后手机就被没收了,再回到我手上来的时候已经是这个样子,我也被丢在这里自生自灭……不知道其他人怎么了,在我们上了巴士以后,一切就变成了令人作呕的鱼腥味与消毒药水的气味。」十六夜继续说道。


对方说的很隐晦,达妮卡也很聪明的不去问对方是靠什么维生,同时也没有深究到底为什么十六夜跟那些实验体明明被腰砍了这么长时间,却都还活着。十六夜悲伤的情绪同样也阻止了达妮卡问「那个背叛者」到底是谁的冲动,不过达妮卡自己也能推理出来,八九不离十就是那个爱人鱼成痴的穆勒小姐。


回到发着红光的走廊上后,达妮卡稍微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四周还是一样安静,只有隔壁房间传来的嘎吱声与呻吟声。刚刚她从左侧最尽头的房间一路走过来,路上都并没有疑似出口的门。那么出口可能会存在的地方,也就只剩下血迹延伸,达妮卡还未走过的右侧通道而已。她没有再浪费时间,背着十六夜摇摇晃晃的就在这边的路上前进。


呻吟声与嘎吱声渐渐的淡去,最后走廊的四周安静得只剩下耳鸣,和天花板上鲜红色的诡异灯光。达妮卡和十六夜偶尔会停下来调查一下,但可惜那些房间通通都不是出口,只是一些放置奇怪液体与实验用品的房间。其中有些房间里还有一些模样奇怪的透明箱子,跟达妮卡一开始被关起来的那个箱子很像,能模糊的看见里面躺着什么人。但因为这一类的房间都被上了锁,在只能用小铁窗观察的情况下,她不能确定里面躺着的到底是不是人类。


一路上墙上的画也从海边的美少女,变为一些较为专业的现代深海鱼类油画,其中也有一些半人半鱼、性别不明的类人生物。达妮卡认得其中有一些是莱特教授的论文题目里出现过的水中奇幻生物,看来这个实验室的主人的确非常喜欢水与海。


她还发现,在这些画当中,很多都是在描绘一种眼睛会发光的鱼类,其次则是美丽的女性人鱼。而在她们走到走廊尽头的那扇门前时,几乎所有墙上的画,都是在画一种幻想生物,是一群裸体的黑发少女。她们的皮肤苍白得近乎透明、眼睛里发着熒光绿色的光,耳朵是翅膀的形状。达妮卡敏锐地留意到,这些作品的底端都写着她们的名字——「塞壬」。


「……」


达妮卡默默的走过了这些被鲜红光芒所照耀着的画。走廊已经到头了,而地上的血痕也消失于门后。她在询问十六夜的意见后,便按下按钮,打开了位于尽头的自动门。一瞬间,刺眼的白光进入了两人的眼帘。达妮卡和十六夜都暂时失去了视线,好一会儿眼前都是白花花一片,但紧接着于房间内传来的嗓音,就足以让达妮卡的身体为之冻结。


「祢好,达妮卡·戈德温,我曾经的学生。」


莱特教授的英语听上去很有一种亲切奶奶的感觉,在达妮卡的印象中,她本人的确也非常像是一个50多岁的知性中年女人。这亲切的嗓音在达妮卡心底里翻起了惊涛骇浪,惊讶的心情还没褪去,眼睛便快速的适应了强烈的灯光,映入她眼帘的,便是一幅比地狱更为恐怖的景象。


穿着长裙的莱特教授坐在房间中央的摇椅上摇晃着椅子。而在她的身后,有一个非常巨大的玻璃水族箱,里面放着一个难以用言语描述的生物。它像是一层恶心的、以肉块组成的塔,上面覆盖着无数的鱼鳞,在绿色与红色交错的水下微微发着熒光绿色的光芒,肉身还带点半透明的感觉。呆滞的达妮卡看到这层肉塔的顶部,插着一颗人头,而在人头耳朵的位置上,则是插着一对薄薄的蝙蝠翅膀。


其中最为可怕的是,这个「头」明显是由两个被劈成一半的人头组成,人头脸上的正中央还可以看出缝线的痕迹。


达妮卡对于这两个头上的半边脸都依稀有一些模糊的印象,左侧的半颗像是海德薇格·穆勒助手的头;右侧的另一半,则是维特女士的亲女儿,安娜贝儿·维特的头。而现在,那颗头一边是蓝色、一边是荧光绿色的眼珠,正在有点浑浊的绿水里骨碌碌的转,最后停在了达妮卡和十六夜身上。


气氛变得死寂起来,直到十六夜从惊愕中回过神来,开始尖叫的时候,达妮卡才觉得自己受到不少冲击的脑袋恢复了意识。伴随着尖叫声,同样躁动的还有一只身躯庞大的乌鸦,似乎被尖叫声吓到了,飞了出来,在天花板上盘旋。直至十六夜冷静下来以后,牠才稳稳降落在莱特教授的肩上,宛如一尊雕像。


达妮卡觉得眼前的景象很不真实,但她的脑袋在刚刚那场奇怪的头疼以后,似乎对这些可怕的场景产生了免疫力。她也没有直接吓傻,只是露出了恶心的表情,一边安抚背上的十六夜,一边和已经不正常的莱特教授对话,「好久不见,莱特教授。」


「的确是好久不见呢,距离上一次见祢已经过了半年了,」莱特教授亲切的笑着,像是把玩玩具一样,熟练的为手上的一叠卡片切牌。达妮卡留意到,那是一副较为陈旧的塔罗牌,「那一次祢是问我那个跑去沙漠的小男生的事情吧?那个任务后来怎么了?」


「失败了。」达妮卡回应着,不动声色的观察了一下房间四周的环境。房间的正中央正是水族箱,同时也是血痕消失的位置。而在房间后方正对着这扇门的位置,还有一扇门,不知道是不是就是出口。另外值得注意的,还有放在莱特教授附近的一个小小荧幕,上面显示的似乎是监视器的画面。达妮卡飞速的瞥了一下,惊愕的发现,那似乎是从莱特教授肩上的角度来拍摄的,而莱特教授的肩部,现在就只有一只乌鸦,「……莱特教授藏得真是深啊,我完全不知道原来你有人体实验的嗜好。」


她说着后退了几步,现在她终于想起来了,莱特教授的家里的确是有一个黑色的大鸟笼,而且莱特教授也的确,非常喜欢鸟。


莱特教授哈哈的笑了出声,「祢不知道的事情可多了呢,可惜祢最后没有选择出海,不然我就有多种可行办法可以更顺利的把祢抓回来。」


「……」达妮卡突然非常庆幸小镜的出现,不仅把调查往正确的方向推进,还同时让她们避开了潜在的危险……尽管最后她还是被抓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祢的血是实验不可或缺的材料之一啊。嘛,正确点来说,那不是血,只是新宇宙的一种无形的虚无而已,旧时代这种东西被称为暗物质,不过这些专有名词对我来说毫无意义,我只在乎那种物质的功用。」莱特教授带着肩上的乌鸦站了起来,轻轻的拍了拍身旁的水族箱。水族箱里人头上的蓝色那一颗眼睛马上就转而看着莱特教授,而绿色的那一颗,则没有动作,维持看着达妮卡的方向,「以前的我并不知道,直至接到神的启示,亲耳听到过神的话语以后,我才明白为什么先前的实验都失败了。」


她口吻轻松地继续说道:「因为那些实验都没有用上活人作实验体,也没有『大海子民』的基因,更没有使用神明的基因用作融合两种生物基因的桥梁。海德薇格这个不成器的废物,我当初就不应该信任她,把实验交给她来做。她除了失败,就什么都不会了。」


「你疯了。」达妮卡的话言简意骇,「你疯了,莱特教授。」


「对啊,我疯了。」莱特教授嘿嘿的笑着,看着水族箱里的怪物,「我居然把自己的助手、自己的追求者当成实验品。不过她把这么多实验搞砸了,我这种小小的报复也不算过分吧?虽然她现在这个模样也只是一个成功的失败品而已。因为是她,我才忍痛把第一个抓到的鱼人少女整个融合进去,结果她唯一的作用就是产生一些能使用海洋法术的半透明虚假实体。尽管这是很方便我继续在印斯茅斯里抓实验体啦,但这种塞壬根本不是我在梦里见到过的那种奇妙、会把人拖进海里的美丽奇诡生物……」


「……追求者?」达妮卡感觉自己得到了大量线索,但她的第一反应,却只是把重点放在了这里,问出了这么一条问题。


「嘛,这不是重点,我不像你们,并不是一个同性恋者,也永远不会喜欢女人。」莱特教授的原本温柔的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这一番言论更是令达妮卡和十六夜都非常不高兴,「我们说点别的好吗?祢应该非常好奇我的资金和实验室是怎么来的吧?不过说实话,要不是祂肯帮上这么多的忙,我大概搞不到这么多的实验体,连这个成功的失败品也造不出来吧……」


「不、我不想知道。」在莱特教授自言自语的同时,达妮卡也在心不在焉的思考要如何离开。虽然现在对方看上去没什么战斗力,但莱特教授刚刚说了这个怪物能制造什么幻影实体,而根据之前在森林里遇到过的那个穆勒小姐来看,这个怪物大概有制造分身攻击的能力。现在十六夜还在她背上,外加上所有法术被封的情况下,达妮卡没什么信心可以打赢对方,只能尽量避免战斗的绕过水族箱了,「莱特教授,我没时间听你自白,这种东西你要说的话还是去警察局说吧。」


「时间?」莱特教授又笑了,她抚摸了一下肩上的乌鸦,「戈德温,时间是虚假的,也只是一个对这个宇宙里的低等生物来说才有意义的名词。时间对祢来说,毫无意义。这种东西祢不是最清楚了吗?不过也对啦,现在的祢连祂设下的禁制范围都不能突破,祢到底何时才会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其实只是在做一些无聊、无意义,又徒劳无功的事情?」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达妮卡听不懂莱特教授说的话,也不想听。她最后还是选择背着十六夜奔跑,凭着傲人的身体素质,飞快的就跑到了对面的那一扇门附近。水族箱里的怪物毫无动静,而莱特教授并未阻止达妮卡,乌鸦张大了翅膀虚张声势,但很快就被莱特教授安抚着安静了下来。


达妮卡顺利的就打开了那扇自动门,但一打开她就发现,里面根本不是出口,只是一个被整理得非常整洁的居住空间而已。


「那边是我的睡房。」莱特教授的慈祥的声音从达妮卡背后传来,「祢在找出口吗?那还真是不太走运了。」


她张了张嘴,原本慈祥的微笑,瞬间充满了异常的恶意,「这里没有出口,我们这栋建筑并不是建在真正的地球上。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那位高贵的梦境主人与其种族所在的地方,同时也是梦境与现实的狭缝处——幻梦境。」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