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少女漫画不会告诉你怎么看星星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20-03-07 15:29
点击:509
章节字数:462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日菜x彩(时间线不明的日常,大概是已经升上三年级。想看阿彩去日菜家留宿被吃干抹净的剧情。她们俩真是绝世无敌超级可爱小女孩。我被她们可爱得快要死掉了。




女子高中生即使成为了偶像,日常生活也是一样平凡普通,相比其他少女没有丝毫不同,尤其是谈论到恋爱的话题时。




“小千圣和小花音礼拜六下午有安排吗?我们一起去逛街吧。”




丸山彩拍了拍制服裙摆,走到两位友人身旁落座,目光里盛着满满的期待,可惜结果并不如她所愿。




“抱歉,去不了喔,薰她——”




不等白鹭千圣详细说明情况,丸山彩就双手合十语无伦次。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和薰同学有约会!”




白鹭千圣按住眉骨,表情痛心疾首似的。




“不是!不是约会。”




松原花音捂着嘴巴轻声地笑。




“可是,昨天薰同学好高兴,练习时一直都在笑,问她究竟遇上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她说因为周末可以和小千圣约会。”




白鹭千圣难得现出一丝窘迫,但立刻镇定下来转移了话题。




“那只是她单方面的说法而已。我倒是想知道小彩怎么会这样问,难道不打算和小日菜约会吗?”




丸山彩毫无防备地落入陷阱,看上去显然被问得措手不及。




“诶?诶……约……约会什么的……没有听她提过……”




松原花音跟上节奏好奇地问。




“是呢,闲下来的时候小彩不会想和小日菜一起吗?我不想打扰到你们。”




白鹭千圣反客为主,假装失望地摇摇头。




“这样可不行呢,光等着小日菜行动,小彩也要主动一点才好。”




丸山彩陷入了沉思,支起下巴喃喃自语。




“是……是吗?这样啊……但是……应该怎么做呢?”




白鹭千圣没有回答,松原花音也不说话。丸山彩一下午都在纠结这个问题,琢磨如何发出约会邀请比较自然。




她和冰川日菜正在交往,满打满算已经一个月了。她曾经读过许多关于地下恋情的新闻,还以为有机会把学到的经验付诸实践,虽然不可能做到像白鹭千圣那样成功,但也不至于一开始就被所有人发现吧?她是这样想的,但冰川日菜不。




她的小恋人完全没有身为偶像的自觉,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她有多喜欢她。练习的间隙常常不打招呼就熊抱上来。在休息室像小动物似的磨蹭她的脸颊。帮她压腿时恶作剧一般偷偷亲吻后颈。趁她自拍在旁边拼命扮鬼脸干扰镜头。当着所有队友直接把头埋在她的发间,为她今天用了自己做的香薰精油高兴。交往之前她们大体上也是这样相处的,她被如何拿捏肢体接触的分寸难倒了,整天都在烦恼“小日菜是不是也喜欢我”,幸好她在想出答案之前就收到了表白,否则真是天晓得她还要再被困扰多久。




与她在少女漫画中见识过的情形不同,天才似乎并不懂得深情款款长篇大论,甚至可以说是有点漫不经心不以为意,却轻而易举不偏不倚正中她的少女心。




“小彩就是我的星星,不是那种用来看的,是那种想要摘下来放进口袋里的。虽然,星星挂在天上才好,但我忍不住变得贪心了。小彩可不可以跳到我的口袋里来?”




冰川日菜说完真的冲她拉开了衣袋,望着她的时候眼睛像星星一样发亮。她红着脸双手插进冰川日菜的衣袋,被抱得结结实实不能动弹险些窒息。每次回忆起自己的答复她都会傻笑,原来她的思维早就深受天才的感染。




“那……你要准备一个大点点的口袋喔。”




至今她都很难相信冰川日菜竟然把她比作星星,在她心目中冰川日菜才是应该被看作星星的人,不仅光芒耀眼,而且遥不可及。但如今她伸手就能触及星星,还有幸住进了星星的衣袋里。冰川日菜说自己变得贪心了,其实她也一样期待得到更多,但怎么才能让冰川日菜明白,她还想要更加亲密的接触呢?




课间她意外得知Roselia周末计划合宿。冰川纱夜为此做了一张内容极其详尽的日程表。她恰巧在冰川纱夜与白金燐子交流时从旁经过,不由得怀着好奇心装作不在意似的询问了两句。




“是的,两天一夜,周六早上出发,周日晚上回来。”冰川纱夜毫无保留地说。




“那小日菜一个人在家肯定很孤单……”她掰着手指头小声嘀咕。先前她听冰川日菜说过,冰川夫妇最近公派在外,姐妹俩这一阵子都是自己做饭的。




“我看她是不可能感觉孤单的。”




“没错,因为我会过去陪她!”双手不知不觉间攥成了拳头。




冰川纱夜略显头痛地看着她:“那就拜托丸山同学你了。”




毕竟在家属面前放出了豪言壮语,她扭头就开始给冰川日菜发短信。




“小日菜这个周末想做什么吗?”




“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耶?小彩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呀?”




“我听说小纱夜周末要去合宿,就想你会不会觉得有点孤单。”




“才不会啦!”




想说的话统统被堵在了指尖。真该庆幸她们之间隔着网路。换成当面交流她肯定控制不住尴尬的脸色,然后就会被追问“小彩为什么垂头丧气的啦”。




“不过小彩要不要来我家留宿?”




她的心情瞬间多云转晴。大概这就叫做欲扬先抑。但是不是一下扬过头了?竟然说到了留宿什么的。她根本没有想到那么远!那可是非常严肃的事情。和恋人睡在同一张床上,简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其实也不是完全不知道,她早就偷偷设想过几次——像大人那样真正地接吻,然后像打棒球那样上垒。虽然并不清楚具体操作,但少女漫画都这么表述。




“小彩干嘛不理我啊,不想来我家留宿吗?”




“怎么可能!”




“那我们就周六见啦!”




“我要带什么东西吗?要不要看电影?我可以去借录像喔。或者薯条!路上刚好会经过快餐店!”




“小彩只要把自己带来就好啦,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她得准备一下自己?




这绝对是理所当然的吧?第一次在恋人家里留宿,再郑重其事也不为过吧?虽然只是短短一晚,但也必须全力以赴。她放下手机就开始盘算。那天几点过去比较合适?身上应该穿哪套内衣裤?马卡龙粉的还是杏仁饼绿的?出门之前要喷什么味道的香水呢?是穿那套缀有很多蕾丝的短袖和短裙,还是领口裁成小上衣模样的连衣裙呢?洗完澡是不是不能像在家里一样不穿内衣?新买的睡裙上印着卡通图案会不会被嘲笑?睡觉时如果靠得太近身上出汗怎么办?早上醒过来真的可以不刷牙就接吻吗?少女漫画里从来没有提到过这些细节问题,她也不好意思向早已经验丰富的友人请教。能够独力解决问题是成为大人的标志。




她忐忑不安地晃荡到冰川家门口,手还没有碰到门铃门就被打开了。冰川日菜站在门后笑得一脸得意。她呆呆地望住自己顿在半空的手。




“我听到了小彩的脚步声!”




“骗人的吧!”




“就是可以听到!”




“才不信呢!”




冰川日菜笑嘻嘻地拥抱住她,吸气声明显得像树上的蝉鸣。




“小彩今天好香!是之前没有闻到过的香水味。”




“那个……新买的喔。觉得你会喜欢,所以……”




“超级喜欢!闻起来好有小彩的风格。”




“诶?我的风格吗?”




“嗯——嗯——很难说清楚呢,太浓烈了,有点冒冒失失,又甜甜腻腻的,像吃了糖一样,不过鼻子好痒。”




“呜……到底是要夸还是贬啦!”




冰川日菜像狗狗一样蹭她的脸颊。她甚至能感觉到细小柔软的绒毛。很久以前她就注意到了,冰川日菜出汗时会发光,找准角度逆光打量的话,能看见汗毛上缀着汗珠。




“唔……好热啦。”




她用手背撑开了冰川日菜的肩膀。不用手掌是因为掌心有点潮湿了。




“那进来吧,我开了空调的。”




冰川日菜倒退一步,腾出了玄关的位置。




“我进来啰。”她扶着门框脱下小皮鞋,在原地乖巧地低了低头,“打——打扰啦。”




她抵达冰川家是在傍晚,冰川日菜正打算做晚餐。在家她偶尔会代替父母做饭,妹妹尤其喜欢吃她做的蛋卷。她比冰川日菜早出生三个月,身为姐姐实在无法坐享其成,于是穿上围裙站到流理台前,兴致勃勃地声称要展示厨艺。冰川日菜时不时地发表评论——“小彩真的很有做饭的经验呢!如果mc也能像这样就好啦!为什么就不可以均衡一下呢?”




看见冰川日菜把咖喱浇在米饭上,她突然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一点——她都没有试过给恋人做爱心便当,就直接升级到了和恋人一起做饭。感觉好像新婚夫妇一样甜蜜。看着恋人吃下自己做的食物,又露出心满意足的可爱表情,没有比这更加幸福的事情了。




她抽出纸巾擦去冰川日菜嘴角的酱汁。冰川日菜捉住她的手腕真诚地称赞她。




“小彩以后肯定是个很出色的妻子。我想每天都吃到小彩做的饭。”




她的心跳漏了一拍,迟迟没有把手收回。这种话一般不都是求婚时才会说的吗?这位天才到底明不明白自己说了什么?




“明天也可以吃到喔。”她心虚得不敢抬头,“想吃什么就告诉我。”




“那我要好好想想啦。”




饭后她们一起洗干净了厨具,背靠沙发在地毯上坐了下来。茶几上游戏机录像带和零食依次排开。真是完全不必担心晚上可能感觉无聊。不过游戏机并没有派上用场。她更加中意看一部浪漫的爱情片。冰川日菜虽然不能理解她的泪点,但很情愿充当纸巾吻去她的眼泪。她的观影体验受到了极大的妨碍,眨眼就把故事情节忘得一干二净。




“已经这么晚啦?”冰川日菜看了一眼挂钟,“我来收拾,小彩去洗澡吧?”




“我也想帮忙嘛。”她挽住冰川日菜的手臂,“一起收拾会快很多。”




“那就一起收拾再一起洗澡怎么样?”




“我我我先去洗澡了。”




她在浴缸里泡了大半个钟头。实际上洗澡只需要二十分钟,剩下十几分钟是用来思考的——到底要不要在睡裙里穿内衣。不穿的话生理上当然舒服啦,但心理上无论如何都不太能接受。她毕竟不是在自己家里,不穿内衣始终好难为情。




“小彩是不是泡晕啦?”




“没有!马上就好!”




她拉开浴室的门时,冰川日菜正在刷牙。镜子映出了她通红的脸。她们曾经开过睡衣派对。那时候她穿的睡裙是纯色的,上面并没有印任何卡通图案。冰川日菜咕噜噜地漱口,对着镜子说小彩好可爱。




“我的房间在右边喔,别走错啦,不然姐姐会生气的。”




“那我先过去啦。”




推门之前她深吸了好几口气。每一次深呼吸都会加速心跳。即使冰川日菜没有说明她也知道就是这个房间。站在门口可以清楚闻见令她心安又心动的气味。她强忍着激动四下打量,自然而然地坐在床沿上,捡起一只抱枕抱在怀中,贪婪地吸取恋人的味道。




“小彩好像很着迷呢。”




冰川日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睁开双眼对上了两颗星星。




“我要上来了喔?”




冰川日菜撑住床沿,鼻尖抵着她的鼻尖。




“嗯……嗯……”




她怯怯地放下抱枕,敛起裙摆缩到一旁。冰川日菜爬上了床,紧挨着她跪坐下来。心脏不知道为什么跳得飞快。胸膛里比花火大会还要热闹。




“我可以亲吻小彩吗?”




“可以的喔。”




以往她们总是浅尝辄止,好像只亲吻嘴唇就满足,但今天她尝到了薄荷味,舌尖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我可以抚摸小彩吗?”




“可以的喔。”




她早就筑好了心理建设,只是碍于羞涩不敢表达。幸好天才没有这种顾虑,她只需要顺势给出许可。暖意隔着布料阵阵传来,大腿感觉像在燃烧一样。暖意渐渐退后到了膝盖,在睡裙的边缘徘徊不定。




“我可以——嗯——把手伸进去吗?”




“可以的喔。”




原来冰川日菜其实也在紧张?她还以为只有自己惶恐不安。每句回答语气都和上句不同。多说一个字都觉得无比困难。




冰川日菜轻轻揭起她的裙边,用目光示意她抬手把它脱下。她顺从地默默照做,露出粉绿的内衣裤。




“小彩……好有趣啊!晚上为什么还要穿内衣?”




“呜……不要取笑我!”




“小彩真是——永远都好有趣。像拆礼物一样,打开总是可以收到惊喜。”




“呜……都说了不要取笑我啦。”




“才不是取笑呢。我比任何人都要喜欢小彩喔。”




突如其来的表白让大脑停止了运转。冰川日菜再做什么她都不可能反对。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穿上的内衣被脱掉了。她索性闭上眼睛紧紧搂住冰川日菜的脖子。看不见就不会害羞。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她忘记了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恶魔。冰川日菜在她最动情时拨开了她捂住脸颊的手。




“小彩,要一直一直都看着我喔。”




可惜她没有力气反驳这句话。她本来就一直都在仰望星星。




“因为,被星星注视着的话,会觉得自己也有在发光。”




轻吻像细密的雨点一样落下。她弓身捧住冰川日菜的脸颊,在困倦得即将昏睡过去之前,露出灿烂的笑容对恋人抱怨。




“稍微……把好话留给我几句,可不可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