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回目103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22 13:44
点击:231
章节字数:207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大王,臣无异议。”常灿跪在御前,听着周昌对名下赌坊的处置,十分平静。


常氏只是入了股,姜氏才是损失更多的。姜氏虽未有族人在朝中为官,前朝大臣们的副业却皆是与姜氏有些牵扯,周昌此种杀一儆百的做法自是招致众臣的不满。


周昌想要掌控前朝,亦少不得与众臣博弈,他此番做法冒了极大风险,稍有不慎,便会君臣离心,他清楚得紧。


那册子上记载的便是这些臣子们的消息,他身为君王,自然不怕事,又想将那些肥的流油的官员的家产收割上来,他过于自负,以为自己已然大权在握,行事便猖狂乖张起来。


接连受害的是礼部尚书、吏部侍郎、兵部尚书等一干政要,周昌雷霆万钧之势简直势不可挡,饶是左相封亭玉清清白白,亦是躲不过周昌的盘剥。


一旬之间,许多前朝众臣家产缩水到极致,皆是敢怒不敢言。


姜氏世代经商,富可敌国,此间损失巨大,姜氏族长不得不亲去拜见萧瑾,求他上朝打点一番,却遭了拒。


萧氏自顾不暇,怎能在此关键时刻揽下旁人的闲事?姜氏无奈,只得进京活动去了。


“你说姜老爷已在蒿城了?”据冷菊传回的消息,萧含光沉吟了片刻,眸中闪着精光 ,笑道:“终是叫我等了来。”


“主子有何妙计?”冷菊见她如此,便知萧含光定已有了对策。连日来萧含光俱是闷闷不乐,一是因着见不着姬承影,二是周昌将合卺殿盯得太紧,她不敢有何动作,现下前朝要臣与各大世家俱是怨声载道,她便有机可乘了。


萧含光理了理自己的宫装,亲自修书一封予萧瑾,拜托父侯以姜氏三少爷上位为条件对姜氏施以援手,又亲自安排常灿等朝廷要员夜间进宫相见,她与周昌僵持已久的棋局,终是要分个高低了。


待萧含光到了相约的杞梁殿,所见之处俱是萧索,不免又想到姬承影在时的场景,鼻尖一酸,又让她勉力止住,对着众位等候已久的人浅笑一声便进了殿门。


“各位久等了,本宫身子有些不适,还望担待一二。”萧含光笑意盈盈地与常灿等人说着,毫不避嫌地坐到了杞梁殿的主位上。


常灿眼珠子一转,行礼道:“娘娘身子不适,是臣等不周。不知娘娘召臣等前来,所为何事?”


萧含光屏退左右,将殿门关得严严实实,才认真地与常灿对视:“右相与众位之祸,本宫已听闻了些许,不知众位有何打算?”


“娘娘,臣等皆为臣子,大王乃是君王,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自古有之,微臣只可自认倒霉了。”礼部尚书叹了口气,他对周昌的做法不敢苟同,却又不敢挑战天子威仪,可谓是敢怒不敢言。


“若本宫可助众位再进一级,且能将大王查封的产业一一归还,不知众位能否帮本宫做成一事?”萧含光眼神在众臣中游移,看到他们心动的模样,心下已有了底。


常灿摩挲了一把自己的胡须,问道:“不知娘娘有何妙计?”


“大王已下旨,将常氏幼女配与了本宫的哥哥,素闻右相疼爱幼女,想必不愿她嫁得过远吧?”萧含光看了一眼常灿,侃侃而谈:“二人未曾见过彼此,想来婚后亦不会琴瑟和鸣,依着您的性子,怎能忍受此事发生?常氏产业连遭查封,您受的损失颇多,难道不想挽回一些吗?”


众人看着站在前方的常灿,皆言萧含光言之有理,便大着胆子问道:“娘娘不妨将计策与您所托之事说出,臣等自有计较,是否与您援手。”


萧含光见时机已到,也不废话,当即说得详实:“本宫想要众位与本宫一道,将大公子扶上王位。”


“这...”常灿等人犹豫了:“娘娘可曾三思?将大公子扶上王位,大王该如何自处?此事与谋逆之罪无二,臣等不敢答允。”


“辞晗自幼由本宫抚养长大,脾气秉性众位皆已瞧得分明,他若上位,要比大王好出许多。再者,众位从龙,自是少不得加官进爵光宗耀祖。本宫可答应你们,若事成,必尊大王为太上王,依旧奉在宫中,少了众位弑君之嫌。众位不若回去好生思虑一番,若众位愿意,便递进信来。”萧含光说完,站起身已朝外走去,徒留常灿等人在杞梁殿震惊地尚未回神。


暖竹为萧含光系好大氅锦带,一边问道:“主子,您这般与他们说清楚,若是有人泄露出去,岂非要坏事?”


萧含光只笑了笑,却不答话,暖竹不知主子的意思,回头看着亦是笑着的冷菊,想要她说出缘由。


“你呀,若是有人造反,你去告发,那你觉着你自己会如何?”冷菊反问她道。


暖竹挠了挠头,语气古怪地道:“自然要首当其冲地被怀疑了。”


“这便是了,若谁去告发,那他便是自己找罪受。”冷菊笑着握住暖竹的手:“那些大臣们一个个人精似的,哪里会去告发此事?他们俱是怕自己受牵连呢!”


暖竹点点头,示意自己已是明了:“也不知可否成事,我都许久未见黎妃娘娘了...”


说着,语调愈发低下来,她许久未见姬承影,萧含光自然更念得紧了。


“暖竹,”走到半路的分叉口,萧含光朝通往合卺殿的另一方向望了一眼,停下步子,语气中听不出喜怒:“你亲去内侍总管那边走一趟,送些奇珍药材过去,回来后再去冷宫走一趟,给承影带些桂香糕。”


“主子,这大冷天,小厨房哪里有桂花...”暖竹蹙眉,不解其意:“奴婢需得去御膳房,若叫大王知晓了,可怎么得了?”


现下分明是微妙的时候,主子何以忍不住片刻?非要自己去看望黎妃娘娘呢?


萧含光握了握拳,将手收进狐裘中,又抬首望了望宫墙上映照着愈发孤寂的月光:“你去内侍总管那边便好,他知道该如何做,冷宫处,我亲去较为妥当。”


暖竹点点头,不再发问,便去了乾元殿。


冷菊照旧跟着萧含光,一步步慢悠悠地到了冷宫境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