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大海

作者:鷨鹞风婪
更新时间:2020-03-16 11:43
点击:359
章节字数:306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由于罗德岛并不是单纯的医疗,干员们每天都要着手完成日常的研究和调查任务,日复一日的体检和对某些地方的人道主义支援,使的罗德岛并没有休息日这种说法。

不过相较于医疗部的干员们来说,常年在战场上打拼的外勤干员们除了日常锻炼和时不时抽查体检,基建里没她们的事也就闲了下来。

拉普兰德曾经空荡荡的衣柜里如今多了几件日常的衣服,已经到了冬季拉普兰德选中了一套看起来比较暖和的衣服,虽然对源石病患者来说还是太热了。

拉普兰德拿起桌上的挂牌套在了脖子上,那是从阿米娅那申请来的出入证明,这样她在出入基建的时候不会被门口的安保干员刁难。

桌上还有几颗医疗部给的测试胶囊,拉普兰德取了杯冷水含着胶囊同冰冷的水一同咽下,今天她破天荒的放弃了只影不离的武器,立在墙边,穿上外套洋洋洒洒,就像个真正下了班的职员,刷着门禁走出基建的大门。

【赫默,你有没有看到我的笔?我才刚拿出来诶。】

【没有。】

【唉这周第几次了都,怎么我每次拿新的笔出来,放桌上没一会就丢了。】

【我觉得是你自己丢了忘记了吧,毕竟你年纪这么大了。】

【哪有!血魔的体质跟年龄没有关系吧!】

医疗部三不五时就会失踪些纸和笔,华法林更是受灾最严重的地方,这是她本周第三次丢失纸和笔了,要说为什么的话,只是她办公桌的上方就是通风管道罢了,没有固定宿舍的红也没有得到日用品物资的途径,倒不如说是递送物资的干员们找不到红,过剩的物资也只能往医疗部里放置,红也不过是趁医疗部的人不注意,从通风管道跳下来偷走本该是自己的东西,再神不知鬼不觉的从通风管道逃走,有时会把用完的笔壳丢回桌上,对此根本浑然不觉的华法林总是恼怒的抓耳挠腮,像是被鬼作弄了似的,更气人的是同事赫默根本不相信她说的什么灵异事件,只是事实是赫默默许了红的偷窃行为,时不时不正经的华法林确实需要个手段治一治。

从前红只是在针对某些特点刺杀目标做调查时有纸和笔的需求,现在多了个像是小孩子写日记和心得的需求,当然这些材料文件总是在写完的那一刻被立即销毁,今天也是,红写下了自己目前在烦恼的事后便立即销毁,其她人有些苦恼的事倾述给她人后能够减轻自己心里的压力,而不擅长述说的红只能写下文字以达到自我内销。

最近的文字量有些大,造成红如此难熬的困境,是一封被人塞在篮子里的信,篮子是慕斯姐姐给红定制服装时配给的,这封信或许就是慕斯的姐姐放置的,这让红头一次感觉到,有那么一群人一直都在背后盯着她。

那封信是“外婆”寄来的,“外婆”需要她,需要她再为“外婆”卖命,信里直接的表达了红最不愿执行的决策,向叙拉古人复仇。

假如只是向叙拉古复仇那倒不至于让红纠结,而让红不能接受的在于,这句简短的话背后的含义却是向全大陆的叙拉古人复仇,任何来自叙拉古的人都无法逃离特洛伊的报复。

红无法逃离“外婆”的召应,她必须保护拉普兰德,即便用制约她行动的方式也要让拉普兰德免于特洛伊无差别的伤害。

红带着兜帽的头上露着一只耳朵,她塞进帽子里最终连那份信也一并销毁,慢慢消逝的火光闪烁在红忧愁阴暗的身影,通讯设备上传了拉普兰德的讯息,这是她们两人前几天约定的时间,红收起所有纸与笔,处理掉被烧掉的灰烬,但她忽视掉整理自己表情的工作,这是杀手的禁忌,太容易暴露自己的情绪了,就这样,她赶去基建外赴约。

拉普兰德今天心情很好,天气也不错很适合出行,新的衣装也让红感到新颖,红跟着拉普兰德身边却高兴不起来,只是单方面倾听着拉普兰德的话语,时不时会戏弄一下红,但红的反应却也不再同往常,红的反常拉普兰德已经察觉到了,但拉普兰德没有点出。

不知走了多久,拉普兰德带着红走到了海边,冬季的海面吹来的海风也丝丝发凉,今天没有雾,并不感潮湿,对两人来说体感不错。

拉普兰德双肘撑在了海边的护栏上,她不知道红为了什么事情导致情绪低落,但她也不会去过问,红不主动说,一定也不愿意拉普兰德去询问。

【很久没有来看海了。】拉普兰德歪着脑袋问道【小红帽,你喜欢海吗?】

【红不太喜欢。】

【哦?这样啊,我们不会待太久,过会就走。】

【不会不会,跟拉普的话,红不会排斥的。】

拉普兰德笑了出声,但她的眼神也黯淡下来【我还蛮喜欢大海的.......】拉普兰德回身背靠在护栏上摊只手【小红帽,如果你不太喜欢的话应该提出来,勉强自己没有必要。】

【红.......无所谓。】

顿了会,拉普兰德放下了手,她知道红还在勉强自己,她还在迎合自己,但这份心意并不能被否定,只是抛开这份心意,这样委曲求全听之任之的红或许是她的本性。

【能告诉我那为什么不喜欢海吗?】

【红......】红低着头不知道怎么回答,过会她抬头才发现拉普兰德面无表情,她意识到拉普兰德可能生气了,红才发现自己没有隐藏情绪反而把负面全数泄露,这会是拉普兰德生气的理由吗?

如此想着红不得不正面回答拉普兰德这个问题。

【红很讨厌海,自从红知道整个泰拉大陆都被大海所环绕所禁锢就不在喜欢大海。】

【这么说你曾经也喜欢过海咯?】拉普兰德问道。

【嗯,红小时候很喜欢海,因为红没见过海,书里描绘的大海平静透彻,像面镜子倒影这星星,海豚会从大海这片膜里蹦越而出。】

【很童话嘛。】拉普兰德双手插入口袋表情回归愉悦,继续听着。

【当红第一次见到大海的时候,一切印象都变了,红无法战胜大海,在海的面前,红太过渺小,无论红逃到哪,红都会被大海找到,拉普,见过海啸吗?】

【嗯,几年前叙拉古沿海爆发过一次海啸,我在电视上见过。】

【红也是,那时红才开始讨厌海。】

拉普兰德向着红走进,拨开她的灰发才能看见她的眼睛【小红帽,你除了海,还害怕什么?】

红明白,拉普兰德是指自己背后的组织,红,会怕吗?她不知道,“外婆”虽然对她很严厉,但对她也很好,可......她到底在害怕什么?害怕她们对拉普兰德下手?害怕得知自己打算包庇拉普兰德而受到牵连?红不觉得自己回怕这些,可究竟在恐惧什么?拉普兰德不问,红还从未意识到自己正在恐惧什么。

等待着,长时间的沉默,拉普兰德等来的却只是红的否认。

拉普兰德没说什么,再次看向无边无际的大海,她伸手从红的大衣内侧取出把刀刃,红不知道她想做什么,顺着拉普兰德的手望去。

拉普兰德抓着匕首猛的朝大海丢去,在看不见的远处消失了。

【回头我会还你一把。】拉普兰德说着拉上红大衣的拉链【小红帽,你觉得德克萨斯怎么样?】

【红不喜欢她。】回答很快,斩钉截铁。

【呵呵呵,我明白,那......你知道我原来为什么会喜欢她吗?】

【红不知道。】

【你想知道吗?】

【想。】

拉普兰德拉起红的手沿着海岸行走【你知道德克萨斯被人成为狂风骤雨吧,但我曾经喜欢的德克萨斯,可以称之为凶海浪涛,就像大海一样,暴怒的海啸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那,拉普为什么会喜欢红呢,红没有你期望的那么强大。】突如其来的问题并没有难倒拉普兰德,不如说更希望红能问她这个问题。

【因为你比她更想大海。】拉普兰德停下了脚步,因为她要直面盯着红的双眼【德克萨斯终究不会成为大海,对陆地的生物来说大海是恐怖的,可对海里的生物来说,大海是家园,就像斯卡蒂,大海承载着她对故乡最美好的回忆,在我看来能被称为大海的人,必须像大海一样能够包容一切。】拉普兰德将红的脑袋拉到自己胸前【大海对谁都一视同仁,异端、善良、罪恶、另类,她都会接受她们,连同她们的灵魂一通囊括。】

【走吧。】拉普兰德再次与红十指相扣【会基建吧。】

拉普兰德走的很快,她走在红的前面背对着她喃喃道【可你就像大海一样,被地球的引力所束缚。】

在基建门口拉普兰德还是停了一下,她不得不告诉红一件她一直不知该如何张口的话【小红帽,假如有一天我不在了,我希望你能依靠一下德克萨斯。】

在我从你心里离开的时候。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