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回目110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23 15:00
点击:198
章节字数:212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萧含光见此一幕,不知他们到底打的何种算盘,只蹙眉看了一眼位于远处低调的萧家几人,不安之感涌上心头。


“报!”殿外骤然响起一声浑厚的嗓音:“报大王,臣有要事启奏!”


众人俱是让他吸引过去,是巡查侍卫军的首领将军,只见他身着盔甲便冲进了大殿,急匆匆的模样像是火烧眉毛一般。


“何事惊慌?”周昌皱眉,不悦地道:“你未看到众卿皆在,寡人设宴款待吗?若不是天大的事,仔细你的脑袋!”


那将军跪在地上,以颤颤巍巍地声音说道:“臣在城中的镇国公穆侯与临侯下榻府中发现了大批军用武器,绛侯府中则发现了许多往来书信,各位前朝重臣府上亦是发现了同样笔迹的书信,臣猜想,是否有人密谋造反,事不宜迟,便来通禀您。”


“大批军用武器,来往书信,呵。”周昌丢掉手中的玉质酒盏,内里仅存的葡萄酒液随之倾倒在御案上,顷刻间染红了一片,原本闹哄哄的大殿之中此刻鸦雀无声,只周昌一人的声音回荡着:“众卿何不出来为自己辩解?嗯?”


在座只有少数人才不知今日盛典乃是一场非来不可的鸿门宴,赶忙按着周昌的话出来赔笑道:“大王息怒,臣等对大王忠心耿耿,何来辩解一说呢...”


话未说完,那巡查将军竟骤然暴起朝他一刀斩下,鲜血淋漓的脑袋咕噜噜滚过众人的眼前,见此情景,更无人敢出来说话了。


而那些知晓内幕之人,想到周昌可能吩咐巡查侍卫军做了些什么,便不寒而栗。


“你这是作何?怎能将朝廷命官轻易杀害呢?”周昌轻飘飘的说着,瞟着一众吓破胆的人,满意地笑了:“可若你杀的是乱臣贼子,寡人非但不会怪罪与你,还会重重奖赏。”


“所以,”那将军随意将刀上的血迹抹了抹,站起身狞笑道:“众位大臣们,可要想清楚,本将的三千巡查侍卫已在外面恭候多时,你们该站队了。”


“是啊,”周昌亦是站起身,走到了那将军面前,拍了拍他的铠甲,回首看着微醺的众人:“你们该站队了,若你们臣服寡人,寡人便可既往不咎,你们所犯下的罪状,寡人亦可一笔勾销,若不服,今日这长春殿,便是尔等丧命之所了。”


那将军叫内侍官将门打开,巡查侍卫们便如潮水一般涌进来,将众臣团团围住,肃杀之气弥漫了整个长春殿。


“对了,各位若要站在对立面,寡人亦不会让你们孤单,你们的府邸已被控制,黄泉路上也不怕无亲人作陪了,哈哈哈哈哈哈!”周昌狂妄的笑着,而萧含光尚且坐在王后的专属座位上未起身。


听闻此言,众臣中出现了骚动,显然他们害怕自己身死,亦祸及家族,一些大臣原本打算中立也不敢在原地不动了,连拉带拽的将自己的家眷拉到了周昌的身后,以此表明立场。


周昌予了一炷香时间要众臣做选择,一炷香过后,萧含光依然坐在王后的位置上岿然不动,周昌见此情形,不知她作何打算,便眯着阴鸷的双眸开口问道:“王后,怎么,你已打定主意要与寡人作对吗?你便是不怕萧氏一族因你而灭,是吗?”


萧含光这才抬头直视周昌,站起身走下座位,镇静地道:“我自然怕。”


周昌听罢,洋洋得意地以为萧含光终于想通,要接受自己的建议站到自己身后来了:“那你便快些过来,寡人可看在你的面子上,对萧瑾宽大处置。”


“我怕,我怕萧氏一族日后会如姬氏那般为小人构陷,背负叛逆的骂名,诛灭九族亦无人敢问津。我怕,我怕民不聊生,冤案横行,横征暴敛。我怕,我怕周室落到你这样的人手中,举国上下俱是民心不定,叛乱丛生,最终亡种灭国!”萧含光对周昌怒目而视,最终踱步到了周昌面前,双眸眨也不眨的看着周昌:“你说,周室如何需要你这样一个君王?百姓何以期待,遑论安居乐业!我又怎能将家族的兴衰存于攀附与你这等反复小人?”


“你!!!”周昌未曾想到萧含光竟敢如此对自己大不敬,当下便怒急攻心:“将这贱人予寡人斩了,再拖出去喂狗!萧氏的人,查封家产...呃...”


话未说完,他便骤然瞪大了双眼,直挺挺地倒在了萧含光面前。


他身后的众人见主子倒下,才当真引发了混乱。


那巡查将军见势不对,冲口而出喊道:“他们竟敢弑君!将这群乱臣贼子一律杀掉!为大王复仇!”


巡查侍卫们亦是箭在弦上,听将军下了命令,当即要往前冲杀过来。


萧含光亦未曾料到此番场景,赶忙将藏在怀中的虎符拿出来,以轻功掠到周昌的王座上,高举虎符喊道:“都住手!”


乌压压一片侍卫哪里肯听,皆是不管不顾的砍杀着,半个时辰前还喜气洋洋的长春殿顷刻间让众人的鲜血染红一片,萧含光制止不住这个势头,只得喊了许多武将夺过巡查侍卫的兵器拼杀,亦或是直接拿了酒案上的东西朝那些侍卫头上砸过去。


一时间场面混乱不堪,众人扭打在一处,拳打脚踢,甚至是用牙咬,只要能用得上的法子,一个也不放过。


“主子,撑住,”冷菊将不会武的暖竹藏到王位屏风后的帷帐下便来帮萧含光抵御那些人:“奴婢一早递了消息予老爷,想必萧家军马上便能赶来支援了!”


“嗯!你亦是要小心!”萧含光看了她一眼,事态现下发展到如此局面,她也只能等救援了,那将军竟敢借此发难,想必野心不小,看来周昌亦未注意到自己养的狗已然变成了狼。


两刻钟过去,萧含光已有些体力不支,她从早起身到现在,并未食过多少,身上的宫装又厚重得紧,染了许多巡查侍卫的血迹后,更是加重了她的负担。


而萧家军在听闻宫变时亦是冲进宫来,在外围不断往里砍杀。到底是身经百战的军队,比之这些养尊处优的巡查侍卫们战斗力高处许多,三千的巡查侍卫军在他们到来之后,不肖一刻钟便消减了一多半,在殿内的萧含光倒是省了许多力气。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