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谎言

作者:鷨鹞风婪
更新时间:2020-03-16 11:42
点击:420
章节字数:308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嗯哼~德克萨斯你倒是说句话嘛,你都把我叫出来了。】拉普兰德跟随在德克萨斯身后走了有段时间了【有什么事是小红帽不能听见的,非要把我带来这么远的地方。】

德克萨斯停住了脚步,稍稍观察了四周,确定不会再有第三个人接近这里才转过身打算和拉普兰德对话。

但她首先抽了支烟。

【噗,德克萨斯,我第一次来罗德岛遇见你的时候,你可是告诉我你戒烟了,怎么?耐不住欲望了?】

【切。】拉普兰德也静静地等待德克萨斯抽完。

【芬里尔。】

【嗯哼。】

【你应该已经知道猎狼人的身份了吧。】

【你是说小红帽是猎狼人的事?】

【啧,你明白我的意思。】

拉普兰德耸耸肩【好吧,不逗你了,正如你所说,我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了,还有她是叙拉古人的事。】

【你知道还接近她?你难道不知道你的家族对她的国家带来多大的伤痛吗?】

【知道哟,或者说......】拉普兰德摸了摸鼻尖,将某种生理反应隐退回去【我当时就在场哦,虽然我也并没有做什么,只是站在那儿看着,看着可能会是她的家人死在家族的利刃之下,而直面这样场面的我,被视为比同龄人更加勇敢,得到了“芬里尔”这个称号】

德克萨斯揪住拉普兰德的衣领将她推到了墙边呵斥道【不准再我面前炫耀这个称号!芬里尔!】

【哼哼~然而这是事实。】德克萨斯也才甩开了拉普兰德的衣领,走了回去踩住刚刚丢下的烟头在脚下碾了碾。

【她要是知道真相一定会杀了你。】

【嗯,难道我之前说的不够清楚吗?我有被她杀死的意愿。】

【但你必须被我杀死!】狼嚎穿透了四面的墙体,在不同的房间里回荡。而两人只是无言的相视,片刻后拉普兰德咳嗽了两声【咳咳,抱歉呵呵,没憋住。】紧接着拉普兰德的笑声也传递到了各个房间内,她嘲笑德克萨斯,是发自内心的嘲笑,就像是学校里的恶霸,面对一位受欺凌的学生大笑她的不堪和窘态。

笑声停止,拉普兰德活动了僵硬的脖子,偏了偏脑袋平静的说道【真可怜呐,德克萨斯。】

【嘁。】德克萨斯走了,开门后顿了一会拉开了整扇门离开了,而被门挡住的是光着脚还穿着病服的红,从她虚弱的喘气和脸上的微红可以得知,或许是德克萨斯那声穿透一切的嚎叫传到了她的病房,于是寻着拉普兰德残留在路径上的气味急急忙忙的赶来寻找拉普兰德,以至于红都没有穿上鞋子。

【拉普.....】

【我没事,放心吧。】拉普兰德微微笑道【倒是你呀,不是还生病着呢,穿这么点就冲出来啦,鞋都没穿。】

【红.....唔!】红突然被捧起,脑袋靠在了拉普兰德胸前,而那里是前所未有的炽热,红慌了神,极力掩盖自己肮脏的双脚,直到被送上床,拉普兰德取来了毛巾帮她擦拭干净才回过神。

【拉普......谢谢。】红低着头不敢看向拉普兰德,她害羞,这是她人生第一次对什么事而感到窘迫,她的人生在最近几日变太多了,朝向了她从未设想过的美好进发,她不在去想什么和拉普兰德的关系是否被动的问题了,沉浸当下的每一秒幸福是红唯一的想法,其她的,她逃避去想。

拉普兰德对红的爱已经到了宠爱的地步,她大可不必,但拉普兰德必须这么爱她,直至要她发现是自己将她带上了顶峰的涯壁之上,共同坠入深渊谷底。

而对德克萨斯,拉普兰德另有打算,她还需要德克萨斯,她太了解德克萨斯了,自己现在难解的处境也唯独德克萨斯可以破解,只有德克萨斯,拉普兰德才敢将自己的所有托付给她,拉普兰德需要德克萨斯在崖壁上抓住红的手。以拉普兰德对红背后势力的了解,那个隐蔽的元老院上坐满了掩盖自己面目的贵族和抛弃特权只为复仇的王族,红是她们必不可少的一份子,她们将红视做自己的武器,向芬里尔家族复仇的利器,向叙拉古复仇的旗帜,而红,从未获得自由。

拉普兰德很自觉,她不认为自己可以独自面对红身后的一切,即便可以,红察觉到真相的时间也不会允许她这么做,因此,她需要德克萨斯,那个强大的德克萨斯。

【小红帽。】

【什么事拉普?】

【我要惹你生气,你会怎样?】

【拉普为什么会觉得红会生气。】

【嗯.....比如某天我突然惹事让你非常生气呢,或者.......】拉普兰德横躺上病床压着红的双腿伸了伸懒腰,待恢复后静静地看着天花板【连你都想杀了我的那种。】

拉普兰德以为红可能会沉默,然后给她点时间思考,给予自己一个最佳的答案,可她没想到的是,红并不需要思考,红坐起身探向了腿上的拉普兰德,灰白的头发垂在拉普兰德的脸面上,深红的眼眸和拉普兰德对上【红,会杀了你,再杀了红。】

【小.....小红帽。】

【拉普,你现在的眼睛颜色可是和红一对,红信任拉普,即便拉普做了红都想杀掉拉普的事,红也会原谅拉普的,而且.......红.......真的不想在独自一人了,求求你,拉普,不要让红的美梦破碎好嘛?】

拉普兰德没有回答,红的反应让拉普兰德感到意外,但也是情理之中,红毕竟是猎狼人,对猎物的执着是她的本性,红对拉普兰德没有如此的痴狂,那对拉普兰德的爱也只是说说而已。

但红在等着拉普兰德的答复。

【喂喂喂,你们两好了没啊,一小时的时间到了,拉普兰德你给我过来例行检查,凯尔希医生就要来了。】

【诶,嘉维尔我不是才做过检查吗?而且刚刚可是有半小时被德克萨斯给借去了。】

【那是你的事,我给足你时间了。】

哐的一声,嘉维尔的法杖砸在地上胁迫这拉普兰德。

【唉,好啦好啦,我这就来。】拉普兰德起身,却被红按住了,这份力气是红对猎物执着时才会爆发的力量,原本虚弱的红此刻却能压制住拉普兰德才更让拉普兰德意外【拉普,必须给红答复,不要让红有想杀了拉普的事发生,好嘛?】

【......好。】这才松开。

拉普兰德跟上了嘉维尔,尽管她答应了红,但她也只能失约了。

另一边,博士和砾盯着监控看见了全部,她们并没有窥窃干员日常生活的癖好,只是拉普兰德和红的情况有些不同,她们不得不在这幕后做手脚,不过拉普兰德应该已经察觉到了,德克萨斯知道红身份这件事,是从博士的办公室直接传递出去的,目前为止除了拉普兰德、博士和砾之外只有德克萨斯知道红的事了,博士和砾在寻找时机,她们并不想隐瞒真相,她们需要一个红能够接受这个现实的时机,而拉普兰德显然不想,作为仇家,拉普兰德不想用洗脑或是身份关系的特权让红接受这样的自己。

在拉普兰德的印象中,童年的某一时刻,她和许多同龄的孩子在家族成年的成员陪同下,立足在一个叫特洛伊的城市里,那个城市并不美丽,在拉普兰德眼里,是一篇正在慢慢化为废墟的城市,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一个一个的倒在孩子们面前,灰色种族在火场中燃烧殆尽,这是同种族的残杀,只是她们的颜色游戏不同,拉普兰德的家族洁净纯白,而她们却带着黯淡,灰暗鲜血溅洒在纯白之上,恐惧的孩童们逃离了战场,而她们最终会被逐出家门成为普通的徐拉古人,只有拉普兰德站到了最后,嗜血的性子自小变埋入骨子里,缠绕着骨髓开花,拉普兰德也就获得了“芬里尔”的家族称号,在灰色种族丧命的一瞬间,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而拉普兰德渴求红亲手掐住自己的喉管,也便是向这一瞬间赎罪。

砾分析出了拉普兰德行为驱动的大致,却无法找到解开拉普兰德心结的具体方式,她只知道,唯有红可以解救她。而砾和博士正在小心翼翼的在拉普兰德和红之间做着微妙的动作,一旦失误,人毁神灭。

博士并没有像砾对拉普兰德有如此之多的调查,凯尔希也阻碍自己调查红的事,因此唯一能调查的便是与拉普兰德有关的德克萨斯,承袭砾的能力,博士也分析出了点苗头,她原以为砾将红的身份告知德克萨斯,自己能从监控上证实自己一个或是愚蠢或是真理的结论,可德克萨斯找到了监控的死角,实验中断。

【博士,我进来了。】没错,还是慕斯。

【慕斯,我想请你帮个忙。】

【博士,你说,慕斯一定会全力帮助博士的。】

【嗯,我明天把你和拉普兰德分配到一个小组,具体事项晚上找个时间,你来办公室,我再告知你,记住,别让人知道我和你说的一切。】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