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梦境之地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31 01:00
点击:568
章节字数:599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蓝色,眼睛所及之处全是一片蓝色。无论是蓝橘色渐变的天空、还是身下黑蓝色的海水,都毫无疑问是蓝色,就连自己已经有点干枯的手臂,都能在尚未没入地平线的阳光之下,清楚看见蓝蓝绿绿的微丝血管。


这一切的画面,对在圆形橡皮救生艇上躺着的我来说,都毫无真实的感觉。总带有一种荒诞的梦幻感,像是一个随时都会破掉消失的小小泡沫。我叹了一口气,待在海上的日子又过了一天,便打开自己手上一本被海水浸泡过,稍后又被太阳晒干水分的褐色笔记本。


笔记本上面的页面已经被揉皱,并简单的用墨水已经稍微化开的字,写着「落难日子」这样的标题,旁边还有一些数日子的记号。我轻轻的用随身的钢笔,在上面多加了一划。


大船沉没以后,所有能吃能喝的东西都已经跟着沉没到了海底。经过了数天,身上的食用水和仅存的粮食当然也早已消耗完毕。现在的我又渴又饿,但却只能摸出一颗还在身上的椰子糖充饥。这当然是远远不够,也解决不了口渴的问题,就只有咀嚼的动作勉强能令人稍微清醒一点。


海浪还是挺大的,虽然不猛烈,但橡皮艇还是会缓缓的左右摇晃,就像婴儿的摇篮。时间已经是黄昏,太阳还未完全消失,但天空中深蓝色的部分已经带着点点繁星的白光。还记得从前的神秘学讲师曾经教过我们观星的秘诀,无所事事的我便数了数天上星星,数着数着,就赫然发现在自己小艇的上方,出现了荧绿色的极光。


极光像是仙女的丝带一样柔顺,幽幽的飘散在天空中,由地平线延伸至小艇的上空,加上渐变色的天空与繁星的交错,这景色居然显得美极了。我猛然坐直身子,在这样的景色与自己落难状况的强烈对比之下,突然忘记了呼吸。


好一会儿后,地平线上、极光尽头的位置传来了一阵非常模糊的歌唱声。那是少女的声线,即使只是没有任何乐器伴奏的清唱,还是显得柔美而宁静。摒除了乐器的旋律,歌声显得没有任何杂质,反而是更加完美无暇,让我记起了自己在歌剧院里听到过的女高音。但这种声音更加的清澈、更加通透,不是人类歌手能唱的,而是只有最纯洁的精灵才能唱出的音乐。


我想我在那一个瞬间一定是被迷惑了,口渴与饥饿的难受感觉瞬间就消失不见,心里就只剩下一定要跟歌唱者见上一面这个念头,连求救这么重要的事情也忘了,只是发了疯似的用手拍打冰凉的水面,企图把救生艇往那极光驶去。不过即使没有我毫无章法的拍打,这艘小艇也像是被召唤了一样,缓缓的被海风推送着,向着歌声传来的方向前进。


在小艇驶近了以后,我看到了在极光之中的一个剪影,是一个有着长卷发的少女人影,正坐在海中央突出的一块三尖八角的奇怪石头上。她的脸正向上对着极光,但由于地平线上的太阳还未完全落下,在背光的环境之下,我只能看到她侧脸的影子,就是那小巧鼻子的轮廓,还有长长的睫毛。她的耳朵上似乎别着珊瑚一样的头饰,但仔细看看,又像是失去了羽毛,只剩下骨架的翅膀。


她似乎也留意到了我的存在,脸孔转了过来,她的眼睛是祖母绿,在蓝橘色的天空下,散发着盈盈光辉,像宝石一样漂亮。


我想大概是因为她背后的阳光太过刺眼,她的头颅就像神明一样,在脸转向我以后,发出了更加刺眼的光芒。我看不清她的脸,只能透过她那发光的眼睛,从而幻想出一个年轻的绝世美女。她的歌唱停止了,并摇晃了一下她的腿……不,她没有腿!我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我并不觉得害怕——因为那是一条优雅的鱼尾。这个歌声甜美的少女,是一位美丽的人鱼小姐。


我恍惚的朝少女伸出了手,想要触碰这神奇的生物。那名少女似乎发出了一声甜甜的笑声,没有理会我的手,就一跃进入水中,扑通的一声,溅起的浪花拍打在我的小艇上,打湿了我的右手。


随着少女的消失,极光也马上变得暗淡隐去,太阳也匆匆的消失在地平线之后,周遭的一切都暗了下来。之前被忽略的饥饿感又回来了,甚至还比没听到歌声之前更加饥饿,强化成了一阵强烈的呕吐欲望。我张大嘴巴,伸出舌头,发出了干呕的声音。突然出现的晕眩呕吐感正刺激着我的大脑,我攀爬在小艇旁边,有一种想要把身体里一切内脏都吐出来的错觉。


在我头晕目眩干呕的时候,四周突然出现了水声,水面也奇怪的震动起来。我难受的抬起自己变得肿胀而昏沉的脑袋,定睛看了看,是一盏盏漂浮在海面的海绿色荧光灯……不!那是一个个浮上海面的美人鱼!她们全都有一双发着诡异荧光绿色的眼睛!


我连忙抓住救生艇上的一个安全扶手,极力在按耐不住的干呕之中,还保持着应有的理智。我看不清那些人鱼的样子,那绿色的荧光眼睛太过刺眼,加上突然变得浓重的海水味道,令我忍不住的觉得更加恶心,更想吐了。


她们似乎都朝我扬起了微笑,并快速包围了这首小小的橡皮艇,开始了新的一轮歌唱,依然是刚刚的旋律。先前甜美而悠长的嗓音,在加重几十倍以后,居然产生了奇特的变调效果,变得诡异而压抑起来。幽幽的回音在众多人鱼之中回荡着,高音变调后成为了粉笔刮在黑板上的刺耳声响。我捂住了耳朵,但人鱼的合唱依然没有终止,她们的魔音穿过了我的手,直接进入了我那可怜的大脑之中。


我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被入侵了什么东西似的,晕眩与呕吐感更加强烈了,但由于没有进食过糖果以外的任何东西,我挣扎一下以后,低头只能吐出口水与胃液。最靠近小艇的人鱼们游了过来,轻松的抓住了小艇。我虚弱的抬起头,在近距离的观察之下,我才发现,她们身上的皮肤是被浸泡过一样的死白,手在发光眼睛的渲染下,是诡异的白绿色,上面长着非常长的、黑色锐利指甲。


「不!」察觉到这些女人想要做什么,我连忙尖叫出声,想要阻止,但在强烈的呕吐感之下,我的挣扎变得微不足道,口里也控制不住的吐出了白沫,一切都变得疯狂起来。我的尖叫声很快就被她们更响更恐怖的歌唱声所掩盖,指甲刮在橡皮艇上,在我面前发出了刺耳的「吱吱」声,并在恶意的用力之下,破掉了。空气被挤压出小艇,船也像是一个泄了气的气球,没多久就完全塌掉,淹没在海水之中。


没有任何支撑的我也跌入了海里,努力想要游回海面之上,但无数的人鱼少女手臂,却把我拖向海洋的深处,更深的深渊之中。我看见了四周极多看不清容貌的人身鱼尾少女,而在海洋深处,还有一大片幽暗诡异的荧光绿在等着我。


被拖着的我在海水里翻了翻白眼,并很快就在缺氧的情况下,失去了自己的意识。


xxx


约翰·卡特最近整个人都显得压抑而焦躁。


距离末日到来的时间已经不多,他们花费大量时间人力与资源,才拼凑出那完整的优希格召唤仪式,居然在试行阶段就失败了。


即使最后还是唤不醒老戈德温,在得到达妮卡的协助后,银钥匙已经偷偷拿回被雪柔夺走的藏书与资料,并得以复制、研究雪柔在上面加上的笔记,召唤优希格的研究可以说是有了飞跃性的进展。卡特原本还是很有信心仪式一定会成功,但结果却令人失望透顶。那么失败的原因到底在哪里?到底是还缺什么东西,还是仪式中有什么东西搞错了?


这些思绪困扰着卡特。而从召唤仪式失败的那一天起,他就做着连贯而诡异的怪梦。他梦到已经成为废墟的波士顿,到处都是废土与碎瓦,不时还可以看见已经死掉几天,正在腐烂发臭的人类尸体。天空也是灰蒙蒙,下着微微细雨,地面上还有一片灰色的浓雾,眼睛所触及的一切都是灰色,能见度非常低。四周仅存的活人,只有他自己一个。


他尝试在梦境之中寻找这个怪梦产生的来源,却没有任何的结果。梦境虽然是连贯的,但每一次他在里面的身份似乎都不同。着装、站着的位置、甚至是容貌都会产生变化。他不知道这样的怪梦还会持续多久,唯一能肯定的,就只有这些末日般的噩梦正在折磨着他已经日渐衰弱的神经。加上突然传出达妮卡跟雪柔开始交往的爆炸消息,他近几天都整日处于失魂落魄的失恋情绪当中,内心的空虚难以弥补。也许是被负面心情影响了,今晚,他的奇怪梦境突然就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出现了一个影子一样的怪物。


梦中的怪物待在已经成为废墟的米斯卡塔尼克大学中,身上最纯粹的黑暗,造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宇宙剪影。牠在不断的膨胀,身体里发出了星辰的微光,那是行星反射出来的太阳光线,还有持续变幻的星云,与各种不同形态的银河、星系。


剪影最上方有两颗血红色眼睛,在卡特看过去的时候,这些有着红色虹膜的球体马上分裂出了无数一模一样的眼珠,流着星云般的绿色烟雾,像是星球一样漂浮在宇宙之中,然后又串连了起来,成了一串巨大的眼睛葡萄,所有眼珠都正在瞪视呆站着的卡特,瞳孔不停的变换,有暗黄色的圆形、紫蓝色的四边形,更有跟虹膜一样、暗红色的、扭曲正三角形。


「雪……在哪……」


不属于人类的声音正在诉说着什么,卡特听不见,或者更正确的说法是听不懂。现在除了眼前怪物正在不断变化的形态,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干扰、撼动他。


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剪影又膨胀了一圈,那对于普通人来说极度绝望的真空环境距离卡特又近了一分。牠体内无边无际的黑暗,那充满暗物质与暗能量的环境令卡特感到极度空虚,可笑的产生了一阵强烈的空腹感。对方还在不停膨胀,体内的星云发出了剧毒一般五颜六色的光芒,并持续不停吞噬四周的一切。卡特察觉到了,对方是在吸收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空间与时间。只要接近牠,活物均会快速衰老,变为死物,而死物就会急速腐化消失,原本应该有的空间与环境,则是直接被黑暗吞噬,不复存在。


整个画面极度不真实,带有幻觉一样的迷乱,就连自身的知觉也变得错乱而不可靠,比较真实的也就只有那空腹感与缺氧感。卡特的时间也同样正在被眼前的怪物蚕食。他快速的衰老下去、没多久就变为一个头发斑白、年迈体弱的老人。


就在卡特觉得自己就要老死梦醒时,旁边传来了女人悦耳的笑声。他突然又变回了原来27岁的青年,眼前无边无际的宇宙怪物咆哮一声,便化为黑色的烟雾消散了。灰色薄雾也开始散去,雾后的建筑物便显露了出来。那是建在废墟之上的埃及风格建筑物,在雾散去的阳光下似乎正发着金光,神圣得像是神明的居所。


卡特爬进建筑物以后,头脑才算是稍微清醒了一点,从刚才那诡异的状况中脱离了出来。这里随处可见古埃及的各种古怪文字与令人难以忘怀的特色壁画,他对于壁画上画的东西非常熟悉——那是在克莉奥佩脱拉七世陵墓里看过的壁画。


「请过来。」刚刚的女人笑声转为柔柔的嗓音,说着字正腔圆的英文。女性的声音在沙哑温柔的同时非常有磁性,带着令异性抗拒不了的性感。卡特在听见以后,脑子像是被控制了一样,身体变得轻盈而不受控制,一步一步就向眼前的埃及宫殿深处走去。


走进去以后,他发现这里是一个巨大的金色浴池,里面是腥甜的味道。装在浴池里面的并不是清澈的水,而是一些暗红色的粘稠血液,就像是半年前在维特家看过的浴缸一样,只是这个更为干净,而且更巨大。卡特看见了一名黑发的女子正背对着他,坐在血池的正中央,似乎正享受着这气味难闻的血色沐浴。


在毫无预兆之际,她突然站了起来,卡特能看见她那黑色秀发如同瀑布一样向下流动,隐隐遮住了她雪白好看的背。女子张开双臂,手心朝天,血液就被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控制,漂浮起来,包裹着她赤裸的身躯,并开始在她的身上幻化、重组、塑造。当她转过身朝卡特走来的时候,身上已经穿上了古埃及皇室女性穿戴的无袖白色裙子,与各种极贵重的金首饰。卡特认得,那是埃及艳后画像中的珠宝,同时也是她的陪葬品。


她走出了浴池,身上已经再无任何猩红的血液,只剩下干净的衣物与难以抵抗的女性魅力。她微笑了一下,身上的气势就散发了出来,卡特瞬间被压住,眼耳口鼻都涌出了鲜血。那是任何东西都不能比拟的巨大压迫感——眼前的古埃及女人就像是千万个,不,亿万个布朗小姐组合在一起,对他展示原形一样,卡特在这样可怕的气势前根本不能好好看清楚她的脸容。


「你好。」她的嗓音很尖细,但却带着异常的温柔与巨大的亲和感,没有任何人能够抵抗。她在卡特身前停了下来,卡特不能直视她的容貌,只能盯着她的衣服。女人发出了暧昧的笑声,垂落在胸前的几根黑发,突然在卡特的用力瞪视之下变粗,并幻化成了一条黑色的眼镜蛇。


卡特觉得刚刚宇宙里那空寂的窒息感又重新在这里出现了。他对这个地方产生了严重的水土不服,一下子就跪倒在地。


「嘻嘻,」女人再次发出笑声,并收敛了身上的威势。巨大的气势依旧压得卡特喘不过气来,但已经比之前要减弱了不少,「欢迎来到梦境之地,约翰·卡特教授。既然你『发现』了这里,那么你的噩梦也将会在谈话结束后终结。」


对方是故意让他发现的,卡特察觉到了这一点。他鼓起勇气抬起头来,打量对方的容颜。


埃及的女人长发四散,脸上的妆很浓,眼线被画得异常粗大,鼻梁很高,带着罗马式的浪漫。她的嘴唇丰满,充满着性感的魅力,犹如天上美丽的神明一样。眼镜蛇从她的颈侧探出头来,咬住她的黑发,眼睛也看着依然跪倒在地的卡特。女人伸出了左手,眼鏡蛇便放开黑发,滑到她的左臂上,进而缠绕在她的手腕上。


「……克莉奥佩脱拉七世。」卡特重新站了起来,但还是有一种难以说明的晕眩感,使他在这个女神一样的存在前有点腿软。他觉得自己连尘埃都不是,只是一个单细胞微生物,没有任何能力思考,更遑论在任何言语或是动作上作出反抗。


「哦?」埃及艳后眯起了碧绿色的眼睛,她的眼睛真的很漂亮,炯炯有神的散发着非一般的光彩,光是眼睛就足以让人拜倒在她的白裙之下,「卡特教授,怪不得你的召唤仪式会失败。」


她再次微笑,突然使用难以理解的语言,说了一句卡特听不懂的句子。卡特便眼睁睁看着池内剩下的血水,在艳后的呼唤之下,化为一个脑后别着一个巨大蝴蝶结,身穿着暗红色旗袍,手上带着红色纸扇的东洋美女,是库洛卡米大小姐。卡特突然想起了雪柔在半年前说过的话,就是那一句克莉奥佩脱拉七世与库洛卡米大小姐长得很像的事情。


现在在梦境中看到真人的他,终于明白雪柔为什么会那样说了。明明是两副不同的脸孔,但只要实际看到这两个女人的样子,就能诡异的感觉到,埃及艳后跟库洛卡米大小姐,绝对是同一个人。


「明白了吗?没用的男人。」艳后的声音里带上了些许的不屑,「嘛,不过看在小达妮卡的份上,稍微提醒一下你好了。」


「一切的仪式都只是画蛇添足,呼唤禁忌的存在,只需正确的唤其名字即可。」大小姐以手上的纸扇掩面,她黑色的眼睛眯了起来,看上去媚眼如丝,但却奇异的保留了东方人特有的空灵,「如果你念了,祂却没有出现,或是没有任何反应,只会有两个可能。」


「一是你们主持仪式的人在念伟大存在的名字时,发音错误,」艳后很自然的接了下去,「二是……嘛,」


「还是先不要告诉你好了。」女人们同时说道,两个截然不同的嗓音重叠在一起,但又怪异的相近。她们一起发出了极其尖锐的笑声,在卡特还没反应过来以前,两个女人之间的空隙便吹起一阵怪异的强风,强行把他吹出了宫殿之外。卡特发现,宫殿之外的废墟早就消失不见,像是已经被之前那个吞噬时间与空间的怪物吞入腹中,剩下的,就只有无边无际的星球与空虚的黑暗宇宙。


「反正不用特地去召唤,只要所谓的『弥赛亚』没有改变她的目标,时空之神将在今年终结之时,降临在这个大地之上。」


卡特最后听到了女人们说的这么一句话,之后就从自己家中的床上醒来了,背上沾着湿润的冷汗。他连忙把睡衣里的银制钥匙拿出来,对远方的优希格祈求心灵上的安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