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特洛伊

作者:鷨鹞风婪
更新时间:2020-03-16 11:43
点击:475
章节字数:494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谢谢你,拉普兰德小姐还有红小姐,今天原因陪我出来。】

【无妨,只是没想到慕斯也有要命的仇家呢?】拉普兰德翘脚摇晃着凳子,有指了指后面几个干员【但,你把我们整个组都拉出来了,我倒很好奇你的那些仇家究竟有多恐怖,居然觉得我和小红帽解决不掉的。】

【啊这个呀,毕竟博士把我调到你们组了,只拜托你们的话,可能会让其他人觉得我无视她们了吧,顺便把这次出行当集体活动。】红双手捧着果汁静静的听着两人的对话。

【要不是博士说会有便利的交通工具,维多利亚这隔着罗德岛多少里的地方我才不会来呢。】拉普兰德望了望周围与自己家乡略有差异的风景和更为发达的交通而口中的话题却与之无关【企鹅物流也来了,罗德岛半数主力都派出外勤了,博士还真心大,明明前几天才发生入侵的事。】

慕斯稍有惊慌但很快便调整回来【也谢谢博士对慕斯这么器重,允许我邀请整个组来维多利亚了吧。】

如此说辞慕斯也感到羞愧,另一种表达动物方式不就是慕斯再说博士喜欢自己给自己特权嘛,但不能让拉普兰德和红看出些许端倪也只能这么说了。

【哦?慕斯你最近好变化也挺大的嘛?】

【有.....有嘛?】

【变得有点自大咯,稍微注意一下。】拉普兰德笑笑【原来的你会可爱些。】

慕斯也不想被人说有些自负,但这是为了博士才编撰的言辞,结果还要被拉普兰德夸赞自己可爱,低头都没地方藏住自己的羞涩,稍稍抬头,她瞧了言红,她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与其害羞与拉普兰德的夸赞倒不如去担心会为此感到不满的猎狼人红,阴暗的眼窝透出更加可怖的红光,慕斯甚至不敢做出应对措施,稍有不慎猫猫的皮都要被扒光,所以慕斯才讨厌博士老把自己当和猎狼人沟通的信使,明明这种程度博士也能做到嘛,老是让慕斯干这种危险的事,而且夜烟也不在,对于罗德岛的猫猫们来说,红可比拉普兰德可怕多了。

【拉普兰德小姐,今天是维多利亚的传统节日,晚上市区会是另一番风景,希望晚上你们能陪我出来,在那之前先来我家里坐会吧,慕斯也很久没和亲人见面了。】慕斯起身前去结清几桌干员们饮料的账单,并顺路去了趟卫生间。

这次返回维多利亚确实是家里的意思,维多利亚的传统节日要到了,是返乡的最好时机,只是没想到博士会为了拉普兰德要慕斯把大家都带回维多利亚,显然慕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该如何跟家里人解释自己带来的一大帮子.....病友?家里人肯定不会不知道罗德岛并非单纯的医院,但带着战友回家,多少也有些不妥,慕斯用清水洗了把脸,早知道就不要这么轻易答应博士了,还以为只是带拉普兰德和红来呢,结果居然为了不让拉普兰德看出博士的意图整个小组都拉上了,而且说到底只是让拉普兰德和红来维多利亚过节嘛,在哪不是过节,龙门不是比这里更热闹嘛,还不让人说整的神神秘秘的,慕斯只得庆幸家里人都挺爱自己的,不打声招呼带朋友回家应该会原谅自己吧,这么一想拉普兰德小姐说自己有些自负了到也是事实,开始觉得自己被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啊啊,好了振作起来!】慕斯对着镜子拍了拍脸颊,可给自己打气的这一幕被别人看见了,羞耻感蒸然上升,看着镜子里站在自己后面的德克萨斯,慕斯慌了神,涨红了脸颊,只求对方以后不要记着这个事。

【是博士要你回来的?】对方冷冷的发话了。

慕斯摇摇头【今天是维多利亚的传统节日,家里人也叫我回去呢,病情也稳定了,博士就让我回来了。】

【那你们小组为什么都跟来了,我记得你前天才被调到这个小组的吧。】

【德克萨斯小姐那个......我的家族跟别人有矛盾,家里人担心但抽不出人丁,慕斯就拜托大家帮忙了,博士也才同意的,所以跟博士没有一点关系。】看着拼命解释的慕斯,德克萨斯也没再追问,就算不问,德克萨斯也知道博士是故意支开自己和拉普兰德,慕斯的解释如此苍白无力,罗德岛随处可见的监控早就记录下德克萨斯的意图了。

【德克萨斯小姐?德克萨斯小姐?】慕斯挥了挥手才把沉浸在思绪中的德克萨斯唤醒【德克萨斯小姐,你的脸色有点不太好啊。】

【嗯,我没事。】德克萨斯避开了慕斯的视角转身离去。

留下来的慕斯早已察觉不对,毕竟刚刚的对话只是障眼,德克萨斯何止是脸色不好,那个眼神和猎狼人红的眼神一模一样,连对杀气的遮掩都没有,而且博士也没有说企鹅物流会跟来,这只能解释德克萨斯是擅自违约离开罗德岛跟来维多利亚的,慕斯并不知道德克萨斯的实力,但对拉普兰德实力的放心让她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至太阳落山,慕斯辞别了亲人,许诺晚上城区的活动结束后一定回家,而她的家人看在有罗德岛的人护卫着也放心的要她离去。

维多利亚的传统节日形同龙门的新年,在新年的前个把月,在维多利亚的年历当中出于旧年的最后一日,人们会燃放炎国进口的烟花于新旧年的交接之时燃放升空,其实其他国家也要这样的节日,版图靠泰拉大陆西边的国家也是在这个时间上庆祝,与其说是维多利亚的传统节日倒不如说是西大陆共同的节日。

拉普兰德在维多利亚城区的一座桥上看着来往的人群,她们的脸上挂着迎新的笑容,对于这个乱世来说已是少有,只有安全的国度、幸福的家庭才能让人民欢悦。

此时的叙拉古家族帮派斗争也暂时停歇了,一整年压抑的生活让她们有了些许喘息的时刻,西大陆的纷争都停止了,就连野心勃勃不可一世的乌萨斯皇帝也会向各国致去真挚的问候,虽然话语中布满着“来年我要你命”的态度,但这时候也不会有人去在意着一时的不悦,反倒将这难得的问候信视为善意。

今天是什么日子?拉普兰德再清楚不过,叙拉古和传统节日,也是一场10年战争的开始,对红来说或许是在西大陆第一次过节,自战争开始,特洛伊便没有庆祝这个节日的活动了,转而成为了战争动员的演说日,直至她灭亡。

红呢?拉普兰德换上了慕斯家人赠送的新衣服,她和红约好在这碰头,红会陪着慕斯一起过来,其他的干员们早进了市区过起了异国的节日,她不知道的是,慕斯拉着红为拉普兰德准备新年的礼物。

而拉普兰德等来的只有德克萨斯。

【哟......德....】

暗初的刀光绽放出比同与烟花般的渲染,高温扭曲这视野里的空气,使其曼妙的浮动在刀刃的四周,席卷而来的是狂风暴雨,和背后的满天沙尘,不等拉普兰德反应便在她的后方以残影的形式出现,芬里尔必须被德克萨斯杀死,在罗德岛德克萨斯畏手畏脚,既要考虑罗德岛的基建又要考虑企鹅物流与罗德岛协议,但出了罗德岛,重剑浪涛,蚩狼反身,只有现在没有罗德岛的人阻扰,杀死芬里尔只在此刻。

风暴杨起了拉普兰德的长发,她来了,她回来了,为了杀我,那个德克萨斯回来了。

拉普兰德寻求多年要德克萨斯回到过去那般强大的方法竟是杀死自己,如此的荒诞和对德克萨斯的兴奋激起了拉普兰德战斗的欲望,就在异国他乡上演一次境外才可见的战斗场面,而德克萨斯面对的是用源石附着双刀与其战斗的拉普兰德,拉普兰德迅速的回身挡下了德克萨斯的攻击,战斗的狼魂在空中缠斗,引起了生活在和平城市人民的恐慌,四散奔走的人们却没有引来巡警,只当是过节。

城区的大桥上布满了伤痕,那是过去战争时期留下的,宽厚的大桥不差两人战斗时填上的新伤疤,而她们过分的希望是在路面上掀起一块又一块的坑洞。

德克萨斯的剑雨则深深的刺入桥面,若是弱者间的战斗,战斗时长会越加的漫长,可她们不是,孰强孰弱分秒揭晓。

拉普兰德的双刀被缴械落地,身子依靠在桥上的护栏,德克萨斯只剩一把战刀,早已架在了拉普兰德的脖子边上,这便是德克萨斯真正的实力。德克萨斯没有放松警惕,她盯着拉普兰德,等待着她的遗言。

【德克萨斯...... 你回来了......变的像过去一样强大。】拉普兰德用指尖敲了敲德克萨斯的刀刃,高温融化了她的指甲油,可那黑色的下面依然是一层黑色,那是源石结晶,指甲油只是防止拉普兰德误伤她人的保护层。

【我寻求多年,却没想到......能让你回来的方式居然是我......德克萨斯......你就这么恨我吗?】

【.......】德克萨斯没有回答,举起刀刃顺势往下砍去。

【还是你不认同我作为拉普兰德的身份?】屠刀停下了,她想听听芬里尔是怎么说的。

【果然,自从我彻底掌握意志的那一刻起你就气了杀意,德克萨斯......】拉普兰德用手指推开了眼前散乱的头发【你还是爱我的吧?】

德克萨斯咬住了嘴唇,握住刀刃的手也愈加的紧实【你,德克萨斯,至今都喜欢我拉普兰德的吧?只是你认为我这个人格不配拥有这局身体,拉普兰德曾经最厌恶的称号芬里尔被我!】拉普兰德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嗤笑道【被我芬里尔使用!我不是拉普兰德!】

拉普兰德笑着,大笑着站起身,但腰部还是靠着护栏,依靠它支持自己的身子。

【可你知道吗?我是怎么出现的?拉普兰德为什么会有一个令你厌恶的人格诞生?】德克萨斯沉默不语,拉普兰德却步步紧逼,蒙的恰住了德克萨斯的手腕直至她脱力松开刀刃【那场让你差点丧命的战斗和原本精神状态就不太好的拉普兰德,眼见这你就要命丧黄泉,软弱的她精神收到了刺激,我就诞生了.......可我不是在那一刻才存在,而是自小,自特洛伊战争结束的那一刻我便存在,芬里尔是给我的名字,而不是给拉普兰德的称号,这边是拉普兰德为什么不喜欢被称做芬里尔的原因!】

【芬里尔.....松手......】

【不可能的,德克萨斯.......我可明确的告诉你,即便我现在消失,让拉普兰德彻底的拥有这具身体,你也不会满意的,自第一次拉普兰德为了你献出生命却被你抛弃开始。】

【那你快回去啊!让拉普兰德回来!我!德克萨斯回来了,我要你把拉普兰德还回来!】

【......】拉普兰德伸手擦去了德克萨斯脸颊上的泪水【被你抛弃的那一刻起,我便支持起了拉普兰德的生命,软弱的她会崩溃,就像在特洛伊的时候那样,她会和普通人一样脱离家族,那样小的她是活不下去的,和现在被家族抛弃可不一样。】拉普兰德的语气终于温柔起来,她最终放下了德克萨斯的手【你后来看到的拉普兰德,是我和拉普兰德人格的结合,我们才是真正的拉普兰德,即便我彻底消失,拉普兰德也会选择红,无论是软弱的,疯狂的,还是真正的拉普兰德,我们无论哪一部分都是拉普兰德,只有她真正的接受了我们,接受了拉普兰德。】

两人沉默了许久最终忍受不住的德克萨斯开始啜泣,最终爆发为孩童般的哭泣【可是.....可是你为什么还要被猎狼人杀死!明明她也这么喜欢你,为什么你要死,如果是求死,难道我不可以吗!】

【向在特洛伊时赎罪,因为特洛伊,芬里尔诞生了,因为芬里尔的诞生保住了拉普兰德的生命,因为特洛伊人被屠杀,拉普兰德才活了下来,可是红却失去了自由,变成特洛伊复仇的武器,她本可以像个普通孩子一样长大,能在鲁珀族群中得到善待,芬里尔的重现便是拉普兰德寻求死亡的信号,对应拯救爱人,我不可推脱。】

拉普兰德将额头贴在了德克萨斯头上【就像你为了拉普兰德向我复仇,以杀死拉普兰德的身体向芬里尔复仇。】

当巡警真正来到市民报案的现场时,看到的确只有黑发的鲁珀族抱在另一个鲁珀族怀里哭泣的场景。

再过一会儿维多利亚的庆典就要开始了,西大陆上空将闪烁无比,而东大陆则将在一到两个月后绽放更绚丽的光芒。

【哟,小红帽你来......】拉普兰德眼见着红终于到来却为她的着装感到吃惊。

【拉普?拉普!你脸上的伤!】红本跑过去想安抚慰问拉普兰德的伤,却被这双蹩脚的鞋子绊倒,好在拉普兰德即使接住了红才没让她摔到。

【是慕斯给你准备的嘛?】

【嗯,她说红会很适合,但是这双鞋....】

【嘛嘛,确实很适合你呀,你打扮的真的是小红帽的样子呢。】

【拉普.....】红压低了兜帽,她才明白慕斯塞到自己手里的花篮是什么意思,整套衣服可不就是小红帽嘛。

【鞋子要是不合适,我可以背你啊。】

【没事没事,红还能穿,拉普觉得怎么样,红..... 这个样子。】

【很可爱哦。】

【那拉普.......】

烟花升空的啸叫传来爆炸声响彻万里,而喷发出的耀眼光彩更是夺人眼目。两人同时望向了天上接连迸发的烟火。

【小红帽,你刚刚要说什么?】烟火的光芒映衬在拉普兰德的身上,她宠溺的笑容已经给了红想要的答案,在应有的氛围下,红做出了她认为不出格的行为,拉普兰德也欣然的回应红的渴求,唇片的交织像极了鬼国人在此刻会做的事。

【没什么,谢谢。】此等笑容,拉普兰德今生难忘。

背离城区的德克萨斯走向了企鹅物流的驿站点,她失去了家族,抛弃了挚爱,错过了今生应有的幸福,带着些许的惆怅回望那绚烂的烟火,目视送去她的祝福,而另一头还有她的挚友在不远处等她,她曾行走于光明,黑暗由她人为她撑起,如今,她背离物质的光彩,独自撑起那片黑暗,直面过去,背负友人的期望前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陨星的雨
陨星的雨 在 2020/02/15 20:36 发表

可以可以~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