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信任

作者:鷨鹞风婪
更新时间:2020-03-16 11:42
点击:416
章节字数:406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红小姐红小姐!】慕斯招了招手,换上新衣服从家里的旋梯上跑了下来,推攘着红尽量表现的足够友善,免得她记着拉普兰德夸了慕斯的仇,嫉妒之心尤为可怕【我们走吧,拉普兰德小姐已经走了吗?】

【拉普说她会在城区外等着红。】

【那我们就别让拉普兰德小姐等太久了,我们快城区里头吧。】

【我们不去城区外,去里头干什么?】

【啊....啊,拉普兰德小姐不是穿了节日的新衣服在等我们嘛?红小姐还没有新衣服吧,红小姐就交给慕斯吧,我会把红小姐好好打扮一番的,一定会给拉普兰德一个惊喜的。】以为慕斯要把红和拉普兰德分开,红已经开始摸索大衣里的刀子了,慕斯赶紧解释,猫猫最讨厌和红小姐独处了,处理起关系可太难了。

本来呢,慕斯家人给大家都准备了套新衣服作为礼物,毕竟跟罗德岛打好关系这点费用也太实惠了,只不过没想到干练的庸人居然出了差错,定制的名单上漏掉了红的名字,慕斯只好让大家先去城区玩,自己带着红挑选合适的衣物晚点再过去,至于让拉普兰德去城区外,是因为晚上的烟火表演从城区外看去效果更佳,这是慕斯能想到最浪漫的事了。

【给拉普一个惊喜吗?可是红没有钱。】

【钱就交给慕斯吧,就当做红小姐送我回维多利亚的报酬吧。】

【嗯,谢谢。】

【嘿嘿,那我们就别浪费时间了。】慕斯抱起走到身边的小猫,在红的陪同下离开了宅邸大门。

商业大街上各路游人行走于大道之上,西洋建筑林立于两侧,夹着宽大的街道,三排节日的摊位增添着节日的气氛,普通家庭父母抱着孩子同各个阶层的人民打交道相互送上节日的祝福,再不济的流浪人也会得到甜品店的馈赠,只有这个时候平时只敢盯着面包店橱窗看的穷孩子才壮起胆子走进店里向店员讨要些昂贵的面包,西大陆的国家是这样的,常年在外完成任务的红见多了东大陆尖酸刻薄的卑微人情,对西大陆的先进人道思想由衷的喜欢,她有了和拉普兰德一起留在西大陆的想法,比留在东边的罗德岛更加的强烈,而且这儿比罗德岛离乌萨斯更远。

【红....小姐,红小姐....】没注意,人流冲散了慕斯,她找不到红了,矮小的她一蹦一跳的想在人群中找到红的身影,可不能逗留太久,让拉普兰德等太久可不好。

【唉?】跳起在半空中的慕斯感觉头被人轻轻的压了一下,一回头红就在自己身后,原来是告诉自己没必要再跳了就在呢。

【抱歉红小姐,刚刚没找到你。】

【没事,你可以拉着红的袖子。】

【诶?!】说着红窝着拳头伸直手臂让慕斯抓着自己的袖子,还以为以为拉普兰德的事多少对自己会有些排斥的慕斯没想到红居然如此友善,再看看红的目光所视,那个愉快幸福的家庭和牵着母亲手的孩子,慕斯才反应过来,这个出于热恋中的少女看来是被此情此景激发母性了,在她看来矮小的自己就像个孩子,慕斯只好无奈的抓着红的衣袖,在罗德岛被博士当场孩子,回家还真是父母的孩子,没想到在同事面前自己还被当做个孩子,想到这慕斯都不想继续过节了呢。

慕斯的想法是先看看商业街有没有什么现成的新衣服可以直接给红套上,要是没有那得求助于自己的姐姐了,也不知道她的工作室里有没有现成的衣服,现场制作的话也太不实际了。

慕斯仔细思考了一下博士要自己帮忙究竟是帮什么,因为当时博士可是一脸正经的要慕斯带拉普兰德和红出来“度假”,问题在于这件事又不让慕斯告诉其他人,放假还有什么不能说的,而且企鹅物流的人又是怎么跟来的呢,想想今天下午德克萨斯的样子明显就是任务信息泄露了嘛,搞得神神秘秘的实在不懂,嗯.....还是说博士就是要泄露给德克萨斯呢?慕斯摇了摇怀里猫猫的肉爪,与其想这些还不如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呢,慕斯索性带着红进了间只有一小扇门的服装店,这是家夹在两个特大百货间的店铺,不知道的还以为那只是个放电表的地方,具慕斯对姐姐的印象,这很有可能就是姐姐想要的工作场地。

【姐姐,我是慕斯,在吗?】老旧的踩踏式缝纫机的声音直接回答了慕斯的问题,因为姐姐是维多利亚有名的服装师,连生产衣服也都是自己手工完成的,每件都是绝版货,所以慕斯其实也很不好意思拜托姐姐这件事,只是刚刚在路上的服装店确实没有适合红的衣服,慕斯还想着挑太过普通的红会不满意,没想到红却中意那些廉价实惠的大衣,穿起来略显肥胖,所以慕斯才顶着红渴望的眼神拒绝了她想买廉价货的想法。

【嗯?!慕斯!你回来了吗?】紧接着传来人体跌倒和物品掉落的声音,慕斯下意识的躲到了红的身后【姐....姐姐?没事吧.....?】

【没事没事没事!】三声没事一声比一声强烈,像环绕音效一般一声一声的接近两人,黑影扑面而来,红却没能挡住【慕斯慕斯慕斯慕斯慕斯慕斯......】一个身材高挑的菲林族女人揉搓着慕斯的脸在惊慌的猫猫脸上亲了又亲,上上下下的抚摸着慕斯的头发,红见状大概知道是什么情况了,如果砾小姐没回来的话,博士大概也是这个样子。

【姐姐!】慕斯不满的大叫道,姐姐也才心满意足的收了手,大致表达了一下来意,姐姐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慕斯的请求,用极快的速度在红的反应之外测量了红身体的各项数据,立马钻进了货堆里头翻找这合适的衣服。

【慕斯.....】红的眼睛几乎要掉了出来,从没有人能让自己如此惊讶,她的心动红居然无法跟上,红看向边上的慕斯,就她这眼神,慕斯就知道红在想什么了。

【额.....嘿嘿嘿,我姐姐嘛.....挺厉害的,毕竟还有菲林族的天赋,红小姐惊讶也是正常的,我姐姐她跟博士有点像,只是她对服装设计这块比较敢兴趣,不然可能会陪我一起去罗德岛吧。】慕斯也幸亏姐姐没跟来,不然两个性格的特点几乎重合的人待一起,慕斯的日子可不得难过起来。

【跟博士有点像?每个方面?】

【嗯......因为家里的哥哥姐姐们都很厉害.....只有慕斯.....嘛,博士也说了,慕斯在甜点这方面挺棒的,红小姐下次要不要来尝尝红做的甜点呢?可不比拉普兰德小姐的差哦。】

【拉普她......】

【慕斯慕斯,就是这个,这个这个这个!来来来,你是......红小姐对吧,快试试,可以的话直接穿走。】

【诶!姐姐真的可以吗!】

【毕竟是慕斯拜托的嘛,而且这件衣服一直没有适合的人能穿,如果红小姐合适的话,我做的衣服才有价值嘛。】慕斯的姐姐擦了擦鼻子骄傲的说道,红还来不及道谢就被慕斯推进了更衣室,待她再次出来,才达到了慕斯所期待的样子,就是,那些廉价货哪能穿出去见拉普兰德呢,红小姐也太没注意到这次选购的目的了吧,慕斯就像操碎心的母亲关心着自己的同事,倒是同事们却把她当个孩子。

【慕斯......红这身.....】

【非常合适哦!】慕斯塞了个花篮给红【但是,没时间让你品味自己了,拿上快去找拉普兰德小姐吧!】

【诶诶!】说着慕斯向姐姐鞠了一躬拉上红就往外面跑,直至城区边界,慕斯将红推到了城区外,指了指边上的桥,拉普兰德蹲在那,怀里有个发抖的人。

完了完了,什么情况,慕斯还没来得及要红冷静下来,红先跑走了,早知道花篮里就不要放红小姐的私人物品了,里头几把刀可都是新磨的。

对了!给拉普兰德小姐打电话也成!可另一头根本不接,急的慕斯直跺脚,这是什么事啊,这么半路杀出个德克萨斯。

红桥头边停了下来,这个距离红灵敏的耳朵可以听见她们的对话。

她听见德克萨斯的哭嚎,边上发现无事折返的巡警见到红,反而比刚刚听说有人在桥上砍人还要紧张,哪有人打扮成小红帽的样子篮子里都是明晃晃的刀子的啊,但鉴于自己的命更重要巡警立即离开现场,前面那可是两个鲁珀族,担心她们简直是多虑。

红蹲了下来,她没有立即冲上去撒泼砍人,她想起了拉普兰德对自己的承诺。

【拉普,不要让红有想杀了你的事发生好嘛?】

【好。】

检验一方是否信任另一方并不是编造事件去考验对方,而是纯粹的无条件信任对方,即便是自欺欺人,那也才符合双方最初所说的“信任”,这本就是一种悖论,但没有人会这么做,比起欺骗自己,所谓信任对方这类的言辞才是最无力而可怜的话语。

红自然不会这么做,但心中对拉普兰德的信任给了她等待的时间,她静静地听着她们的对话等待她想要的答案。

德克萨斯低着头,黑色的长发垂在拉普兰德的腿上,她抓着拉普兰德的胳膊,手不住的颤抖,红从没见过这样的德克萨斯,在她眼里德克萨斯就像个残暴的大坏蛋,冷酷无情。

可她......居然哭成这样。

【拉普兰德.......真的,我没有任何机会了吗?】

【抱歉德克萨斯,很残忍吧,就像我刚刚说的,即便我消失了,你爱的那个拉普兰德也不会选择你。】

【所以......你还是......会选择她吗?】

【不是我选择她,是她选择我,她......接受了我。】

【可我......真的失去了拉普兰德,等同于失去了一切,如果我能杀了你该多好,不必知道真相,还能抱着幻想欺骗自己一辈子!】

拉普兰德将双手放在了德克萨斯的双肩上【你不是还有你的伙伴吗,那些真正爱你的人,可靠的同事,爱说笑的奸商,还有憧憬你的后辈们,比起我,你不是跟应该关注她们吗?】

【......她们......】

【罗德岛啊,是个好地方,有个靠谱的领导人厉害的指挥官还有顶尖的医疗团队,正确的策略让罗德岛的各位像个家庭一般,尽管还有很多误会,但.....在那里也有关心的上司和同样尊敬你的干员。】拉普兰德耸耸肩【这都不满足,德克萨斯你也太贪心了吧。】

德克萨斯看着背着月光的拉普兰德,月光这个暖心的存在真是狡猾,偏偏这个时候让自己怨不起来【油嘴滑舌。】说罢德克萨斯擦干眼泪站了起来【你原本是要等她的吧。】

【嗯,我和小红帽约好了。】

【我先走了,免得被撞见破坏你们感情。】

【德克萨斯.......】

【哦对了,你的心愿是不会如愿以偿的,对于她来说太过残忍。】

【你就能这么确定吗?】

【就像你说的,她最终会选择你。】

拉普兰德挠挠头目送德克萨斯渐渐消失在视野内,德克萨斯点出了另一个问题“抉择”。

蹲在桥头的红听下了她们的对话,尽管没听懂最后对话的意思,但就结论而言,拉普兰德没有让红失望,尤其是【不是我选择她,是她选择我,她......接受了我。】简直把红的心情拉满,太过愉悦,红像个女孩子般埋进花篮里,要不是里头还有匕首,真想扣着当面具不让人看见因为一句话而激动的自己。

不过现在她要做的是整理好情绪,然后假装自己是刚刚才到的,然后沉浸在她与拉普兰德的秘密幽会。

跨出一步。

【哟。】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