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百闻不如一见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20-03-02 20:51
点击:521
章节字数:421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友希那莉莎+日菜彩(老夫老妻老师组和笨蛋高中生情侣组,基本都是轻音梗啦!跟之前的薰千圣是一个设定,这间学校的老师没一个直的。修复了纱夜bug,是有年龄差的姐妹。顺便,凑老师真是毫无自觉的炫妻狂魔。




众所周知,高中生活要想过得充实圆满,不留遗憾,那是万万离不开社团活动的。




丸山彩国中时期是舞蹈部的成员,本来打算到了高中依旧保持原样,谁知道青梅竹马突然心血来潮提议加入轻音部,先是不讲道理地驳回了她想要体验入部的请求,接着大手一挥撕了舞蹈部的入部申请,最后把她连拖带拽诱拐到了音乐教室。




看到音乐教室空无一人,黑板上又贴着废部通知,她悄悄地长舒了一口气,否则她真的可能会认命。她从来都无法拒绝冰川日菜,总是不知不觉被牵着鼻子走。谁让冰川日菜向来喜欢胡闹,而她又喜欢陪冰川日菜胡闹。




“没有人啊……那我先走了喔……“她掰着指头径直走向楼梯口,准备马上重新写一份申请书,“现在去应该还来得及吧……”




“不行!”冰川日菜从背后抱住她的腰,语气听上去颇有点郑重其事,“小彩,我们去找音乐老师。已经决定的事情怎么可以半途而废呢!这样一点都不噜嘛!”




“等等等等?我才没有决定!”




“走啦走啦!”




冰川日菜独自走进了办公室。丸山彩并不是不愿意支持她,只是觉得音乐老师有点可怕。毕竟凑老师看上去不苟言笑,显然不属于容易亲近的类型。即使比起跳舞更加喜欢唱歌,还一直都想向专业人士请教,她也不敢主动和凑老师搭话。




“轻音部吗……”




凑老师说话的声音很轻,和唱歌的时候判若两人。丸山彩屏住了呼吸,站在门外耐心偷听。




“因为部员都毕业了,所以才会废部。至少要四个人才能成立一个社团,现在你们有几个人?”




“两个。”




“人数够了再来找我。”




“如果我把人找齐了,凑老师可以当我们的顾问吗?”




丸山彩暗暗替冰川日菜着急。凑老师哪像会答应的样子啊!被拒绝就尴尬死了。她开始觉得沮丧了。




“可以。”




“哈啊?”




她忍不住惊叫出声。办公室的门打开了。




“丸山同学?”




“嘻嘻,就是我们俩啦!”冰川日菜搂住她的肩膀,对凑老师嬉皮笑脸地说,“我都想好了呢,小彩来当主唱,我就给小彩弹吉他。”




她恨不得钻进地底再也不回地上,在崇拜的人面前丢脸实在是要命,害羞得连想要捂住眼睛都做不到,因为四肢已经僵硬得无法动弹了。




“是吗?”




她用力揉了揉眼睛。这不是她的错觉吧?凑老师对她们笑了。她在心里欢呼雀跃。




“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有人对我说过类似的话。”




“诶?诶诶诶?凑老师以前也?”




“我也曾是轻音部的成员。冰川同学应该是知道的。”




还不等丸山彩追问,凑老师就摆了摆手。




“加油,希望你们能保住轻音部。”




冰川日菜俏皮地敬了一个礼。




“凑老师可要做好当顾问的准备喔!”




和冰川日菜结伴回家时,丸山彩满脑子想的都是,原来人真的不可以貌相,凑老师突然显得好亲切,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可爱。她当时一眼就注意到了,只是不好意思发问而已——凑老师的保温杯上印着猫咪,桌上的曲奇也是猫咪形状的。冰山一角下面隐藏的不是更大的冰山,而是一座弥漫着曲奇香气的猫咪花园。




“友希那,我听说了喔,有想加入轻音部的孩子来找你啦。”




今井莉莎习惯性地摸了摸副驾驶的安全带卡扣。凑友希那曾经因为忘记系安全带害得她被扣分。




“是的。”凑友希那捉住了她的手,嘴唇轻触她的指尖手背,“好香。”




“嘛嘛……因为今天教了烤饼干嘛,不过都让学生们吃完了,没有给你剩下——”




“你知道的,我只吃你专门为我烤的。”




在家政课上教过学生烤曲奇,身上难免沾染了甜腻的味道。世界上没有人会不喜欢曲奇。凑友希那是她最忠实的顾客。她早已对爱人不坦率的撒娇习以为常,晚上她会好好让凑友希那品尝自己的。但现在她比较关心几近废部的轻音部,那毕竟是她曾经倾注无数心血的地方。




“那个……她们人数够吗?”




“不够,还差两个。”




“那就是只有两个咯?”




“嗯,说是主唱和吉他。有一个还是纱夜的妹妹。”




“肯定是吉他手。时间过得太快了啦!我们刚认识的时候,她妹妹才只有几个月大。现在长得和姐姐简直是一模一样,我都吓了一跳。”




“是呢,不过看起来性格完全不一样,还说了‘小彩来当主唱,我给小彩弹吉他’这样的话。”




“啊啦……有点点耳熟呢。把吉他换成贝斯的话,就跟我们当年一样了。”




“是啊。看到她们,就会想到我们。”




“所以答应了吧?她们肯定想要友希那来当顾问吧?”




“答应了的。”




“呼……看来下次要多烤一点饼干了呢,做成乐器形状的怎么样?”




“只要不是猫咪形状的都可以。”




“友希那的占有欲……不是一般的强呢。”




冰川日菜成功说服了两位同学加入轻音部,四名部员加上一位顾问老师,总算是让轻音部保留了下来,和其他社团一样可以堂堂正正进行活动了。




“凑老师下午好!我们布置得还可以吧!是不是感觉噜起来了!”




先前空荡荡的音乐教室已经改头换面,虽然大部分陈设都是储藏室里现成的,但乐器和设备都是每个人自己带来的,凑老师还提供了一些珍贵的音像资料。足足有两大箱子那么多,她们决定抽空一起欣赏。




“是不是很‘人模人样’!”




“伊芙同学!是有模有样啦!”




“总之,应该都累了吧。”凑老师被逗得发笑,递给她们一只纸袋,“吃点饼干,歇一歇吧。”




“呜哇,谢谢老师!”




“是乐器形状的饼干!”




“那我要吃吉他!”




五个人围坐在小方桌旁。若宫伊芙给大家泡了茶。曲奇的奶香和黄油味道浓郁,一吃进嘴里整个人都放松了。丸山彩留意到凑老师没有吃,只是抱住手臂看着她们微笑。她已经坦然接受了凑老师温和可亲的事实,但实在没有想到凑老师居然还很心灵手巧。




“这些都是凑老师烤的吗?”




“是我太太烤的。”




“太——诶?”




十只眼睛齐齐望向整间屋子里唯一的已婚人士。原来凑老师无名指上的戒指真的是结婚戒指啊!




“但是这个味道好特别啊……很像今井老师烤的饼干。”




冰川日菜舔着嘴唇,高高举起一枚曲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仿佛想要把它看穿。




“就是今井老师烤的。”




“就——诶?”




原来教家政课的今井老师就是凑老师的太太啊!凑老师居然这么平静地说出了这么重磅的消息!




丸山彩感觉大脑就要宕机了,但其他人好像都不觉得惊讶。她强忍尖叫左顾右盼了半天,可惜谁也没有和她交流眼神。冰川日菜好像只知道玩曲奇,一点都没有注意到她的心情。今井老师的话真是至理名言,只要征服了胃就可以征服心。说出“太太”和“今井老师”时,凑老师温柔得几乎滴出水来。这份在旁人面前无意识流露出的强烈爱意,究竟要经由何种方式才可能被创造出来呢?丸山彩暂时想不出许多答案,不过猫咪曲奇一定功不可没。下次家政课她一定会认真的,要做一大堆吉他形状的曲奇。




“她们很喜欢呢,吃得干干净净。”




“真的吗?我太高兴啦!”




今井莉莎高兴得太早了,凑友希那还没有吃够呢。在卧室这台巨型烤箱里,烤盘上的曲奇仅有一枚。口味形状是凑友希那的最爱,她可以一整晚不停歇地品尝,仿佛一只用爱意和曲奇哺育,不知餍足不会疲倦的小怪兽。




轻音部集体欣赏了凑老师珍藏的历史音像资料,对前辈们过往的精彩演出佩服得五体投地之余,注意力统统集中在了一支名为Roselia的乐队上,录像仅仅播放了半分钟她们就按下暂停热烈地讨论起来。




“这首歌前奏好棒呀!”




“等等——这个声音——”




“是我的错觉吗?那个……主唱看着好像凑老师啊。”




“贝斯手也……很像今井老师。”




“还有还有!吉他手和冰川同学长得好像!”




“嘻嘻,就是我姐姐喔!我的吉他就是她教我的!她超级厉害的!”




“她们穿得……是不是有点奇怪啊?玩乐队非得穿成这样吗?”




“可是我觉得很噜呀!我们也来做一套吧!”




“赞成!我也想穿得像忍者一样!”




“不是,这更接近魔法师吧?”




“这就是凑老师和今井老师的武士道吧。”




“武士道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哦……”




“这叫什么风格?”




“不是很懂……”




“你们在看什么?”




凑老师冷淡的声音突然响起。丸山彩及时挡在了屏幕跟前,祈祷凑老师没有听见她们的议论,或者就算听见了也不要指出。




“在看凑老师以前的演出影像!”




冰川日菜举手抢答。丸山彩按住了眉骨。




“是吗?是哪一场?介意我加入吗?”




“当然不啦!”




“凑老师,请喝茶。”




凑老师端起红茶呷了一小口,努嘴示意她们继续播放录像。丸山彩硬着头皮按下了“继续”。四个学生围着老师坐成一圈,三个人都试图假装安静乖巧,唯独冰川日菜完全没有自觉。




“那个是凑老师对吧?”




“嗯。”




“那那个是今井老师对吧?”




“嗯。”




“姐姐以前都没给我看过这些!好好玩啊!”




“是吗?当时她明明也有备份的。”




“这里这里!凑老师的样子很凛然呢。”




“谢谢。”




“今井老师感觉好噜!嗯……就是——特别有热情!”




“是的。”




“姐姐的solo——我也要努力!”




“加油。”




“呜哇……凑老师和今井老师……”




除了一脸淡定的凑老师本人,四个学生都凑到了屏幕前面。




“抱上了耶!”




“今井老师这是感动得掉眼泪了吗?”




“是的。”




“凑老师眼眶也有点红嘛。”




“毕竟是最后一次在文化祭上演出。”




“真好。我们以后也能在文化祭上演出吗?”




“从现在开始练习还不晚。”




“但我们还差一个贝斯手。”




“试试在没有的情况下创作吧。”




冰川日菜眨了眨眼,托住下巴好奇地问。




“凑老师在没有今井老师的情况下创作过吗?”




“没有。我和她从来没有分开过。”




丸山彩在心里气鼓鼓地质问自己,为什么每次凑老师提到今井老师,其他人都毫无反应,就她一个想要尖叫。她们难道觉察不出这是多么分明的爱意体现吗?是她少女漫画看得太多还是她们真的过分迟钝?




“笃笃。”




音乐教室的门被叩响了。五个人齐刷刷地回过头。今井老师居然站在门口,笑意盎然地朝大家挥手。凑老师急忙起身走向她,一出去就顺手带上了门。




老师们消失在了视线里,学生们蹑手蹑脚地上前,一个挨着一个挤在门后,人人都竖起了兔子耳朵。丸山彩这才明白其实谁也不迟钝,尤其是冲她不停眨眼的冰川日菜。




“我在车里等了好久,表都要被我看穿了。”




今井老师抱怨的语气好可爱。




“抱歉,看录像看得忘记了时间。”




凑老师听上去居然有点委屈。




“咦?什么录像呀?”




“我们在文化祭上的最后一次演出。”




“和她们……一起看?”




“是啊,怎么了吗?莉莎?”




“我为什么要来找你……”




虽然没有胆量透过门上的小窗往外看,但一听声音就知道今井老师捂住了脸。热情又开朗的今井老师原来也会害羞,不过应该只在凑老师面前才有可能吧。




“还要……你还看吗?不如我先回家……”




“稍等。我要和她们说一声。”




音乐教室的门又一次被打开,轻音部的成员集体摔倒在地,像叠罗汉似的一个压着一个。丸山彩尝试打破尴尬的气氛。




“今井老师的贝——嘶——贝斯真是太棒了!”




“谢……谢。”




虽然高中三年一直都有吃到今井老师烤的曲奇,但她们再也没有见到今井老师靠近过音乐教室。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