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回目112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23 14:59
点击:224
章节字数:212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哦?中毒身亡?”萧含光想起周昌蓦然瞪大双眸在自己面前倒下的模样,一点也不惊诧:“他只能是中毒身亡,因为他的身份特殊。”


章御医这才明白萧含光的意思,颤抖着将那人脸上的白布掀开,果然,竟是周昌!


“看来,一早便有人想要谋害大王。”萧含光转身过去,面对着那群站在萧瑾身后的大臣们,意味深长地笑着:“竟用毒,便是大王未曾想要设下此等鸿门宴,也难逃一死,萧含凌!”


萧含凌听到妹妹唤他,放下手中的事,跑过来单膝下跪着道:“末将在!娘娘请吩咐。”


“本宫命你今日彻查大王中毒身亡之事,何时查明真相,众位大臣何时能离宫!”萧含光气势摄人的紧,那群大臣竟无人敢出声反抗。


“臣,谨遵王后娘娘口谕,”萧含凌站起身,招呼了萧家军的人:“来人呐,今日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王后,此举不妥。”众人中走出一位年长的王室宗亲反对道:“你竟敢将我等身份如此尊贵的王室俱留于此,眼里还有王法吗?”


“就是!”那年长之人方站出来,又跟着有人附和道:“你是何等身份,竟敢将宗亲软禁于此?传出去王室的脸面往哪搁?一群男子竟叫一个女人威胁?”


众人一听,亦是骚动不已,想要冲破萧含光的禁锢。


“尔等何敢?”萧含光冷笑一声,将虎符执在手中亮出来:“本宫乃是大王亲娶的王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之尊,论身份,你们即便是宗亲,也不过是远亲罢了,至于传出去...”


萧含光扫了一眼众人,哼了一声:“尔等何人将今日之事传出去,莫要怪本宫不客气,各位可看清楚了?此物乃是虎符,虎符是作何用,尔等难道不知?”


“这,”那年长的宗亲面露疑色,仔细看了看萧含光的虎符,问道:“你这虎符是何处来的?”


萧含光一早便知他要有此发问,胸有成竹的道:“自是从大王处得来。”


“难不成是你从大王处偷来的!果然,你早有意谋反,是也不是!”那宗亲掌控了萧含光的把柄,便转头过去与众臣道:“众位,此女野心勃勃,谋逆乱上,我等怎能受此胁迫!”


“六王叔可莫要往本宫身上泼脏水了。”萧含光看他如跳梁小丑一般,不屑地冷笑道:“虎符乃是本宫在大王昏迷的时候为了制止那些巡查侍卫作乱从大王的袖中拿出来的,何来偷这一说?众所周知,大王将虎符时刻带在身上,难不成,王叔以为要调动萧家军需要此物?”


“左右你谋逆之罪已逃不掉了,还不束手就擒,将我等恭恭敬敬送回封地,我还可与其余王室宗亲饶你一条性命。”萧含光唤作六王叔的那位宗亲自视甚高,不将萧含光放在眼中,虽有人在身后拉着他的广袖想要制止他口出狂言,可为时已晚。


萧含光并不看他,而是看向他身后那群妄图见风使舵的大臣们,冷声道:“现下大王已然宾天,众卿也都看到了,本宫并未动手过,想来,现下急不可耐的想离开此处的人,与毒害大王之事脱不了干系吧。”


“萧含光!你莫要血口喷人!你的言行已将你的目的昭然若揭,你公然对抗大王,大王定是怒气攻心才死于非命的,若大王驾崩,得利的岂非你萧氏一族吗?!”不知是谁站在混乱的人群中喊着,将这场骚动引地愈发不可收拾。


“是啊,王后娘娘得利最多,想必一切均是为何娘娘策划的吧。”


“她尽道貌岸然的贼喊捉贼!她已言明,对大王十分不满了!”


......


话愈说愈不堪入耳,萧瑾已带着几名婢女到一旁去安抚受惊昏厥过去的女子与孩子们了,无暇顾及萧含光,而萧含凌亦是率兵去查周昌中毒一事,现下只得萧含光一人面对众臣的指控。


呵,这群人当真是狡猾得紧。萧含光默不作声的看着每一个张口闭口说她不是的人,半晌才爆出一句:“都给本宫住嘴!”


“污蔑本宫毒杀大王,尔等居心何在?!难不成你们要篡位谋反吗?”萧含光怒道:“现下木已成舟,大王宾天,国不可一日无君。本宫要将大公子立为新王,若同意本宫提议的,便站到本宫身后来,若不同意,拖出去,以谋逆罪斩首示众,有不服者,同罪论处。”


“你竟敢用强!”先前斥责萧含光的六王叔瞪大了双眼:“好啊,好你个萧含光!你不安好心!你...”


“周勤胆敢污蔑本宫,当真是大不敬,念你是王室宗亲且是长辈,本宫一再容你,可本宫亦看不得你在此妖言惑众,拉出去斩了!”萧含光便是再好的脾气,此刻也让六王叔闹得心烦气躁了:“还有谁再危言耸听,口出狂言,一并论处。”


“萧含光!萧含光!你不能杀我!”


周勤骂骂咧咧地让萧家军的人拖出去,不肖片刻,便将人头置于众臣面前:“启禀娘娘,这便是周勤的头颅,请您过目。”


“众卿已看得清楚了吧?现下便做抉择吧,本宫不勉强。”萧含光将周勤沾满鲜血的头颅一脚踢到众人面前,旋即恢复了她平日里温文尔雅的模样。


朝臣们此刻才发觉,原来他们的王后娘娘一直都是个狠角色,现下除去顺从之外,还有何种方式与她谈条件呢?


即便如周勤所言,毒是萧含光吩咐人下的,萧家军是萧含光调来的,萧含光想要谋朝篡位,又如何呢?事已至此,赶紧站队才是正事。


众人开始挪动脚步,慢慢站到萧含光的身后,只留了少数人还呆在原地未动,其中赫然有右相常灿。


“右相难道不支持本宫吗?”萧含光心下突突直跳,她觉着常灿定是有所图谋,而他身后的常氏,虽是以文官居多,到底是棵让人倚靠的大树。


而站在她身后的那群人,究竟是心甘情愿还是为她所迫,她亦不知。


“主子,奴婢查到了!”冷菊喘着粗气飞奔过来,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眼中却多有兴奋,只见她站在萧含光身边耳语了一句,萧含光的面色倏地冷下来,直视对面的常灿,轻声问冷菊道:“千真万确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