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住处调查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19-12-29 23:34
点击:89
章节字数:727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米斯卡塔尼克大学的教职员宿舍距离大学并不远,两人很快就来到了这栋建在海边的气派建筑物。事情涉及住客的私隐,但不是非常紧急,所以雪柔就没有使用她的邪道催眠,而是选择花一点时间跟管理员说明状况,用合理的理由让对方暫時把后备钥匙交出来。


「走吧。」拿到钥匙以后,雪柔就马上走上了楼梯,达妮卡见状也只好赶紧跟了上去。她其实有点在意卡特消失的事情,也不想召唤就这样被搁置,但这种在意她不好和雪柔商讨,不然就会透露自己曾经偷偷把对方的藏书借给卡特复印的事情。


在纠结一番以后,她皱了皱眉头还是只问出了一个跟任务相关的问题,「你不觉得奇怪的吗?」


「奇怪什么?」雪柔的语气很轻松,「安德森的态度?还是这个任务的内容?」


「两者都有,」达妮卡摇了摇头,「这样不严重、没什么悬念的工作,为什么会找我?而且安德森的态度也未免太平静了,我有种他不在乎这个事件,甚至并不是真正的委托人这样的感觉。」


其实很可疑的还有莱特教授的话语,达妮卡在毕业以后跟莱特教授的关系已经变得生疏,最近的一次面对面接触都已经是半年前、调查沙漠事件时的事情了,之后教授倒是打过两次电话过来,但都只是祝她圣诞快乐和新年快乐而已,所以达妮卡非常好奇莱特教授为什么会知道她自己将会遇上危险,还会这样特意找一个指定的学生来调查。


不过鉴于雪柔很在意她跟教授之间的关系,达妮卡最后还是决定先不讨论这个问题。


「这你得看政府的态度,高层那些家伙可不想让你深陷危险。」雪柔笑了笑,那笑容比平时更虚伪,还有点冷笑的意味,「不过真实的状况可不会像他们以为的那样顺利,尤其是在跟『那一边』扯上关系以后,看来他们还是没能在先前维特家的事件里取得教训。」


这案件背后的内情雪柔稍微想想就能猜出来。上头非常重视的东西有两样,其一是达妮卡的安全,其二是她「觉醒」的进度。只是很遗憾的,这两样东西并不能共存。那被冷冻的孤独一年就不說了,但这平静的半年期间,尽管已经跟雪柔同居了,达妮卡的能力却并没有半点长进,甚至都没用几次。高层们终于察觉到,要达妮卡「觉醒」,除了雪柔这个不可或缺的因素以外,还需要另一样同样重要的因素——异常事件。


这情况就跟动物的本能一样,只要动物的某样能力对于生存来说毫无作用,就会渐渐退化,最后消失。反而在极度危险之中,才会有可能突然觉醒连牠们自己都意想不到能力。不接触异常事件,待在安逸之中的达妮卡不可能有什么大变化,要她保持自己所拥有的力量,就必须让她遇上危险,才能达到觉醒的最终目的。


可惜的是,因为担心达妮卡真的会在危险之中被盯上或是被消灭,所以在仔细考虑之下,上头最后还是只能选择一些「看上去比较简单」的任务。


「不想让我深陷危险?」达妮卡不太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为什么?」


「因为你的身份很特殊啊。」雪柔理所当然的说,她的眼神里流露出笑意,「不过这也挺好的,任务简单一点,而且只有我们两个人,就当是交往后的……第一个夏日旅行了。」


雪柔没有说出口的是,光看突然跳级形成、毫无预兆的不寻常台风就足以知道,事情并不简单,这个旅行也绝对不轻松就是了。


听见这句话,达妮卡的所有困惑马上消失不见,整个人像是被温润的水从头洗涤了一遍,觉得浑身清爽。她立刻就期待起了这一次的度假任务,但同时也觉得很对不起还处于失踪状态的卡特和莱特教授,不知不觉就把心中的話說出口了,「这样说不太好吧?我们得认真找莱特教授的消息才行。」


「我没说不调查啊。」雪柔嗤笑了一声,表情变得奇怪起来,「你真关心莱特教授,看来你们的关系真的很不错啊。小达妮卡,没想到原来你喜欢上了年纪的?」


「……」达妮卡立马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但她又不想就这样被雪柔压着,便带点赌气的说,「所以我才跟你告白啊。」


「嗯?」雪柔的尾音飙高了。


「你不也是上了年纪……」


「你再说一个字,就扣薪水。」


「……」达妮卡只好带点幽怨的看着雪柔,这种财政命脉被掌握在别人手上的感觉真的不好受,但现在的她也只能磨磨牙,以及在心中腹诽雪柔的专横。


两人来到了莱特教授在四楼的住处。听之前管理员的说明,这里应该总共有一个客饭厅、一个厨房、一个浴室和两间房间。一进入住宅,首先吸引她们注意力的就是一阵自来水的味道。味道的源头是在玄关处一个很大、设备齐全而且被打理得非常好的水族箱,里面养着一些热带魚類,大部分都是观赏性很强的孔雀鱼。这些鱼在达妮卡进入玄关的时候,就纷纷暴走,在水族箱里疯狂乱转,画出了一道道彩色的变幻丝带。


「莱特教授很喜欢鱼吗?」雪柔敲了敲水族箱,这个水族箱的玻璃非常厚,敲出来也只是沉闷的声响,「还买了自动喂食器啊。」


「我记得她对鱼的喜好很一般。」达妮卡这样说着,来到了客饭厅的范围里。这里的装修一切从简,连装饰也接近没有,屋里最鲜艳的大概就是水族箱里的孔雀鱼了,「她应该比较喜欢鸟,或是那种有翅膀的动物。」


说完以后,达妮卡便拍了拍放在沙发隔壁、柜子顶上一个黑色的鸟笼。笼子很大,看上去住在里面的应该是体型比较大的品种。只是现在里面并没有任何鸟的踪影,专属于鸟类的那种臊臭味也很淡,反倒是水族箱里的自来水味道更加强烈,看来鸟是被莱特教授带去迈阿密大学了。既然不带笼子,那就表示,鸟应该是那种智商比较高,能通人性的种类。


「是吗?」雪柔也跟在达妮卡后面来到了大厅里,她观察了一下鸟笼以后,便随意的拿起了旁边放着的莱特教授和她先生的合照,「她跟自己的先生住在一起?」


「不是,她的先生年纪比她大很多,很早就已经去世了。她没有任何孩子,而且也不是波士顿的原居民,在这边的亲戚很少,不过朋友和学生都很多就是了。」达妮卡边跟雪柔解释,边在有点空荡荡的简洁客厅里转了一圈,最后拿起一本就这样放在茶几上的《变形记》,「不过没想到教授也有看这样的文学作品啊。」


「这里没什么可以仔细调查的东西,去其他房间看看。」可能因为装修太简洁,这里没有任何的杂物或是脏乱,只有一层薄薄的灰尘,自然能调查的东西都一览无遗,没必要再在这里花更多的时间。雪柔在说完这句话后,就自顾自的进入了其中一个房间调查,似乎是卧室。达妮卡不知道对方是不是还在生气,原本还想跟着她,但最后想想为了效率,还是进入了另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是书房,尽管比不上戈德温老家那两层高、接近图书馆模样的大书房,这个房间的空间还是比一般公寓要大上很多,至少能排10个书架和一套桌椅,看来莱特教授也是一个很爱看书的人。


达妮卡随意的看了看,其中最大的分类是神秘学参考书,大部分都跟莱特教授的研究有关系。就是一些关于海洋的民俗学、海神崇拜、水的神秘学地位、海洋神秘生物等等的专业书,当中当然也有关于亚特兰提斯传说的,还混有一些占卜类,整整占满了8个书架。书架里面还有更细致的微小分类,而且每一本书上面的便签都很多,显然是经常被翻看。


除了参考书以外,莱特教授似乎也很喜欢文学和哲学一类的书籍,有一个书架就是专门用来放这些书籍的。小小的书架上密密麻麻排满了书,达妮卡要把里面的书拿出来还得用点力。


「《百年孤寂》、《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苍蝇王》、《美丽新世界》、《老人与海》……」书架上有很多达妮卡都已经看过的书,其中比较触目的是《老人与海》,里面有非常多的便签,而且页面已经有一些明显的摺痕,看来被翻过无数次。


达妮卡在好奇之下,便把书本拿出来看了看,发现在老人把巨大的鱼骨头带回村庄的那一页上,有人用铅笔写上了感想。她很快就认出了那是莱特教授狂乱而龙飞凤舞的草体,在这一页上写上了两句挺有意思的句子:


「到底老人是真的抓到了鱼,还是这一切都只是他的幻想?」


「人类不能对抗天命。在命运面前,人类只是一个渺小而脆弱的小小生物。」


达妮卡不知道这些感想对于她们寻找失踪的莱特教授有没有帮助,不过她觉得很有意思,不知不觉的就想继续看下去。她拿出了就在《老人与海》隔壁不远的《无知》,虽然不及《老人与海》那种被多次翻阅的痕迹,但里面的一些页面也同样有类似的感想,让她看得一度忘记了自己其实正在调查。


「小达妮卡,你在干什么?」直到雪柔大步踏入房间,达妮卡才如梦初醒,还被雪柔捏了脸颊,「你这个小书虫,居然在这里偷懒。」


「……」达妮卡反驳不了雪柔的话,只能咳嗽两声放下手上的书本,并转移话题,「……你找到什么线索了吗?」


「我在卧室的抽屉里找到了数十盒这样的东西。」雪柔眯起眼睛看了看达妮卡身后的书柜,然后才晃了晃手上的小盒子,让达妮卡看清楚。


「塔罗牌?」雪柔手上拿的正是塔罗牌品牌中比较有名的一款,那非常有特色的图案让达妮卡马上就认出来了,「原来如此,就是因为莱特教授对占卜有兴趣,所以她才会知道自己将会遇上不幸,还特意那么奇怪的指定要我去调查。」


考古学除了带起复古衣服的潮流外,其实还顺带带动了神秘学相关产品的销量。在过去几年,很多人都对水晶球、塔罗牌、卢恩符文等等的占卜相关东西产生兴趣。只是这些东西始终比较偏门,不像是衣服那种大众潮流,所以就没有太过引人注意。


「不知道,」雪柔对塔罗牌的认识有限,这对她来说只是一副画得很好的牌而已,她有点好奇的打开了手里的盒子,「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塔罗牌啊,这画画得真精美。」


「画里还有含义的。」达妮卡没有阻止雪柔把牌散在桌上,「尤其是那22张大牌,牌面里面所有的图案都可以有解释。」


「有趣。」雪柔按着达妮卡的意思把22张特别的大牌拿了出来,细看里面的所有图案,看样子似乎是来了兴趣,「画图的人必须很熟悉塔罗牌?」


「是的。」达妮卡看着雪柔专心的样子,忍不住就嘀咕了起来,「所以你还不是跟我一样,看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就看入迷了嘛。」


「呵呵。」听见达妮卡的抱怨,雪柔轻笑了一声,把其中一张牌拿了起来,「你很熟悉这类型的道具对吧?所以这张牌是原本就被涂成这样,还是后来才被涂上去的?」


达妮卡把牌接了过来,那是一张在塔罗牌中排号第13的「死神」,上面死神的骷髅骨头被用红色的钢笔涂红了,是一个有点扭曲的三角形,把死神的样貌完全遮盖起来,「死神?你拿出来的时候它是倒转的,还是正向的?」


「我忘记了,这很重要吗?」雪柔低头思考了一下,「我去看看另外的盒子里面,这张牌是不是也是这样。」


「我来帮你吧。」达妮卡觉得自己在这里只会忍不住继续看书,于是她放弃继续在这边调查,跟着雪柔一起去了卧室翻看其他的塔罗牌。


没过多久,房间里能找到的所有死神牌都被翻出来了。接近所有牌上的死神、或是有脸的人都被涂上了红色三角形,少数没有遭殃的是那种本来就没画脸的设计,而且所有的死神牌在被拿出来的时候都是倒过来,仿佛带着某种特殊的意思。


「塔罗牌中的死神是什么意思?」雪柔问,她虚假的微笑稍稍收敛了,反而多了一点困惑和严肃。


「正位和逆位有两种意思,而且不同的塔罗牌上因为有不同的画,所以有时候也会有不同的解释。如果单张去解的话,正位的基础意思是某样事情或某种东西的『失败』、『毁灭』、『终结』。」达妮卡解释道,「逆位可以解作『重新开始』、『起死回生』等等。」


「嗯……」雪柔低头沉思,达妮卡看着她柔软的侧脸,那依旧极浓郁的亲切感让她微微有一点出神。


一会儿后,雪柔那粉红的嘴唇就重新开启,简单的下了结论,「意义不明,先记下来别管,查查看还有没有其他很可疑的地方。」


她的声音在达妮卡听来有点怪异,而且话里的内容有点不符合她的性格,达妮卡总觉得对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但却不告诉她。她蹙起眉头,虽然不知道雪柔的脑子里在打什么主意,但她最后还是选择不过问,反正即使问了,雪柔也只会讨厌的卖关子。


两人又在这间屋子里搜索了一会儿,但都没有任何结果。莱特教授家里比较奇怪的也就是那些被涂红的塔罗牌,其他一切除了生活气息较为薄弱以外,其实都很正常,没有多余的摆设,装修也是非常简洁,就连达妮卡找到的那些文学笔记也不能代表什么,只能说这里就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年知识分子会住的地方。


「莱特教授的研究内容就是这些了吗?」雪柔拉出了书架上其中一个贴着「亚特兰提斯」的文件夹。除了海量的参考书和一整个架的哲学与文学作品以外,剩下的一个书柜就全都是论文文件了。


「应该是的,」达妮卡拉出了另外几个文件夹,是关于希腊海神波塞顿的研究,「莱特教授的研究论题都跟水或是海洋有关。我印象最深刻是她写的一篇水占卜论文,好像是东亚那边的一种非常偏门的占卜法。」


「我知道了,之后会在车上仔细看一遍,这边的调查就告一段落吧。」雪柔翻了翻手上的文件,发现一时半会儿看不完以后,就果断的决定把这些文件带走,达妮卡连忙把手上的文件也一并塞给雪柔。


她们便接着驾车来到波士顿的多彻斯特区域,按着大学给予的详细地址,两人很快就找到了穆勒助手的公寓。


「怎么办?」这栋公寓没有管理员,自然也是找不到可以借后备钥匙的人,「校长说過我们不可以做违法的事情。」


「放心,不用犯法。」雪柔用诡异的眼神看着达妮卡,看见对方明白自己的意思并瞪大眼睛看着自己以后,她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我们不开这扇门,我们开『门』。」


「……」


于是在雪柔的胁迫之下,达妮卡只好跟在维特家那个时候一样,大材小用的开了一个很蠢的「门」。两人很轻易的就来到了助手的住处里,这里的格局一览无遗,是一厅一室,再加上一个浴室和一个开放式小厨房。穆勒小姐似乎是一个不爱整理的人,客厅里的垃圾与杂物多得非常可怕,而且废弃的文件都是就这样揉成一团乱丢在地板上,看上去惨不忍睹。


不过这里虽然看上去很杂乱,但由于空间并不大,只要边整理边搜查还是挺轻松的,而且有雪柔这个擅长糊弄的邪法师在,两人也没必要困扰如何为自己闯空门的行为解释,自然也不需要刻意掩盖有人来过的痕迹。


「这是……基因工程?」达妮卡在地上拿起了一张纸,是一份关于基因实验的报告书,看上面被打了一个大大的红色叉号,应该是一个已经失败的废弃文件,不过由于和达妮卡的学位专业有关,她还是忍不住阅读了一下,「这实验未免太奇怪了吧?」


「什么来的?」雪柔马上就来了兴趣,她左手上也拿着另外一张皱巴巴的纸张,似乎是从已经装满垃圾的垃圾桶里掉出来的,「给我看看。」


雪柔快速浏览起了文件,达妮卡也凑了过去。那是一个如何培育长翅膀的鱼的怪异实验,实际做法就是拆解不同鸟类身上的DNA序列,然后复制并把合成后的基因插进不同鱼类的体内,令牠们产生生物上的变化。这个实验看上去有趣,但其实没什么实质用处,只是一个烧钱的无用研究而已。达妮卡留意了一下文件的内容,上面只写着穆勒助手的名字,看来莱特教授并没有参与在其中,而且因为经费不足在做到一半以后研究就终止了,所以文件才会被扔在地上。


「看来这个助手跟莱特教授,还有你都一样,是一个本科念生物科技的人。」雪柔把纸张对摺,收进了自己的包包里,并把手上另一张皱巴巴的纸张递给了达妮卡,「不过目前来看,还是我手上的这东西比较可疑。不知道你记不记得,这东西能在我的人皮书上找到。」


达妮卡闻言小心的把纸张摊开,上面画着一个很奇怪的符号,是一个圆形,里面再画上了不同诡异曲线线条,组成了一个类似魔法阵一样的东西。圆形的外围边缘和外面还有一些潦草得难以观看的文字,都是用红色钢笔写成。达妮卡对这种文字产生了隐约的熟悉感,并快速了解到为什么雪柔说这纸张很可疑,「这是邪术?」


「嗯,这应该是一个可以控制天气的仪式。」雪柔的笑容里渗透着些微恶意,整个人给人的感觉突然就变了,「看来突然的台风可以被解释了,这个助手很有问题,船只突然遇上暴风雨的事情她很可能有份参与在其中,也就是说,她现在很可能还活着。」


「……那这个就先收好吧。」达妮卡小心翼翼地把被揉皱的纸张对摺,交回雪柔手上,让她收进包包里。两人又在这个乱糟糟的房子里搜索了一会儿,并在地上看到了不少关于基因工程的文件,除了把鸟类的基因插进鱼类的身体上以外,之前似乎还曾经试过把鱼类的基因跟鸟类的基因用人工的方式结合,企图培养出新的生命品种。不过当然的,实验的结果也是失败了。


「这个助手对于长翅膀的鱼非常执着,」雪柔已经是第八次看见这样的基因工程文件了,「找找看她有没有什么笔记或是日记,这样比较好找到她执着于此的原因。」


「长翅膀的鱼……」达妮卡皱起了眉头,刚好客厅的范围已经清理得差不多了,她就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这该不会跟海妖有关吧?」


「海妖?」


「是希腊神话传说里一种魅惑人心的妖怪。她们在传说中有两种形态,原本是在海洋上飞翔、长着翅膀的鸟身女妖,到后来就被描绘成人首鱼尾的美人鱼形态。无论是哪一种形态,都有她们用歌声迷惑水手,让船只触礁沉没的传说。」达妮卡转过头来看着雪柔,「妖怪种类的名字我记得是塞壬。」


「说起来,我刚刚捡的一些被揉起来的纸张里头,也有关于希腊神话传说的。」雪柔看了看垃圾桶里小山一样的纸团,「柏拉图也是希腊人吧?」


「是的,亚特兰提斯的传说里也有出现海神波塞顿的身影,这个古文明里的统治者似乎就是他的十个儿子。」达妮卡点了点头,「所以我才让你把莱特教授关于波塞顿的研究都带走。」


「小达妮卡不愧是神秘学的硕士毕业生啊。」雪柔夸赞了一下,这让达妮卡心情变得非常好,「再调查一下小助手的房间吧。」


达妮卡听话的打开了睡房的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睡觉的地方,里面的环境要比客厅的环境好多了,至少没有太多垃圾。不过杂物还是像山一样多,参考书也是就这样随意乱放在书桌上还有床上,达妮卡看了看那堆放在书桌上堆得像几栋楼层的书本,终于了解为什么穆勒不在书桌上做研究,而是在客厅里做了,书桌上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书写的位置。


「……没有笔记或是日记,」雪柔第一时间就找遍了所有的书本,发现这个穆勒助手没有在书本上书写的习惯,也没发现任何关于她为什么会执着长翅膀的鱼的原因。她抱着最后的希望打开了书桌的抽屉,但很可惜的,里面除了文具,什么都没有,「看来她没有写笔记的习惯,又或者,她把笔记带去迈阿密大学了。」


达妮卡在确认书名都是没有可疑的海洋生物与海洋神秘学的书籍后,便无所事事的好奇拿起了在参考书山后面的摆设,那是一个拥有红头发与蓝色鱼尾的古老卡通美人鱼雕像,「看来她真的很喜欢美人鱼。」


「也不一定是喜欢,」雪柔转而打开了对方的衣柜,因为穆勒助手出远门了,所以衣柜里的衣服也就比较少,没几分钟就能调查完毕,「这更像是一种由什么原因而导致的执着,也可能是因为执着而生出了扭曲的感情,才会在房间里放这种东西。」


达妮卡把雕像小心翼翼的放回原位,「这么看来这原本应该没有悬念的案件其实还另有隐情啊。」


「如果不是进来看看,我们还不会知道原来这个小助手大有问题呢。」雪柔微笑了一下,「没想到这案子还挺有挑战性的,接下来,我们就应该去迈阿密好好研究一下这宗案子到底是自然意外,还是人为的『意外』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