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弥补

作者:鷨鹞风婪
更新时间:2020-03-16 11:45
点击:316
章节字数:375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周后红和德克萨斯连夜出逃,德克萨斯领着红在月光下奔走,红拉开了点兜帽角,可以看到今晚上满月,身体里的远古血液叫她对着圆月嘶吼,可她的心思并不在这,自然而然的,这份冲动被轻易的抑制住。

沿途冲出的野兽被红麻利的斩杀,尽量不被任何意外状况浪费时间,她已经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浪费了,“外婆”的召回令不会再容许她推脱,红已经做好了最坏打算的准备,若是无法让拉普兰德回心转意,就将她扭断,送回罗德岛,时间逼迫红像猎狼人一样果断即便让拉普兰德半身不遂,她做得到,她就是猎狼人。

让红没想到的事,德克萨斯带她去找拉普兰德的地方比她想象的要远,甚至是个荒凉的地方,仅靠不止的奔袭,一座座城市和村庄便从眼前一晃而过,她知道已经到叙拉古了,那是德克萨斯的地盘,至少红是这么认为的。

红有理由相信德克萨斯是为了铲除自己才引来叙拉古的,“外婆”的复仇计划走漏了风声,德克萨斯作为叙拉古人自然可以选择消灭自己,猎狼人便是杀人的理由。

但拉普兰德曾经希望过,希望红能依靠这个自己很讨厌的德克萨斯,所以红没人作声,只是警觉的跟在德克萨斯的身后,直到她们来到了一出空旷的原野。

那儿树木寥寥,月光照在草地上异常的光亮,远远的她们看见了个黑夜,逐渐靠近,黑夜开始发光,光影在银白杂乱的长发间穿梭迁越,德克萨斯停下了脚步,喘着粗气,毕竟跑了六小时,要不是红在身旁可能已经瘫倒在地了,而红却没有她那样狼狈,不得不说猎狼人确实厉害,优秀的耐力让她这个赶物流工作的人也不免敬佩。

德克萨斯不用说,红也知道,拉普兰德就在前面,难得,红向德克萨斯道了谢,放慢了些脚步走向拉普兰德。

【哟,小红帽。】拉普兰德察觉到了身后的声音,红的靴子踩在野草地里,发出沙沙的声响,红带着兜帽在月光下格外明显,【德克萨斯带你来的吧?】

【拉普兰德,你为什么要背叛博士?】红的声音很冰冷,也有些颤抖。

【你都不叫我拉普了】红刻意为之【果然我刺你的那一刀让你怨恨我了吧?】

【红不会很你,但是你需要给红一个背叛的理由。】

【从你的立场来说,很难理解的。】

红看了看身后的德克萨斯回身又问道,【你早就在这里等红了吧?】

【没错。】

【红明白你的意思了。】

【我很高兴,小红帽你这么聪明。】

【不需要你说。】随即红想着拉普兰德冲刺,沿途惊醒了那些发光的昆虫,像银河图上镶嵌的颗颗明星,从红的身后扬起,宛如她的军队震慑着拉普兰德的胆量,当然她是芬里尔,胆小从不是形容她的。

迎击,旋转刀片的汹涌才对的上红的战意,拉普兰德竭尽全力应战,这才是她对猎狼人的尊重,她相信现在的红与她一样,是百分百的专注。

【来吧!猎狼人!!!】

刺耳的金属声划拉着烈火照的双方都能清晰的看见对方脸,红色的光彩让双方无法了解这一星期都是什么样的心情,至少对红来说,这一周她削瘦了许多,凯尔希说自己脸色苍白,但拉普兰德看不清,同样红也不知道拉普兰德的脸色如何,是否同自己一般夜不能寐,食不能安。

红向后退步,掷出手中的匕首,朝着拉普兰德的要害刺去,红下着狠心与死亡来面对拉普兰德。

一声闷响,红的匕首被弹开,插在草地上,却比以往更加闪烁无比,上头全是结晶。

红是被拉普兰德逼迫着狠心而来,一直都在请求红杀死自己的拉普兰德也做好了赴死的决心,对红的攻击必然有所准备。交火的那一刀源石结晶变附在了红的匕首上。

【拉普兰德,你想让红也染上源石病?】

【看你怎么想了。】

拉普兰德张开双臂,仰天发出狼嚎,彻响在空旷的原野之上,草地里的所有生物都被惊醒,躁动的沙沙声像海浪的巨响环绕在她们周围,她们,就站在漩涡之中,发光的虫豸飞帆而起聚拢成一条条发光的水母,群星点缀着原野的浪花,巨浪的恐惧让红的行动略微迟钝。

险些没有躲开拉普兰德的攻击,红侧身闪过拉普兰德的劈砍,却撑不住另一把刀的攻击,重重的栽倒在地。

下一刀不会延迟。

好在红的机动性足够卓越,战斗从来不是靠攻击与伤害战胜对方的,在炎国有一句话,战斗唯快不破。

卯足了力劲,踏在脚底板上登越至拉普兰德的身边,过足的气力让红的身躯止不住惯性,架着拉普兰德的脖颈像秋千一般向拉普兰德的生后拉扯,巨大的牵扯力,让拉普兰德瞬间停住了呼吸并被扯倒在地,红翻身抽出备用的匕首朝拉普兰德的脖子处抹去。

源石的结晶抵挡住,可奈何红下手太狠,穿透了结晶,拉普兰德起身,脖子处缓缓的流出鲜血,伤口很浅,不伤大雅。

【这就是你的实力吗?猎狼人,真是又让我兴奋起来了。】

红现在却异常的冷静,尽管面对拉普兰德的攻击也有些吃力,但她的目的很清晰,集中精神打败她。

刀光剑影间拉普兰德问起了红【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红毫不在意,被打坏了匕首变从大衣里再取出一把,只到全数用尽,手里只剩下一把,她脱下大衣丢在地上,飞虫立马逃开,衣服上残留的杀气也足以震慑这群渺小的生物。

【看起来你并不好奇呢。】拉普兰德带着轻蔑的语气笑道。

【这里是叙拉古。】

【答对一半。】两人之间保持这一定的距离,红听着拉普兰德说的每一个字,也关注着她的每一个动作,稍有不慎,命便落在拉普兰德的刀下,她不会在意被拉普兰德杀死,甚至愿意,毕竟爱着对方,但她担心的只是下一位同拉普兰德相伴的恋人,红必须是拉普兰德的唯一爱恋。

【这里曾经有另一个名字。】拉普兰德踮起脚尖原地转了一圈,张开的手臂指引着周围的一切,仿佛回到曾经的家族,在族人的眼前起舞。

【这里是十年战争的决战遗址。】话片,红略微一惊,她知道叙拉古和特洛伊的战争,也知道拉普兰德明白那场战争的意义,但却无法理解拉普兰德选在这个地方同自己战斗的意义。

【感觉回到了当年呢。】拉普兰德耸耸肩【你不觉得吗?猎狼人,我们在这里战斗就好像回到了那场战争,我甚至产生了些幻觉,感觉好像看见了当年的英魂,依然在这里厮杀。】

【你想说什么?】

一声巨响拉普兰德冲到了红的跟前,刀刃已至,红拿着仅剩的一把匕首防御着双刀的压制【你的童年被叙拉古毁坏,你本可以像个普通鲁珀族人一样成长,长达十多年的孤独让你难以同任何人进行社交,它让你痛苦,让你寒冷,让你寂寞,一点一点的抽干你的生命,它就像个诅咒永远的烙印在生命之中,干预着你每一日的生活。】

【那又如何。】

【你狠吗?】

【恨,恨的我每一个寒夜里咬着牙齿打心里咒骂它毁了我的人生,让我对“外婆”只能听之任之,恨我不能早些出生,杀了叙拉古人。】

嘭的一声拉普兰德被红摊开。接着红又朝着拉普兰德冲击将她撞倒在地,拉普兰德翻滚着直到身体停下,美丽的银白色头发沾满了漆黑的泥土,月光不会在她的身上有什么光亮反射了。

拉普兰德满满支起身,阴暗的笑声逐渐传出【对,现在的你就是最真实的你,猎狼人,你发现了吗?你对十年战争的怨恨已经让你以“我”来自称了。】

拉普兰德缓缓站起再次说道,【你听过石狼屠城记吗?那个是你的梦魇吧,无知的小女孩原本幸福的家园突然变成烈火燃烧的废墟。】

【而那个屠杀家园的家族......】拉普兰德抛开了双刀张开双臂每个字都说的绝对的清晰,【就是我的家族,当年我便在那个石狼内,在特洛伊城内,在烈火之中,在被屠杀的特洛伊人面前,而我,借着特洛伊人的性命,在家族中得到了存活的资格。】

拉普兰德的声音又一次传遍了原野,但紧接着的只有诡秘的寂静.......

呼呼啸野,百虫惧静。

红低着头颅不做声。

【猎狼人,你察觉到了吧......我等你来......】

【杀了我。】

.......

再次进入寂静,月光渐渐下沉,月亮的另一段,更为明亮的光芒正在上升。

真正万物苏醒的时刻就要到来,红的时间不多了,突然间乌鸦从远处的树丛飞出,带着迎接早餐般的诡异窃鸣,就在同一时刻红握紧了刀刃。

【拉普兰德!!!!!】

相传那一天周边的村庄里都听见了天空传来巨狼的吼叫,所有的人回想起了几十年前的今天,特洛伊沦陷的那个黎明。

红的刀刃刺穿了拉普兰德的手掌,她最终下不去手,卧在她的胸前,一下有一下的捶打着拉普兰德。

【毁了我的童年我的人生!!我.......我恨死你了......】红抓起了拉普兰德的衣襟【拉普兰德!!你明明有补救的机会,却想着逃避,你认为你是在补偿我,醒醒吧!你只想着你自己,自私的家伙,我要你用你的人生弥补我一辈子,把你的自由补偿给我,把你的一切交还与我,你别想这么容易的死去,你只是想赎罪罢了,你的罪孽没有还尽,我不会允许你就这么逃到另一个世界,我不亲手杀你,你就无法逃脱,你会被我奴役一生,拿着你作为人应有的权利赔偿我损失的一切!】

接着红又开始捶打着拉普兰德,此刻拉普兰德才醒悟过来,本以为是向特洛伊赎罪向红赎罪,本以为一切行为都是为了红,结果只是在逃避这些罪责,用死亡掩耳盗铃,仿佛死亡可以达到自己救赎的彼岸,一切终究还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认为自己是在考虑红......而依然是在为自己所谓的赎罪考虑,其实芬里尔也是个自私的胆小鬼......

捶打了一阵,红站了起来,不知道她有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称谓,已经不在说着红了,此刻她以“我”的身份称呼自己,而不在是个代号。

她抽出拉普兰德手上的匕首,随意的抛掷在地上,她要离开了,德克萨斯就在不远处,她兑现了对德克萨斯的许诺,她让拉普兰德的命延续下去,但代价便是将自由交给自己。

拉普兰德躺在地上手臂捂着眼睛,或许她哭了,或许她累了,黎明的晨光太过刺眼【红,你要去哪?】

【“外婆”需要我。】

【什么时候回来?】拉普兰德的话语带着哭腔,像个孩子一般,询问出门的父母何时回家。

【在罗德岛等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