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提防

作者:鷨鹞风婪
更新时间:2020-03-16 11:43
点击:486
章节字数:359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顿体检,凯尔希看了看体检单上的内容松了口气,红只是很普通的发了烧,要是检测出关于源石的病症,那可得找拉普兰德问罪了。

至于拉普兰德,她及时的用源石止住了血液的流失,复原她的伤口还算简单,交给嘉维尔就可以了,医疗部要开个会议,由于拉普兰德源石病的好转,她决定开个关于拉普兰德病情的研究会议,这场会议可能会持续几天,拉普兰德身上有太多样本需要采集,所以这几天拉普兰德不会被允许外出,只是这条嘱咐并没有传递到博士那儿,在途中被砾所截下,砾所考虑的仅仅是优先级的问题,比起采集拉普兰德身上的样本,恢复拉普兰德的人格精神状态则更为重要,假如拉普兰德的情况失去控制,即使自己以命相搏也未必能保护住博士,能的出这个结论纯粹是目睹过巅峰性的拉普兰德屠戮敌人的场面,战斗经验丰富的干员亲眼见证过后都不会轻易接近拉普兰德,正如绵羊不会靠近饿狼。博士是个普通人,只是在某些方面的判断比他人更为敏锐,提早做出了决断,而正是清楚博士的普通,砾需要让博士有空间施展拳脚处理拉普兰德的问题,凯尔希固执的像个年纪大的老太太,所以她必须抗下凯尔希的压力为博士开路。

趁凯尔希医生离开,拉普兰德才有机会从隔壁的病房来探望红【嘘,小红帽,我来陪你一会。】

【拉普,红会传染给你的,快出去。】

【嗯?那......我要是想被你传染呢?】

【拉普你也太奇怪了吧,红可不想传染给你。】或是生病太累了,没有那么多精力去应付拉普兰德,红索性抓起被子翻身背对着拉普兰德,表明了绝不传染给她的决心,就算她还有什么其他奇怪的要求红都会拒绝的,一旦互动,拉普兰德一定会生病的,而且本来她身体就有病,病上加病。

谁曾想耳边传来拉普兰德爬上床的时发出的窸窸窣窣的摩擦声【拉普你下去。】红翻身想推拉普兰德离开,这家伙怎么就是不听呢,你要是得病了,内疚的可是红啊。

拉普兰德锁住了红的双手铐在了红的上方,如此病弱的红也无力反抗,总是这种时候,等自己回复定要拉普兰德才尝尝这种滋味,趁人病下手太无赖。

【我听说最快被生病的人传染的方法是......】拉普兰德吹了口气,红由于过于的担心又因自己无力的时候被拉普兰德下手竟打了个哆嗦【通过口腔传染......吗?】这是红的回答。

拉普兰德一怔过会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小红帽你很期待吗?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今天生病了,我本不想折腾你的,开开玩笑就算了,没想到你当真了。】面对如此混蛋的拉普兰德,红思来想去除了拿被子盖住脑袋也没有什么方法好反击拉普兰德了,但这个仇猎狼人记下了,等自己病好了一定加倍奉还。

【诶怎么还生气上了,呵呵~】拉普兰德发出轻快的笑声,但紧接着身后的门被砸开,嘉维尔提着法杖骂骂咧咧的朝拉普兰德走来,步伐如重象的脚步,地板踏出龟裂的纹路,抓住拉普兰德的衣领一把将其提起【拉普兰德!我是不是说过你还在观察期间不准给我跑出来!你跑出来就会闹事,整的一塌糊涂最后凯尔希医生给我臭骂一顿,还要我给你擦屁股,我今天要用我的方法让你成为乖巧的病人!】一顿牢骚喷的拉普兰德冷汗直流说话也有些支吾【额.....这个......绿鳄...不,嘉维尔医生,你看我这不是来看我女朋友嘛,她也生病来着,所以我就来看看了。】

【那也得得到我的许可!】嘉维尔不管拉普兰德说的这么多,这过道的监控一清二楚的记录拉普兰德遛出门的画面,自己不过是出去领个早就凉掉的晚餐,回来人没了,又累又饿一想到还得被凯尔希老女人刁难,气不打一处来,提着法杖砸开门就找拉普兰德追究责任,抓起法杖就朝拉普兰德敲去。

哐当。

嘉维尔还没下手边上就发出了物体落地的声音,转头一看,红无力的从床上摔到地上,艰难的握着匕首扒床要自己站起。

嘉维尔一看,痴女怨女俩病人,都这时候了还想着保护对方呢,就医生的职责嘉维尔甩下拉普兰德,立马将红扶上床,并没收了她身上所有的匕首,防止她又干什么过激的行为。

【你给我躺好,别想整什么幺蛾子,出事可是都是我负责的,都给我安分点。】嘉维尔就差脱下手套给两人各抽一巴掌了,没好气的把砸烂的门扶起来强项安回去,几次无果索性直接丢掉【拉普兰德,我给你一小时卿卿我我的,够充足吧。】说罢摔门离去。

【看来真的把她气坏了。】

【拉普......她平时都这么对你的吗?】

【额.....只要我不惹她生气就不会,她人挺好的。】

【是嘛......红觉得她凶巴巴的......】

拉普兰德坐上了病床,看着门口,她确定听见嘉维尔关上隔壁房门后才对红解释道【绿鳄鱼啊,脾气不大好,但作为医生还算称职,我曾经见过她被人刀架着脖子反手敲晕了敌人继续埋头为干员处理伤口......很惊讶吧.....】确实,红认真听了,但论惊讶,就刚刚砸坏门的样子,已经让红对嘉维尔的特殊免疫了,而且罗德岛还有哪个医疗干员在战斗方面不比一般战斗人员出众呢?越是强者才越有能力照顾她人的情况。

【不过.......半年前的外勤任务上,她感染了源石病。】

这才是红应该惊讶的地方,半年前.......是那场寒冷的战役上吗?

【那次任务对博士打击很大,也是她最终几乎丧失行走能力的原因之一,颓势和错误的指令才让博士输的一败涂地。】

【那......嘉维尔医生.......】

【她得知自己感染源石病后像往常一样工作,我以为她是在逞强,结果她就像以前那样气急败坏的教训我,她是个坚强的人。】

【......嗯,拉普!也是个坚强的人。】

【哼哼,谢谢啦小红帽。】拉普兰德知道红这是在鼓励自己,虽然早就不对源石病绝望了,现在也不愿意被源石病夺去生命,只要等到时机,由红亲手.......

拉普兰德眯起眼筹划着对自己刻薄的计划,但她看见红为自己晃动的尾巴,还是舒展开阴暗的面容,摸了摸红的头发笑道【哝,你的尾巴。】

见自己的尾巴又如此的不争气,红将尾巴塞进被窝里,偏着头想了想才想起改该对拉普兰德解释什么。

【拉普。】

【嗯?需要我做什么吗?】

【不是.....就是红之前......被拉普摸尾巴的时候.......】

【喂,你声音越来越小了,我听不见,我怎么你了?】拉普兰德故意放大音量,叫门口都能听得见,毕竟那门已经被嘉维尔打坏了。

【拉普摸.....红的尾巴说红没有反应。】

【嗯嗯,喂小红帽,你可是猎狼人啊,你猎人的强悍冷峻去哪了,不会我叫你小红帽,你就真的像小红帽一样唯唯诺诺吧?我可不喜欢。】

【唔......红知道了,但是!拉普!千万不要再叫红猎狼人了!】红激动的爬起抓着拉普兰德的衣服说道。

【你就这么讨厌猎狼人的名号吗?】

【因为拉普总是因为这个名号对红充满敌意。】

【噗哈哈哈,就因为这个啊,行吧行吧,那还叫小红帽,嗯,你接着说我怎么你了。】

【你说红没反应.....可是那时候红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手足无措尾巴都僵直了。】

【你说什么?】拉普兰德瞪大了双眼问道,身体稍微向前倾,好像真的很惊讶一样。

【红不知道怎么办,尾巴就不自主的僵硬了.......】

【你尾巴僵硬了?】拉普兰德又向红靠近,也是衣服不可思议的样子,红看穿了拉普兰德的意图,她并不是真的震惊,拉普兰德一定谋划着什么来欺负自己,但无论是什么计划,红先把尾巴藏起来一定没错。

【呀!】拉普兰德朝红的耳朵吹了冷气,红缩到肩上,就这空挡间被拉普兰德抓着了机会一把搜出自己的尾巴【哟,没想到你也会发出这种声音啊,跟原来那个冰冷残酷的小红帽截然不同呢呵呵呵呵。】

是啊,是什么时候红变得这么被动呢?红又想不明白了,红在拉普兰德身上总是能发现一些平时根本不会察觉到的来自自身的困惑。

【尾巴真的很硬呢小红帽,原来你第一次来我房间的时候就喜欢我了吧。】

【嗯.....嗯。】

【呜呼~】想到曾经不可一世甚至无法战胜的猎狼人成为自己的女朋友,甚至被现在的自己驯服成如此柔软的女孩,拉普兰德不禁长鸣,就像流氓吹口哨一样,露出龌龊的笑容,拉普兰德觉得自己确实可以戏弄下红,甚至吻遍她的全身,凭借现在的自己完全做得到,但也就这段时间了,她不知道红是否知道那份文件上的内容,以红现在对待自己的表现,或许并没看见,但拉普兰德绝不会隐瞒,她会让红知道的,也会在知道的那一刻让自己消失......在那之前,祈祷红能让自己任性会吧.......

咚咚

【不好意思红小姐,把拉普兰德借我一下去。】

来者正是红最不愿见到的德克萨斯,红的眼神阴沉了下来攥着拉普兰德的手,最后还是松开了【拉普,你.....去吧,我相信你。】

【嗯,我很快回来。】

红担心若是什么正经事给耽搁了可就误事了,尽管她同意德克萨斯借走拉普兰德但心里还是极其不愿意的,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猎狼人的本性,就是偏执般的占有,尤其是从猎物身上掠夺来的,对红来说,曾经粘在德克萨斯屁股后面的拉普兰德能够喜欢上自己,就像掠夺占有来的,这时候要借回去......红选择相信拉普兰德,因为也是拉普兰德在自己放弃这份情感的时候力挽狂澜使自己对拉普兰德的爱再次复苏。

她伸长了手臂揪住就要离去的拉普兰德【拉普,小心点。】

红也才想起来,最该担忧的不是失去拉普兰德,而是永远的失去拉普兰德。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