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合格的老师教授什么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20-03-04 12:09
点击:468
章节字数:401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摩卡兰+日菜彩(平平淡淡才是真老师组和成天就知道八卦高中生组。日菜彩总算有进展了草。这个系列到此为止。




已知国文老师和英文老师的恋爱关系,以及音乐老师和家政老师的婚姻关系,丸山彩不禁认为自己完全有理由怀疑,爱和同事交往的老师一定还大有人在。




有一阵子只要看见两位老师站在一起,她就会按捺不住编织两人关系的念头,在排除掉国文英文音乐家政的前提下,几乎把各科老师全部随机组合了一遍。绝大多数情况都只是毫无依据的猜测,她甚至离谱到按照身高长相生拉硬凑,不仅冰川日菜每次都被逗得捧腹大笑,碰巧路过的当事人听见也笑得好大声。




就在她煞有介事地分析老师之间的复杂关系时,笑得俨如小恶魔一般的冰川日菜忽然鞠了一躬。拎了一大袋面包的美术老师正笑眯眯地看着她。有那么一瞬间她希望美术课从课表上永远消失。




“我倒是觉得呢——”青叶老师总是慢条斯理,讲起话来特别让人着急,平时就跟按了慢放似的,幸好在课堂上还算正常,“我和兰比较般配喔。”




“诶?诶诶诶?”




丸山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青叶老师认为自己“和兰比较般配”?暂且不论青叶老师是不是在说笑,她根本没有把美竹老师纳入考虑。一是出于对数学这门学科的尊重——她的身体里没有擅长数学的基因,全靠冰川日菜帮忙才不至于挂科,数学在她看来有点神圣不可侵犯,比任何其他学科都让她感觉害怕——二是美竹老师一看就不会谈恋爱。




虽然论严肃的程度美竹老师还排不到第一,但丸山彩实在无法想象恋爱中的美竹老师。她绝不是认为美竹老师缺乏魅力无人问津,其实美竹老师喜欢较真的个性非常吸引她,只要这份较真没有拿来计较她的数学成绩。她还曾经无意中听闻美竹老师的家庭背景,美竹老师居然是出身于花道世家的大小姐,用头发想也知道追求者一定多得数不胜数,但问题在于美竹老师真的可能会谈恋爱吗?她还以为美竹老师早就已经和数学结婚了。




“是玩笑啦。千万别告诉她我说过这样的话喔。”




青叶老师从纸袋里拿出两只巧克力螺递给她们。冰川日菜立刻问心无愧地双手接下又大声道谢。而丸山彩先瞧了瞧青叶老师又瞄了瞄巧克力螺,羞耻心战胜了每一颗叫嚣着“我要吃甜食”的细胞。




“别拘谨嘛。我也不会把你们的小秘密告诉其他老师的。”




就在丸山彩终于决定伸出手的时候,美竹老师忽然从天而降一样地出现,揪住青叶老师的兜帽就往办公室走,边走还边念叨“不要乱给学生吃东西”。




没有遭遇意料之中的批评和责备,甚至差点吃到巧克力螺当封口费,丸山彩意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从未设想过的组合就这样诞生了。以前她怎么会觉得美竹老师是恋爱绝缘体?青叶老师和美竹老师看上去明明就很般配。




“小彩难道现在才这样觉得吗?我早就发现啦!”




听完丸山彩所谓的惊人发现,冰川日菜咽下最后一口面包,相当不以为意地发表了评论。丸山彩挫败地看着冰川日菜,双手习惯性地伸进制服口袋。冰川日菜出门从来不带纸巾,吃完东西总是等着她来擦嘴。




她像做过无数遍那样把纸巾对折,贴上冰川日菜沾着巧克力的嘴角,遗憾自己刚才没能吃上巧克力螺,不自觉地舔了舔有点发干的嘴唇。放学回家顺路去面包房买一只吧。冰川日菜仿佛可以听见她的心声,推开了她捏着纸巾的手,轻轻地吻在她的嘴唇上。




甜腻的巧克力香气在唇齿间弥漫。香薰精油的味道前所未有的强烈。丸山彩的大脑彻底宕机,眼前冒出数不清的星星。冰川日菜摸着嘴唇,冲她笑得一脸灿烂:“小彩刚刚一直盯着我看,想吃巧克力就说出来嘛,放学回家的时候一起去买吧。”还边说边抱着她的胳膊摇晃。




她足足花了一分钟才把大脑重启。什么老师们之间有没有在交往的,她以后再也不会关注这种事情了,自己的问题都不明白就去想别人。为什么头脑比她敏锐的冰川日菜在面对她的感情时总是那么迟钝?不知道感情都一路顺遂的老师们愿不愿意给她提供一点心理疏导。




“小彩?为什么在哭啊……”冰川日菜罕见地慌了神,捧住她的脸颊紧张地问,“我做错了什么?不喜欢吗,巧克力的味道?”




“喜欢……但是……”她吸了吸鼻子,强忍着委屈说:“小日菜不要和别人也这样喔。”




“当然不会!这是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才能做的事情!但是小彩为什么要哭啊?”




“诶?喜……喜欢的人?”




“交往的时候可以随便亲亲喔,我问过姐姐的。”




“诶?交……交往?我们什么时候……”




“咦?我们不是一直都在交往吗?”




惊喜接踵而至,烦恼烟消云散。但丸山彩怎么也想不通,她究竟是哪里来的底气,竟然觉得冰川日菜迟钝,还总是在心里埋怨人家。




在这个一如往常的早上,得知了这些有趣的消息,丸山彩整天都精神奕奕,上数学课也没有打瞌睡,不仅聚精会神专心致志,还积极回答了几个问题。




后半节课教授的是垂径定理。为了让大家感受得更加直观,美竹老师决定在黑板上作图,但圆规不知道被收到了哪里,于是她徒手画出了一个正圆,全班同学见了都忍不住感叹。




“呜哇!这也太圆了吧!”




“这真的是人画出来的吗?”




“美竹老师上辈子是个圆规吧!”




“这线条也太流畅了!”




“好想拿圆规比一比到底有没有偏差啊!”




“安静一点。”




美竹老师用力拍了两下黑板,热火朝天的议论声戛然而止。冰川日菜难得守规矩地举手。丸山彩猜到了她想问的问题。




“冰川同学,你有什么问题?”




“美竹老师,怎么才能像你一样把圆画得这么圆呢?”




“熟能生巧,没事多练。”




“是青叶老师画的圆更圆,还是美竹老师画的圆更圆呢?”




“当然是她——等等,为什么突然提到青叶老师了?我这是数学课。行了,没其他的问题就坐下吧。”




冰川日菜一落座就冲丸山彩挤眉弄眼,丸山彩伏在桌上埋着脑袋笑得直哆嗦。没有人比冰川日菜更加了解她的心思,数字符号永远不可能比八卦精彩有趣。




课后身为科代表的冰川日菜去办公室取练习册,一回来就和丸山彩分享了自己在办公室的见闻。




“原来圆规被青叶老师借走了,落在美术教室里了。她刚刚来还呢。一定是美竹老师发现圆规不见了,问她要的。”




“平常很少见到她们两个在一起呢。”




冰川日菜托着下巴若有所思:“但是她们关系很亲密喔。”




丸山彩用力地点头:“早上不就是嘛,美竹老师居然把青叶老师拖走了。”




“不是说这个啦!我听见青叶老师叫美竹老师‘小兰’!”




“呜哇!那是很亲密耶!其他老师不会这样叫美竹老师吧!”




“肯定的啦,其他老师都是叫敬称的。”




“嗯……真的是!”




“还有,青叶老师早上买的面包,袋子现在在美竹老师桌上喔。”




“她们肯定是在交往!”




听到丸山彩斩钉截铁的结论,冰川日菜捂住嘴巴偷笑起来。




“……笑什么嘛。”




“小彩真是太有趣了!连自己在跟我交往都不知道,却一天到晚都想着别人是不是在交往。”




丸山彩用手挡住冰川日菜的眼睛,一想起早上的情形脸就涨得通红。




“这样也很有趣!明明自己害羞,却要遮住我的眼睛!”




“呜……够了啦,别再欺负我啦!”




下午在美术教室里画素描的时候,有同学起哄提议让青叶老师画圆,大概是因为受了冰川日菜提问的影响,被激发出了与自己毫无瓜葛的好胜心。




青叶老师一向脾气温和,对学生的要求来者不拒:“我是不会输给美竹老师的唷。”说着就在黑板上画出了一个正圆,肉眼根本分辨不出那是徒手画的。“毕竟画正圆是我教给她的喔。”后一句话被此起彼伏的感叹淹没,只有离黑板最近的丸山彩听见了。




“什么时候青叶老师和美竹老师pk一场吧!”




“就比谁画的圆更圆!”




“我拿圆规都做不到!”




“那个大圆规本来就超级难用的啦!”




“这个到底有什么技巧啊?”




青叶老师不紧不慢地拍了拍黑板:“安静一下。是有诀窍的喔,不过我要保密。”




“青叶老师好狡猾啊!”




丸山彩凑近了青叶老师:“青叶老师和美竹老师画圆的时候,有一个动作好特别,是不是照着那样就可以画出来了?”




“是喔。”青叶老师弯了弯腰,“不过还是熟能生巧。”




“美竹老师也这么说!”




“嘿嘿——我其实没有怎么练过啦。倒是她啊——”




青叶老师的语速吊足了丸山彩的胃口。




“什么什么?”




“不——告——诉——你——”




被噎住的感觉持续到了放学,直至走进自己最爱的面包房,丸山彩才觉得心情略有好转。青叶老师真是太会捉弄人了,简直就像长大后的冰川日菜。她不由得开始想象美竹老师被捉弄的模样,然后发现贫乏的想象力对大脑提出了抗议。事实上她还是无法想象恋爱中的美竹老师,对她来说这比数学试卷上最后一道题还难。




“快想晚上要看什么电影,我先去超市了。”




美竹兰把车泊在洗车店门口,车钥匙在半空划出一道弧线,不偏不倚落在青叶摩卡手里。礼拜五晚上照例是电影之夜。青叶摩卡负责挑选经典影片,而她负责采购吃不完的零食。




青叶摩卡伏在半开的车门上,语气一如既往的慵懒又随意:“早就想好了呢,恐怖片喔,超级恐怖——兰也是时候锻炼一下胆量了。”




“……恐……恐怖片就恐怖片……我才不怕……反正鬼来了你也跑不掉。”美竹兰咬紧了牙关,梗着脖子毫不退让。




“嘿嘿——因为我会紧紧抱住兰嘛。”




“别说那么肉麻的话……对了,想吃什么面包?”




“跟平常一样啦。”




“看着点车,我先走了。”




“遵命。”




冰川日菜透过木制货架的空隙看见了美竹老师。没有人会认错那一抹不良高中生似的红色挑染。丸山彩正在为不知道吃哪种面包犯愁,忽然感觉一股温热的气息扑洒在耳边,差点因为痒得发抖惊叫出声,但冰川日菜捂住了她的嘴巴。




“小彩,快看,美竹老师。”




“是喔。看看她买什么,我想参考一下……”




“都是早上在青叶老师的袋子里见过的。”




“肯定是买给青叶老师的!我们跟过去看看好不好?”




在洗车店接过美竹兰手中的购物袋时,青叶摩卡一眼就瞧见了那两根小尾巴。学生们惊讶的反应让她觉得格外有趣。她揽过美竹兰的腰附在恋人耳边低语:“不如换成爱情片吧。兰来决定看哪一部。”




美竹兰张开五指推开她的脸,闭着眼睛露出不服输的表情:“都说我不怕了。”




“兰真的不怕恐怖片了吗?那我只能攻击其他的弱点啦。”




“我哪有其他的弱……唔……摩卡!都说了不能在外面这样!”




“嘿嘿嘿嘿,这就是兰的弱点嘛。”




感觉有人在拉扯自己的衣袖,丸山彩回过头看着冰川日菜。不妙的预感从发梢一直蔓延到了脚跟。眼前这位天才最擅长模仿大人的行为。




“小日菜……唔……”




冰川日菜在初次与丸山彩接吻时没有闭上眼睛,因此清楚无误地看见青叶老师对她竖起了拇指。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