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重返校园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31 01:02
点击:292
章节字数:625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达妮卡·戈德温觉得,现在跟上司的同居生活对她来说,总有点难以说明的失落感觉。


其实在确定关系以后,她以为自己跟雪柔的生活会至少起一点变化,结果出来……好像也没有什么分别。除了亲密接触变多了以外,两人的互动还是跟以前差不多,变化并不大。


这对达妮卡来说还是挺失望的,当初她会突然提出交往的要求,除了想在这种关系之中搞清楚自己对雪柔的感情以外,其实还想跟雪柔有多一点深入的接触,希望可以再对她,还有她的过去有多一点的理解——至少希望能弄清楚她的舌头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不是要出门了吗?」夏日炎炎,雪柔换上了比较薄的宝蓝色A字裙跟一件白色的长袖衬衣,那个神秘的黑水晶就挂在衬衣外面,闪耀着黑紫色的光辉。衣袖的部分被她卷起来了,长袖成为了短袖,看起来有点像那些坐在办公室里工作的白领,「安德森不是给你发了电邮,请你帮忙调查什么事情吗?难道不是约了今天?」


「我不想去。」听到校长的名字,坐在沙发上的达妮卡马上就不高兴的拉长了脸,「只有別人處理不了的麻煩事情,那个混蛋才會找我。」


「可是有额外酬金啊。」雪柔摊了摊手,「就跟当初维特女士拜托我们一样,难得能从月薪以外的地方赚取多一笔金钱,为什么不接?」


「当初维特女士可是爽快的直接给了我们每人四万。」达妮卡觉得维特女士虽然人是古怪了一点,但身为一个明事理又很大方的客户,达妮卡还是对她很有好感,「安德森的只有五千,他还会恶意克扣工资,我才不想替他工作。」


「是吗?」雪柔的眼睛转了转,似乎是打了一下脑海里的小算盘,「好吧,但是我们还是要出门一趟。改组完成后,上头终于久违的给我们安排了新的案件。」


「终于来了。」达妮卡马上就站了起来。其实有雪柔在,她并不觉得这段时间难捱,至少没有之前孤独的一年冷冻期那么难受。只是她好好的利用这半年空档时间考了驾照,一直都没有机会派上用场,现在终于可以一展身手了,「那我们要去哪里?」


「我带你去,这一次还是我驾车。」雪柔没有直接回答达妮卡的问题,心情很好的达妮卡也没有太在意这事情——她已经完全习惯了雪柔卖关子的坏习惯,很自然的就没有理会她,也没有注意到雪柔偷笑的表情。


直到雪柔把车子驶到米斯卡塔尼克大学附近,副驾驶座上的达妮卡才嗅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味道,「……你说的新任务,难道就是安德森想让我接的那个案件?」


「不知道。」雪柔又开始了装傻,并顺利的把车子停在了大学附近的一个停车场中,「上头的指示是来这边的这个地方找负责人。」


她从自己白色的小包包里拿出翻盖手机,打开了跟上司的短讯记录,达妮卡马上就狐疑的拿了过来看,「……这不就是学校的校长办公室吗!」


比起短讯沟通这种非常不专业的接案子手法,达妮卡还是把重点放在了短讯的内容上。她才不相信「雪柔不知道安德森的办公室在哪里」这种鬼话,所以结论就是雪柔一开始就想要把她拐过来。


「小达妮卡,」雪柔关掉了古董车的引擎,干净利落的拔出了钥匙,「这是上头的指示,我们不能不接。不过这一次的事件好像不是那个老家伙搞出来的锅,所以很可惜的,我们不能看见他焦头烂额的样子了。」


在短短两年内,米斯卡塔尼克大学就发生了开罗事件与阿拉伯沙漠事件这两起非常严重的考古事故。身为最高的决策者,校长安德森必须对事故里失踪与死亡的专业人士负起最大责任,恐怕短期内,至少在安德森的校长任期结束之前,大学都不会再主动进行任何考古活动。


「不要。」达妮卡斩钉截铁地说,她马上就松开了安全带,打開了車門,似乎直接就想下車,「那个老不死的案子我永远都不会接。」


「等等,先别走。」雪柔立马坐直身子,拉住了达妮卡风衣的一角,「上头之前说了,如果你不听话,我可以把你之后的酬劳和薪水都扣起来哦。」


达妮卡离开的姿势就那样停住了,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变得非常可怕。可惜雪柔见识过很多比这种表情还可怕的事情,所以她无动于衷,只是维持着她那招牌的虚伪笑容。


「……行吧。」过了好一会儿,达妮卡觉得自己被打败了,被钱给打败了,「但等等我绝对不会对那个老不死客气。」


「没问题。」雪柔嘿嘿的笑了。她勾了勾手指,趁着达妮卡疑惑凑过去低头的瞬间,摸了摸她的头,又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乖,有我在,不要担心。」


雪柔平时比較少会这样亲她,可能是因为用上了嘴唇,达妮卡觉得这种亲密举动里其实带着催眠效果。她只感觉自己的脑袋变得轻飘飘的,像是喝醉了一样、晕乎乎的就被雪柔轻松地拖着来到校长办公室,直至看清安德森那讨厌的脸才清醒了过来。


相比起半年前,现在的安德森看上去白头发多了不少。才50多岁的人,白发硬是让他外貌变得像70多岁,看来两起事件的确是让他吃了不少批评。他脸色疲惫的把两人都请进了办公室,跟沙漠事件那一次的紧张不同,这一次他的态度不冷不热,平和的气息也很好地冲淡了跟达妮卡这个前雇员见面的尴尬感,「好久不见,戈德温......还有恩格尔小姐。」


「你好。」达妮卡脸上的神色非常僵硬,她一刻都不想待在这里跟安德森呼吸同一片空气,「有什么话就快说。」


「知道了,你还是跟以前一个样子。」安德森的废话也不多,他似乎还有其他事情要做,直接就开门见山了,「最近,有可靠情报说发现了疑似亚特兰提斯的遗迹。」


「……你们在水中发现遗迹了?」拥有神秘学硕士头衔的达妮卡瞬间脱口而出,直到雪柔有点迷茫的拉了拉她的衣袖,她才恍然梦醒般跟雪柔解释,「亚特兰提斯是柏拉图在著作里提到过的一个古老文明,相传在公元一万年前就已经被大洪水毁灭。」


所以在安德森提到亚特兰提斯的时候,达妮卡才会马上给出了「水中遗迹」这样的回复,亚特兰提斯的遗迹只会存在于水底之下。


「是的。」安德森点了点头,「但发现遗迹的并不是我们,而是迈阿密大学的人,所以详细的情况你们还是得过去那边了解,这边也只是有一个比较模糊的概念而已。」


「啊,南面那间专门研究海洋的大学。」雪柔说道,她的眼神变得深邃起来,「被发现的遗迹是在加勒比海吗?」


「是的。」安德森的声音染上了些许讶异,「恩格尔小姐知道?」


「猜出来的。」雪柔的脸上挂着礼貌的笑容,「那边的研究通常都围绕着大学附近的海域,而最接近大学校园的,就是宽阔的加勒比海。」


现在的加勒比海范围比旧时代大多了,附近的群岛及国家都已经在末日时被海水淹没,原本的墨西哥湾在墨西哥被淹没了以后也被纳入了加勒比海的范围。而且因为末日之后海水上涨,旧时代北美洲与南美洲的大陆原本是相连接的,现在已经被水位变高的海洋断了开来。要从北美抵達南美,就必须横跨加勒比海,即是只能乘坐飞机或是船。


「嗯,水中遗迹的探查与研究也是由他们负责的,他们只从我们这边请了一位神秘学的教授过去。」安德森说着,从背后的文件柜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文件夹,「戈德温你应该认识对方的。」


「……莱特教授?」如果说水的神秘学,没有人能及得上那位头发斑白、给分大方的女教授。她的必修课「水之神秘」是所有神秘学本科生与硕士生都必须修读的。达妮卡对这位教授非常有好感,同时也因为对方跟她的大学经历很类似,也是本科先念生物科技,然后再在硕士念神秘学,所以达妮卡会在对方身上感到亲切,也比较亲近这位慈祥的教授。


「是的,就是宝琳·莱特教授。」安德森给出了肯定的答案,「除了她以外,她的研究助手兼学生海德薇格·穆勒也有跟着一起去。」


「所以是出了什么事吗?」雪柔问道。


「不幸的就是,研究人员的船在出海途中遇见了突然的暴风雨,现在船只连同船上所有成员,都失踪了。」安德森翻开了黑色的文件夹,里面放着一些数量很少而且零散的文件,「我们这边最后收到的是通过莱特教授的电邮地址发过来的一封电邮,发送日期是他们出海后的第五天,而我们在邮件发送差不多两天后才收到,同一天迈阿密大学也寄来了一份不长的调查报告与其他的相关文件。这里是这些文件列印出来的版本。」


达妮卡低头凑过去跟雪柔一起看了一下信件的内容。电邮里没有上款没有下款,只有三个字母,核心讯息就是一个全世界都会用的求救用语。


SOS


「这样只能代表她们遇上很糟糕的海上事故而已。」达妮卡想要抬起头,但旁边的雪柔却突然开始摸她的头发,弄得她只好维持着微微弯腰低头的姿势。幸好两人都是坐着的,达妮卡这样也不会太过辛苦,就是有点暧昧,「这并不是你叫我们过来的理由吧?安德森校长。」


达妮卡很清楚安德森的性格,要不是走投无路,通常他第一个求救的对象一定不会是政府机构,当中当然也包括了才刚改组完成的异常调查局,更加不会是有过恩怨的自己。要冒险把她叫过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非她不可的事件,通常都是非常严重的事故。


「不,」出乎意料的,安德森摇了摇头,「这事情可疑的地方很少。我派人跟迈阿密大学那边确认过了,他们的确有出海,而在他们出海后一天,迈阿密这个小镇也的确遭遇了突然的台风,那边的天文台台长还因为误测天气这样的巨大错误引咎辞职了。」


「哦?」原本兴趣缺缺的雪柔瞬间来了精神,「天文台预测不到的台风……嗯,这任务的最主要工作内容会是什么呢?」


「我们希望你们能调查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让我们清楚意外的主要原因是什么,还有什么人要为此负上责任。」


「这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可能因为对象是她很讨厌的安德森校长,即使达妮卡担心莱特教授的安危,她的语气还是隐隐变得嘲讽起来,「你自己也说了啊,这就是一个天文台误报天气造成的意外,那最大的责任当然就是在迈阿密天文台。这并没有什么需要调查的地方吧?」


「我知道我知道。」安德森摆了摆手,语气在显得敷衍的同时也有点古怪,听上去他自己似乎也有点困惑,「老实说,这是上头出的任务,我只是身为当事人,不得不和你们两个被指定的调查员说明案件的详细而已。我也不清楚这样一个没有任何疑点的意外有什么调查的必要,不过既然这是上面的意思,该做的还是要做的……不过可以跟你们透露一下,在这之前莱特教授的助手穆勒似乎曾经跟上面的人接触过,你们被选定的原因可能会和这件事情有关。」


「不是教授,而是她的助手吗?」雪柔也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是的,不过这只是道听途说,我也不知道详细情况。」安德森补充道,「不过嘛,我也不是没有私心。莱特教授也在这里教了很多年书了,失去她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情,我也挺希望知道意外发生的原因和经过。只要你们能带她本人或是她的消息回来,事后我就会额外给你们每人五千元的报酬,绝不食言。」


达妮卡闻言皱起了眉头,她是很讨厌安德森这个人,但这事情涉及到之前跟她关系不错的莱特教授,而且一想到这是一件简单、基本上没有任何可疑而又能有额外金钱进账的案件,她又不是很想拒绝。


雪柔看出了达妮卡在纠结的事情,她轻轻的笑了一声,摸了摸达妮卡还有点红的脸颊,就回应了安德森,「好吧,这事情我就接下了,我跟我的秘书会调查一下这个考古意外发生的原因。」


在改组完成以后,调查的规矩也发生了变动。原本的「辅助」监察制度已经消失,也就是说,现在一人行动和二人行动都已经是被允许的事情了,也不再强制附近的大学派人帮助调查。


安德森看着雪柔和达妮卡,突然叹了一口气,「原本我很不放心,还想安排卡特教授跟着你们一起去……」


「不要。」不等雪柔有什么反应,达妮卡就抢先否决了安德森这个建议,「这事情的核心很简单,用不上三个人,我跟雪柔去就是了。」


先不说让卡特进队就是来了一个身份尴尬的电灯泡,卡特最近也在忙召唤的事情,达妮卡觉得还是不要在这种紧急关头打扰他研究比较好。


「不是,你不知道吗?」安德森瞪大眼睛看着达妮卡,然后又看看旁边的雪柔,最后重新叹了一口气,「卡特教授失踪了。」


「……什么?」安德森的这个答案可是出乎达妮卡的意料之外,「什么时候的事情?」


「不知道,」安德森摇了摇头,「早几天之前我们就已经联络不上他了,只不过到昨天,有警方人员上来调查以后,我们才真正的发现他不见了踪影。据说他的家里没有被破坏或是偷窃的痕迹,财物似乎也没有丢失,但家里却已经有至少一个星期没有住人,还积了一层薄薄的灰尘。警方暂时把案件列作失踪案处理。」


达妮卡闻言紧皱着自己的眉心,她上一次见到卡特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星期前。当时卡特就交代了召唤仪式试行失败的事情,跟她道歉并让她再等一下。整个过程没有什么很可疑的地方,就是卡特的精神看上去很疲惫,似乎睡得并不好。


「不过这事情跟你们将要调查的事情也没有关系,失踪的事情就先交给警方吧。」安德森又深深的看了达妮卡一眼,最后才朝微笑的雪柔递出了手上的黑色文件夹,「一些很基本的东西,例如出海的人员名单、事故调查报告书、遗迹的坐标还有发现经过,都在这个文件夹里,更多的资料你们需要去迈阿密那边了解。我会让人给你们订火车票,从这里过去大概需要两天左右。」


「知道了,」不同于陷入沉思的达妮卡,在听见卡特失踪的不幸消息以后,雪柔的心情就出奇的好,脸上的笑容看上去也真诚多了,「不过,在出发以前,我们能先去莱特教授,还有她助手的住处调查一下她们的遗物吗?」


安德森的表情稍稍变得有点怪异,虽说莱特教授跟穆勒助手已经在突然的台风中死掉的可能性很高,但终归还是生死不明的状态,雪柔说「遗物」这种已经事先把人判断为死人的言语并不太适合。


「……如果你有恰当理由的话,也不是不行。教授就住在学校的教职员宿舍里,那边的管理员一定会有后备钥匙。穆勒小姐独自住在多彻斯特的私人住宅地区,你们可以过去打听一下。」


「谢谢,」雪柔嘿嘿的笑了两声,「还有一样事情。」


「是什么?」


「我们不坐火车,」雪柔抬起手,拍了拍还呆着沉思的达妮卡,「乘火车要两天的时间,而如果不眠不休的驾驶,到达迈阿密大学也只需要23小时左右。既然两者时间相约,还有一个不用睡觉的司机在,我想,我们坐车去应该比较方便,至少能控制出发的时机,机动性也比较高。」


「……」被拍得猛然惊醒的达妮卡突然有点后悔自己跑去考驾照了……不过当初考的时候她也没想到自己会被雪柔这样压榨。


「你喜欢吧。她们都已经失踪超过一个星期了,还活着的希望也是很渺茫。」安德森也是知道达妮卡身上的情况,他很快就点头了,「就按你们的节奏来吧,祝你们调查顺利。」


「嗯。」雪柔也笑了,带着不明所以的笑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