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被闪电击中的治疗方法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20-03-09 13:10
点击:484
章节字数:534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友希那x莉莎(恋爱白痴兼脑回路奇特的工作狂x让工作狂一见钟情的幼稚园老师。把友希那写成可能一见钟情的人,我真是个智障,太难整了。




凑友希那绝对称得上是一个目光长远的人,十多年以后的事情她都可以精准提上日程,比如在冰川日菜成年当天索要巨额精神损失费,毕竟这个小鬼正害得她在幼稚园门前十分狼狈。




被家庭主妇重重包围的不自在感令她怀疑人生,意识到自己与环境格格不入更是让她浑身发热。原本从不放松的衬衫衣扣此刻也被解开了一颗。心虚地垂着头极力避免与任何人发生眼神交流,生怕对方过分热情前来向她搭话。隐约可以听见一些声音在议论她,说她看着不太面熟,大概是个新手家长。




接着她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有两位打扮入时的母亲问她,孩子都有什么兴趣爱好,保养皮肤又靠什么诀窍。因为忍不下心泼人冷水,她硬着头皮回答了几句,即使窘迫得无以复加也不忘社交礼仪,直视着对方的眼睛无中生有信口开河。好在对她感兴趣的人挺识趣,很快她就逃离了问答的地狱。




她实在不习惯被牵扯进与工作无关的话题,而且向来认为结婚生子对于人生毫无意义,更加没有办法设想自己可能成为一位母亲,这比打破她至今不曾恋爱的记录还要困难。虽然坚持不论做什么事情都必须全力以赴,但在这种情况下她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原则。胡编乱造真的不是她的长项。纱夜平时都是怎么熬过来的?她问自己。




她和冰川纱夜自大学起就是好友,毕业以后顺理成章进了一家公司,虽然由于专业不同分属两个部门,但这完全没有妨碍到她们的交情。冰川日菜基本上是她看着长大的,在她眼中几乎可以算是亲妹妹了,否则她也不会心甘情愿忍受尴尬,代替冰川纱夜来接冰川日菜回家。




听见放学铃声终于响起,她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这声铃响就是她的救星。但新的挑战又接踵而至,小朋友全都戴了通学帽,还穿着一模一样的制服,她差点把别家孩子截走,幸好冰川日菜看见了她。




“友希那姐姐,我在这里啦!”冰川日菜抱住她的大腿,仰起脑袋眼眸闪闪发亮,“为什么今天姐姐没有来?”




“她在开会。”她弯下腰牵起冰川日菜的手,“我是替补。”




“那你等一等喔!”冰川日菜冲她扮了一个鬼脸,“我有惊喜给你!”




她大方地点了点头,任由冰川日菜跑走,目光一路紧随其后,直至撞上一抹棕红。仅仅不经意间瞥了一眼,她就再也没有移开视线。




一个身穿蓝白条纹围裙,装扮再平常不过的女孩,罕见地夺走了她的全部注意。她不是喜欢以貌取人的傻瓜,只是觉得没有人能够拒绝女孩的笑脸。女孩正抱着膝盖半蹲在冰川日菜面前,笑得犹如太阳一般温暖,她险些被日光灼伤双眼。




在一个短暂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瞬间里,她感觉大脑被闪电结结实实地击穿了。虽然还不明白应该如何解释这种体验,但她已经被激起了前所未有的好奇心,特别是当女孩忽然抬头朝她弯起嘴角,与她四目相接以后又用手比划OK时。她们是在无形之中达成了什么默契吗?如果真是这样那她想要知道具体内容。




就在她考虑上前询问时,女孩转身走进了办公室,再出来时手上多了一只纸袋,显然是专为冰川日菜准备的。冰川日菜接过以后,示意女孩弯腰低头。她远远地看着,感觉异常困惑——是所有小朋友都喜欢用亲吻表达感谢,还是冰川家这位小天才脑回路太特别?看女孩的反应,后者才是正解。




她强忍笑意按住了嘴唇。女孩愣在原地没有动弹,手背抚摩着发红的脸颊,和她相隔一条走廊对望。她本想再多看女孩两眼,但冰川日菜已经回来了。




“友希那姐姐,快看,是猫猫曲奇!”冰川日菜踮起脚尖,献宝似的举起纸袋,“你最喜欢猫猫,所以这个给你!”




她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




“莉莎老师很会做小动物饼干,我每次都会留下狗狗曲奇给姐姐,但是,友希那姐姐不喜欢狗狗喜欢猫猫,所以我就去问莉莎老师要了猫猫曲奇。你尝一尝,好好吃的!”




所以她的确有一个妹妹,而冰川日菜有两个姐姐。暖意从心口蔓延至全身,她把冰川日菜抱了起来。冰川日菜立刻拣出一块曲奇,迫不及待地放进了她的嘴里。




“好不好吃!”




“好吃。”




她望向仍在害羞的女孩,用无声的点头表示谢意。她们确实有着某种默契,女孩也以点头回复了她。她从不关注无谓的事情,但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她记住了一个无用的小细节,女孩挥手时五指会越张越开。




因为车里没有儿童座椅,她们决定步行回冰川家,反正来去只要十多分钟。冰川日菜一路叽叽喳喳,三句话离不开莉莎老师。还不等正式和女孩相识,她就知道了女孩的姓名。




今井莉莎。




她情不自禁地感到遗憾。在她极其贫乏的想象里,女孩会亲口告诉她这个名字,而她会讲求礼貌地询问写法。在某些事情上她的习惯相当老派,以至于常常收到不解风情的评价,不过眼下的状况也不能说是不好,多了解一点女孩的信息没有坏处。




于是她又得知女孩爱好烘焙,身上闻起来总有曲奇的香味,嘴角永远挂着笑容,从来不会对人生气,不仅想象力丰富而且很善于表达,讲的童话故事总是既新鲜又有趣,经常被小朋友黏住不放,在老师之中也深受欢迎。




她自然地得出结论:“所以,人人都喜欢她。”




“那当然啦!”冰川日菜大声附和。




把冰川日菜送到家以后,她急忙折回幼稚园取车。距离她下班还有一阵子,手头的工作也没有完成。拉开车门时她听见有人在笑,直觉告诉她这是女孩的笑声。那个不久之前用闪电劈中她,全世界没有人不喜欢的女孩。




“还喜欢吗?我的猫咪曲奇?”女孩在她背后笑着发问,声音清脆悦耳爽朗动听,但似乎不太有自信。




她转过身讷讷地说:“喜欢,非常喜欢,口感很好,谢谢。”




她对上女孩的目光,背靠车门不知所措。女孩长了一双很会笑的眼睛,穿着浅色针织外套和连衣裙,看上去温柔顺服亲和力十足,完美符合幼稚园老师的形象。




听到她的回答,女孩双手合十:“真的吗?太好啦!很不安呢,还以为你不会喜欢,毕竟是做给小朋友吃的,味道比一般的淡了很多。”




“因为怕他们不停地吃吗?”




“是喔,所以不能做得太甜。”




“原来如此。真是有心。”




她若有所思地点头,被女孩的细致折服。或许其他幼稚园老师也会这样做,并不值得大惊小怪,但她认识的幼稚园老师只有女孩,所以她要大惊小怪。




“哪里哪里。”女孩摆了摆手,“大家都是这样想的。”




“如果是我,”她尝试着换位思考,“就想不到。”




女孩笑得眉眼弯弯,让她克制不住冲动。




“可以……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她紧张得掌心发烫,担心自己会被反问。“日菜难道没有告诉你吗”?她怎么忘记了这种可能?这个问句简直蠢得难以置信。话一脱口她就想要嘲笑自己。




“今井莉莎。我叫今井莉莎。”




“今井莉莎。”




她不自觉地重复了一遍,为现实符合预想而高兴,低下头闷闷地笑了起来。亲耳听见果然感受不同。她甚至觉得太阳穴有点酥麻,仿佛闪电经过留下的后遗症。




“友希那小姐?友希那小姐?”




今井莉莎张开五指在她眼前摇晃。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在走神。




“抱歉。怎么了吗?”




“轮到我的回合了喔,我很想知道呢,友希那小姐的全名。”




“凑友希那。我的名字是日菜告诉你的吗?”




“是呢,‘超级喜欢猫猫的友希那姐姐’,她是这样叫的。”今井莉莎捂住嘴巴偷笑。




她平生第一次感到热血上涌。其实她喜欢猫咪并不是秘密,但只有亲近的朋友才会了解,关系一般的人根本无法想象。今井莉莎是唯一的例外,在相识之前就已经知道,没有为她冷淡的言行所蒙蔽,难怪和她交谈语气这么自然。




“今井小姐,”她无奈地揉着眉骨,“从来没有人这样和我说过话。”




今井莉莎显然没有料到她的反应会是这样:“呃……我……”




“所以,感觉不太习惯。”




“抱歉抱歉!都怪我太自来熟啦!”




“不,我想——试着去习惯,和今井小姐做朋友。”




“诶?那个……友希那小姐,你抢走了我想说的话呢。”




她存下今井莉莎的联系方式,在询问过汉字之后写下备注,然后给出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她们又一次向彼此挥手道别,仿佛两个天真幼稚的小朋友,不愿意因为放学与玩伴分离,一次又一次地和对方说再见。车门已经被打开很久了,但她迟迟没有坐进车里,只是凝视着今井莉莎的背影,在今井莉莎每次回望时点头。




晚间她给冰川纱夜发了一条短信。




“纱夜,这个月剩下的时间,你休息吧。”




冰川纱夜完全没有看懂她的意思。这也难怪。她的措辞仿佛上司勒令下属休假。




“我是说接日菜。”




“你是认真的吗?”




“是的。”




“不要反悔,一言为定!”




她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默默地想,原来纱夜也觉得难熬啊。




早上她发现自己漏看了一条短信,是冰川纱夜在她睡着之前发来的。




“等等,你该不会是被猫咪曲奇收买了吧?”




“不是,是被做猫咪曲奇的人收买了。”她在心里回复冰川纱夜。




她开始频繁造访幼稚园,牺牲每天的下午茶时间,学习耐着性子经受折磨,幸好她的付出回报丰厚,不仅可以见到今井莉莎,而且还能吃上猫咪曲奇。冰川日菜虽然抱怨着每次来的都是友希那姐姐,但每天见到她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拿出猫咪曲奇。第二天她就发现曲奇的味道变了,变得更加符合她身为大人的口味。




她没有在车上安装儿童座椅,每天仍旧步行回幼稚园取车。只有这样她们才能碰面,她会赶上今井莉莎下班。起初她总是以感谢的话作开场白,郑重其事地赞颂猫咪曲奇的魅力。今井莉莎总是边听边笑,然后承诺下次再给她做。她并没有感到不好意思,隐秘的喜悦胜过了一切。




休息日理所当然见不到今井莉莎,她仿佛处于戒断期一样坐立难安,仅仅两天的空白就让她心神不宁。她们在线上的交流屈指可数,忽然发去短信只会显得突兀。看文件时她无数次瞥向手机屏幕,在无数次感觉失望之后恍然大悟——没有人不喜欢今井莉莎,她也被包括在这句话里。但一见钟情听上去太轻率了,她不希望被当作不认真的人。尽管她在恋爱方面没有任何经验,但宁可被所有人误会是难以接近之人,也不愿意被今井莉莎看成是轻浮浅薄。




好不容易捱到礼拜一的下午,她赶到时幼稚园已经放学了。或许是因为没有看见她,所以放心不下冰川日菜,今井莉莎在走廊上和冰川日菜做游戏。她一穿过幼稚园大门就看见了这一幕。温柔的今井小姐和莉莎老师,她歪着头想了一下,应该是很适合做母亲的人吧。她完全可以预见成为妻子的今井莉莎,却不太能够想象作为恋人的今井莉莎,但恋人分明是妻子和母亲的基础。




她一边为自己莫名其妙的想象力烦恼,一边快步走向似乎正在兴头上的两人。




“今井小姐,日菜。”




“友希那小姐,终于来了啊,遇到堵车了吗?还是——”




冰川日菜一头扎进她的怀里,她摸着冰川日菜的脑袋回答:“工作起来忘了时间。”




“友希那姐姐,猫猫曲奇喔。”冰川日菜从书包里拿出纸袋,“我今天也吃了一块。”




“诶?小日菜——”今井莉莎愣了一下,“我不是说过你不可以吃的吗?很不乖喔。”




“呜……我觉得莉莎老师很偏心嘛!我也想吃特别的猫猫曲奇嘛!”冰川日菜气鼓鼓地跺脚。




“啊哈哈哈……说什么特不特别的……”今井莉莎摆着手干笑了两声,看上去完全不复往日的淡定。




她抿住嘴唇眨了眨眼睛。成年人独有的默契就是什么都不说破,但百无禁忌的小朋友什么都可以戳穿。她忽然觉得今井莉莎很可爱,尤其是见到这副紧张羞涩的模样,之前感到为难的想象似乎可以继续了。




“那你觉得味道怎么样呢?”她蹲下身看着冰川日菜,想替今井莉莎引开火力。




“不好吃耶!太甜了啦!”冰川日菜不留情面地说,“莉莎老师是不是把做坏的曲奇给了友希那姐姐?”




她的本意是希望为今井莉莎化解尴尬,但冰川日菜的回答大大出乎她的意料。她第一次发现自己可以笑得这么放肆,好像头脑和身体已经完全脱离了控制。




“友希那小姐!啊……算了……”今井莉莎避开她的视线喃喃自语,“为什么笑得这么好看啊……”




她细心地捕捉到了这句感叹。原来今井莉莎和她一样,会留意笑起来好看的人。




“友希那姐姐一定超喜欢莉莎老师!”不等两个大人作出反应,冰川日菜自顾自地嘟囔,“吃坏掉了的猫猫曲奇都那么开心。”




她们轮番陷入窘境,换今井莉莎笑她了。她轻轻咳嗽了一声,今井莉莎于是帮她解围。




“童言无忌。友希那小姐,请别太在意。”




如果今井莉莎没有笑得发颤,她或许会真诚接受这番好意,但一见今井莉莎的笑容她就会失去自制力,被激发出性格里一直深藏着的莽撞和直率。




“童言无忌说的通常都是事实。”




“是是——诶?友希那小姐?”




她熄灭了冰川日菜这个小电灯泡,扭头马不停蹄地赶回幼稚园,伏在车门上气喘吁吁地自我反省。今井莉莎现在会怎么看待她?




“友希那小姐?是做了什么?”




今井莉莎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她努力平复了一下心跳。




“要不要喝点水?我这里有还没打开的矿泉水。”




她回过头。今井莉莎一脸担忧地看着她。




“不用。多谢你的关心。”




“那个——”今井莉莎点着额角,期期艾艾地说,“友希那小姐之前说的话,认真的吗?因为友希那小姐看着不像会说笑的人,稍稍有点……想确认一下呢。”




“今井小姐认为我是一个怎样的人?”她被今井莉莎的话勾起了强烈的兴趣。




“看起来好像过分严肃了,是不是很容易被误会呢?但又很擅长和小朋友打交道,所以其实是很有亲和力的人?喜欢猫咪这一点也非常可爱,会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




她正听得津津有味,话音却戛然而止了。




今井莉莎忙不迭地摆手:“只是看表面做出的判断!请别放在心上!我在胡言乱语罢了……完全不了解友希那小姐,就一个劲地说……”




“不会。”她摇摇头,“我觉得今井小姐说话很有趣,希望今后可以听到更多,也希望今井小姐能够了解表面下的我——从而喜欢上我。”




“友希那小姐真的在开玩笑吧……”




她沉默了,但她觉得自己没错。爱慕今井莉莎的人一定数不胜数,如果不想落于人后,及时表明态度绝对是正确的做法,如果今井莉莎没有把她当成傻瓜。




“我对友希那小姐……可是一见钟情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