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冰山一角/百年之约

作者:Acoustic
更新时间:2020-03-06 22:21
点击:598
章节字数:934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呐,纯位数,我们是不是……彻底没办法出去了。」

被低耗警示灯的暗红色笼罩的寄驶舱内,绑着双马尾的少女侧坐在座位上不安地说着。

「我也想知道啊。」,被称作纯位数的少年挠着后脑勺。

大约十五分钟之前,两人先后从昏迷中苏醒。之前的战斗惊心动魄,可万幸的是两人都奇迹般地没有受什么伤,硬要说的话只有青葙在地上翻滚时产生的强烈眩晕感还隐约留存着。意料之中的是,那场声势浩大的电磁波震荡使得青葙的主要线路全部损毁,短时间内寄驶舱内除去生命存续之外的其他功能全部无法使用。若只是如此倒也还好,寄驶员养成时期的行动协议对这种状况也作出过明确指示。

但应急用的舱门却怎么也打不开了,这个行动协议上可没写,按理来说用纯机械操纵的坚固结构也不可能会被电磁振荡给弄坏吧。

没有食物水源,救援更是指望不上,简单来说,万策尽了。

「呐,你能听见什么声音吗,砰砰的。」,未来竖起耳朵仔细听着什么,「就好像很远的地方的爆炸声一样。」

「错觉吧。」

「唉……」,未来将头埋进双臂里,「莫名其妙的战斗,还有这种莫名其妙的状况……真是受够了。」

「至少能出去的话——」

纯位数话音未落,应急出口的门突然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被从奇怪的角度掀开了一个勉强能通人的洞口,透进幽蓝的光。

「……普通情况下这门是这样开的吗。」,未来嘟囔着,转而又摇摇头,「啊不对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有谁在外面吗?」

「喂——」,纯位数对着外面喊道。

「听这个声音,你们两个人都没事吧。」,一个有着一头金发的面孔遮挡住洞口。

「9’s……」,纯位数皱起眉,想要出去的心瞬间消失了大半。

这少年用手拦住未来,对金发少年道:「你们……是来救我们的?」

「这种状况下,能帮得上忙的当然越多越好。」,9’α语气虽然有些戏谑,但严肃的成分却是居多的,「放心好了,我们的FRANXX也无法启动,枪械什么的也不在手边。」

说着,那颗人头从出口让开,声音则继续传来:「你们除了相信我们也没多少选择,而且你们也想搞清楚现在究竟是什么状况吧。」

闻言,纯位数和未来陷入了短暂的犹豫。

「果然还是……」

「……出去?」


从青葙内出去的两人发现自己与9’s一行人似乎是被困在了一个好似地下室的巨大方形密闭场所。幽蓝色的暗淡光芒从四围平整的墙壁上散射而出,不甚明亮却也刚好能够照亮内部的一切。九式的几机就在离青葙不远的地方,各有损毁,但肉眼看上去还是挺完好的。青葙也是差不多的情况,无法运行启动程序的情况下也无法确定内部是否出现了破损。

然后就是,鹤望兰不知去哪了,换句话而言,莓不在这。

「啊,是砰砰的声音。」,少年竖起耳朵,终于也听见了未来先前所说的动静,「是上面传来的吗?」

抬头看去,却是和四周一样的平整面,也同样散发着幽蓝的光芒。

「……这里是地下吗?」

「应该是的,」,9’α在不远处,脸上难得的是困惑的表情,一贯的余裕消失不见,「毕竟炮火连天的是上面啊。」

「……是说炮击的意思吗?」,未来一脸茫然,她看向纯位数,后者也摇了摇头。

「你们之前毕竟一直都被困着,知道这些也不太现实。」,向他们搭话的是有着浅褐发色的9’δ,「就在不久前,夜空中——或者说地球轨道附近的某些物体,向这片以大裂缝为中心的地域发动了大规模的能量武器攻击。」

「虽然是在地下,不过我们至少能确定一件事,那就是攻击力度逐渐缩小,然后,一直持续到现在。」

「能量武器……」,未来半信半疑地听着,「目标是大裂缝,也就是说敌人是叫龙?」

「到底如何呢?」,9’γ接过话茬,「毕竟我们9’s和你们13部队的残党也在,硬要算上的话,贤人们强烈希望我们回收的ι也在呢。」

ι指的是零二,这点两人都明白。

「那——不是贤人?」,纯位数疑惑道,「他们总不会用轨道武器攻击亲卫队吧。」

9’δ摊开手,瞥了眼依旧很是困惑的9’α:「谁知道呢,至少我们从来都不知道人类的秘密武器里还留着能够使用能量武器的轨道卫星。」

「姑且我们还是认为自己是被信任着的来着。」,她这么说。

「也许是出现了什么不得不攻击的威胁也说不定。」,9’α打断了前者。

「……既然你这么说的话。」


「呐,这群家伙之间的气氛是不是有点奇怪。」,撇开9’s,未来对纯位数耳语道。

纯位数不易察觉地点了点头。未来说这句话不是没有理由的,硬要说也是有之前还围追堵截过青葙的原因在,但不论如何,此时的9’s所有成员都没有让两人感到一丝威胁。

不如说,他们每个人或多或少看上去都像9’α那样有些许困惑。

「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未来继续轻声说着,「那意思不就是,贤人也把他们的亲卫队当做可以随时舍去的棋——」

「——不管如何,找到从这里出去的办法才是第一要务。」,9’α突然提高音量道,「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未来和纯位数环视四周。

密封,除此之外也找不到多好的形容。

「既然你们都出不去,把我们弄出来又能怎么样?」,纯位数干脆反问道,「该不会只是出于单纯的怜悯而说的漂亮话吧。」

9’δ对此笑了笑:「虽然9’α他这么说,不过你想的也没错。我们主要也是想确认一下FRANXX确实无法启动的状况,不只是九式,而且……要告诉他们吗?」

少女最后一句话问的是9’α。

回应她的只有无言。

「——而且,我们也想向你们确认一下叫龙方面的信息。」,浅褐发色的少女做出无奈的表情,接着说道。

「叫龙?」,未来眨眨眼。

「这么说吧,本来在那种毁灭性的广域攻击之下我们是绝无幸免可能的,」,9’δ举起食指,「——虽然我们也很疑惑,但确实是叫龙把我们拖到了这个坚固的防空洞一样的地方。」

「考虑到这种保护性措施一样的举动——当然,我们不可能是叫龙的友好合作伙伴什么的。」

接下来的话,青葙的两位寄驶员几乎难以相信。

「所以,正常人多少也会觉得……在这个节骨眼上反叛了贤人的你们和叫龙会不会有什么联系,之类的。」

信息量之大,让纯位数和未来暂时都难以做声,可那边的9’δ则嘟囔着「啊说了好多喉咙好干」之类的话好似根本无关痛痒。


「当然,这不是指控。」,9’α背对着他们,缓缓道,「不如这样,你们如果能给出满意的回答,我们就告诉你Code:015在哪里。」

听到这句话,未来和纯位数立刻从刚才9’δ的话里回过神来,异口同声道:「莓?!莓在哪里?」

9’s其中几人脸上的疑惑愈发凝重。

「如果我告诉你,她已经死了呢?」

「你在胡说什么,」,未来挥开手臂,「鹤望兰也不在这,她就在那上面啊,是她带着我们回到这里来的啊!」

闻此而转过身来的9’α是从未见过的,满脸的不可置信。

「我就说了,就算你用这种方法诱导,他们就是什么都不知道啊。」,9’δ摆摆手,「他们信任的可不是什么叫龙公主,而是他们的伙伴。」

「从刚才开始你们到底想说什么啊!」,纯位数显然忍不下去这般猜谜一样的对话。

……

「抱歉。」,这时候9’γ开了口,他环视着一众人说,「我们内部现在也很混乱……这样吧,你们想知道什么,我们如果知道的话,一定如实相告。」

「9’s?如实相告?」

未来盯着γ,几乎就让他感到十分的不自在。

「就算你这样看着我……」,他叹了口气道,「这么说吧。虽然之前对自己身为亲卫队而有些情报自信,可现在……特别是刚才在大裂缝时发生那些事情之后,我们也很动摇。」

未来冷嘲热讽道:「不就是贤人背后捅刀子的行为吗,很快就能适应的吧。」

「不……不只是这样。」,红发少年摇摇头,「是那个从大裂缝钻出来的巨型叫龙啊……一看到那个东西,就好像……」

他的手轻微地颤抖起来,然后又被他的另一只手一把摁住。

「很坚固的东西……慢慢化为泡影一样。」

「够了!」,9’α大声斥道,「只要还是亲卫队,就不能舍弃信念!」

「你不也一样吗9’α,你明明也能感觉到的。」,9’δ显然是站在了γ那边。

可回应她的又是沉默。

……

「……那,我们想知道……」,纯位数和未来对视一眼,由前者发问道,「……莓在哪里?鹤望兰又在哪里?」

「……」

「……鹤望兰我们不知道,可Code:015确实是……确实是死了。」,9’δ说,「我们所有人亲眼看着她死去的。」

「这就是事实?」,未来显然不买账,「那带我们来这的是谁?」

「叫龙。」

「……开什么玩笑。」,双马尾的少女紧咬着牙关。

一众人之间的气氛在此刻跌至冰点,一边是已经认定自己正不断被愚弄的青葙寄驶员,一边是自身内部也难以达成一致观点的9’s。冰山一角的事实和真相根本无法解决任何问题,不如说正因这些所谓的事实眼前的一切才愈发的难以理解。

于是,9’α从口袋里掏出了9’s专属的便携式终端,那小巧的玩意在几番敲打之下极为不情愿地朝着空中投射出在13都市的鸟笼内由FRANXX摄下的影像。

「这不是玩笑。」,金发少年的语气没有任何起伏,「下杀手的,就是我。」

无人知晓中,在远离众人的几架FRANXX的寄驶舱内部,系统的启动音不约而同地悄悄响起。



FRANXX博士拄着拐杖独自走在花园设施内的某一条走道上。现在的花园极为冷清,没有孩子也没有大人,即使转过再多的拐角也碰不上任何人。这里在地球相当北面的地方,以至于冬天会格外漫长。

但不论是有多漫长,落地窗那一边已开始侵蚀雪白的绿意总是预兆着某些温暖的日子将要来临了。

那些温暖的日子譬如和煦的风和阳光,弥漫着樱花的颜色,有着百余岁的老人无法奢想的生的活力,一如那些日子百年之前就有的模样。

春天,从来都没改变过。

「人类。」,通道的尽头,叫龙的公主站在那里,「还记得妾身吗。」

苍老的背影骤然停住,人类的那一只眼睛不可控制地睁大,浑浊的瞳仁散射出年轻人才有的光彩。

「……公主(ひめ)……」,维尔纳的身体不住地颤抖起来。

「看样子是还记得呢。」

「你真的在那里吗……」,FRANXX博士虽如此自言自语着,却一步也迈不出,他不愿也不敢去确认那里是否真的伫立着和百年前一般无二的,实实在在存在着的身影。

「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见面。」,他这么说着,双手撑着拐杖,「从那时候以来……已经百年有余了吧。」

「这是最后一次了。」,叫龙的公主平淡的说着。

「……果然如此。」,老人眼中的光彩一瞬褪色了许多,「这场战争……真的有一百年了啊。」

「夺走你一条手臂的时候,妾身曾说过,」,叫龙的公主静静地将半边身子隐藏在阴影之中,低声说,「『从现在开始,人类和叫龙之间的战争开始了,等这场战争结束的时候,妾身会再来见你最后一面。』」

「……要到庭院里去说吗,你不喜欢狭窄的地方吧。」,老人轻声打断了叫龙公主。

「会很冷的。」,女性说。

老人只是轻笑一声,旋即朝着落地窗开口的方向走去。他的目光之前虽不曾从那位女性的身上移开,此刻却不再那么流连了,他不知道接下来的谈话会怎么样,也不在乎,他只是很清楚那女性一定会跟过来。

从室内到室外,气温骤降,飘零的雪花落在老人的面庞上,传来的温度却不似从前清晰。他几乎开始怀疑这雪的真实度,甚至有些怀疑冬天。若不是呼出的空气带着雾蒙,他几乎要怀疑起自己的眼睛,不论是人类的那只还是机械的那只。

——说起来,上次置身于雪中似乎已是很久很久之前了。

「人类,时间有限。」,叫龙的公主驻足在雪线的那一侧,依旧是半身藏于阴影之中,却不愿再向前一步,「妾身不是来玩真与假的游戏的。」

「不论是什么样的雪,对你来说都再无特别一说吧。」,老人似乎并没有听进去。

「……这颗星球经历过数次冰河世纪,」,女性说道,「每当这颗星球冰冻的时刻,妾身的同胞都深陷内战的泥潭。妾身的种族本可以一直是这星球的骄傲……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奄奄一息。」

「……妾身讨厌雪。」,女性作出了结论。

对此,老人低声笑了出来。

「人类,你在笑什么?」

「只是想起了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老人的语气仿佛昨日,「你一句话也没有说就杀光了我身边所有的护卫,还面无表情地撕下了我的一只手臂。」

「就算妾身想,这里也没有别的人类了。」,女性说,「你们的数量不如那时,现在已经所剩无几了。就算算上你偷偷藏起来的那些,能否撑过接下来的战争带来的消耗,也是未知数。」

「那就是我们的事情了,公主。」

「你们……是很脆弱的生物。」,女性接着说,「这也是妾身当时答应你,会再来见你的原因。」

「——你履行对妾身作下的承诺,妾身来见证你的最后。」

「那么,公主,告诉我,我的承诺实现了吗?」,老人的声音虽然低混,却有些颤巍巍的。他明明失去了一只手臂,可那些机械却突然传来阵阵的疼痛,好似那种肉骨剥离的痛楚早已深刻在基因里,一同唤醒了沉睡百年的记忆。


惨叫声回荡在洞窟里,鲜血在一片漆黑之中四处飞溅,泼在科学家的白色长袍,和裸露在外的肌肤上。科学家极力想要捕捉黑暗中那如利剑一般飞速切割着同伴身体的身影,可同伴因为恐惧而扣下扳机造成的枪口火焰却使得她的身影愈发地模糊重影。

耳边的枪声逐渐零星,这意味着科学家的同伴已然所剩无几。

可科学家感觉不到恐惧。

他对这杀人的鬼魅从心底涌现出敬慕。

这一切从那一刻,那女性——或者说叫龙的公主在开始杀戮的前一刻所矗立在不远处的岩壁突起上的身影,映入科学家的双眼开始。

幽蓝的光洒在她的身周,那是这片洞窟里唯一的明亮。巨蛇盘踞在黑暗中,以掠食者的姿态却屈居娇小身影之后。

那双蓝色的瞳仁里,只有对生命的蔑视。

她宛若神明。

杀戮的降临无声无息,嘈杂的只有弱小的脊椎动物手中软弱无力的武器的轰鸣。杀人者的动作迅捷利落,她的杀戮像是舞蹈,飘飞在黑暗中的身影仿佛没有重量——这反倒使她更像个守护者,杀戮好似某种例行公事——她只是想要快点结束掉侵犯秘境的混蛋们而已。

这一切在短短几秒内结束了。

那身影最后徒留下科学家一人,飘落在她数秒前所处的岩壁突起上,全身上下没有沾上一滴血。

与那绝对的生杀大权相对的,某种难以言说的力量让科学家知道,他将会幸存下来,如同帝王的容赦。

自己被支配着,科学家想,这就是为什么他毫无反抗的欲望与余力。那本应深深刻印在人类骨子里的叛逆被软化成了比起恐惧更柔和而坚定的情感。

于是,他的心中敬慕油然而生。

面前的女性,应是某种有血有肉的生物。可她所展现出的这种力量,这种——美,是同为生物的自己绝无可能达到的。

于是,科学家觉得,她就是神明。

因有她确实存在着,拥有着躯壳和灵魂,这神性反而更为耀眼。


——好想,好想纳入手中——


这想法仅仅是闪过一瞬,科学家的心脏却一紧。他看向叫龙公主的眼中弥散出惊恐,眨眼间,那神明消失又出现在咫尺之远,剧痛从身体的一侧传来。科学家身体后仰,撕裂的痛楚冲击着大脑,温热的血泼溅在脸上。

「啊!!——」,科学家大喊着,重重摔在地上。他惊恐的双眼瞥着自己肩膀处的断口,又瞥着嘴里含着一只手臂的叫龙公主,痛呼逐渐变成哀鸣。他强忍着痛苦将肩膀处的白袍——现在是血红色——的破布紧紧锢住断口,随之剧烈地呕吐了起来。

然后,痛苦在一瞬间消失了,一个声音从脑海中传来。

「这是为你失礼的想法付出的代价。那么,无知的生物啊……你们为何而来?」

科学家大口地呼吸着,痛苦的骤然消失使他手足无措,可他又不得不回应。或者说即便他不愿意,那些话语还是从口中逃逸出来。

「APE发现……发现叫龙中存在着『女王蜂』一般的个体。」,科学家丝毫不在意嘴角垂下的涎水,「他们知道了你的位置……鬼知道用了什么方法。他们同意我来接触你,但条件是……我必须想办法获取到你的DNA。」

「接触?」,脑海中的声音说道了,「如此好战的种族,何来接触一说。」

「如果……如果可能的话,歼,歼灭之。」,科学家不情愿地说着,然后急忙抬起头直视着叫龙的公主像是辩解般说道,「可他们都死了,我只是个科研人员,我杀不了你,我不是任何威胁——」

「妾身知道。」

「妾身都知道。」

科学家的话语哽咽在喉头,他吞咽着口水,出于紧张而开始思索着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这也是为什么妾身留下你的原因。」,脑海中的声音又说道,「从你身上可以闻到同胞的味道,你的罪孽绝非一死可以抹消。」

「可是我从没有上过战场……」,明明自己脑中的一切都逃不脱那女性的掌握,自己却根本不知道她如何作想,这让科学家愈发地恐惧,「我没有杀过你的同胞——」

「可你设计出了那些机械,那些机械哪怕这一刻也在与我的同胞厮杀着。」

科学家再一次哽住了。

「除去那些机械,你还用岩浆燃料实现了你们做梦都想实现的。」,叫龙的公主说道:「可你不会不知道吧,那些发生在所谓不老不死的人类身上的事情。」

「……通过岩浆燃料这一新能源引发的科技革命,人类确实可以通过编辑自身基因实现不老不死。」,科学家下意识脱口而出,「可是,被岩浆燃料编辑后的基因将会导致生育能力的丧失。通过不完全调查,基因编辑过的人类……逐渐会丧失情绪,思维钝化,没有喜怒哀乐,没有创造力……如果这一科技适用于全部人类……我们将会在精神层面——灭绝。」

「那样的人类,是没有办法驾驶你利用叫龙基因创造出的机械的。」,叫龙的公主说道,「失去了灵魂的躯壳终究无法作为另一个灵魂存续于同为生物的机械内……妾身说的没错吧。」

科学家无力地垂了垂头。

「可还有孩子……」,他像是一瞬间重拾希望般突然又说,「就算APE只把他们当做饲养起来的兵器,他们确实是我们人类的存续下去的可能性。就算他们长大成人,同样接受基因编辑变成他们梦想成为的大人,拥有着青春的他们依旧有着可能性——」

「——那如果妾身告诉你,妾身的同胞只要想,哪怕倾巢而出,哪怕同归于尽,完全可以摧毁你们的『花园』,将你们的希望全部扼杀掉呢?」,叫龙的公主仿佛将死亡的宣告传达给科学家,「若夏娃和亚当被毒蛇咬死,苹果终究会腐烂在土地上的。」

「不,那样就说不通了。」,科学家看着居高临下的身影说,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的底气,「如果你们想要那样做,早在我们还没有建造出移动都市的时候,早在我们刚刚开始研究出不老不死,早在FRANXX出现之前就完全可以……」

毫无预兆地,一种诡异的念头支配了科学家的想法,这念头让他难以承认却也难以反驳。

FRANXX,是依凭叫龙的基因制造而出的兵器。

「妾身看过了太多战争。」,脑中的声音喃喃道,像是在叙述某个不远不近的故事,「叫龙,你们人类这么称呼我们。可我们和曾经的你们一样,我们虽为同胞,却有着派系,差异,区别和类似你们国家的意志的分割线。我们之间,也存在着战争。」

像是某种认可,科学家几乎就要苦笑出来。

「APE用不老不死掌握了全人类,可妾身却没有办法统一妾身的同胞们。」

即便如此。

正因如此。

「……你们需要异族的敌人。」,科学家自言自语般地脱口而出,「……你们需要足够强大的,能够让你们产生种族的仇恨——那种凌驾于意识形态差距的仇恨的敌人。」

「那些叫龙的残骸,是你杀死自己的同胞,又故意让我们发现的?」,科学家问道。

叫龙的公主没有回答。

这神明的神性里,带着杀戮的鲜红和自私的黑暗。

正因如此,这神明的存在无比真实。

「妾身,不得不如此。」,她说着,「妾身是如今同胞中唯一还维持着与先祖同样的意识的存在了。这颗星球面临的敌人超乎你的想象,叫龙——必须存活下去,必须终止同胞间的争斗。」

「与妾身做个约定如何。」,这神明突然道,「妾身会为你提供更多的材料,而你为同胞们创造更多的,更为强大的敌人。妾身要促成一场战争。这场战争,将终结所有的战争。」

「——让那些孩子们与同胞们对抗。」


「——让他们杀死同胞,或被同胞杀死。」


「——用成为大人的梦想束缚他们。」


「——让他们一次接一次进攻这大裂缝。」


「——甚至让他们冲着妾身而来!」


「作为约定的信物与报酬。」,叫龙的公主轻轻凑到科学家的面前,「妾身将自己的DNA给你。」

科学家几乎不敢呼吸。这可怖而极美的生命与自己如此之近,只是几公分就可触及的距离——这神明也有着吐息,那吐息同样带着生命特有的湿润和芳香!

科学家几乎就要疯魔起来。

不论这多么荒谬!不论这多么残酷!不论会出现何种的牺牲!

是的他愿意!

——他会做到的!他一定会!

几息之间,女性取下自己的几根发丝,弥散着光辉的白丝轻轻掉落在科学家半张开的手掌中。

「对了。」,叫龙的公主声音突然变得略显空明,「妾身愿与你做另一个约定。」

科学家激动地抬起双眸,他看着这沐浴在幽蓝的圣灵的光辉中的身影,等待着。

「在那真正的敌人出现,而人类与叫龙之间的战争终结的时刻,妾身会再与你相见。」,她轻声说着,「妾身会……见你最后一面。」


雪。

纯白渲染着老人的视界,他人类的眼睛被这纯白的光所刺痛,机械的眼睛也似乎因为模块老化而处理不了这过于纯白而散发出瑰丽光辉的雪的世界,有些怪异的模糊。

老人叹了一口气,如叫龙公主所说的那样,他感觉有些冷了。

「是的。」,那女性说道,「你履行了你的承诺。」

「真希望我的FRANXX们没有让你们蒙受过大的损失。」,老人半调侃地说,「毕竟你们不久前还深陷内战的泥潭来着。」

说完这句话,老人却突然觉得有些不妥。百年前,对于他而言实在算不得不久前。

「妾身不得不承认这点,不过,你做的很好。」

「所以说那时候你给了我们多少『材料』来着?」

「明明你是设计师,却不记得这些吗?」,女性似乎也不知从哪里学会了打趣。

「是以时限为期的。」,她说道,「妾身记得是……一年。自那以后的战斗中,妾身被杀死的同胞都会在死前引爆自身,不会留下任何可利用的构造了。」

「999。」,老人说道,「差一点就到四位数了。正因如此,我们能够培育出的孩子们永远也到不了一千。就算你不愿意承认,这也是你的打算吧,公主。」

「妾身不可能什么都面面俱到的。」,女性摇摇头,「正如妾身怎么也想不到你会把所有的Gutenberg级都集中到一个部队,虽然妾身也的确看到了有趣的东西就是了。」

「13部队吗……」,老人若有所思,「Code:015还在你那里吧,在那个像极了FRANXX的巨大兵器里。」

「以躯壳为灵魂,铸就新的兵器,确实和FRANXX很像,妾身承认。」女性道,「明明拥有同样的基因,但FRANXX确实比同胞们强上数倍。那个兵器,是我们战胜VIRM的唯一希望。」

「你是觉得,我们人类什么都做不了么。」,老人看着叫龙的公主说。

「可现在已经没有人会听你的号令了不是吗?」

「我的确将真相的钥匙送给了他们,但打开与否……」,老人露出不知是何意的笑,「无论如何,就算他们希望远离战争,敌人终究会找上门来。」

「贤人们一直想要建造一个灵舡。可灵舡不在它该在的地方,那东西现在正躺在鸟巢下方的海底,向着那些你所谓觊觎这颗星球的VIRM发送信号。」,老人接着说,「是你教会了我这点,公主,若要凝聚本无法交会的意志,只需树立可怕的异族敌人就好。」

「正如大人之于孩子。」

「正如VIRM之于孩子。」

「正如我们之于孩子。」

叫龙的公主闻此沉默了许久,而FRANXX博士也回身看向满庭院的雪白,彼此之间只有心知肚明彼此所想的沉默。

「不论这之后如何,只要能够生存下来,希望也会一并留存下来。」

「可你所谓的生存下来指的不是那些经历了同类相残的孩子们。」,叫龙公主说道,她已经不愿再去看那老人的思维,那思维用不着揣摩也能够明白。

因为这思维,和她的已经愈发地相像。

「是的。」,老人说,「他们是用战争磨成的,为战争而生的刀刃。一直以来和叫龙的战斗也好,和大人的冲突也好,同类的自相残杀也罢。幸存下来的孩子们,将会是最强大的兵器,不是吗。」


「维尔纳,你……」

可这句话终究也没有再出口,女性不知为何如拥有了人类情感般地叹了口气。


「你也好,我也好。」,老人轻轻闭上眼,「百年,挺长的。」

「不过比起这些。」,他从口袋中轻轻摸出几根比起雪颜色稍深的发丝,「我到底还是没能成为一个合格的……什么来着。」

雪轻轻飘零着,而那白色的发丝也随之飘落在地面上,再也找不见了。


故事才刚刚开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初回限定本
初回限定本 在 2020/02/18 07:49 发表

来了来了!

827206275
827206275 在 2020/01/31 11:53 发表

天哪更新了!!!!!太开心了!!不知道02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莓莓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