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汽车旅馆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31 01:08
点击:532
章节字数:674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达妮卡与雪柔如期在第二天的晚上到达迈阿密这个海滨城市,在达妮卡的谨慎缓慢行驶下,这趟车程也只是用了24小时。


两人想找一个地方过夜,不过由于是夏天,市内很多旅馆都被提前预定了,她们最后能找到的也只是一间定位尴尬的汽车旅馆。达妮卡从未想过她这样一个乖宝宝,居然有一天要跟自己的上司住在爱情旅馆里,而且因为房间已经只剩下最后两间「特殊房」了,她们只能从里头选一间没那么糟糕的,实在是尴尬中的尴尬。幸好雪柔同时也是她的同居女友,不然达妮卡大概会原地自爆。


这里唯一的优点就是一切都很自动化,就连入房手续都是很先进的全自动,算是保住了达妮卡薄薄的脸皮。不过也因为这样,房租一点都不便宜,而且还是「特殊房」,价钱几乎是普通房的整整一倍,让节俭的达妮卡几乎想脱口而出不如她们今晚睡在车子里算了。


「明天看看迈阿密大学那边能不能给我们一间宿舍吧。」雪柔看着黑着脸付钱的达妮卡,露出了一个恶作剧的笑容,「不能的话,我们就只能继续待在这里了,希望里面的『东西』不会太过夸张,不然我可能会忍不住尝试把它们用在你身上,看看能不能起什么效果。」


雪柔的危险发言让达妮卡毛骨悚然,突然又记起了小镜在电话里告诉她关于「有事秘书干」在东方的另一种意思,「……所以你特意把助手的职称改成秘书是真的有什么私心在里面对吧!」


「怎么会有呢。」雪柔笑得非常开心。还待在达妮卡肩上、犹如雕像一样的乌鸦似乎察觉到了达妮卡的情绪,以为达妮卡在对雪柔生气,飞到达妮卡头顶上就张大嘴巴冲着雪柔叫了起来,在封闭的玄关里造成阵阵回音,还展开了自己漆黑的翅膀以示威吓。


「你的叫声在这种室内太吵了,别叫。」达妮卡伸手拍了拍乌鸦的翅膀,对方几乎是马上的就把翅膀收了回去,只是站在达妮卡的头顶上,黑色的眼珠紧紧的盯着雪柔,像是在防范对方打什么坏主意。


「这只该死的鸟还真是烦人。」雪柔的眼睛上蒙上了一层阴影,「时不时乱叫还真是烦死了,一点情调都没有,早知道就不应该让你把牠带过来。」


达妮卡还没感叹女人真是善变,玄关旁边的后楼梯就先传来了抱怨声,是达妮卡曾经听到过的中性女音。


「都快12点了,你们这些情侣就别在玄关吵闹骚扰别人抽烟,带着宠物回床上再吵不好吗……啊,这不是恩格尔和她的秘书吗?好久没有这样面对面见面了,怪不得声音有点熟悉。」


金色的大波浪卷在玄关的橙光下显得尤其刺眼,像是在发光一样。杰奎琳身上穿着白色的宽松无袖连衣裙,踏着米色的平底鞋来到了玄关处。看到对方身影的一瞬间,达妮卡马上就沉下脸色,而雪柔的表情也很微妙,既惊喜,又带着无法掩饰的失望,「你不是出海失踪了吗?为什么在这里?」


「……你的声音为什么这么失望。」杰奎琳一副受不了雪柔的样子,把手上吸到一半的烟随意按在玄关柜台的烟灰缸上弄熄,「我坐的飞机误点了,晚了整整10小时,所以赶不上团队的那艘船,侥幸逃过一劫。」


「那为什么你还不赶快回去?」达妮卡想起了杰奎琳是雪柔前女友的事情,冲动的质问立即就脱口而出。只是现在她的头上顶着一只黑色的乌鸦,说着这样气话,看上去有点好笑,「距离他们出海的日子已经超过一个星期了吧?」


「你以为我不想走吗?」杰奎琳这才认真仔细的看了看达妮卡,察觉到她头上的乌鸦以后,她先是表现出了惊奇,然后又变成了忍俊不禁的表情,「戈德温,你头顶上的鸟是怎么回事?原来刚刚的鸟叫是这乌鸦在你的头顶上发出来的啊?」


「……不要在意。」达妮卡连忙把在她头上安居的乌鸦抱下来,乌鸦也乖乖的任由达妮卡摆布,看起来有点像是布偶。


「也对呢,这里的机场小得可怜,即使是内陆机,恐怕也得等好一段时间才会有班次。」雪柔笑了笑,马上就猜出了杰奎琳依然在这里的原因,「你又很不喜欢睡巴士的座位与火车上的卧铺,所以才会滞留在这里吧?」


「全对,不然我怎么会还住在这种糟糕的旅馆里……说到这间旅馆,恩格尔你跟秘书正在交往吧?」杰奎琳露出了暧昧的表情,看向达妮卡的眼神带了一点不怀好意的打量,「哦,怪不得会在这里遇上你们。啧啧,让我猜猜你们谁才是经常当下面的那一个……」


「住在这里的你也没有资格说我们吧?」跟马上就瞪大眼睛脸红的达妮卡不一样,雪柔脸不红气不喘,丝毫不觉得尴尬,反而冷静的反过来询问对方,语气里同样也不怀好意,「一个人太寂寞了吗?」


「对啊,跟你分手以后我一直都是寂寞的一个人。」杰奎琳倒也没有觉得尴尬,反倒突然朝雪柔抛了一个媚眼,惹得达妮卡非常不高兴,她头上的乌鸦又开始展开翅膀威吓,「我一直在等你呢,小甜心。」


「哦,」雪柔无动于衷,她还是那种虚伪的假笑,「那时候明明是你先变心的吧?说得好像是我欠了你一样,你就一直等到死为止吧。」


可能是因为雪柔和杰奎琳的互动比刚刚的乌鸦叫更令人烦躁,玄关隔壁的房间突然砰的一声就被打了开来,里面传出了跟达妮卡差不多的低沉女声,还是带有明显东方口音的英语。


「请问,你们的音量可以小声一点吗?」那声音的主人没过多久就来到了柜台的位置,是一个留着褐色长发、带着红色方框眼镜的娇小女性。她狭长的眼睛里带着严肃的神情,但身上却很居家的穿着长袖睡衣,和一个三角形睡帽,上面还有密集的心形图案。她的身高跟矮小的雪柔差不多,达妮卡原本还以为对方是旅馆的职员,但仔细看清楚以后,她才发现那是住客,而且居然是她认识的人。


「小镜?」


「戈德温?」小镜的声音听起来也有点惊喜,显然是没有想到居然可以在这里遇见达妮卡,「你怎么在这里?」


「我是来调查一点事情的。」达妮卡含糊其辞,同时也顶着雪柔炽热的目光为她介绍了这个一直被提起,却没有真正露过脸的大学同学,「雪柔,这是之前提到过的侦探小姐,小镜。小镜,这是我的上司,雪柔·恩格尔,在她旁边是加利福利亚大学的语言学专家,杰奎琳·史丹福教授。」


「你好。」雪柔的声音听上去很温和,但脸上的假笑却是露骨地表达出了冷淡。这个模样的雪柔看起来非常危险,令达妮卡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很高兴认识你,叫我杰奎琳就行了。」看出了雪柔心情不佳,杰奎琳很熟练的自觉退开,跟雪柔保持了一米的距离,然后才礼貌的朝小镜打了一个招呼。


「所以你就是那个懂日语的恩格尔小姐啊。」不熟悉雪柔的小镜不知道此时对方的心情,她对着雪柔微微欠身,可惜即使她的姿势很优雅,身上的心形睡衣还是让动作变得滑稽起来,「既然是这样,需要我重新用日语自我介绍一次吗?小镜毕竟只是一个昵称。」


「不用了,我知道你姓哈妮。」雪柔笑了笑,「哈妮小姐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旁边的达妮卡听得浑身不自在,「哈妮」始终跟「甜心」的发音太像了。怀里的乌鸦似乎又感应到了她的情绪,趁着达妮卡分神的期间拍拍翅膀,又飞到了达妮卡的头顶上开始凄厉的鸣叫威胁雪柔。


「不要叫!」达妮卡的语气很急躁,马上伸手去抓这只该死的鸟,但这只乌鸦却一反常态,不但不让达妮卡抱,还飞得更高,在玄关的天花板上盘旋,落下了几根漆黑的羽毛。


「这鸟真是……让人难以形容。」雪柔似乎看出了端儿,她拍了拍达妮卡的肩膀让她不要急,果然在达妮卡冷静下来以后,乌鸦也停止了高声的鸦叫,「不过『哈妮』这个发音也是尴尬了一点,那么镜小姐,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更改过称呼以后,达妮卡也就没那么郁闷了,乌鸦在等待一会儿以后也飞回她的肩上,继续像一尊雕像一样,一动不动。


「我费了很大的劲,终于在昨天到达这边,那时候大部分的旅馆都满了,我只找到这间。」小镜是那种很保守的女性,在说到这里的时候她自己也忍不住脸红了,「而且最普通的房间也只剩下这间贴近玄关的,我就暂时先住在这里了。」


「不是,你误会我的意思了。」雪柔的眉眼弯弯,似是轻松的带有不少笑意,但她仍然没有收起她冷淡的语气,使态度变的怪异而不自然,「镜小姐为什么要飞过来?」


「……」小镜眯起了眼睛,沉默了一小会儿,似乎是在思考要不要透露这一方面的讯息,「……我那个来这边交流的女朋友失踪了。」


「她叫伊萨由衣艾米?」雪柔身上的的冷漠瞬间消散,温柔的嗓音变回了原本的尖细。在出海名单的名字中,其中只有一个人的是东方名字,而且还是一个海洋学专业的本科生。


「对。」小镜的声音变得低沉而压抑起来,「她在电话里跟我说自己通过了三次面试,被允许参加一个大型的海上遗迹探寻队,还兴奋得经常把这事情挂在嘴边……我这次飞过来也不是要求什么,就是想要一个详细的交代而已。」


「真是辛苦你了。」雪柔知道小镜花了很多力气去疏通关系。不像杰奎琳乘坐的内陆机,小镜这种跨区的飞机没有好的理由很难获得乘坐的批准。一般而言坐得起飞机的,也只有公干的知识分子、有钱人、交流生与留学生。


「不辛苦,为了艾米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小镜摇了摇头,表示没事,「这样说来,既然你们知道艾米的名字,也就是说,你们也是来调查这事情的了?」


「是的。听小达妮卡说,你是一个很厉害的侦探呢。」雪柔笑了起来,那虚伪的笑容上多了几分算计的意味,她的下一句话也变得直白起来,「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我们有合作的机会。从我们手上的线索看来,这宗『意外』很大机会其实是人为。」


「人为吗?也就是说这事情有不少内情了?嘛,看在戈德温的份上,也不是不可以。」小镜眯起了眼睛,语气也变得有点公事公办起来,「不过这里并不是我熟悉的地方,在情报的收集上我可能会稍有不足。」


「这样不好吧?」达妮卡其实不太想麻烦小镜,之前大小姐的情报小镜也是没有收费。即使达妮卡不会抗拒免费的东西,她还是觉得这样压榨朋友的资源不适合,「之前就已经拜托过一次了,这太……」


「在大学的时候我也欠了你不少人情,不用在意啦。」小镜对达妮卡的态度很温和,有点不像是对老同学说话,但语气又未亲昵得像暧昧关系,听起来总有点微妙,「我们都是老相识了。」


「但是……」


「可以,就这样吧。」雪柔阻止了达妮卡的发言,并微微一笑,「现在的你大概也是毫无头绪吧?今天也很晚了,明早我会先跟你说说我们这边手上拥有的情报,还有我们暂时对这事情的猜测,然后希望你能调查一些我们可能没有办法直接接触的资讯。既然小达妮卡如此看好你,我觉得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同样,我跟小达妮卡也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在那之后小镜就打着呵欠回去自己的房间里,似是准备睡觉。达妮卡与杰奎琳本来也打算就这样分道扬镳,但两人迈起的脚步却被雪柔的话语所打断。


「我有事情要和那边的寂寞女人说,小达妮卡你先上去吧。」雪柔看了一眼准备掏出一根新烟的杰奎琳,拍了拍达妮卡和她左手上的两件行李。


达妮卡马上就露出了不愿意的表情,肩上的乌鸦又想拍拍翅膀飞到她的头上,可惜被达妮卡眼明手快的用右手抓住了翅膀,并用力拉扯了下来,顿时玄关里充满了「鸦、鸦!」的鸟叫声,还有一地的漆黑羽毛,乌鸦在挣扎10秒以后,发现自己没有办法顺利挣脱达妮卡的手,就一反正常情况的安静了下来,没有继续吵闹。


看着达妮卡成功面无表情的单手就把鸟给制住,杰奎琳一阵无言。而另一边,雪柔看着黑脸的达妮卡和乌鸦动也不敢动的样子,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了,嗓音也变得柔柔的,「我很快就会跟上来,你先检查看看房间里有什么『好东西』吧,能睡这种房间的机会可是不多的呢,要好好增长一下见识。」


「……」达妮卡原本冷酷的样子马上就被击溃,脸又红了起来,「……那我先上去了。」


「乖。」


「……」雪柔温柔的嗓音充斥在她的脑袋中,被迷得头晕转向的达妮卡只能嘀咕着、晕乎乎的带着红红的脸颊上了楼梯。


「所以你为什么不去陪你的小女友?」杰奎琳又点燃了嘴上叼着的香烟,开始吞云吐雾。在跟雪柔交往的期间,两人之间最有气氛的时候便是这种一边抽烟一边聊天的时光。可惜雪柔很不喜欢烟的味道,她也只会是在心情复杂得无法自己压抑的时候才会吸一两口,「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难道是告白?」


「想多了。」雪柔用鼻子嗤笑一声,同时用手指了指刚刚小镜进入的房间,「我们出去谈。」


杰奎琳耸了耸肩,一副听君指示的样子,两人便来到了旅馆旁边的一条小巷子里,也就是旅馆停车场与旅馆之间间隔着的一条露天小巷子。


「我说啊,因为旅馆的定位特殊,里面的隔音设备其实非常好。」杰奎琳的左手托着右手的手肘,并习惯性的把右手上的烟摆成顺着夜风流向的样子,让烟味顺着风飘走,不会飘到对面的雪柔那边去,「你这样的举动有点多此一举了。」


「隔音设备好吗?别忘了那家伙可是听到了我们的谈话声才会开门,这样的隔音能好到哪里去?」雪柔露出了奇怪的笑容,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了一张卡片,「而且柜台那边因为是全自动的关系,角落里放着监视器。我不想有其他人看到这个东西,这东西是我们来程的时候遇上的,在旁边还有卡特教授的眼镜。」


「这是……!?」杰奎琳在看见短句的时候没有什么反应,她也看不明白这句句子想要表达的意思,但她疑惑的表情在看见「实验」的时候就终止了。「实验」这个单词对她来说,在不同的地方与不同的情况下有不同的意思,但是若果是跟雪柔扯上关系,这个单词的意思就会变质,很明显的指向了某样「糟糕的事情」上。


她砸了一下舌头,原本无所谓的脸上浮现出了棘手的表情,「啧,暴露了吗?上头已经知道这破事了?」


「这倒是没有,不然我早被通缉到天涯海角了,你也不会在这里看到我。」雪柔冷笑了两声,她的眼神里毫无笑意,有的就只有纯粹的厌恶,「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不过我也是来这里告知你一声而已。毕竟对方知道了这么隐秘的秘密,你跟我的关系想必也是非常清楚,你也得小心一点。」


「是卡特教授给你的警告吗?」杰奎琳皱起了眉头,若果卡特知道了这件事情,那就必须计划铲除他了,这种秘密落在别人的手中只会对她跟雪柔的安危造成威胁,「不对,仔细想想,卡特教授没有那种情报能力,他很可能是被利用了。不过这事情也是挺诡异的,毕竟知道这件事的人也只有你和我……可能还有你也许还活着的母亲。」


「你错了,卡特教授当然可以收集到这样的情报,只要他吃自己组织制造出来的时间药物就可以观测时间,像布朗小姐那样偶然得知我的秘密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那种东西还是可以重复食用的药品,即是说,只要有足够的手段铲除可能会随时出现的『狼』,他就能够多次窥视,不过药物的不稳定性太高,没有人能够控制看到的东西,同样也不能分清那到底是过去还是未来,所以我们还是不知道卡特教授到底找到我们的秘密了没。」


「你这不是没有做过任何推论吗?」杰奎琳的语气非常无奈,「别卖关子了,你的真正猜测是什么?」


「他可能和某种『伟大存在』见面了。」雪柔的笑容变得诡异起来,在小路里阴暗的街灯下显得阴森可怖,「这很可能就是『那个存在』给予的情报。嘛,既然这事情关乎更加高位的存在,我们必定追踪不了。能做的也只有对失踪的卡特教授提高警戒心。」


「也对。」杰奎琳吐出了嘴里的一口烟,「说起来,这个卡特教授也真是一个奇人。戈德温和你也就算了,他明明只是一个普通人,却总是和那边的事情搅合在一起,而且到现在似乎还没有什么精神上不适,甚至还曾经和弥赛亚交往,到现在还喜欢对方,还真是一个厉害的人。」


「你不也是这样吗?」雪柔笑着回应,「或许总有一天,你也会跟卡特一样,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失踪,然后又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像是幽灵一样吓人一跳。」


「别诅咒我,我还要活10年。」杰奎琳也笑了,只是她的表情有点僵硬。雪柔的猜测可是很可能发生的事情,对于杰奎琳来说,这绝对不是一个能用玩笑一笑置之的问题,「你需要我的帮忙吗?我可以像以前一样,以义工的身份帮忙。」


「你喜欢吧,我反而不太想你加入。」雪柔脸上挂着漂亮的笑容,嘴里却说着有点冷淡的话语,并转身准备离开这条阴森的小巷子,「你这个电灯泡会妨碍我和小达妮卡第一个,同时也是最后一个夏日旅行。」


「真是见色忘友,那我可是一定要加入了。」杰奎琳闻言露出了一个坏坏的笑容,「我可不想输给那样单蠢的小女孩,明明就是我比较有魅力。」


「哦。」这时候雪柔的身影已经走出了小巷子,她回过头来,脸上还带着微微的笑意,「快回去睡觉吧,别痴心妄想了。」


「恩格尔。」杰奎琳叫住了那个离开的身影,她最后还是没忍住,问出了一个她非常在意的问题,「为什么你让什么都不知道的戈德温叫你的名字,但我这个跟你最亲密,共享秘密的挚友却不行?就因为她有那一边的血统,而我没有?」


「当时机来临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雪柔的声音变得模糊而温柔起来,并跟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


杰奎琳摇了摇头,还是很难明白雪柔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她感觉挫败而失落,本来还以为自己是唯一一个可以知道她全部秘密的人,但现在看来,雪柔还是有不少的秘密藏着没有告诉她。


「恩格尔,你到底想怎样实行你的疯狂计划……」


杰奎琳叹了一口气,把手上的烟抽完了以后,才离开这个幽暗的小巷子,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