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犯案动机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31 01:23
点击:413
章节字数:611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雪柔的超速驾驶之下,三人回到迈阿密那间爱情旅馆的时候,都还只是晚上10点半左右。


「餐厅已经关门了啊……」杰奎琳的眼睛看上去水汪汪的,对着雪柔可怜巴巴地说出了一句无关案件的话。


也不能说她关注的重点错了,今天一整天除了早餐以外,她几乎都没吃什么东西。原本以为回来至少能选择旅馆里的点餐服务,现在看来,还是只能在房间内啃速食面了。


「……」雪柔对于杰奎琳装可怜的神情没有任何反应。从知道达妮卡失踪起她的笑容就没有一次跟平时一样,而是变成了奇诡的微笑与沉静得非常可怕的态度,还经常拿起破损的智能手机把玩,令杰奎琳有点毛毛的,不敢再和雪柔说一些没营养的话,只能转而跟吉尔曼抱怨,企图让三人之间死寂的气氛稍微变得活络一点。


之前雪柔的恐怖气息把车上的气氛弄的非常僵硬,杰奎琳为了让气氛不那么尴尬,便打开了车内的收音机。结果播放的节目居然在谈论上个星期的突然台风与被迫下台的天文台台长,令雪柔的心情更加差了。杰奎琳连忙关掉收音机,最后只能硬着头皮和跟过来的吉尔曼作尴尬的聊天。这一举动倒是让两人之间紧张的气氛得以缓和不少。现在两人的感情已经好多了,达到了朋友的程度,至少可以愉快的交流,不用再互相臭脸相迎了。


对于吉尔曼居然会选择跟过来这事情,杰奎琳也觉得有点神奇,明明她们不久之前才威胁过这个眼镜女,结果对方现在居然没怎么考虑、轻率的就自愿跟着两个威胁者来到迈阿密。她还有点讶异雪柔居然会同意对方跟过来……不过仔细想想,她们还没来得及和吉尔曼交换情报,达妮卡就出事了。大概双方的理由也只不过是为了对方脑子里的线索而已。


不过令她觉得更神奇的是,这个眼镜女居然和达妮卡一样纯情……不、吉尔曼甚至比达妮卡更糟糕,连男朋友都不曾有过,一切关于恋爱的东西都只知道理论,一次实战的经验都没有,更别说来过这种有特殊房间的爱情旅馆了。


难道异形都比较纯洁吗?考虑到达妮卡和吉尔曼的真实身份,杰奎琳有一瞬间在脑海中闪过这样的想法,但这想法在接触到前方雪柔的身影后,便瞬间消失了。


「这、这里就是传说中的爱情旅馆吗?」吉尔曼没空理会杰奎琳的抱怨。她一边好奇的东张西望一边说道,脸看上去还有一点红。


看着吉尔曼浑身都是破坏气氛的鱼腥味,还一副这样羞羞答答的样子,杰奎琳几乎要控制不住笑出声来。为了不让自己说出「装什么纯洁」或是「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乡下人出城啊」之类可能会造成打斗的话,她只好强迫自己盯着雪柔恐怖的脸色,看着雪柔可怕的脸容,顿时什么笑意都烟消云散了。


雪柔没有理会那两人,她马上就走到玄关旁边的房间,按了小镜房门的门铃。小镜也是应声而开,她身上还是早上的双马尾和衬衣百褶裙,还没换上睡衣——刚刚在手机有了信号以后,杰奎琳就已经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她说明现在糟糕的情况了,小镜的眼神在接触到吉尔曼的时候也没有太过惊讶。


「这里隔音不好,不好说话。」雪柔制止小镜邀请她们三人进房的姿势,「昨晚你也是听到了我们的争吵声才会从房间里出来的,对吧?」


小镜这才想起了是有这么一回事,说:「那么我们去哪儿谈?」


「去我的房间,特殊房的隔音应该会比较完善。」雪柔说完转身就走,其余三人只能在面面相觑一小会儿以后,快快拿着自己的东西跟上去。


雪柔跟达妮卡的房间是特殊房,主题是「社长办公室」,房间的主色调是棕色和红色,一进入就能感受到一阵低调奢华的感觉,而且不论是床,还是房间的空间都很大,布置就像是真正的社长办公室一样,有沙发也有办公桌,很适合用作讨论。吉尔曼非常好奇,不时这里碰一下、那里戳一下,直到雪柔皮笑肉不笑的打开一个正对着双人床的抽屉,她才马上冒着冷汗乖乖收敛自己的行为。


这间「社长办公室」的特殊房同时也是一间满足某一些特殊癖好的房间。现在房间看上去那么人畜无害,只是因为昨晚达妮卡把所有儿童不宜的东西全塞到了这个大抽屉里。


这些东西用来吓唬吉尔曼倒是很有效用,甚至连一旁的小镜也忍不住红了脸。杰奎琳偷笑了一下,吉尔曼看来也没她想象中纯洁,大概只是第一次来爱情旅馆所以才显得像个纯情的好奇宝宝,该懂的东西还是懂的。


不过杰奎琳的偷笑很快就在雪柔恐怖的气息下消失,可能是因为倚在抽屉旁边似笑非笑的雪柔气场太强,其余三人也没有再说什么废话,乖乖的坐在房间内的沙发上,在杰奎琳泡了两个泡面以后,便开始汇报她们所知的一切东西。


「……以上就是戈德温在电话里跟我谈论过后的推理,我想过程也大概就是这样了。主谋事先在集合地点催眠所有人,用印斯茅斯的大巴把人载走,然后再另外雇人制造出海沉船的假象。虽然还是不知道台风是不是穆勒小姐弄出来的,不过这对我们来说也已经不重要了。」最后发言的小镜一口气把推论一口气说完,「现在手法有了,犯人也基本确认就是穆勒小姐,那么剩下的,就只有动机了。」


在听过吉尔曼的描述以后,助手穆勒小姐的可疑程度瞬间高出了许多,但如果就这样忽略动机断定对方就是主谋,众人又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总觉得她们似乎忽略了什么线索,所以引导出了看似合理,但某程度上又很奇怪的矛盾答案。


「嗯,不过这不是我们的第一要务,我们的任务是找出那些失踪的人。」雪柔的声音低了一个八度,听上去虽然温柔,但因为低音的关系硬是生出了硬邦邦的感觉,完全不像平时的尖细。她现在关心、并想要知道的结论只有一样——也就是考察团到底被藏在哪儿,那边很大机会也会是被抓走的达妮卡所待的位置。


「我说,戈德温不是说了对方有可能把考察团队藏在印斯茅斯吗?」杰奎琳率先询问了这么一条问题,眼神还不住的往吉尔曼的方向瞄,「这样范围就小很多了对吧?我们只要把印斯茅斯里有可疑的地方选出来调查一遍就行了。」


「你们说的巴士应该是指乔·萨金特在经营的那条路线对吧?应该是一辆非常破旧的大巴?」吉尔曼紧皱着眉心问道,失踪队员们所处的位置同样也是她现在非常关心的事情,她的神情前所未有地认真。


在得到大家的首肯以后,吉尔曼摇了摇头,「对方是有动机干一些不法事情啦,毕竟他的那条路线一直都在亏损,想必不是一般的缺钱。但问题是,平常他的大巴上有一个人坐就已经算不错了,如果突然有一天上面载满了50多个身上全是考古装备的外来人,那会是一件非常显眼的事情,不用一天整个印斯茅斯都会知道,不可能隐瞒到现在——但至今为止也没有出现过相关的传言,所以他不可能把50个外来人载进了印斯茅斯。」


「但他的大巴不是被施了什么隐形的巫术吗?」小镜皱了皱眉头,提出了另一个问题,「你们印斯茅斯人也会受影响对吧?」


「你太看小我们了。」吉尔曼露出不悦的表情,「既然这个法术恩格尔与杰奎琳能看出来,我们镇上40岁以上的印斯茅斯人不可能看不出来,那些中年人的法术造诣可不会比她们两人差。」


吉尔曼其实并不清楚杰奎琳和雪柔的实力到达哪种程度,不过在看过雪柔的施法过程以后,她判断雪柔的法术造诣应该要比印斯茅斯的传统家传法术要强,但本着不灭自己族人威风的原则,她最后还是选择稍微抬高自己族人的身价。杰奎琳没什么所谓,反倒是雪柔有点儿感到自己被侮辱了。


「是吗?」她露出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这种要笑不笑的笑容比她不笑的表情要可怕太多,在场的所有人都瞬间感到了一阵寒意在自己身边游走,主题房间内的灯光也变得忽明忽暗,大家忽然就看不清楚雪柔的脸容,只能看清楚她那诡异的微笑。一旁的杰奎琳已经开始忍不住怀念雪柔以前的虚伪笑容,相比起来,那实在是和善太多了。


「……有没有可能其实考察团仍然在迈阿密市内?」在气氛僵硬之下,杰奎琳硬着头皮胡乱提出了一个可能性,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她的方向,「可能大巴其实只是把人载去迈阿密市内的一处偏僻地方,然后又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正常驶到了印斯茅斯,这样就能骗过所有人了。」


「你这推断并不能解释为什么求救信的IP地址会在印斯茅斯。」小镜马上就反驳了,这是经她的技术查出来的IP,她不可能不记得,而且她在今天开始调查以前还多检查了几遍对方有没有绕路,也就是说这里不可能出任何差错。


「有没有可能是对方做了一个假IP,用来掩盖真正的IP……」


「如果我能用VPN或是假IP掩盖自己的真正IP,那我一定会选一个要多远有多远的IP,而且还会多绕几个地方。」小镜打断了杰奎琳的缪论,「我反而觉得这很可能是,犯人在讯息发送以后才发现有人用电邮求救,那时候她已经追不回那份邮件了,所以就无意中暴露了真正的IP。」


「可是对方也绝对没有到达印斯茅斯啊。」可能是坐得很累了,吉尔曼变换了一下姿势,把自己的头凑近速食面上方,顿时整副眼镜都是白色的雾气,她只能把脸上挂着的眼镜取下,认真的擦了擦,「所以这50人是在大巴上蒸发了吗?」


「别想得太复杂,」雪柔嗤笑一声,「不是藏在终点,也不是藏在起点,自然就只能在藏在路上了啊。只要大巴在印斯茅斯附近的路上把那50人放下,他就不用把载满人的大巴驶进印斯茅斯之中,自然也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了。」


「那片森林?」杰奎琳第一时间想到那片从贫瘠的土壤中突然冒出来的森林,那是那边的路上最具遮蔽力的地方,「那片森林的确是很可以……不过那边非常偏僻啊,莱特教授在那边浪费了5天才用电邮求救呢,难道绑匪要考察团自己野餐吗?日用品和食物该怎么分配?除非考察团成为了能不吃不喝的尸体,否则整整50多人份的物资,对绑匪来说应该还是挺难搞的。」


这个问题又把讨论扯回了凶手的动机上,甚至还扯出了凶手的物资来源,也就是资金来源的问题。雪柔等人需要先知道对方的目的,才能知道对方需要的到底是50个活人,还是这50人其实饿死了也没有关系。


「等等,那片森林其实大有问题。」吉尔曼插嘴道,「森林原来在我们那边并不存在,那是去年九月一个外来的大小姐花钱移植过来的。她的原意似乎是想要在印斯茅斯附近建一间森林里的别墅,但最后把树木移植过来以后,就没有再动工了。」


「大小姐……!」雪柔猛然站了起来,她放下手上的智能手机,转过身走了两步,看上去很焦躁,「九月、大小姐、维特女士失踪的女儿、还有失踪了的米斯卡塔尼克大学教授……镜小姐,你不是找到了團隊的資助人員名單吗?上面最大的赞助商是谁?」


「等一下,我以为那是完全不重要的资料,还没看,」小镜连忙在自己带过来的手提电脑上调出资料,「是……啊?这不是……」


「库洛卡米爱依丝。」不等小镜出声,雪柔自己就先回答了,「九月曾经来过合众国的库洛卡米家大小姐、亚西纳·维特的东方商业合作伙伴、米斯卡塔尼克大学的毕业生、卑鄙龌龊的女人。」


「等等、等等,」杰奎琳有点跟不上雪柔的思考节奏,「我们不是在谈论考察团可能会被藏起来的地点吗?怎么突然就说起大小姐与赞助商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的意思是大小姐是主谋?」小镜的表情看上去疑惑了不少,似乎正在思考雪柔话里的可能性,「这……」


「不、她不可能是主谋,但很可能是背后的唆使者……如果是这样的话,凶手的动机基本上也可以肯定了。」雪柔眯起了眼睛,她的表情里并未露出一丝惧怕,有的只是无比复杂的感情,还有难以隐藏的愤怒。


她顿了一会儿,渐渐的,就把自己的说话嗓音变柔了,「本来我不想跟你们讨论这件事情的,但现在看来,还是给你们看一下比较好。这是我和达妮卡在来时的道路上找到的一张奇怪占卜卡片,现在想来,大概是某个存在对我们这宗案子的一个提示吧。」


雪柔说罢便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了那张在莫名车祸上捡到的占卜卡牌,而且只拿出了其中写着「实验」的那一张。杰奎琳马上就察觉到了对方在撒谎,而且还动用了自己的催眠技巧给两人下暗示,让对方相信她说话的内容。这张卡片原意是在暗示雪柔身上的事情,但确信大小姐就是幕后主使的雪柔因为没有确切的证据,只能出这种曲解意思的招数,来说服两人大小姐就是幕后黑手。


杰奎琳虽然不怎么受雪柔的轻度暗示影响,但她也不好当场拆雪柔的台,只能马上控制好自己的表情,不动声色的看着雪柔瞎掰。


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的吉尔曼和小镜看了一会儿以后,也没有从「实验」上察觉到什么线索,但当雪柔翻开卡牌,让「黑色的神,喜爱诗歌」那一部分露面以后,母语为日语的小镜马上就看出了问题所在,而同样会说一点日语的杰奎琳,在听过库洛卡米大小姐名字的发音以后,也察觉到了端倪。


库洛卡米爱依丝。


くろかみあいし(Kurokami Aishi)


黒神愛詩。


「大小姐与实验?」小镜马上就记起了今早达妮卡曾经说过的事情,就是雪柔和达妮卡在在穆勒助手的家里发现的,大量关于如何制造海妖与人鱼的研究资料,「原来如此,穆勒小姐的最终目的,就是希望有足够的实验材料吗?不、不对,这太荒谬了吧?资金呢?她做实验的资金来源呢?地方呢?还有穆勒小姐不是迈阿密本地人,也不是筹办团队的核心成员,她如何能做到雇人把考察团的船驶走……」


小镜的说话声越变越小,她提出的大部分问题,其实都能在刚刚的话里找到比较合理的解释。吉尔曼有点疑惑,毕竟她是今天晚上才加入的新人,并不知道今天早上达妮卡和雪柔对小镜与杰奎琳说了一些什么。杰奎琳的神情异常错愕,幸好在这个时间点上她错愕的表情显得很合理,因此并没有引起吉尔曼与小镜的太大注意,也没有人知道她错愕的原因,实际上并不是因为找到了幕后黑手与穆勒小姐犯案的动机。


「资金来源就是大小姐啊,地方的话,距离印斯茅斯不远的森林不就是一处很好的遮蔽处吗?所以她才特意让人去那边植树,就为了让树木更好的遮掩住她在里面秘密兴建的实验室。」雪柔脸上的笑容与她的身影也越发扭曲了起来,就只有声音依然是柔柔的,「赞助人想要拿到考古行动的详细安排并不是难事,而有维特女士这个合作伙伴的帮助,大小姐想在合众国内安插一些势力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之后对大巴下咒,还有雇佣几个小喽啰把一艘船驶出海面并不难吧?」


「不,那大小姐帮助穆勒小姐的动机是什么?」小镜有点不甘心,咬了咬牙后,想出这样一个问题反驳雪柔。的确,大小姐这种计划得花非常多的金钱,她又是为了什么才会花这样多的金钱资助发疯的穆勒小姐研究如何制造一条人鱼?


「没有动机。」雪柔的声音非常冷静,说出了内容疯狂的话语,「呵,祂的心情好坏,就是动机。」


小镜还想反驳什么,但雪柔身上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异常违和感阻止了她继续发问。小镜和一头雾水的吉尔曼都是半信半疑的态度,但在雪柔作弊的催眠能力之下,最后她们也只能抱着渐渐淡去的疑问,听着雪柔以异常的姿态,对她们沙发上的三人发出命令。


「走吧,我们得馬上返回那座森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