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回目111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23 15:00
点击:220
章节字数:210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快了,还有约莫两百人,这支叛乱的巡查军便要覆没,萧含光眼中透出了胜利的光彩,而殿内的大臣们多多少少俱是挂了彩,连萧瑾,王脊檩,黎焕等大将军们亦然。


“当真是老了,晔儿,爹早该料到有此一天的。”萧瑾说着,无奈的笑了笑,与萧含凌两人贯穿了一名逼近的敌人。


萧含凌满脸都是血污,眼中透着酣畅淋漓的兴奋:“是啊晔儿,哥哥早该为你劝劝爹的,周昌那厮对你不知尊重,妄为人君。”


萧含光却是淡然一笑,快步过去在萧含凌耳边说了一句什么,萧含凌哈哈笑道:“这是自然!你看!咱家的军队进来了!”


说话间敌军便只剩一百不到了,萧含光看到萧家军中一抹明显的身影掠过众人朝自己赶来,便将手中的剑扔掉,伸手欲要将她接住:“承影!你怎么来了?为何不在冷宫等我呢?”


“我终究放心不下你啊!”姬承影笑颜如花,又随即变了脸色:“晔儿,快躲开!”


竟是从后方投来一支箭矢,顷刻间便到了萧含光的身后!


“呃!”


萧含光只觉着腰身一转,姬承影将自己拥入怀中,那支箭矢已插进了她的后背,前一刻还与自己言笑晏晏的姬承影,现下已躺在了自己的怀中,口中溢满了鲜血,抑制不住地往外流,沾湿了萧含光的胸襟。


“冷菊!冷菊!”萧含光大声叫着,嗓音中充满了恐慌,她颤巍巍地将姬承影抱着,不敢动弹:“快去将御医带来,快去!一定要快!谁身上带有止血粉!”


萧含凌亦是注意到了这边的状况,三两步跑过来,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子,打开瓶塞将瓶子塞到不住颤抖的萧含光手中,担忧地问道:“晔儿,你这般抖,能否好好的上药?要不让哥哥来吧。”


“不,我亲自来。”


萧含光用尽力气稳了稳心神,深吸了口气,将姬承影的后衣襟撕开,将瓶中的金疮药全数倒在对方身上,再将那支凶器拔出,已疼地昏迷过去的姬承影不可遏制的抖了抖,萧含光想她那般不顾一切的朝自己扑过来,就是为了替自己挡下这支箭矢,眼泪如开闸的洪水般倾泻而出。


若她这般去了,那她要这江山,何用?


“承影,承影,你何故这般不顾及自己的性命。”萧含光哭着,她的泪水溅到了姬承影苍白的脸上,她的衣襟上,地上,今日盛装打扮的妆容已是哭得不复存在,混合着姬承影的血晕染出朵朵娇艳的花瓣。


萧家军已将剩余的巡查军绞杀,开始在萧瑾的指挥下处理尸首。


姬承影的血止住了些许,萧含光怕她受冻,便将她先抱到了长春殿内殿里。不肖片刻,冷菊便将章御医带来了长春殿,进殿时特意饶过了满地血泊的前殿。


“娘娘!怎的伤成这般模样啊!”章御医一见萧含光怀抱着昏迷不醒的姬承影,当即老泪纵横:“您要出事了,侯爷九泉之下如何安稳得了啊!”


“章御医,劳烦您先为她诊治,看看该如何处置。”萧含光方才抑止住的眼泪让章御医这一哭,险些又带起来,哽咽着道:“她伤了琵琶骨,不知哪个宵小从背后一箭贯入...”


回想起方才的场景,萧含光握紧了拳,冷声吩咐道:“冷菊,你去告诉哥哥,务必寻到射箭之人,想必是那些大臣,否则不可能是从后方过来的。”


“主子安心,奴婢这便去与少爷一同找出真凶,任您处置。”冷菊提了一把锋利务必的剑,紧蹙着眉头出了内殿。


章御医亦是忙活起来,为姬承影重新上药,包扎,待一切处置妥当了,章御医才将他先前乃是姬重下属之事和盘托出。


“如此看来,你在承影方进宫时便知晓她的身份了?”萧含光还道章御医作为御医所首席,无缘无故为何要相助,既然他是姬重举荐的,那么他会站在姬承影这边也无可厚非了。


“是啊,多亏了侯爷大力举荐,微臣才得以进宫,进而成为御医所首席,于情于理,姬氏只剩了大小姐一人,我合该帮她的。”章御医看着姬承影尚在昏迷中的面庞,像一位慈父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和蔼:“侯爷对微臣有知遇之恩,大小姐又是个心善的,微臣只想护她在后宫周全,奈何,势单力薄...唉!”


说着他跪倒在地上,恳求道:“微臣求王后娘娘善待大小姐,她是个可怜的孩子,当日姬氏被围定有蹊跷,即便她有罪,微臣也求您网开一面,饶她性命,让她做个庶人便可。”


萧含光忙让章御医起身,脸上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本宫自然不会与她为难,你且安心吧,即便看在你忠心护主的份上,也不会把她怎样的,只不过,经此一事,她恐怕是不能在宫中呆着了。”


“若您真能网开一面饶过大小姐,微臣愿意将她送回狼城故乡去,远离这是非之地。”章御医一看萧含光不会为难姬承影,当即大喜地保证:“微臣会妥善安置的,谢娘娘大恩。”


“此事不劳你挂心了,本宫自有计较。”说着,萧含光蓦地想到周昌在厮杀前昏倒在大殿中,才引起了骚乱,看姬承影现下无事昏睡过去,便招呼章御医同她一道到前殿去。


前殿的尸首已全数清理完毕,只余下一些受伤的人在地上哀嚎,而失血过多昏迷的人亦是放到了一旁的坐席上,许多萧家军的将士手中拿着水与布在地上擦拭着血迹,萧瑾站在离王座不远处指挥着他们,一切事宜皆是井然有序。


章御医为眼前的场景惊呆了,他从未想过会是如此阵仗的厮杀,长春殿的地板上早已湿漉漉,可那血迹却是不得全数洗净,他还以为,是宴席上遭了刺客罢了,此番看来,竟是政变吗?


视线转了一圈不见周昌,而萧瑾身后那群大臣们畏畏缩缩的模样让章御医意识到了政变的结果,萧含光唤了他一声,他便走到最顶头蒙着白布的那人处,蹲下身子诊脉。


“王后娘娘,此人虽有刀伤,却是中毒身亡,为何与旁人不一致呢?”章御医诊脉毕,好奇问道。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