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背刺

作者:鷨鹞风婪
更新时间:2020-03-16 11:45
点击:367
章节字数:359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拉普兰德,你知道在我睡觉的时候进来是会找来不必要的麻烦的吗?】

【这我当然知道,不过无事我可不会来找你。】

博士伸手正要开灯却被拉普兰德所制止【博士,能帮我做些事吗?】

【你这样子是在威胁我?】

【倒也不是,只是我不想强行推行自己的行动伤了我们的和气。】

【是为了红的事吧。】

【不愧是博士呢,一下子就知道了我的想法。】

博士甩开拉普兰德钳制的手,从床上坐起【你现在除了红的事,还有什么能让你上心的,说吧什么事。】

【我想.....】拉普兰德凑近博士,暗处传来了刀刃碰撞的身体,博士的瞳孔瞬时放大,猛的低头,刀刃从头上斩过,在墙上留下一道长凹槽,警报也即刻响起。

博士光着脚在走廊里逃命,嘴里净是对拉普兰德的不满,源石狼魂远远的飞来打在博士的脚边摔得够呛。

【对对,就这么逃,就是这样!】

【拉普兰德!】砾赶来挡在了博士面前,而清道夫则从背后攻击拉普兰德,处理叛徒,是清道夫的工作。

可惜她的动作稍微大了些,被拉普兰德察觉到躲开了。

【拉普兰德,你犯病了吗?你这是背叛!】砾护着博士将她抱到安全的角落避免清道夫和拉普兰德的战斗会误伤。

【莫废话,清理掉就是了。】清道夫不会去探求任何的理由,干员对罗德岛出手就是叛徒。

广播里急促的声音汇报着拉普兰德的背叛行径和博士所在的坐标,其他楼层里干员们听闻警报声提着手边的武器便朝博士的位置跑去,红从天花板上跃下,边上的干员们都对她有所提防,毕竟她是拉普兰德的恋人,指不定她们就是一同谋划的共犯。

红自然是茫然的状态,她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拉普兰德怎么会谋杀博士呢?其他干员对她避之不及,眼神却多了怜悯,在可怜她被迫卷入难以抉择的事件。

红很想知道拉普兰德为何要怎么做,那红的立场又是什么?是要保护博士还是.......协助拉普兰德.......

愣在原地,这是最无力的应对方式,所以红选择面对拉普兰德,至少问出的究竟。

跟这群干员一同上楼速度实在太慢,要赶在她们伤害拉普兰德之前保护好她和博士,于是红翻窗以最快的速度爬上博士所在的楼层。

一进入便看见拉普兰德和清道夫在交手,边上的砾护着博士跃跃欲试,而博士好像想对自己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止住了。

【拉普......】

【哟吼,你来了,小红帽能帮我吗?】拉普兰德游刃有余的和清道夫过招,而清道夫看上去相当吃力。

【红.......不能。】说着红冲击两人之间挡下清道夫沉重的斩击,并将两人分开,拉到了相当远的距离。

【拉普....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为什么?你不会明白的,但,你能帮我吗?】拉普兰德亲切的看着红的眼睛问道。

【拉普兰德!】其他的干员才赶到,望着这群提着刀剑法杖弓弩铳的干员们,红越加不想让拉普兰德受伤,这样她会很心疼。尤其是看到走在走末尾的闪灵。

【红,不用混入私情殃及自身,躲开点。】清道夫警告道,她的背后却是黑压压的人群。红不一定都能招架都住。

【小红帽,能帮帮我吗?】

两种声音环绕着红,催促着她做出抉择。

【红,不想死就闪开!】

【小红帽,就我们两,一起。】

【别听她的话!】红被夹在中间这让她很痛苦,让她不知该做些什么。

【帮我,用你的刀。】拉普兰德就像恶魔般抱着红摸着她的肉体,伸入红后背抚过她脊椎的凹处直至腰间,另手取出了她的匕首。递到红的手里,【你很擅长的吧,刺杀】这般耳语蛊惑着红,将她的意识融入自己。

【红!】凯尔希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人群为她避开条道路,这一声才唤醒了差点陷入拉普兰德的红。

【拉普.......】红最终背对着拉普兰德【拉普,你走吧,红不能做这种事。】说罢,红摆出战斗的姿态,她要拉普兰德逃走,而战斗是为了不让其她人伤害拉普。

【......】拉普兰德沉默,红选择保护她,却也站在了她的对立面。

阴沉布满了拉普兰德的脸,不悦。

【而你终究没有选择我。】

【红!】博士知道了拉普兰德接下来的行动,提醒却还是晚了。

拉普兰德提刀背刺红,白色的刀刃刺入,红色的样貌抽里,红还没反应过来有一记重击,将红打倒在地失去意识,红色的鲜血不断涌出朝着地面辐射流淌。

【嘁。】拉普兰德不屑的挥刀甩干上头的血迹,破窗逃离了。

【快!担架!】凯尔希指挥着医疗部的干员抬走昏迷不醒的红,并亲自主持手术。

【博士,要追吗?】砾扶起博士问道。

【追什么追,都散了都散了,白痴死了。】干员们都头一次看见这样打发脾气的博士,甚至任由她随意撒气也敢反驳。

博士甩着手叫干员们闪开,却光脚打滑摔到,磕得鼻青脸肿,疼痛让博士越加的气急败坏,委屈的蹲在地上,直到砾把博士抱回房里。

凯尔希处理红的伤口急的满头大汗,可当她发现刀伤处都避开了重要器官才放松了些。

清道夫也气的把武器插在地上,不顾的走开了,并不是气拉普兰德的背叛或是对红的伤害,而是与放了水的拉普兰德战斗还处于劣势而赌气。

【博士.....】砾在博士的床边想要安慰她。

【砾,我现在很烦。】

【好啦博士,我知道你现在很烦,可是博士你可是对着关心你的人撒气哦。】博士最终还是耐不住大姐姐的语重心长,听从了砾的话语,转身猛的抱在砾的身上。

【赛诺蜜~我现在好烦.....拉普兰德就是个白痴。】

【嗯嗯,我知道的。】

【你不知道!】博士喊了句,注意到以后语气才变得平缓【我不是气拉普兰德背叛我,她已经告诉我了。】

回忆当时博士听到拉普兰德告诉自己想向红和特洛伊赎罪的时候,博士才意识到拉普兰德的意思,瞳孔放大,又被拉普兰德不由分说的拉着自己演戏,明明都知道了拉普兰德的意图,自己却在看到红的那一刻把话都咽了下去。

【好烦呐,明明只要指挥作战就好了,还要为别人的关系烦恼。】

砾拍拍博士的背,【不难受啦,这也是没办法的嘛,因为我们都祝福她们,却因为她们之间的关系而焦躁。】

【对啊,明明就不是我的事,可想她们分开确实很难受。】

博士和砾早就明白了拉普兰德想求红将她杀手,可知道了却也无能为力,而她们的潜意识里却想帮助拉普兰德,这是拉普兰德的抉择,也是她灵魂的救赎,比起她们甜甜蜜蜜,最后知道真相不欢而散,倒不如由着拉普兰德把一切搅乱,让拉普兰德承受一切的罪责,可最痛苦的还是红,所以博士没有让红知道拉普兰德的家族和特洛伊的关系,博士想隐藏住,然后再说服拉普兰德,尽管这是最下策也是最过分的行为,博士曾经为了活命牺牲过拉普兰德,这份自责让她想让拉普兰德幸福的活下来,只是拉普兰德不愿意,拉普兰德曾经求死,本以为红给她带来了生的希望,可没想到红才是拉普兰德死亡的终点。

明明红那么喜欢拉普兰德,博士相信红一定会接受拉普兰德的,可拉普兰德不明白这一点,甚至为了让红对自己激起仇恨而去伤害她,太傻了,以至于博士耍着脾气闹性子撒泼咒骂拉普兰德白痴。

而且,凯尔希和“外婆”的谈判失败了,过段时间,红就要离开前往乌萨斯北境。

博士已经无能为力,让红回去或许才是治愈红不在罗德岛回忆伤心事了,博士只能相信红和拉普兰德之间的情感,博士头一回如此的迷信命运,期望命运是安排她们两在一起的。

次日红就醒来了,醒来的第一件事确实寻找拉普兰德的踪迹,她希望拉普兰德已经逃离了,没有被其她干员伤害。

可医疗部的人都闭口不谈,只是告诉她,身体没有康复前不予任何的信息。

红呆呆的坐在病床上,伤口隐隐作痛,比起伤口更多的是心理的痛楚。

拉普兰德伤害了她,一次是心里的,一次是肉体的。这件事很让人烦躁红索性不去想了,不理会医疗干员的劝说独自离开了病房,找了个清净的地方坐了下来,但大脑还是禁不住去思考拉普兰德叛逃的原由,至于对自己的伤害,红并不痛恨,只是她无法明白如此难得抉择究竟哪一种才是正确,她不希望和拉普兰德对立也不希望站在博士的对立面,她折中,要拉普兰德逃走也没有背叛任何一方。

如果她知道了真相或许就不会这么烦恼了,因为无论选哪一个,结果都是一样的,即使是折中。

思考聊一会,红觉得自己还是太稚嫩了,无法理解她人的想法。

突然有人给她递了一根烟,抬头一看是德克萨斯。

红拒绝了这根烟,倒不如说是拒绝德克萨斯,什么时候都好,最烦的时候真希望德克萨斯消失。

德克萨斯靠在墙边自顾自的点了一根,全然不顾刚刚受伤的红。

吸了两口,见红想要离开,叫住了她,什么也没说,把烟硬塞到她嘴里。

【拉普兰德有跟你说过什么吗?】

红哪里知道说的是什么,拉普兰德跟自己说的话多了去了。

德克萨斯给红点上了火,靠到了她边上坐下【很疼吗?】

【不。】

【知道拉普兰德为什么这么做吗?】

【不。】

【想知道吗?】

【.......】

两个沉默寡言的人沟通起来确实有些滑稽,再者,红对德克萨斯还充满了敌意。

【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不。】

【哼。】德克萨斯冷笑了一声,看来对方是真的讨厌自己呢。

【如果我能带你找到拉普兰德呢。】

【.......你知道拉普兰德在哪?】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德克萨斯刻意强调了自己和拉普兰德曾经的关系,但却也是最让人信服自己了解拉普兰德,知道拉普兰德在什么地方。

【你要红做什么。】

德克萨斯看了看四周,打掉了监控设备,没有看红的脸,也不让对方看见自己的样子。

【我带你去见拉普兰德,但你必须救下拉普兰德。】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