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回目104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22 20:04
点击:190
章节字数:208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冷宫不同杞梁殿,姬承影饮食起居俱是有人伺候的妥帖,连门口的两名侍卫,亦是为了监视姬承影而设。


冷菊先走过去,以银子打点了两名侍卫,吩咐妥当,才将萧含光唤过去,进门。


与姬承影一道在冷宫的便是彩儿。


此刻已是夜里,冷宫清冷无比,空气中独独残留着炭火烧焦的气味,叫萧含光下意识地掩住了口鼻,若非为姬承影,她何曾纡尊降贵地踏足冷宫呢?照此情形,姬承影定是在冷宫受了许多罪,萧含光轻推开内殿门,入眼便是姬承影蜷缩成一团紧闭双眼的委屈模样。


看样子是睡着了?


萧含光放轻了脚步,三两步便踱到了榻前,触手可及的便是姬承影因寒冷而冻得冰凉的面庞,一旬未见,她清减了许多,萧含光将她轻轻抱起,姬承影却毫无反应,她才意识到不对劲:“承影,承影?我来看你了,承影?”


为何不答话,萧含光蓦地紧张起来,唤了冷菊进来:“你快去将彩儿唤来,承影不对劲,接着去将今夜执勤的御医请来,记得,快些。”


冷菊领了命,闪身出去。


萧含光将人紧紧地搂在怀中,焦急地唤她:“承影?你这是如何了?为何不醒呢?”


“王后娘娘,”彩儿听到动静已然起身,直到了榻前,看着姬承影的模样,倏地恍然大悟:“想必主子寒症犯了,这几日正是主子月事的日子,此间冷得紧,您送来的炭火虽足,主子到底不敢明目张胆的用,说是要大王知晓便了不得,整日里受寒受苦,又担忧着您,食不下咽,这才清减了许多。”


“你们在此地无人照看,周昌监视得又紧,当真是受苦了。本宫会尽快将你们从冷宫接出去的。”萧含光将狐裘敞开,又将姬承影拥紧,手法温柔至极地为她揉了揉几个关键穴位,怀中人才渐渐醒过来。


彩儿见姬承影悠悠转醒,才松了口气:“主子,您可觉着好些?”


姬承影方恢复了知觉,便知晓自己身处何方,点点头算是应了彩儿的话,彩儿见她尚可,便出去守着。


“你怎么现下来了?”透过窗棂望了望时辰,姬承影有气无力地怨道:“快三更天了。”


萧含光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心疼地道:“我实在忍受不住了,便来看你,彩儿说你怕是寒症犯了,我叫冷菊去请御医来给你瞧瞧。”


“有你在,暖了许多,用不着御医来。”姬承影听她说还要来不相干之人,当下便与萧含光置气:“来日出了冷宫,再寻御医不迟,若你事迹败露,我便是出了冷宫治好了这寒症,又有何用?”


“无需忧心我...”萧含光见她这般灰心丧气,想要安慰一番,谁知甫一开口便让姬承影打断了。


姬承影挑着眉道:“你当我身在冷宫便不知吗,我可清楚得紧呢!周昌现下正要寻到你的把柄以此要挟要你就范,你却大半夜跑来了冷宫,当真...当真是...”


萧含光见她气急,脸色都因此涨红了些,捉住她的柔荑,安抚道:“王位与你皆是重要,可对我来说,王位可退而求其次,你却不可有半点闪失的。”


姬承影见她坚持,事已至此,也只好听她的话了:“我在冷宫不过受些苦寒,你在宫中如履薄冰,千万要再谨慎些才好。”


“嗯。”萧含光这才笑出来,将姬承影扶起坐好,将自己的暖炉子塞到她的怀中:“你不敢明目张胆的用那些炭火,我这里只带了个小暖炉,你吩咐彩儿往里添了碳粉便可生热,我已与那些朝臣搭了线,左右这几日有了回音,年前便可将事情办妥。”


“你已与朝臣们搭线了?有多大把握?”姬承影乖巧地抱好小暖炉,一边摩挲着外壁,问道:“你爹爹那边呢?又是何态度?”


萧含光抿了抿唇,含糊其辞:“约莫是可以的,他们俱是在朝中多年的老狐狸了,怎会不晓得其中利害?”


彩儿报说御医来了,萧含光正好离榻去开门,将御医让进来。


今夜当值的是个年轻御医,见萧含光亦在,当即变得有些局促不安:“微臣请王后娘娘、黎妃娘娘安。”


“无需多礼了,快过来为黎妃诊脉。”萧含光见他的神情有些羞赧,颇似那些情窦初开的年轻人,心下对他的医术泛起疑来。


那年轻御医连忙挪到姬承影榻边,搭了巾帕,诊治一番后才放松了自己:“黎妃娘娘安心,您是在这冷宫中久受寒气侵扰,月事在即,寒症犯了,不打紧的。待微臣为您开一副滋补药方,您照方饮用便好。”


他离姬承影那般近,竟不顾男女大防直勾勾地盯着姬承影看,萧含光当即生了不快,语气冷冰冰地:“你瞧完了便离黎妃远些,何故要挨地那般近?”


那年轻御医自知越矩,赶忙离了榻前跪倒在地,朝着萧含光道:“娘娘恕罪,臣知错了...”


萧含光不想再看他,便将人赶了出去,叫冷菊一道与他到御医所将药包回来。


待他一出门,萧含光便重新坐到榻上,将姬承影搂在怀中温声软语地问她:“你可觉着好些?”


姬承影见她酸得紧,伸手拧了一把她的琼鼻,轻笑道:“你还是这般爱拈酸吃醋,人家御医是你招来的,不过是看我两眼罢了,何故要斥责于他?”


“若非我是个秉性好的,他遇上周昌那等人,岂非要挖去双目?竟敢盯着你看,想到便来气,哼。”口中忿忿,萧含光仿佛找到了由头,以手挑起姬承影的臻首吻了下去。


许久未见的二人在这寒冷的内殿,竟是吻出了薄汗,吻毕,萧含光的手早已不知溜到了何处,只看姬承影面色酡红着喘气的模样,寒症也因此好了许多。


“你啊,许久未练剑了,功夫定是退步了好些,待天亮,我叫暖竹一并将剑与那些吃食啊炭火啊送来,你需得练着。”萧含光贴心地为姬承影掖了掖被角,絮絮叨叨起来:“所幸那些小厮不敢因你沦落而苛待,此间的用品皆是全的,你不知我看到你蜷缩睡着的模样,有多心疼。”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