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夜行车辆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31 01:07
点击:322
章节字数:684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把屋子彻底调查一遍,关上「门」并离开穆勒的公寓以后,时间已经来到了黄昏。今天接了案子又接连调查了两间公寓,达妮卡本来想就这样回家休息算了,但雪柔希望后天就能开始调查,也就是说,她希望今天晚上就能出发前往迈阿密大学。


「呃……我们只调查了教授和助手住的地方啊?难道她们平时办公的地方不需要调查吗?」作为一个认真的人,达妮卡有点想不明白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道理。


「那你当初沙漠事件的时候为什么不去受害人沃特同学的家里看看呢?」雪柔语气带点欠揍的反问,看来是觉得达妮卡这种问题非常幼稚。


「……你以为我不想调查哦,只是安德森没有给我这样的权限,所以我才没有上他家调查。」达妮卡不满的鼓起了脸。


「但结果即使没有去他家里,你最终也把事情的真相找出来了不是吗?」雪柔被达妮卡的样子逗乐了,愉快的笑出了声音,「我们的时间不多,只需要找到最关键的线索就可以了,多余的细节没必要仔细再找。」


「时间不多?这是什么意思?」


「不,别在意。」


即使达妮卡依然很不满,小秘书还是不能违抗上司的指示,于是她只能跟着雪柔回家收拾简单的行李,然后乖乖的坐进驾驶座,把车子驶向通往迈阿密这个城市的沿海公路。


「这遗迹发现过程还挺有趣的。」得逞的雪柔在车子里拿着扇子,姿势不雅的坐在后排座位上,靠着一盏小小的柔和阅读灯,读着安德森给的那个黑色资料夹,「居然是一班大学生跑去潜水时偶尔发现的,而且最初的时候也不是说发现了遗迹,只是发现了异象而已。」


迈阿密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水上活动的胜地,每逢一到夏天,就会有不少合众国公民,通常都是大学生,特意从北边坐火车或是开车过来这边的海滩度假。不少大学生的毕业旅行也会选择在这边,即使不下水,晒晒太阳也能让人放松心情。


「是什么样的异象?」达妮卡皱了皱眉头,如果只是异象的话,其实并不能确定这片海域存在亚特兰提斯的遗迹,只能说是存在奇怪的现象。


「这上面说,他們在潛水期間,在海洋深處发现了不寻常的荧绿色光芒。」雪柔说着把窗户再打开一点,让夜晚的凉风能更好的吹进来,「他们潜水的位置很贴近百慕达三角地带呢,也不知道这帮人是不是故意的。」


「不寻常的熒绿色光芒?有多不寻常?」


「海洋深处因为光不能抵达,因此那边照常理来说应该跟我们正在行走的道路一样,暗得什么都看不见,而不是发光。」雪柔翻了一下文件夹,很快就掏出了一个被用曲别针夹着的照片,递到驾驶座那边,「这次难得拍到了照片呢,这可是很重要的证据,你快来看看。」


「我没手看。」达妮卡的声音听上去非常无奈,她还从后视镜里看到了雪柔弯起愉悦的嘴角,笑容看上去很灿烂,「你形容一下好了。」


「你先想像一下生病时那种粘粘的鼻涕绿色,像是碎掉的粘土一样四散在海底下。」雪柔的话成功恶心到了达妮卡,让对方露出跟看见血迹时一模一样的厌恶表情,「然后想象整个海洋都是这种绿色,旁边还有些沉船的遗骸。」


「……那些大学生就不觉得可怕的吗?」达妮卡觉得自己老了,都不知道现在的大学生到底在想什么,这种情况下第一反应应该是赶紧逃回水面才是正道,但没想到这些人居然还能冷静的拍照。


「年轻嘛,胆子总是比较大的。」雪柔的語氣非常愉快,配搭上她刻意加重的声音听上去令人很不舒服,「他们其中一个人还潜下去那片绿色中一探究竟了呢。」


「听你这么开心的口气,那个人出事了?」达妮卡瞥了一眼头顶上的后视镜,果然看到了雪柔那违和极大的笑容,带着令人不安的异常感觉。


「也没有,他也没有真的深入,进去不足一分钟就出来了,说是里面的能见度非常低,像起了雾一样。他只摸到了类似建筑物的粘粘硬物,然后拍了一张模糊不清的照片。」驾驶座后方传来了雪柔翻页的声音,「不过在那人自那晚开始,晚上就一直做着奇怪的梦。据他的描述,梦里全是奇怪的荧绿色浓雾。他在梦中尝试触碰旁边的东西,就摸到了跟海底一模一樣的滑溜溜觸感。而梦里他的动作也跟在海底的时候一样,缓慢而迟钝。」


「这很可能是心理影响吧?」达妮卡提出了问题,并把原本略快的车速减慢。合众国夜晚的公路上,尤其是她们现在已经进入的跨区郊区范围,都没有任何街灯。道路上漆黑一片,只能靠自己的车头灯照亮路面,所以驾驶的时候不能太过分心。为了听雪柔说的话,她就只能把车速稍微减慢,一切以谨慎为上。


「我也是这样想的。」雪柔把看完的文件就这样扔在旁边的座位上,「不过我们现在也不能询问那个人了。他后来为了解决噩梦的问题,跟着研究团队一起出了海,现在也下落不明。」


「说起来,我记得迈阿密大学里考古型的专家和教授都很少。出海名单……也就是失踪名单上除了莱特教授以外还有什么人?」


迈阿密大学是一间比较偏向理科的海洋研究学院,一般来说考古相关的事情,人们都不会第一时间想到这间没什么名气的私立大学。达妮卡猜测,对方要千里迢迢把莱特教授从米斯卡塔尼克大学叫过来,不是因为很重视这次考古而邀请了很多校外的专家,就是因为学校内的考古专才不足,需要从外面再聘请靠谱的专家过来。


「有很多校外的人啊,不过大多都不出名,毕竟海洋神秘学的专家还是比较少。」雪柔接着又拿出了另一份文件,粗略的阅读了一下,「迈阿密大学那边的考古人才不太足够,名单里大半有经验的教授都不是大学里的人。而且不止有其他大学的教授,还有还在读本科的大学生和硕士生,穆勒小姐自己就是其中一个硕士生了。这里还有一个专业是海洋学的本科留学生,名字的读音就是一个东方的名字……哦,还有我的熟人呢。」


「谁?」


「你见过的,就是杰奎琳教授,那个大金波浪卷、不喜欢别人叫她姓氏的女人。」雪柔笑了一声,「她是研究团队里的语言学专家,不过这个疑似亚特兰提斯的遗迹里似乎并没有她能派上用场的地方。又或是说,她没来得及派上用场就遇上事故了。」


虽然文件里没有提到过任何古代或是旧时代的文字,不过一般来说,考研队伍里有不同领域的专才是比较好的,至少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出现某一个范畴的知识没人懂的情况。在遗迹研究团队之中,至少有一个懂古文字的语言学家是比较适合的选择。


「看来迈阿密大学那边很重视这一次的发现啊。」达妮卡感叹了一下,政府对考古活动的重视,其实或多或少都影响了大学对于遗迹发现的重视程度。


「不,合众国政府应该有参与在其中,这次的出海日子定得非常仓促,那些高层的家伙应该有在暗中施压。」雪柔露出轻蔑的表情。估计不止那些家伙,其他区域的高层人员应该也非常焦急,毕竟距离预言的末日只剩下半年了,即使找到了「弥赛亚」,还是不能保证驱逐仪式就会如他们所想的顺利进行,所以只要有一丁点的线索,他们就必定会紧抓住不放。


「也对,他们这么重视考古。」达妮卡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表示理解,「若果找到了亚特兰提斯可是一个举世的发现,到时候我们一定要去一趟,上面一定会有有趣的东西。」


其实比起遗迹本身,达妮卡对于遗迹里存在的记录会比较感兴趣。她的目的是想把父亲召唤出来,所以文件、记录、壁画和古书等等的东西会比较吸引她的注意力。当初沙漠事件她就是看在《死灵之书》的份上,才会愿意帮助安德森收拾烂摊子。


「希望是这样吧。」雪柔垂下眼帘。


接下来雪柔就不说话了,只是慢慢的安静翻着手上的文件。达妮卡也没空思考雪柔不说话的原因,只是专心在弯弯曲曲的路上驾驶着车子。从这边开始,道路都会建在悬崖旁边,一不小心就会把车子驶进深不见底的漆黑海洋之中,因此必须专心驾驶,这种路对于达妮卡这样的驾驶新手来说尤其有难度。


等到车子进入公路稍前的森林以后,达妮卡才能稍微放松下来,并发现,雪柔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瘫倒在座位上睡着了,阅读灯也没有关掉。一起住以后,达妮卡经常都觉得,雪柔是那种无论在任何地方都能快速入睡获得充足的休息,但又不会完全失去警戒心的类型。她敢说,如果现在她突然停车,雪柔绝对会睁开眼睛醒过来。


她短短的思考了一秒,就决定把雪柔放着不管,让她就这样睡一小会儿,到了森林后面的加油站才看情况替她盖上薄毯。


森林里静悄悄的,只有时不时从远方传来的鸦叫。达妮卡也没有在意,她早就习惯了自己方圆500米里都不会出现任何动物或是昆虫,野生动物通常远远察觉到她要过来了,就会自动回避。除了宠物和攻击性比较高的动物以外,没有任何动物敢主动靠近她,这也让达妮卡在森林的公路上一切顺利,加上没有雪柔尖细的嗓音让她分神,她便渐渐的提高了车速,想要快一点到达加油站。


就在快要出森林的时候,天空上的鸦叫突然变得响亮而凄厉起来。伴随着这突如其来的噪音,车头灯前突然闪过的一个漆黑人影,接着便是一阵非常强烈而沉闷的冲击,车子像是撞上了什么东西。达妮卡吓得用力踩了刹车,并紧张的在方向盘上捏出一个明显的手印。


「……下车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可能是撞倒动物了。」空气凝滞一会儿后,雪柔冷静的声音就从达妮卡背后传来,在短短的几秒内,她已经完全清醒并了解到发生的事情。


「你待在车上。」达妮卡觉得不会是动物,一般野生动物察觉到她要过来时,早就逃跑了,而不是冲出来被她用车速偏高的汽车撞个稀巴烂。她解开了安全带,拿起放在驾驶座旁边的手电筒就往车下跳。车外夜风清凉,在没有多余灯光的妨碍之下,能清楚看见晴朗的天上有无数星星,即使被树林遮住了部分天空,那一大片银河还是能一览无遗,可惜达妮卡无心欣赏这样的美景。


她跑到车后的地方搜索了一下。车子在撞倒什么东西以后,还向前行走了一小段路,所以被撞倒的东西一定在车的后方,但她朝地上照了好一会儿,都没发现任何东西,能找到的就只有黑色的地面,还有旁边的一些杂草。


「怎么了?」雪柔从打开的车窗里伸出自己半个身子,深色的水晶吊在偏暗的环境中,散发了黑紫色的光芒。她握了握胸前的黑水晶,然后才再把头转向背对着她的达妮卡,「你需要帮忙吗?」


「不是需不需要帮忙的问题,」达妮卡又重新搜索了一遍,但还是没有照出任何非常可疑的东西,只有树木、杂草与一片死寂,「这里没有任何的东西,什么痕迹都没有。」


「什么也没有?」


「是的,什么异常也没有。」达妮卡也非常困惑,她很确定她撞到了某样东西,但现在那样东西、连它存在的所有痕迹却都消失不见了,「我看不见任何会产生那样大冲击力的障碍物……或是人。」


「我下来看看。」雪柔说着就爬回车内,再打开车门。她手上就拿着那个小小的阅读灯,这光的穿透力非常有限,就跟手机荧幕那种亮光差不多。雪柔也没有走太远,只是在车子附近走动,检查车头的状况,「嗯,车头有一个凹痕,而且车头灯的灯罩也坏了一个,说明车子是真的撞上了什么东西,这还真是邪门。」


虽然嘴上说着邪门,但雪柔的表情看上去却是很愉快,一点都不像是撞鬼了的样子。达妮卡蹙起眉头,这事情极不寻常,但要说某一些没有形态的幽灵,这座森林也没有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传闻,只是一座普通默默无名的小小森林。现在当务之急,果然还是要查出车子到底撞到了什么东西。


达妮卡站在原地思考一会儿以后,雪柔的声音就在车子的不远处响了起来,「小达妮卡,你看过车子底下了吗?」


「没有。」达妮卡说着就听话的回到了车子旁边,但她对此并不抱有任何期望。因为地上没有任何拖行的痕迹或是血迹,只有两条她拖出来的刹车痕,按道理来说,车子底下应该是没有任何东西。


不过既然雪柔说了,达妮卡还是蹲下身子,一脸厌弃的小心把脸贴在地上,照了一下车子的底部,「還是沒有任何東西......咦?」


「我就说嘛。」雪柔也蹲了下来,有点居高临下的看着还趴在地上的达妮卡,「有什么东西吗?」


「这里好像有两张卡片……还有一副眼镜。」达妮卡说着伸长了自己的手,指尖摸到了两张表面光滑的纸张,似乎是过了胶的小卡片。她费了一点力气把手伸到极限,才成功把它们都拿出来。


「卡片和眼镜啊。」雪柔微微瞪大了眼睛,显然是没想到会是这种东西,「这东西不能造成那样的冲击吧?」


「……」达妮卡蹲在地上没有回答,从把三样东西都拿出来了以后,她就察觉到了这些东西散发出来的,她最讨厌的气味,「上面有血迹。」


那是两张薄薄的卡片与一个圆形的金丝眼镜,眼镜的镜片已经完全碎掉,只剩下一个变形的框,上面还有一些暗红的痕迹,散发着不祥的气息。


达妮卡总觉得她似乎在哪里见过这副眼镜,但又觉得只是错觉,「雪柔,你认得这副眼镜吗?」


「……你不认得?」雪柔眯起眼睛,仔细看了看眼镜以后,她带点不可置信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我觉得它很熟悉,但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那就先别管。」雪柔的语气变得古怪起来,「那两张卡片呢?」


达妮卡闻言把镜片已经碎掉的眼镜放在一旁,先把两张卡片翻开,才看清楚其中一张是塔罗牌中的死神牌,死神的头也被涂上了鲜红色,这次不是钢笔了,而是红得已经发黑的血迹。


「卡片上写着文字。」雪柔指了指刚刚被达妮卡翻过去的牌底,让她重新翻过来,「你看。」


牌底上被用红色的丑陋字体写了一个单词,是「弥赛亚」。达妮卡皱起眉头,重新翻开卡片,检查了一下画着死神那边的牌面,上面也被写上了一个词,写的是「恶魔」。看到这个单词,雪柔原本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她马上就夺过达妮卡手上的牌,认认真真的仔细看了几回。


「这是什么意思?」达妮卡看着突然反常的雪柔,露出了半是疑惑,半是担心的表情。这两个词她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但为什么要在同一张塔罗牌上写上这些东西,她就不是很明白了。


「……」雪柔没有作声,光从下方照在她没有微笑的脸上显得非常恐怖,整个脸看上去极反人类,「……另一张是什么?」


达妮卡这才记起塔罗牌有两张,连忙把手上的另一张牌面凑近光源,那似乎并不是正宗塔罗牌应该有的古怪特殊牌,画的就是一个无脸年轻女性,在一个药锅旁边制作一些特殊药品。


「这边也有字。」不等雪柔说话,达妮卡就率先发现了牌面上有跟死神牌一模一样的丑陋字迹,牌底写上的是「实验」,而牌面,则是一句短短的句子。


「黑色的神,喜爱诗歌。」


这莫名其妙的句子令达妮卡产生了微微的亲切感,她总觉得这句子是某一些她应该认识,但又忘记了的东西。只是还来不及细看,卡牌就被雪柔拿走了。雪柔看上去很不舒服,原本在阅读灯的暖光下带点红润的脸色,现在变成了病态的苍白,她的身体还在微微抖动,似是在颤抖。


「雪柔?」达妮卡有点困惑,她能看出雪柔是在恐惧,但却不知道雪柔在害怕什么。出于对女朋友的关心,她摸了摸雪柔的头发。雪柔对于头发和脸颊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结,对于亲密的人经常不是摸头就是捏脸,同时也很喜欢被摸头发与脸的感觉。达妮卡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奇怪的情结,只知道这能某程度上安抚雪柔的情绪。


「……没事。」雪柔收敛情绪的能力非常强,过了不到一分钟,她就已经平稳下来,嗓音也与平时无异,「我没事。」


你看上去可不像是没事。达妮卡也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她只是持续的摸雪柔冰凉的软软头发,直到雪柔回摸她的脸然后站起来为止。


「开车吧。」雪柔尖细的嗓音听起来有点颤抖,「我们是不可能找到那个被撞的『东西』了,这些卡片我就先收着。」


「……好吧。」在这种情况下,达妮卡也知道雪柔不会对她所做的决定作任何的解释。她站起来打开车门,让脸色苍白的雪柔先上车继续休息,然后自己再走到车头的位置,默默的脱下了自己的手套,在「触碰」并时间回溯了以后,车子的前面原本凹下去的位置便恢复如初。


达妮卡一直觉得这种回溯的用法比用「空间门」穿墙更蠢,但偏偏这种修东西的用法非常方便,为了便利,她最后还是给这项能力做了这样的定位。


在她修好了以后,天空中便传来了一声非常响亮的鸦叫声。达妮卡敏感的抬起头,便发现了在美丽的银河中,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影子,是一只黑色的乌鸦在盘旋,想必刚刚那凄厉的叫声也是牠叫出来的。


「乌鸦?」雪柔显然也发现了这个明显的鸟叫声,她探出头看了看天空中的鸟身影,这只不寻常的鸟在盘旋了三圈以后,便飞了下来,降落在达妮卡的肩上,庞大的身形和浑身的黑色居然显得跟达妮卡非常相似,看上去就像是达妮卡的宠物一样。


达妮卡第一次被动物这样亲密接触,肩膀上传来的重量让她有一种难以说明的新鲜感与紧张感,再加上这只通体黑色的鸟非常漂亮,她最后还是没有用武力把鸟赶跑,只是露出了很困惑的表情。


「很难得啊。」雪柔仔细看了看乌鸦那黑如珍珠的眼珠,也露出了新奇的表情,把原本外露的警戒巧妙地隐藏了起来,「我第一次看见有动物这样亲近你。」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达妮卡无奈的皱了皱眉头,她有点怀疑车子撞到了什么东西和这只特殊的乌鸦是连在一起的,但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她也不敢贸然猜测。这只乌鸦似乎有在她肩膀上安居的倾向,从降落以后就一直一动不动。达妮卡试探性地摸了摸牠的羽毛,这鸟还是雕像似的一动不动,见牠没有任何走的意欲,她只好询问雪柔,「怎么办?」


「既然牠这么喜欢你,就带上吧。」雪柔说了这么一句话后,就钻回车子内,达妮卡见状在踌躇了一会儿以后,还是带着肩上安分得可怕的乌鸦,回到了车厢之中,继续她们的旅程。


在车子绝尘而去后,刹车痕旁边的树上,便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倒在地上的是一个身形矮瘦、穿着长西装外套的男子。隐隐约约的,可以看见他的身上有不少的血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